Monday, December 31, 2007

我帶家人去迪士尼


終於在07年結束前,與一家人到了迪士尼。

如果不是女麻女麻上一回,被社區中心「欺騙」了,說是要到迪士尼一遊,結果只在迪士尼閘口的噴水池打個轉便走人,從此耿耿於懷,這次旅程未必成行,因為有太多自由行迫爆的迪士尼,好像只適合12歲以下或65歲以上人士進場。


未到迪士尼之前,聽到的總是迪士尼幾細幾細;到訪後發現此說實在百分百真確,四個區不過幾步之隔,連走幾路都會喘氣的女麻女麻都說「咁快行完」,就知實況有多淒涼。

幸好,場內的遊樂設施總算適合高齡人士參加,Lion King Theater與米奇4D動畫劇場都令女麻女麻與母親看得入迷;那個「森林河流之旅」中的河馬、大象與鱷魚,就讓阿女麻以假亂真,頻頻大叫:「果集鱷魚係真架,識郁架。」我說是假的,她都不信,投入程度超乎想像。

沒有刺激的摩天輪與海盜船,懷舊的咖啡杯、小飛象與旋轉木馬都頗吸引。只是一種心靈上的滿足。小時在荔園,就曾經玩過這三種遊戲,是當時對「機動遊戲」的最基本定義。十數年後又重逢,卻以母親的感覺最強烈,一見小飛象就說要玩。不知久違了的小飛象,是否曾在她年青時,帶給過她一陣子歡樂?

11時進場玩到下午5時,沒有等到最美的煙花匯演與聖誕飄雪便走了;老人家累了,不走不可。帶著一點點遺憾離開,就讓下回再有重訪的衝動;不過這點衝動,都極需要擴建後的新綽頭協助燃燒。

新一年,又要安排一家大細的節目。濕地公園是個不錯的選擇。那時可以告訴女麻女麻,長期處於睡眠狀態一動不動的貝貝,才是真正的鱷魚。
08年,別對家人,愛得太遲。

Tuesday, December 25, 2007

真正的平安夜



數年來難得在家渡過的平安夜,認真平安。看到電視機前迫爆尖沙嘴與銅鑼灣的人潮,會為能安坐家中深深呼一口氣而喜悅。最遺憾的,是要戒口,當弟弟與他的友伴在廳中打邊爐,躲在一旁的我聞到香噴噴的「肥牛味」時,真想與他們一起搶食。想到了腹痛難堪時,還是乖乖到廚房舀碗瘦肉粥作罷。

如果不是腸胃作怪,也不會在平安夜前夕入院照腸,更不會在平安夜食粥水那麼可憐。照腸不辛苦,因為醫生給我靜脈注射後三秒已經昏睡。最難捱的是清腸過程。當姑娘笑意盈盈拿著一枝滿滿而且大大隻字寫著「瀉藥」兩個字的仿清水走過來說:「兩個鐘頭記住飲晒佢呀」,自覺像在拍攝周星馳的整古專家,因為那壺瀉水實在搞笑與浮誇。

就是這壺瀉藥,令我的肚子受了至少近四個小時的苦。腸胃機能太差,平常人一飲即瀉,我則要持續來回踱步拍打肚皮才有收鑊。凌晨一時才獲批准上床,痾了近八次的我睡不到五小時,又在清晨六時被姑娘拍醒。早班的姑娘沒有笑意,只冷冷說句:「起身飲左第二枝瀉水佢。」平安夜被迫照顧病人,換了是我都黑面。

第二枝瀉水,較上壺似洗牙水味道的更哽更難喝。喝不到五分鐘,隨即嘔吐大作,繼而再痾。以為吐完就沒事,卻不。五分鐘後再黎料,今次趕得及到廁所,毋須再勞煩清潔阿姐。之後三個鐘,又是痾痾痾。被命令換上手術袍等候照腸鏡時,才覺脫離苦難。

化驗結果顯示,腸內沒有息肉,謝天謝地。腸敏感卻是事實,要忍受它的偶爾抽搐,最重要還是飲食定時與健康。Okay,為了健康著想,唯有減少「為食」,過一個Healthy Christmas!願身邊的親友都健康愉快。

*****
後記:

一)聖誕節留家休息,閒來無事就焗芝士蛋糕,為在聖誕節出生的母親慶祝生日。壽辰日還要照顧女兒,這個蛋糕不弄不可。


二)未能參與子夜彌撒,內心總是有點戚戚然。天主教導人不要迷信,可我這種心態,是否有點踩界?唯有在上周日彌撒中,向馬糟裡的仜人說句SORRY。












Thursday, December 20, 2007

這是什麼公關策略?

日前某天晚上,公司內粗口橫飛,原來政府新聞處又將同事查詢的獨家新聞,以有傳媒查詢為由,公開作出回應。同事們辛苦得來的獨家素材,一下子成為其他報紙的免費贈品;難怪,怒氣一發不可收拾。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星期,某報向當局查詢,西九民研究是否出了岔子。政府同樣選擇自我引爆,漏夜在新聞處的新聞發佈中做回應。人家苦心經營的一隻頭條故仔,輕易又被他報紙免費使用。

新聞處的舉動不難理解。獨家報道的影響力及震撼度,顯然較所有報章都有刊登同一新聞為大,至少會有左報替他們護航,淡化事件的嚴重性,也捉緊了「人有我有」,部份報章因此不會「玩大」的心理。

同時,不是獨家就不會特別跟進,換言之見報一天已經上限,毋須兩天都被連環炮轟。他們又或者認為,自我引爆就好像自知有錯,公開揭露底牌向大家求饒,打打罵罵都會輕手一點。

這種儼如合法縱容全天下人搶奪別人的家財一樣的公關策略,成效是有,道德水平卻極低。以後政府再聲稱致力維護公平公正,恐怕只會換來冷笑。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兩太之戰---後話

某天,一位攝影記者跟我說:「拍了一張得意照片,讓你看看」。原來是曾鈺成在開會期間撰文,「狂片」陳太十成按揭的情景。

那時坊間對陳太十成按揭一事鬧得如火如荼。身為主力打手的曾鈺成,開會期間也「不遺餘力」,理應是一張值得值得罕登的照片。我叫他向公司推介照片,好讓各界「公諸同好」,引證打手們的「賣力表演」。「我間公司唔會出架。」明白。又是歸邊的問題。

兩太大戰不單為兩大陣營勢成水火,就連採訪記者也分成兩派,各不相讓。一單十成按揭的舊聞,暴露了擁陳與挺葉的兩幫記者的強悍。左報行家組成強陣對陳太窮追猛打,非要迫到對方梨花帶雨才罷休;陳太FANS則如影隨形擔當護花使者,處處為她開路擋駕撥利刀。

入行以來,要數這次的對壘感覺最強烈,大家都是非敵即友。原來的記者,忽然間變成為助選團成員一份子,搶著最有利位置,為不知是由衷支持抑或為飯碗而不挺不可的阿太展開拉票工程。

作為當中一份子,避無可避地寫過一些有目的地的宣傳稿。只是,個人對某位阿太未致五體投地,對另一阿太亦未覺面目可憎,不做打手也拒當保鑣,因而避過兩幫行家互片的慘烈過程。

那一陣子的政治採訪圈,極端氣氛令人窒息;難怪攝記都不欲火上加油,自我審查便作罷。誰說記者會全面反映真相?

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感冒菌特襲

過去的二十小時我睡了十八小時,餘下的兩小時除了食粥看書就是上廁所。感冒菌入侵只可怪自己財不多但身子弱,但容許細菌蔓延至腸胃卻不能不怪罪於兩太。腹痛已有數天,但卻騰不出時間請大夫把脈疹症,自我安慰痾多幾回便無恙。

原來不。陳太宣誓那天立法會鬧哄哄,我的頭顱竟也搖搖晃晃為陳太納喊助威。守不著政治中立的防線。早知道止痛藥只能止一時之痛,還是吞下兩粒暫時「頂檔」。肚皮早給痾得空空如也,較虛空的心靈更加空虛。

晚餐選擇吃齋,以為肚皮會較易受落。也還是這邊廂吃完那邊廂就痾。拖下去都不是辦法,隨意到一間夜診服務的醫務所看病。這裡痛那裡痛手腳軟弱腦筋遲緩,「應該是感冒菌入腸吧!」雖不中亦不遠矣,簡單易明的診斷結果,令我安慰地離開。

這個世界少了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停頓,只是,陳太的善後工夫多得很,尤其對生果報而言。躺在床上真的有點點罪惡感。衷心感謝今天取消休假頂替我的好同事。


PS:聽會時愁眉不展。口沫橫飛的立法會,的確不是健康清淨地。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Fighter Fishball


當手打魚蛋可以叫作「Fighter Fishball」,
霎時覺得,

香港人
其實創意無限,

而且
幽默感極強。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太過鐵石心腸

懷疑自己,太過鐵石心腸。

看《東京鐵塔》,戲到中場還未入戲肉,右手邊再過一個座位的女孩就已拿出紙巾出來抹眼淚。尾場說到患癌的母親過世,輪到左手邊過一些的女士們在「see see sir sir」。

而我,只為戲中母親受化療折騰的一節,紅了一陣子雙眼,因為過往的經歷又重現,病人的痛與家人的無助確實苦不堪言。然後,繼續安靜地看罷這個淡淡的故事,繼續聽著別人為別人的淒慘流淚,直至散場。

想催的淚沒有流。自覺有太多真人真事,比這一個悲愴十倍。連哭都有比較與底線,是自己實在儲了太多「催淚故事」,抑或嫌隨意流下的眼淚太不矜貴?最可能的是,已經從成長中練成鐵石心腸,肉造的人心只願留給親友與愛人。

就算未能擠淚,《東京鐵塔》都是一齣好看的電影,節奏略慢,但配樂與畫面影像一流,令故事不流於老土。「kulu kulu kulu kulu」,人生就是連串轉旋與浮動,「天空海闊珍惜放縱」。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折騰了數星期的肌肉痛症稍稍好轉,未知是否拜中醫推拿師英姐的妙手所賜。

「嘩,你個膊頭(根)好似牛根咁大。」其實我根本不知道牛有幾粗,只知道肌肉發炎,而英姐孔武有力的揉搓技術令我痛得要死,但仍然忍著痛不叫喊。

「你有啲骨移左位,壓住肌肉,我會幫你移番好,會有啲痛。」雖然已經事先預告,但痛苦度仍然超出想像;聽到她在我背脊迅速推出「o格、o格、o格」三聲都夠嚇人,難為她會說「好快,呢度搞掂喇。」

痛苦還未結束。坐骨神經與屁股相連。英姐再次預言,這裡一定要搓,就像打針那樣痛。從來不怕打針,痛苦不過一瞬間罷了,但這樣顯然較打針更痛,當她用力向下「錐」時,一直趴著任由她搓圓按扁的我實在忍不了,撐著起來大叫「好痛」。應該是見慣不怪,英姐笑笑口說「係咁架喇」就繼續。這裡大概按了幾分鐘,也忘了怎麼熬過那幾分鐘。

45分鐘推拿過後,身軀較原先更痛;「復原」都需要幾天。幾星期都捱過,幾天算得上什麼?「前面胸骨,下次黎先按。」哦,換言之又要再痛。

「快樂畫家」Renoir曾說:「痛苦會過去,眼淚會過去,而美會留下來。」希望這陣子的痛,真的會過去。


後記:推拿後兩、三天,情況的確好轉。陣痛頻率較原先大大減少,或者因為放假,肌肉得到紓緩。但一上班,再打字,又作痛。究竟是身體的痛,抑或心理的痛?還是兩者互相影響,痛上加痛?

(有需要做推拿者,可以考慮位於觀塘的華仁堂。在此多謝皇后的誠意推介。)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從哀傷,理解關係


沒有過去就不能成為一直。

只是個暫時。
孤寂的暫時。

暫定的時空,
暫且的保存。
暫留的我與你。

從哀傷,理解關係。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苦中作樂

選舉論壇被笑聲與噓聲交纏。看葉劉再次展示23條式藐嘴法、看陳四萬高難度式笑著口窒窒,再看李永健自誇為「招積健」、柳玉成自稱24小時被跟縱、四正版喬寶寶蔣志偉斷然大熱或倒灶‧‧‧歡樂今宵其實不難,只要給他們「表演」機會。

播放時間尚餘一個月。打住邊爐看他們「獻技」(抑或獻醜?)上佳之選;無論何來會否駛出「飛釘」吶喊的絕招、蕭思江會否再即席玩「脫掉」,卸下唐裝長袍展示肥肉、「巴士阿叔」會否擔任特別嘉賓,都好過看千篇一律毫無新意的《殘酷一叮》。

*****************


caption:生果報貫徹毋須扮中立的作風,一張8人合照都沒有刊登。唯有向自命中立的日月報「入手」;這些門面功夫,他們不會不做足,也造就我「用相」之便,謝。


(8位候選人:左起柳玉成、李永健、蕭思江、葉劉淑儀、蔣志偉、凌尉雲、陳方安生、何來)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不及警方識貨


早些時候逛G.O.D,看到寫有「拾肆K」字樣的T恤,每件盛惠280大元。當時只覺這件玩黑社會名號的諧音T恤未免貴了一點,綠與藍色及T恤毫無美態可言,那一點「趣」更未值近三張紅衫魚。估不到這樣的T恤,竟然獲得警方「青睞」,非要大舉高調掃蕩不可;執法人員的「曲高和寡」,豈是一般人所能了解?

如果不是有報紙以頭版大肆報道,警方會否如此「識貨」,伺機展示他們掃蕩黑社會是「多多益善,小小無拘?」善款可以集腋成裘,原來打擊黑社會更可以隔山打牛,透過打擊這些自以為穿上諧音tee就是黑社會就可以好型但九成九又與黑社會無關的人,阻止社團風氣蔓延‧‧‧這場騷代價是貴,但荒誕感及狐疑度認真值回票價。

據報刻下的社團中人已經轉型,金髮黑衫咬煙講粗口是次貨,穿戴整齊頭髮盪貼起骨西裝加上出口成文才是原裝正版。社會要轉型,社團也是;以商業形式運作的社團,豈是那些最愛自稱三合會成員演技太浮誇的o靚仔所能操控?最怕掃蕩這些與社團毫無關連的東西,會給社團中人訕笑,笑警方大雞唔食食細米,還要是一些十萬年的煮唔熟的生米,倒轉頭打擊了警方的威武形象。

瘋狂炒風席捲全港,或許警方都已經被感染,憑藉快買快賣賺得一日「薄利」,就覺獲得超級快感。。。說來,這次行動若由海關進行,可能更加名正言順;打擊「冒牌貨」是海關責任,至少不會像警方般,落得「演技太浮誇」的下場。

Tuesday, October 30, 2007

不可理喻的女人

吃魚蛋粉為了「落」辣椒醬;啃麵包只為塗滿層層厚牛油。癲倒式的食用方法受到質疑;癲狂的生活豈不更不令人猜不透?

這天在Q8 Lounge & Cafè,又將原來淡而無味但極度鬆軟的麵包滿佈牛油。究竟在吃麵包抑或牛油?我都不清楚。不是怕肥嗎?是啊,但制止不了,正如肥肥拼死都要狂吃六隻大閘蟹。吃東西都要留意主次啊。是嗎?像我這般連說話都不分輕重的人,難道吃東西時會逐寸逐斤秤秤哪些東西更具食用價值?

女人,真的不可理喻。特別是嗜吃又怕肥的那一類。我認。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廁格贈言


被一個才貌俱備的女人「束縛」,
勝過被十萬個庸脂俗粉「包圍」。

謹將攝於梅州雁南飛廁格內的「驚世」格言,
送給下月與成家立室的何先生。
請好好善對待我的G小姐。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要回我的私隱

近來收得最多的mail是xx邀請你加入他或她的facebook;能傳到我的e-mail,應該是朋友罷,但,對不起,通常都是一看即delete,不留半點情面,免夜長夢多。

還未知道facebook是乜東東時,就confirm了不知三或四個朋友的申請,還錯手向address book內所有朋友發出invitation,不是朋友問起你邀請我加入的facebook是什麼,也不知自己犯下「彌天大錯」。最慘是及後才發現,這個交友網內私隱全無,三唔識七九唔搭八的人可以隨時看到我的friends list,我都可以貪得意八八卦卦地看到原來某某與某某是認識而某某又跟某某原來有這樣的關係呢。

太容易又太簡單了。不知看的人有什麼叵心,但好多人肯定都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愈想愈心寒。私人空間好像被監視,連私隱都沒有了,至少我跟你說話時,沒想過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如果不介意說給全宇宙的人聽,會否根本無謂到根本不用說出來的話?

接受邀請,是否已經等如願意將資料公諸於世?應該不是。至少我這個糊里糊塗走進facebook的人,就不太願意。假設有部份人都跟自己一樣遭遇,就已經令人不安。

最終向facebook客戶中心send了個mail,叫他們取消我的登記戶口。Facebook速速覆郵,說想了解服務有何不周到與改善之處,我答說類似「Just want my privacy back」。電腦終端的人或許覺得這個人太奇怪,交友網上有何私隱可言?然後很快傳我電郵教我如何取消。結果戶口是取消了,大家不能confirm我的邀請,但confirm了的朋友仍然在,沒辦法,就為自己的「無知」做個見證。

朋友e說,facebook透明度太高,誘發不少情侶罵戰。例如舊情人刻意送來一如往昔一般親切的祝福問候,就容易令現任情人醋意大發。又例如某人從relationship一欄發現,現任情人原來與曾她的好朋友有過一手,又哭又叫又鬧分手。別覺得女人太小氣,有些事情不聞不問與不提總是較好;一旦秘密擴至全世界,就是種自尊的侮辱。所以,寧願我都不知道。

Facebook當然都有實際功能。聞說有些政界中人就透過facebook發放活動消息,媒介中人又可以從其friends list中邀請其他本來不認識的政界中人成為朋友,輕易又多了一個source。也有人靠facebook尋人,G小姐有個樹仁舊電池之友,找回一些畢業後失散多年的同學,算是為facebook挽回多一點實用元素。

國慶日送我一枝國旗?好無聊呀,萬聖節的骷髏骨就算無謂得來又有趣點。如果真的想送我一杯beer,不如親自撥個輪叫我出來「啤一啤」,一杯落肚,總勝過那幾個小小的能看不能喝令人失落的泡泡啤icon。

caption:

低能的笑,正如低能的開了facebook一樣。friends list上的人真有福,成了我低能歷史證人

Friday, October 12, 2007

沾一沾陽春水

也明白為何女人不愛煮飯。因為買餸洗菜切東切西再焗呢樣蒸果樣都好麻煩,而且用上的時間往往是吃飯時間的三倍﹝未計飯後的洗碗時間在內﹞,想來都令人卻步;陽春水不好沾,事後使用的爽膚水才受歡迎。

無聊之際,都愛「莎哩弄醋」。跟師奶迫在超級超市車撞車買那幾蚊一棵的芥蘭並不恐怖,但見她們拿著蘋果芒果雪梨橙等時像要掐死它們才嘔心。女人都好力氣呀,或許只在男人不在身旁的時候吧!

衝鋒陷陣般的煮完一餐飯,有時都累得不想再吃。好在外觀還好,沾了一天陽春水都值得。

菜單:
蜜桃雞柳
金銀蛋蝦仁
秀珍菇伴芥蘭

PS:原來,已經是幾個月前煮的一餐飯。最近,實在忙得很。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稚女無辜


何來何來,緣何走進來?

家裡應該有個九歲小女孩哭著大叫:「媽媽,怎麼不讓我上學了?」可惜近在咫尺的最熟悉聲音,無法將這位母親停步留下;港島選民的富貴呼吸聲,卻將遙遙對岸的你吸引過來。

選民未必會因為你的單親媽媽的身份而抗拒,卻會因為一個不負責任的母親而感到鄙夷。幾十萬選民,難道還不及一個親生兒重要?保育要緊,保護下一代不更加要緊?

有票的人至少可以選擇心水候選人;可憐小孩卻無法選擇理想父母。你說找不到適合女兒上課的學校?我只懇請你別當市民全民皆白癡。也千萬不要以為,每天跟在母親身旁混混沌沌,就是最佳的教學之道。

反建制,也總不能夠用小朋友做犧牲品;希望沒有更他更無稽的理由,令你的小女兒無法如常到學校學習。你要的,明明、明明不是她所需。
請快快安排無辜小孤女再上學,別再給人鄙視你的理由。

Friday, October 05, 2007

只怕忘不了


「不怕記不住,只怕忘不了。」

難以說明為何覺得《太陽照常升起》好看,就是有一種看完後覺得好舒服的感覺。 可能是音樂好聽,久石讓的配樂令人覺得詼諧有趣,與電影的荒誕感一脈相連;影片色調也柔和,看的時候像真的置身四季變化中。

選角也好。姜文是老但有型、陳沖是姣但嬌媚、房祖名是傻但可愛;估不到像淫蟲大哥這麼cheap的人,竟然有個純情仔!?!演瘋了媽媽的周韻都不錯,可惜就是太年輕,看來看去不像有個如房祖名般大的兒子。

故事當然有趣。雖然,還不算確切明白它要帶出的主題。但一廂情願以為,當中的4個故事【瘋】、【戀】、【槍】及【夢】,說的無非叫人忘記對過的的無稽癡迷;「不怕記不住,只怕忘不了」,如果【瘋】裡面的周韻忘得了舊愛,【戀】的陳沖放低下色慾,【槍】裡頭的房祖名不執著於天鵝絨的肚皮是如何模樣,故事,就不會如此發展,【夢】,也就不能延續。世間太多瘋人,還不是因為忘不了,忘不了?

誠意推薦的一部戲。想瘋但未瘋的人,必看。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07

哈囉喂的新賣點


總覺得,海洋公園的哈囉喂,是戀人分手的好地方。

想撇掉女友的男士們,只要在當天攜同膽小的女友入場,然後扮作較女友更細膽,每遇鬼怪就一馬當「後」躲到女友後,甚至將女友推向妖魔,V嘩鬼叫得較女友更厲害,相信不用主動提出,女友都跟你分手,誰想一世跟著個娘娘腔,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男人?

想撇掉男友的女子,若果膽子夠大,都可以用同一方法甩人,永遠表現得比男友更大膽,盡顯男兒氣慨,見對方偶有閃縮就要大罵他膽小鬼,令他忽然有種性別大挪移的混沌,對男人應有的強勢自我質疑,然後更對自己的弱勢感到自卑。這天過後,男友應該自覺找個小鳥依人去,何必要令存在價值被否定?

當然,要製造生活情趣,哈囉喂都可以是個好地方,不過情節略嫌老套,不外乎是女的好驚男的說句假的有什麼好怕然後邊行邊把她擁有懷裡呵護備至...當然,愈老套的東西,女人可能會愈受落,不排除哈囉喂幾年間都造就了不少小戀人。

去年第一次到哈囉喂,就跟同行幾名女將嚇破膽;幸好沒有膽小的男士在場,否則,應當是鬧交收場,哈哈。

要增加哈囉喂人流,盛智文推銷時,不妨加入這些賣點,一些原來拒絕嘥錢被嚇的人,說不定因此進場。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兩年

帶了小黃菊與小白菊前來,卻忘了給你帶個月餅。

往時中秋,好像都有在公司吃月餅。「肥死你呀!」這句話不知聽過幾多遍,還是一口一口吃下去。有些時候確實特別想你,例如中秋、例如新年,這原本是我們聚在一起玩樂的時候,可惜要團圓的節日總要給人殘留點點缺憾。

每年都覺得過得比上一年快,這年也一樣。04年立法會選舉,還記得嗎?那一夜大家都沒睡,回家梳洗過後就到新聞中心「打躉」。不同行家帶來了不同的食物,最記得當然是本人親自柯打還未成主播的何女士送上的糖水,令原本在零晨三、四點的惺忪睡眼突然發了光。怎料愛裝酷的你也也象徵式帶來了溫情朱古力與愛心薯片,實在是當晚奇聞。

4年未過,年底竟然又要在點票中心捱夜。陳太大戰葉太,怎麼看?雖然你肯定都會說句:「唏,選乜鬼吖,返屋企湊孫仲好啦。」但斷估你都鍾愛陳太多一點,因為葉太當年推銷23條時,就讓你天天忙碌、天天在不同論壇中奔波、天天在我面前狂呻跟23條之苦。。。現在的辛勞,算得上什麼?

一班好友陸續離開這行,這一年的點票中心肯定悶得很。沉悶的,當然還有以前最愛留連的立法會。能搭搭膊頭吹吹水的人,要不與這行完全斷絕關係,要不全都跑到電視台當名記者去。我的小圈子,小得可憐,就是自成一角的一人小圈子,有型嗎?都是被迫出來的。有些鴻溝與隔膜始終打不破。別瞇瞇嘴笑,不一定是我的問題呀。

AUNTIE現當身在溫哥華,探完親再探小孫女。見她生活如意都很安心,畢竟她都走過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Friday club如常聚會,只是已經由Friday night改為Saturday noon;大多會員都不在這裡打滾了,還宵什麼夜?還有要宣告一件喜訊,就是某某人有喜了。估到是誰嗎?就讓她親自告訴你。


我發現,很多人都愛模仿你的腔調與動靜,讓你久不久都重現在我們身旁。。。是你實在太特別,抑或,我們對你實在掛念?

離開的兩年,希望你過得愉快!

聖誕再見。


PS:


這是花花的寶貝蕃薯。下次要帶他來,叫你一聲「哥哥」。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他很醜,但夠溫柔

跟康民叔談起,他說香港正在進入阿太管治新時代。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是陳太大戰葉太,全國人大常委空缺都是范太硬撼詩姑。有用的男人,都不知去了哪裡去。這句,當然是我說的,哈哈。

近來出席國慶酒會,傳媒都圍著葉劉團團轉。有陳太的地方,更加是水洩不通,想轉個身抖啖氣都難。兩位阿太儼如特區新領導人;名正言順的煲呔倒被遺棄,位高權重的曾人大更被甩掉到一旁。

特區政界原來已被女人主導,而且是一群硬橋硬馬的硬女人。男人在他們身旁,真是渺小得可憐。什麼甘乃威與鍾樹根,難道真有勇氣跟她們對陣?阿Q一點看,無法抵抗大佬壓力下退選也有好處,至少減少令男士們自感不濟的機會,都算偉大了。


近來令人較令人刮目相看的男人,是專搞新政對抗霸權主義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其貌不揚但心思極美,決意將委內瑞拉國內時間,較國際的格林威治時間撥慢半小時,目的是「更公平分配日出時間」,令貧困兒童毋須在黎明前摸黑起床,讓他們可以迎著陽光幸福地上學。

更重要的是,他不認為所有國家都要跟從國際時間走,有需要時就要為堅持,實在夠「吉士」。據聞張翠容訪問這位充滿創意的總統後,更獲紓尊降貴的一個goodbye kiss。上天都算公平,他很醜,但夠溫柔,更加不是「流」。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缺乏的快樂

完全沒有缺乏的人,
不能享受更大的快樂。

應當慶幸,
缺乏的東西仍然很多;
那怕是件 小小的事,
也可獲得 大大的樂。



(攝於泰國Siam Ocean World;可能是最大年紀的拍照遊客)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受氣的一餐飯


應邀到中環萬宜大廈的銀座藏人Kuraudo出席工作飯局,沒有遲到的我準時抵達時見兩名「消息人士」仍在等位。原來齊人才能入座,okay,可以接受。

明明店內空枱多的是,帶位卻叫我們坐在露天近客人最近的一張枱,對消息人士來說可謂十萬個不便。提出換枱時,竟然獲得帶位冷冰冰兩眼都不直望你的一句「好」,我已經儲了一點氣。

點菜時,三個人各點三份餐,再加一個刺身作小食。清楚聽到點了兩份牛肉一份牛肋骨,來的時候卻有個滑蛋豬扒。呼喚女侍應過來「研究研究」,她反覆說的一句只是「唔係有份豬扒咩?」換一個餐不知有何難度;卻也實在不想糾纏,某人唯有硬哽。

好戲在後頭。12時半入座的我們,來到1時20分左右已將食物掃清光,拿著綠茶在談事說非。估不到用餐快都有問題。一個肥頭圓臉貌似經理的男人突然走近,邊收拾殘局邊沒有焦點沒有笑容的拋下一句:「介唔介意畀番張枱我?」

吓?沒有聽錯罷,即時反問他一句:「咩叫介唔介意畀番張枱你?」經理依舊裝酷的說:「出面好多人等枱,可唔可以早啲埋單?」

嘩,原來是趕客,實在氣得要死。堂堂正正付錢入場用餐;那張單,沒理由不將枱椅餐具使用費包括在內,怎麼說得像我們沒理由的非法霸佔他的枱?

再說,求人,請給予多一點誠意。萬般不情願,都請說一聲唔該或謝謝,再加一點笑容一點善意一點無辜,好讓我們自甘放棄權利都覺得氣順。這位經理卻像「奉旨」,似是我們前世欠他的。

懶理消息人士如何看,少少發爛渣的回敬一句:「本來會好介意,但宜家就唔介意,因為再喺度食嘢都反胃,唔該埋單。」堅持不直望客人的經理速速拿著信用咭速逃,回來時說給我們一張10% off 晚餐coupon,等同送我一張廢紙。

「呢張我要呀,雖然唔會再嚟食嘢,但要攞d資料投訴你。」離開時沒有回望經理有否在我背後做粗口手勢,邊走邊著意消息人士有否上當的給了小費。

見我大發雷霆,付帳人都「識做」:「斗零都沒有畀呀」,說是免令我再受刺激。哈哈,總算他們醒目,還說支持我投訴,這間餐廳不尊重客人云云。

食飯都要受氣?可怒也呀。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悉尼沒有魚蛋粉



忘了某某旅遊家說過,最怕別人問他:哪個的地方的食物好不好吃?因為好吃與否,只在乎你與誰人吃、在什麼情況下吃、抱那種心情去吃。如果心情輕鬆,又與喜歡的人一起,一碗普通的魚蛋粉都令人回味無窮;食物質素,有時不一定是致命性。

這次到悉尼出差,除卻最初幾日因為「身份特殊」而令工作出現阻礙外,就要數在三餐上無法滿足自己的食慾最令人失落,幾乎每吃一餐,就在倒數回港日子,想想熱辣辣的魚蛋粉與家常小菜。

有時是因為工作關係,令我不能從用餐時振作心靈,尤其抵步首天幾經折騰,至晚上11時才能外出醫肚時,竟已處處關門大吉;兜了許多寃枉路,一句鐘後才在酒店附近找到碩果僅存的漢煲飽鋪頭。晚餐吃漢堡飽?而且還是有點冷冷的硬飽?可憐。

第二晚也因時間所限,只能買個外賣返回酒店做晚餐。或許實在太疲累,吃不到一半就掉了。晚飯沒有好的一餐落肚,何其委屈!

就算中午有好行家相陪用餐,通常也是目無表情的離開。無論是pasta或pizza或steak,味道都是怪怪的。不是芝士與蕃茄醬味道太濃太膩,就是肉地不夠煙韌不夠爽脆。可能這就叫做正宗,不過我們不懂欣賞。尤其當地用餐並不便宜,實在物非所值。食物質素就算不致命,但都重要。

跟我一起吃到欠缺食慾的行家emily


環境都影響食慾。APEC期間處處封路,加上政府特別安排了一天公眾假期,不少悉尼人都到Blue Mountain或Bondi Beach等郊區避世,令悉尼像個死城一樣。每次用餐,倘大的餐廳內,顧客總計我們在內肯定不過五張枱;離開前一天中午,吃了一個小時,還是得我們在吃,味道如何都只覺得冷冰冰,欠缺了用餐時應當具備的歡樂喜慶。

吃得最開心的,可能是每朝到麥當勞買的熱香餅。熱騰騰的hot cake搽上還熱即溶的牛油,正!最爽是鴿子會飛來腳邊向你討食,無端多了一個熱情的早餐伙伴。牠們原來都嗜吃,只愛煎炸的薯條不愛無味hot cake,因此在我腳邊徘徊一陣就另覓「意中人」,絕不浪費彈藥。







朋友說:這幾天若在香港,你會吃得開心嗎?哈哈,真的未必。看著一班人陸陸續續的被迫「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一班人不斷專橫的擺人上木台造成既定事實、一班人不知是被迫還是自願的配合這個所謂的民主遊戲。就算有一碗熱辣辣的魚蛋粉,我怕自己都會反胃。

悉尼之行,勝在讓我仍然享受魚蛋粉帶給我的喜悅。

※※※

馬時亨請客的一餐飯,由於人氣盛,食物質素佳,加上事先聲明非工作飯局,吃得愉快。






APEC散會翌日早上,街上已經全換上 Darling Harbour Fiesta旗海,真箇現實!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生果記者不易為

三次參加APEC會議採訪,以這次悉尼之旅最難堪。

以往,只要有APEC採訪證件,我們都可以在國家主席下塌的酒店內,在有限的採訪區域內「團團轉」,瞥見目標人物路過時就舉出錄音機,有聊無聊都問一餐,好等「有米落鑊」。大家也會圍著一堆看pool片,將通常只有分幾鐘甚至幾十秒的胡曾會與XX會「翻睇又翻睇」,從開場白的風花雪月與握手長度透視這場會面的氣氛與重心。

今年,照樣拿著APEC採訪證件,來到胡主席下塌的Sofitel Hotel。原來,門口的重重鐵欄與彪形大漢不是「做下樣」而已;一張由中國外交部發出的紫色特別採訪證,就將我與其他人分隔開來;眼巴巴看著行家在門口拿著證件順利殺入陣地,更覺只能在鐵絲網外與相關人員理論然後食白果的我感到孤憐。

怎麼這次會被拒諸門外?聞說因為外交部將有關雙邊會談,都當作澳洲訪問之旅的行程,因此就算不在自家地頭,也極有理由拒絕不會「乖乖」聽話的報紙進場。假如早點通知「這裡不歡迎你」,必然不會難堪;但在寒風細雨中乾等了好一段時間後,然後讓你親眼見證親疏有別可以如此絕,又怎會令人不沮喪?

生果記者不易為。別說我們人工高,多多少少要補償受歧視與排斥導致的身心創傷,以及要回饋鼎力相助駁料的行家們。


PS:
食白果後,孤伶伶徒步在黑夜中,由Sofitel Hotel折返Darling Harbour。半個鐘的旅程,好漫長。


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我走我的路


不是親善大使。
不喜歡的人,
一句嫌多。

我走我的路,
別管我。
(多謝蔡某人提供照片)

Saturday, August 25, 2007

給他最正常的童年


雖然是天賦異稟,學習能力遠超常人,但,不一定要迫他提早成長,在同齡小朋友還在看軍曹與花師奶、砌lego與模型車時,硬要他對著以唱歌看戲打機做兼職的年長學友。

他說他愛與幼稚園的同學們玩,證明他的心智,還停留在9歲小朋友的階段。看他在記者會上「坐唔定、玩唔停」,就知道他的專注與自制力尚未達標,在沒有像中、小學老師嚴加督促的大學校園裡,聽著或年暮或古板的教授與講師授課,一定比死更難受。

就算「同學們」沒有抗拒這位小同學,不代表可以順利溝通。你說香港先生的肌肉男好笑,他可能愛戇豆先生多一點。你鍾情陳奕迅加何韻詩加軟硬天師,他或最想聽紫忻姐姐與家仁叔叔的兒歌。什麼猿人、nike與Gucci,他最熟悉的可能是近日因擰蛋機翻生的Tamagotchi。要討論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是否意態淫亂時,這位未成年小同學,又是否要避席?

中、小學階段,收獲根本不在課本之內,而是讓大家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起說笑談天,渡過一眨眼便流逝的癲狅歲月。一下子跳級,彷彿連應有的年輕歲月也一大步跨過,往後的回憶,少了一截最燦爛的段落。按步就班去學習,對他來說可能有害;就算要跳級,也未致於要一步登天,至少有其他折衷方法吧!除了那個早了降臨的名銜,還有什麼好?年少被迫老成,這是搶闖入讀大學的代價嗎?

如果我在記者會現場,最想問一問神童父親:對於扼殺了兒子既健康又愉快童年,你,會否感到內咎?知道兒子,真的喜歡做大學生嗎?

沒有人是搖錢樹。請放過這位稚氣未消的小朋友。他需要的,只是最最正常的童年。

Tuesday, August 21, 2007

狼心當狗肺


沒有記錯的話,當天工作流程如下:

12:45 飯局
15:00 甘乃威與何秀蘭兩雄相遇的Event
16:15 蔡菜子PC
18:00 唐唐政改座談會


如果按章9小時工作的話,原訂在晚上10時才舉行的白鴿黨記者會,大可以置之不理,拍拍籮柚走人。為了坐堂第一時間收料交稿,急急完成手頭稿件後,還是自動請纓去等,免因炒台費時失事。

結果足足呆等50分鐘,會議才有結果。記者會完結,差不多是11時15分的事。如無意外,坐堂將新料fill in the blanks,填入預製件後,15分鐘後已經交稿,算是好有效率。

翌日鋤報,結論兩隻大字卻是「遲稿」。狼心當狗肺。都說只有少數人會賣力。誰~之~過?

Ps:「遲稿」兩字申延的結果,如無意外應該是:10時過後的新聞,除非死人塌樓般重要,否則寧甩莫要,一切免問。以後準時收工的頻率,又多了一點點,原來不無好處。

Pps:caption的甘乃威變了林乃威,難道連編輯都受到本人的林姓男子緣影響?哈。

Friday, August 17, 2007

高度基因

煲呔嗜吃,閒時愛孖著太太四處搵食。

到粉嶺別墅小休,晚飯愛在新漢記「搞掂」,對客家菜情有獨鍾。有他大爺在,各路政客就請識趣讓路,別在這裡請客食飯,以免有偷看偷聽其飲食習慣之嫌,打擾他的飲食興緻,好不「威風」。假若是小市民,就不同;走入群眾嘛,與之同桌吮雞腳都沒問題。公眾形象影響民望。

新東到新西,遠至屯門都見他的影踪,「鄉下人」經營的海天花園酒家,周圍都見其嘜頭,又是笑口騎騎那一種,還要穿了件阿怕絲恤,哈哈。細心一看,原來另有VIP在內。這位曾生,才是真正「威風」,站出來已經魅力迫人,衣櫃內應該不會有阿伯絲恤吧。

最想問的其實是:怎麼做大的,身高總是矮了細路妹一截?難道「高度」基因,只傳細、不傳大?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這天的頭版.......


換了我是神童,也不會為區區30萬而污衊名譽、打亂自己安好的生活。轉校有什麼好?原來的同班同學不見了,換上或許只看家底儀容見高拜見低踩的富家子弟做同學,有何好?是神童的話,到哪裡讀書都一樣,何不安然留在平民學校做大名星,總好過在星光熠熠的新環境做小腳色罷?

如此淺白的道理,神童怎會不明?留守原校,大概不多不少都為了自身利益。可是,這樣原來就已經叫做「有骨氣」。難怪未算貨真價實的「有骨氣」分店都愈開愈多,骨氣跟煲湯骨頭一般賤。

最不滿有些號稱的知識份子「說三道四」,指這樣就可建立榜樣,教人飲水思源、教人靠自己才重要‧‧‧我非神童亦未算白癡,一個普選人的選擇如果可以傳播道德訊息,社會就不會問題處處。偏偏有人這樣想,兼且得到認同。可憐。

盲目吹捧小神童,跟盲目追蹤陳振聰一樣無知。這兩個人的選擇,俗點都要說:關我叉事?要膚淺,不如膚淺到底,問問修身堂及變靚啲會否找神童代言人?查查騙神騙鬼風水師的猛男律師團是否斷背?這樣的頭版,或許更有聊,更發人深省 、更有教育意義。
這一天,實在厭惡自己。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買錯票


晃眼見梁祖堯的名字,就買了票,喔噢,原來是套合家歡電影,難怪邊看邊有小朋友在大笑,《穿紅靴的貓》,絕不是我們這個年紀人士的cup of tea,看到大人扮細路,已感不妙;再看主角矢言找尋家裡殘缺,太天真,走了的人由他走,這代小朋友都慣了,還會這樣堅持嗎?難怪沒共鳴。

雖然,李端嫻作的曲好聽、梁祖堯扮貓好笑、林小寶扮媽媽好神似,不致悶戲一場,但,那種《Puss in Boots》的感動,還是留給小朋友好了。下次買票還是要小心一點,10月上演,幾乎由原班人馬親身上陣的《小人國》,應該更合我的口胃、更合市場的需要。

Ps:場外較場內精彩。完戲後到翠華,居然就遇上前來醫肚的一班演員,再近一點距離望真梁祖堯。卸下舞台服裝,常人一個。意外收獲陸續有來。離開時再遇上捧場後跟一眾演員擦餐飽的林一峰,好自然的跟他say hi,較鄰家男孩更鄰家的他都笑笑口說hi。“The best is yet to come”,說得沒錯。

Saturday, August 11, 2007

要振作

“Going back to something is harder than you think.”

不知恁地,近日總是想起《For One More Day》中這句話。明明是老生常談的說話,這幾天卻特別觸動心靈。忽然點算著人生必須做的一些事,無厘頭想到有生之年要去非洲肯雅一趟,看看壯觀的動物大遷徒。深怕溫室效應愈來愈嚴重,令羚羊斑馬長頸鹿都無處容身、無處可徒;正如我們,逃到那裡一樣熱、一樣懨悶。

究竟是環境影響了我,抑或我影響了環境?怎麼看起來,週遭的人一般愁眉苦臉?是否因為,凡是意識到要保存的時候,往往都已經失去?正如天星、正如皇后;雖然兩者,都沒有我的回憶在內。


「能安祥忍受命運之否泰者,然後能享受真正的快樂。」


就趁三天假期,過幾天不看新聞的日子,我想,心情應該會好過來。希望上天也幫個忙,推推匿藏久矣的紅太陽出來,振奮低落的人心。

Thursday, August 09, 2007

願他在天之靈安息


遺憾,通常在失去以後,惶恐以前。

05年,人大兩會採訪記者中,少了一把幾年來一直存在的吱喳聲;「竟然」他都有留意,返港後就問我:怎麼不上來了?我將母親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他:因為手術在即,不能走開。

或許是同病相憐,他是千萬個關心,不久就斷斷續續傳給我很多癌症病人的食用療法,告訴我怎樣可以預防復發。以後不時見到他,他都跟進母親病況,聽到無恙,會安心的點點頭,叫我們繼續努力。

服用靈芝孢子後,抵抗力好多了,他又會第一時間拉著我,叫我買給母親試試,還說2046才算正貨。最初嫌貴沒有理會他,後來給他督促多了,就真的買了給母親試試。家裡的靈芝孢子,就有這樣的來歷。

轉會時,在立法會內告知他這個「惡耗」。他是一如所料的皺紋翹嘴,o依o依哦哦問「點解呀」?搵錢,試試新環境囉,半真半假回應了。以後不能北上採訪喎?又是另一個「竟然」,看穿我的最大捨不得。都說要搵錢,沒辦法。相信答案太真實,他都沒再追問下去,還補充一句,以後有事可以照舊找他。聽了,不無感動。

他的確言出必行。往後找他做訪問,都是爽快的答應。我知道,黨內就有不少頑固的人不滿他對傳媒沒有「親疏有別」,所以每次他都千叮萬囑,小心點,別歪曲,我會好麻煩呀‧‧‧要感激的,當然是他仍然以行動引證對我的信任。

珠島賓館的生活好苦悶,閒聊時不下數次說過:有空就來探你。每次他都欣喜若狂,說大街有好多小食店,可以一試,又說可以到這裡哪裡走走逛逛。遺憾是,這個諾言最終都沒有兌現;一句「六四非屠城」,更將我們拉得很遠很遠‧‧‧

他是政圈少見的好人,極少攻心計;希望為了六四言論耿耿於懷的人,可以因為他撒手塵寰放過他。

願他在天之靈安息,願所有癌症病患者都健康。

Monday, August 06, 2007

小病是福


醫生說是腸胃炎,個人卻認定是感冒菌入腸。沒所謂,反正都是殊途同歸,腹部一直抽搐劇痛,頭也重得不能思考。整天都在遊魂狀態,返到公司也被迫折返,只怪自視過高,以為頂得住一切痛楚。

看的醫生屬某醫療集團。抵步時診所大排長龍,輸候時間近半句鐘,被疹斷的時間卻不足兩分鐘。拿著聽筒在背部探了兩探,問問昨晚到底吃了什麼,然後說應該是腸胃炎。我反問:有點發冷及冒熱跡象,會不會是感冒菌入腸?醫生繼而應邀看看我的喉嚨,然後說應該不是,看來沒有問題。我都沒氣力跟他糾纏,拿了藥便離開,為仍在等待中的病人祈禱。

倒頭昏睡前,想想前天究竟吃了些什麼?是妹記的海鮮嗎?不過是些炒硯及墨魚頭而已。是789 unit & co的香蕉脆批或荔枝果凍拼雪糕嗎?不是嘛,我才吃了一點點。難道是下午茶的芝士薄餅與欠缺甜味的蜜糖雞翼?應該不可能,全部都煮得熟透了。

算了,應該是醫生斷錯症。如果是腸胃炎,以後又得小心戒口。最愛吃的魚生更是高危一族,實在難以捨棄。不肯接受殘酷現實,就只能偏執認定是感冒菌入腸。以後最多只是「戒負被」而非「戒美食」,這樣做人才尚有樂趣。

小病是福。感謝關心過我的所有朋友。

Thursday, August 02, 2007

我所不愛的林夕

林夕,怎麼會這樣?

他是李嘉誠的粉絲。說到油魚充鱈魚,一句「如果不是百佳,事件不會鬧至那麼大」,然後說香港人「憎人富貴厭人貧」,動不動將問題算到大老闆身上,人身攻擊而已。


說到港大醫學院命名風波,結論是「做有錢人好難」,替富貴於他如浮雲的李超人感懷身世,轟郭家麒等人是「精英主義作祟」。

他也是煲呔的擁躉。「我會打好呢份工」,就是敬業樂業的高貴承諾,不明怎會被人作人身攻擊?煲呔聲稱自己的老闆是全香港市民,他聽後心安理得,不明怎會又惹猜測,懷疑是否「說法太漂亮,反顯得不夠真心?」

然後是借袋巾捧煲呔。3.1特首答問大會,勢孤力弱的袋巾不過靠辯才贏了點點名聲,看在他眼裡卻一肚火,責袋巾「反智地咄咄迫人」,反而煲呔卻有風度,說到數碼港等董治時期蘇州屎,沒有拿董生來開刀。一句「副學士推行時,煲呔在負責清潔街道」就在說:煲呔都落難,豈可算帳至他頭上來?

毋容置疑,他對民主派心生厭惡。「泛民(3.1辯論大會)一早入場坐滿頭一、二行做啦啦隊,令我想起一堆拍手機器,有朝一日和人大彼此彼此」、「余若薇既然說有容乃大,為什麼還有敵人的概念,只包容理念相同但手法不一的人,算什麼包容?」、「李永達為什麼在天星問題上,挾民意而罵政府卑鄙打茅波不光彩?」

最狠的還算這句。「讓功能議席從此在立法會成為建制派的天下,泛民又失不起那麼多議席,令民主派武功盡廢,惟有口講原則,分配出選時才機關算盡,這是好事,隱隱然有厚黑學的功底。」「厚黑學」,即面皮厚與心地黑,俗點演譯就是厚顏無恥。嘩,好毒。

還以為,寫得出「愛若難以放進手裡,何不將這雙手放進心裡」的人,心胸一定好寬懷,思想一定好豁達。原來不。返回現實,不過是與你與我一樣狹隘的香港人,喜歡將和諧掛在口邊,將政權視為無上,將反叛打落十八層地層。

《我所愛的香港》,我所不愛的林夕。

Tuesday, July 31, 2007

林鄭沒有輸


輕鬆的民政beat時代隨著林鄭月娥坐陣常秘「目及實」肥平而終結,換來的是重重嚴謹又麻煩的手續與規距。嚴打漏料成為局內的大氣壓力,局中人只得收起平日的開通,對著大家背誦一條又一條的官方回應。

完了。這就完了。連與記者友好的新聞官,統統都因為林鄭看不順眼而被調職,再由嚴守規條的人坐陣。這個局,好恐佈,完全沒有自由氣氛與意志。這就是公務員出身的林鄭最厲害之處,一切都在掌握之內。

這天見她單人四馬到皇后應戰,遭到圍攻都不慍不火,難怪獲煲呔賞識;這一點,煲呔自己都做不到。聽著林鄭先硬後軟,重申不遷不拆沒可能後勸告絕食學生早點歸去,犀利犀利。你說她假又好,做騷又好,至少贏得了同袍的欣賞,爭得市民的支持。只能在噓聲中完成任務的困局,其實都是她預計之內。因而,不見難堪。

挾著為煲呔打頭陣為public engagement做最佳示範的林鄭,勇猛態度就勝過不少縮頭縮腦的庸官,而且不見卑躬屈膝,不像肥馬等的癩皮態。這一仗,的確沒有輸。

Sunday, July 29, 2007

不想再在街頭尋回你


怎麼要像流浪漢般醉倒街頭?
怎麼要將身心遺落路邊?

拍你的時候使了勁,
以為這樣就可以將你拍醒。
一仆一碌的走著,
你知道身在何處你是誰?

銀包在、電話在、鑰匙也在。
最需要的清醒與理智倒是不在。
巴士沒頭沒腦的衝過來,
不經意就會把人粉身碎骨。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原來是這樣走回來的。
上回還錯怪了熱心相助的好人。

這一次,又如此。
眼前人,熟悉又陌生。

適量而止。
適可而止。
適時而止。

下一次,
不想再在街頭尋回你。

Thursday, July 26, 2007

落入凡間的皇帝


西九龍皇帝駕崩。嗚呼哀哉!

小時都在街邊印上「禁止標貼」的灰灰黑黑類似郵箱物體上,親睹過西九龍皇帝的字跡。當然將他作「傻佬」看待,竟有閒情逸志做塗鴉?沿著皇帝筆跡看了又看,根本看不清他到底要說什麼。

曾經都懷疑,一個「傻佬」怎可能縱橫天下,在荃灣出沒就好了,竟然跨山過海在其他地方留下墨寶?當在土瓜灣與黃大仙,都好像見過他的真跡後,就覺得這個「傻佬」至少有heart,實非求其寫兩寫扮作者的等閒之輩。 很多藝術家及文化人,都沒有他那份堅持。

原來是皇帝,失覺失覺。93年軟硬天師的「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仿曾灶財筆跡唱片封套令本人重新對遺落民間的皇帝有新認知。絕對不是「傻佬」,反而是個罕有地信念堅定的人。太公地被侵佔,怎樣說都要平反。結果拐著腳都要上街宣示「主權」,公民抗命都算始祖。

後來真的少見了他的真跡。政府燈柱郵箱都是光秃秃潔淨到底,顯然是有人刻意擦走民間挑戰皇權的一段輝煌歷史。又何須如此狷介。。。難道皇權總是神聖不可侵犯?容不下只在大街小巷稱霸的小人物?

這一輪,姓曾的人特別紅。如果曾灶財遲一點出世,會否有幸走入曾蔭權曾俊華與曾德成組成的曾班子,成為新設的文化局局長?還是喜歡做教統局局長多一點,要較阿瑟王更「皇」?

Monday, July 23, 2007

無聊事


做過的無聊事一籮籮。
這次造了貓貓咕o臣。

材料:
咕o臣一個
鈕扣一包
心機一擔


製法:
起稿後,專心用一個中午乖乖縫紉就可。


注意:
切忌縫製至邊皮,免包了咕o臣芯後令圖案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