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8, 2007

懷念舊時的《東宮西宮》


看了最新一齣《東宮西宮》,只想說句:好可惜。

無厘頭將主題定為「Back to the 清朝」,實在是一大敗筆,除了一幕清朝歌劇,根本沒有相關環節,真的離題萬丈。圍繞著集體回憶,題材不是不好,但感覺好虛好浮,遠不及瞄準老董的死穴一槍射過去實在過癮。

想由天星碼頭帶出香港人的後知後覺,抑或是政府處理失當?兩邊都像抓不著癢處。我只能從場刊上得知,導演胡恩威想說:民間智慧遠超政府與政客。對不起,我真的感受不到。慶幸鐘樓在序幕與閉幕時的驚鴻一瞥,配上那熟悉的噹噹聲,還會令我陷入一陣子的自我反思。

煲呔明明是一個可以完全借題發揮的角色,他的自吹自擂與自大,其實早就為表演注入極豐富素材,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怎麼胡恩威沒有好好利用。那篇超悶但又全文照出的煲呔《香港家書》,助他宣傳多於批判。其實曾班子這年的失誤不算少,全劇著墨卻又少之又少。例如,將GST諮詢推倒責任咎於報章一面倒反對,是不是太誇大傳媒的功能呢?政府難道沒有責任嗎?還是連胡恩威也被煲呔收買了?

演員的表現,明顯也沒以前奔放自如。舞台大了,創意少了;觀眾多了,膽量也細了。好多演員都沒有出盡全力發揮。Tanya一輪嘴背誦無謂API環節掀起全場高潮,我為她得到的掌聲高興不已,但同樣為她較過往緊崩崩的臉感到憂傷。以前的掌聲,完完全全屬於她的超乎演出,現今的掌聲,或多或少卻來自她的知名度。盛名累人,Tanya,或許也累了。

由葵青劇院到壽臣劇場再到文化中心,我不是沒要求的。希望下一次(如果還有的話),可以有更多得著。

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我與葉劉一般小器

「說有阿婆見我嘴藐藐、腳印印,其實哪有人見到?不過是他們作出來要砌我罷。」

女人,就是小器就是記仇。

眼前的葉劉跟三年前分別不大,感覺依然很「硬」:坐姿硬、表情硬、說話更硬。只是訪問的人已蟬過別枝,到了一間最不遺餘力插她一刀的傳媒機構。

不介意大談23條,說時永遠扯到被人抹黑中傷的一環,談到每天孤軍作戰,每晚徹夜難眠,心裡真的戚戚然,彷彿也像半個劊子手:她畢竟是一個女人罷了,還要是一個盡忠職守的女人,最後落得萬箭穿心的局面,相反當年打她最狼的大狀統統上位成新政治明星,難怪多年來一直意難平。

她沒有回應,孤伶伶回家的時候,又或者每晚入睡前,會否為自己的可憐而流淚;「這是我的工作,我應該盡忠職守時」,她回應愈「硬」,我愈感覺她的委屈。如果丈夫還在,她可能還會坦認哭了一遍又一遍;枕邊沒有人,哭來又有何用?可能,她是這樣的想。

說話依然colourful。叫她快快找感情第二春,她推說沒有時間,沒有幻想,那有人愛曝光過度的女人,年輕貌美的男人才愛。然後問我:究竟幾多歲了?還不結婚轉行麼?這行難捱,知書識禮的人也會被搞cheap,除非你敢逆老闆旨意罷。哈哈。我多想告訴她:能力範圍以內,我通常都會逆旨呀,你看不出來嗎?我不是小妹妹了,雖然依然會亂up廿四。

離職前說過要約會王氏男記者,兌現了麼?還未,因為他也跟你一樣蟬過別枝了。噢,原來過檔在她心目中影響力甚大。過了檔的我重遇下了台的她,莫非是一個榮幸?

Ps:訪問刊出前一天,有人走過來問了一句:「葉劉訪問爆不爆?不爆可否不要了?」明明是人物專訪,怎麼要「爆」?君不見年年做的小學派位中學派位大學派位也不「爆」,怎麼年年還是大篇幅的寫?《度量衡條例》可否適用於報章?看看用心做的工作是否反而有呃秤之嫌。

愈來愈討厭公司,不是沒有原因。請為這個甘為五斗米折腰的大小姐默哀一分鐘。

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愈禁愈要看


多得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列出今年「精心挑選」八本禁書,使我即時有了清晰的購書目標。禁書,通常是愈禁愈要看,除了章詒和的《伶人往事----寫給不看戲的人看》,我統統未看,是時候又要到樓上書店大出血。

還記得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帶給自己的心酸。知識份子的熱血,往往就在火紅紅的旗熾、臂章與口號中一灑而盡;旁邊就算有很多圍觀的人,通常也只欲救無從。

把知識份子換上伶人,命運竟然也一樣;一心一意的改革熱忱,最終只會被批鬥聲擊得七零八落。《伶人往事》中的尚小雲、言慧珠與楊寶忠等伶人,會為成為禁書主角而感嘆嗎?

據說《伶人往事》出版前,已應當局要求作出修改,豈料出版後依然逃不過被禁厄運,真的「豈有此理」。內容究竟有何不妥?我是想來想去想不通。有人要堅持理想,死不屈服,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不正是中國人最祟尚的麼?往事並不如煙,因為,我們都有良知。

報載章詒和對此反應激烈,表明願以自己的生命捍衞公民權:「我不能放棄對公民權利的維護,我要用生命維護我的文字!」

別小看女人,為公義一戰時,她們往往抵抗力最強,戰鬧力最持久。我,自然會加入簽名挺章行列,希望用最簡單的行動,向自詡命運不曾向其送上微笑的章詒和,送上最卑微的祝福。

*************八部禁書:

1)《伶人往事》章詒和
描述八位名伶在反右、文革時期的遭遇,以及京劇的凋零

2)《滄桑》曉劍
講述辛亥革命到大躍進的歷史

3)《一個普通中國人的家族史》國亞
講述一個家族由1850至2004年的經歷,包括89民運

4)《年代懷舊叢書》系列曠晨
記錄50至80年代中國大事

5)《風雲側記──我在人民日報副刊的歲月》袁鷹
以個人經歷講述1949年後連串政治運動

6)《新聞界》朱華祥
記錄內地新聞界種種醜態

7)《我反對︰一個人大代表的參政傳奇》朱凌
記錄湖北人大代表姚立法12年的坎坷競選、問政路

8)《如焉》胡發雲
記錄沙士、孫志剛事件中的官場黑暗、官權謊言等眾生相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我‧與工作

逢周三,我們就是一大堆人圍在立法會走廊,喵準路過的議員「問喱問路」,有時更要斗膽上前攔途截劫。,通常是「問得最多,寫得最少」。

公司,看來重視我的口部健康,多過手部。
#####

有回在立法會記者室內,瞥見鄰座內地記者緊皺眉頭,擺了一個像是《十萬個為什麼?》的封面照。主動以會笑大人個口的煲冬瓜詢問對方有何問題。對方不明所以問道:請問哪些動議通過以後,對香港有什麼影響?

這是否叫,「自取其辱」?
#####

錢鍾書曾說,「假若你吃了個雞蛋覺得不錯,何必認識那下蛋的母雞呢?」誠然:「假若遇上一位記者覺得蠻不錯,又何須知道他在哪裡唸書?」

只是‧‧‧,已很久沒有吃到晶瑩剔透的半生熟美味蛋;也苦無機會開腔提問:你在哪裡畢業?


caption:我在這條走廊,不知噴過多少滴口水。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放過我吧!

可否不再纏著我?

去年三月,我們不是正式劃上句號,恩斷義絕的麼?多年『感情』付諸東流,怎麼也讓人覺得惋惜。只是,你在我身邊,卻又苦纏其他的人;既然不是「獨家」專有,也就無謂勉強一起。我不是唯一的;放棄我,有何大不了?

一年前,我用了不少心力把你打進地獄:在冷酷無情的跑步機前流了多少熱汗,在熟悉的餐館忍住了多少熱淚,最終成功撇脫地拋下了你,再走我的光輝人生路。我以為,我已經重生。

就在我幸福滿溢之際,你竟竟竟然又再回頭,想念起同甘共苦多年的舊愛,彷如昨日般向我噓寒問暖。念舊,所以沒有狠狠將你拒諸門外,豈料你卻得寸進尺,接連以用不同攻勢攻陷我,使我招架乏力,懦弱地再次淪陷。

每想到一起打邊爐、吃雪糕時的歡悅,我對新歡總有極大歉意。他可能以為,我真有能力讓你永不超生;可惜現實令人心軟,每一次,爭扎一輪,始終無法向你說聲『不』。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大肚腩先生,放過我吧,可以嗎?

Sunday, January 07, 2007

假期完了


放假症候群尚未完全減褪,幾乎是特定工作以外的額外要求免問,每天逐點逐點協助自己拾回工作「興趣」,相信至本周應該回復正常,至少那批「尊貴議員」被迫回歸特區大本營,八方好好歹歹也有一定份量的「獵物」。

四分一個心仍在放假魂遊,幸好有小野麗莎(Lisa Ono)結伴同行。

去年底開始尋找她的Jambalaya-Bossa Americana。兩間店鋪說「沒有貨」,竟然輕易地將此遺忘。回想06年有什麼遺漏時,卻又想起此事來,瞬間又到唱片鋪尋寶,青衣沒有就到荃灣,荃灣沒有就到灣仔,灣仔也沒有,那就到銅鑼灣罷,結果終於在時代廣場與她相遇,不枉大小姐踏破了半吋高鞋。

回家將cd放進唱盤,只怪認識她太遲。那些Bossa Nova的輕鬆曲式,愈聽愈令人有放假的衝動,是那種要拿著結他走到天南地北與當地人說笑玩樂的衝動,尤其cd將Travel and Living channel去年短片主題曲Jambalaya放首位,一聽即想拿出塵封的背嚢鬆鬆say goodbye走人。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原裝正貨John Denver版本非常田園,Lisa Ono的翻唱卻很跳脫,彷如在陽光照耀的田野上踢著腳回家。She Wore A Yellow Ribbon 好像小學音樂堂的二重唱,每到far far away時都令人手舞足蹈。如果要聽Crazy(愛‧怎麼了),最最最渴望愛人在身邊,給我搓搓手摸摸面,相互依傍著,好浪漫。

多謝小野麗莎,讓我毋須分文,便像放了一個寫意假期。

Wednesday, January 03, 2007

《生日快樂》

因為劉若英,想看《生日快樂》。


是在一天之內看畢《我想跟你走》。至今不忘那篇真情流露的〈永遠不搬家〉,看得我的心「實」了一會;最怕他日像她一樣,至親要離開時,會呆呆的不知所措。

〈Happy Birthday〉是一個帶著遺憾的愛情故事。是不是男人較女人拖泥?前度愛人生日,總要送上一句生日快樂才好過?女人,反而沒有這「手勢」吧。小南與小米互相愛著,卻又陰陽相隔,真的可悲。

劉若若親自演回筆下的小米,本來最適合不過;可惜對手竟然是與她「完全不相襯」的古天樂。唉,明明不是姐弟戀來的嘛,而且演小南的,書生氣質應該由心而發,怎麼竟然來了古天樂?實在不可思議。

不想在戲院失望。一月,又少了一次進場機會。唯有疊埋心水,全情投入於外國有氣質索女Cameron Diaz主演的《緣份精華遊》。

Tuesday, January 02, 2007

如魚得水




07年要如魚得水,唔駛勞累,錢財多多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