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Thursday, February 22, 2007

生活不應只有工作



工作,從來不是我的首選。


看著我的上司每分每秒將生命圍繞工作,將工作當成生活,將生活化為壓力,實在叫人唏噓。明明是休息日,卻依舊要為新聞素材擔憂、為報道篇幅惆悵、為報道點閱率囉囉攣,這是正常人的生活嗎?怎麼這個小小世界之內,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門徒》中的吳彥祖說,人因為空虛,所以吸毒;我的上司,同樣空虛,卻選擇工作工作再工作。照看,工作還是比吸毒「健康」,我是否應為他慶幸?


金豬年,只願每天在工作中,找到丁點兒樂趣、丁點兒滿足就夠了。我要學懂不因工作而煩惱。

Monday, February 19, 2007

新年快樂

豬年復工第一天,竟然在調景嶺站碰到幾乎一年未見的已婚友人,不費吹灰之力逗了兩封大利是,豬年,注定大小姐有錢財運罷。

開工接到的首個「惡耗」,是新的座位安排。因著大老細聲言要中層與下屬打成一片,無端端又要搞一大輪搬位行動。目前坐在無枉管的私人天地,可以一整天不見老細縱影,將來不能了,至少後有獨家副老總,左有採主系列,一舉一動無所循形;以後連CUT老細電話的力氣也可省回,乾脆坐在椅上大罵一番就是了。

最可憐是,圍在團團「中男」之間,與聯盟成員的聖女從此相隔。他日遭左手同事肆意攻擊手臂又粗了時,沒有了同仇敵愾的重重反擊,套用信報老總最愛在吹風會忽然殺出的一句肉麻廢話:『你‧‧‧情何以堪?』希望總有些新鄰居會仗義執言吧。


祝大家豬年如意,切忌過度豬事八卦。




caption:未搬屋前的凌亂工作間。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2.14,打倒貪婪情人!

<愛的承諾> 張慧慈 2007-02-12 《頭條日報》主播看世界

*****************************************
有女性雜誌希望我在情人節前,分享人生最動人的情話。原以為這是很容易應付的訪問,結果我想了半天,才能找到答案。


我年少時愛看愛情小說,要到大學時期才初嚐戀愛滋味。有次我問初戀情人:「有朝一日我們結婚,你會將所有收入交給我嗎?」他想也不想便答:「不可能!你的(錢)是你的,我的(錢)是我的,家庭開支到時各自分擔。」

聽到他的答案,心裏忽然有把聲音跟我說:「此人嫁不得。」我想,錢財身外物,連金錢也可以分得那麼清楚,仍然要有所保留的話,將來他要隱瞞的事還有很多。

後來,遇到第二任男友,拍拖數月後我也問他同一條問題:「他朝有日我們結婚,你會將所有收入交給我嗎?」男友答道:「好的!拿去吧!」那時他的收入是我的兩倍,結果我們拍拖半年就決定結婚,今天我們的婚姻已踏入第十年。

我把這個故事說給那雜誌的女記者聽,她沉默了一會,過了良久才激動的跟我說:「你的故事……他說的情話……真的很特別……實在令人太感動。」我看到她反應那麼大,便順道的問:「你有沒有拍拖?」她說:「還沒有。」接她又問我:「你丈夫真的把所有收入交給你嗎?」我答:「是的!」她又開始哽咽。

情話可以很甜蜜,卻不一定能夠兌現。若有人肯為你毫無保留地付出所有,那麼你還在等甚麼?

看罷後汗顏兼憤怒的女性,相信不只我一人。

女人真是這麼貪錢嗎?不是嘛。不給你全副身家就覺得此人嫁不得?更應該是男方覺得你娶不過罷。就算給你全副身家又如何?難道可以代替一切關懷呵護與愛心?用錢維繫的感情竟然有10年之長,或者女主播是擁著丈夫的家財才睡得甜。有美貌卻無尊嚴與智慧,好可憐。

更可憐的,應該是那位採訪記者,竟然覺得女主播的「貪錢」故事很「感動」,還要哽咽;世界難撈,也毋須這樣為份工委曲奉迎罷!如果該記者是打從心底有這番感受,簡直侮辱了天下間一眾有情有義的女性,也令女同行立時想搵窿捐。她,應該接受再教育。

2.14,應該打倒一眾貪婪情人,還有情飲水飽的港女一個公道。

Saturday, February 10, 2007

點樣做好呢份工?

點樣做好呢份工?
準時五點要收工
OT一定要補鐘
唔可以浪費青春


懶理老細up乜春
統統都當耳邊風
嬲時又要面燶燶
表明我唔係鵪鶉


無理要求要say don’t
或者去裝傻扮聾
總之一切要輕鬆
之祈咪為此心痛


PS:又跟六合彩無緣,注定繼續藐嘴藐舌。

Saturday, February 03, 2007

誰想做好呢份工?















「我會做好呢份工!」

如果我有一個像中央一樣愛錫煲呔、不會只顧挑剔不懂欣賞的大老闆,可能‧‧‧只是可能,我都會考慮在大庭廣眾公開肉麻宣言。好在,還沒有遇上這樣的上司,以免金口一開令其他人急急噴飯,亦逃過被怒掟蕃茄雞蛋的悲愴下場。

還是做老闆好。不用受氣,又可隨心所欲。酷愛自由的人馬座許二小姐終於一圓素願開鋪做老闆。放工後若不用上課,不是趕著前往買貨就是趕到小鋪頭點貨埋數,看似簡單自在,卻又非常令人疲憊。


擔心沒錢賺更加是千斤壓力,每天算著今天有多少生意?哪些貨熱賣?哪些貨滯銷?每個問號都事關重大。開鋪之初業績未見理想,又要想想如何變陣救亡;生意穩定一點又要想想如何維持免被淘汰,少一點心力也不行。

自少對數字白痴,計算時間不時攤出一對手數了又數。加上未夠EQ做出一個有耐性兼口甜舌滑的推銷員,相信一生都逃不出幫人打工的厄運。上天如果可憐我,或者憐憫經常要看大小姐面色的上司們,不如讓我快快中六合彩,讓我一世無憂,免我再在打工界「害人」,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