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07

「累極了,好想哭」

「累極了,好想哭。」


朋友C給我傳來這短短六字的短訊。是的,我也累,也想哭了,可是怎麼卻也哭不出來。只能想而不能做,證明我們已經老了;連哭也變得奢侈,眼淚幾成拍賣品,價高者得,不是幾口價便隨便成交。

深宵歸家途中,永遠是最眼淺的時候。感懷身世一輪,想想這天如何無無謂謂的虛渡了一天光景、如何混混沌沌的踐踏『生活』、 如何力不從心的被現實牽著走‧‧‧有時也不禁眼框一紅,但旋即又會本能地索索鼻然後輕輕深呼吸一口,將眼淚無理地鎮壓下去。連點滴都不能容忍,何況放聲大哭那種壯舉?

小朋友肚餓了,會哭;跌倒痛了,也會哭;被拒絕買糖果與玩具,更加會撒野地放聲嚎哭。懶理時間人物和地點,不開心就哭,就像笑一樣平常。成年人,連笑都要分門別類,有對象與層次之差。哭,難怪也不能自然流露,非至天塌下來的大事才容許自己放肆一點。流淚,彷如十惡不赦。

羡慕仍然可以無端放聲大哭一場的人,羡慕他們的淚腺,至少未被歲月磨蝕。

ps:兩名友人本月先後動身到柬埔寨旅遊,希望大小姐推介的POR司機可以效勞,也希望古城風光仍舊如昔。我與古城,闊別竟已一年,非常懷念!


Monday, March 26, 2007

告別3.25


首選舉匆匆落幕。六個月選舉,兩小時投票,半個鐘分出勝負。算不算虎頭蛇尾?賭王如果撇開阻頭阻勢的四姨太,臨尾再來一次驚心動魄棟篤騷,這場戲才好看。


配角有時會較主角更搶鏡。煲呔陣營中的綠葉大不乏人。明明不懂看中文但又夾硬在造勢會中口劈劈扮「咪嘴」的寶哥哥;明明與煲呔不和但又被迫要搞和諧扮挺曾帶隊撐場的田少;明明為了自己撈油水又要扮作死守中央路線自動向傳媒放料篤袋巾的肥棋,賣力演出應記一功,旁枝小節一向更能增添戲味。


袋巾方面的綠葉質素平平。永遠攝位搶咪的森哥及永遠不聽泛民言的社民連太過預料之內,沒有多大驚喜。或者可以選高達罷。終極回竟然因為汽車中途壞了而未能趕往投票,成為袋巾走票十兄弟一員。是不是對05年補選特首未能入場尚且耿耿於懷,不欲眼寃而借故甩底?沒有人知道,卻成功為結局留下一點詭異、留下無限想像空間。


女角方面,袋巾陣營輕易大勝。上至至愛另一半,下至競選辦職員,梁太Carol以及公關旗手Lucy,基本上毋須獻技便贏對家陣營十個馬位。幾時見過領導人的太太會口黑面黑對著傳媒?幾時會見過公關會以與傳媒開戰為己任?曾太Selina與Citigate公關醜女團隊,果真令我「增廣見聞」。

3.25,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煲巾「我要做好呢份工」的駭人名言?還是袋巾矢言2012捲土重來的餘韻?我知道,我在票站「留下」你們。

Thursday, March 22, 2007

忠言逆耳

3.18遊行,遇上遊行「孖佬」肥佬黎與李馬丁。置身龍頭的孖佬行至鵝頸橋附近,還不是離出發地維園很遠罷,轉身問「今天的遊行究竟有多少人?」


明明知悉龍尾已經在SOGO附近,即參加人數不多嘛;又明明已向有關人士打探,不過一、二千而已,除非硬要加進不過是湧入維園看花卉的市民,以及原本已在那裡打躉的菲妹與印婦,湊夠數千充撐場面。


「我看只一、二千罷!」望望後方但未待把頭顱回過來時,肥佬黎一句「得」過來說:「不是嘛,我看有1萬啊。你矮,看不到後面呀。」然後一向最愛當面直呼白鴿黨前主席作「高達」的馬丁也不放過千載難逢「窒人」機會,加把口陰陰嘴笑道:「你應該生像我們一般高嘛......」那一剎,我還能說什麼?身高只1.5幾米的我的確是矮,但這會影響我的判斷力嗎?我其實有一肚子的氣。主辦單位最終宣佈的5千人,總算還我一個清白。


忠言永遠逆耳。尤其對老闆而言。哀哉哀哉,都說是做老闆的好。


Ps:感謝E送上照片,讓我知道在老闆陰影籠罩下是何等渺小。


Pss:還要認真譴責某位上司,竟然未經同意下將大小姐的「遭遇」發揚光大,可怒也。

Saturday, March 17, 2007

在家千日好

趁空檔在家做了兩件事:


一)晝晝


功多藝熟,這裡有一個反面教材。這是一個蠟燭,看得出來嗎?

二)焗曲奇

過常是滿足於整弄過程多於吃的滋味。幸好除了「燶」了點,味道還不賴。


*********

在家千日好 。除了上網與看電視,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做。

Friday, March 16, 2007

老鼠愛小貓


這個星期過得並不愉快。幸好還在一天便是新的一週,多給一個壓制自己別再任性的「理由」。

心情一團糟的時候,最大的喜悅,來自今年收到的第一個紅色炸彈,因為男女雙方都是自己的好朋友。一直跟進他們的合併進展。看著女的將頭髮留長,男的將長髮剪短;先由地下走到地上,再由立法會走到大會堂。不過是咫尺距離罷,只是,卻非悉心一步一步的走,永遠不能走到終點。

聞說合併過程出現很多「意外」,大多是來自無情公司的無理阻撓,累得我的友人都哭了。慶幸兩大股東都有不屈不撓的精神,未受市場無知股民的影響,繼續向著全球最大集團進發,結果終可在3.24宣佈合併成功,比3.25特首選舉更受政治市場關注。那幾圍「慶功宴」,確實慳不了。

我祝【幸氏老鼠基金】【雅宇貓舍】合併後股價勁升,之後陸續孕育分公司,成為特區最受歡迎藍籌股。3.24,一定到:那天宜「嫁娶厚禮」,忌「放飛機出行」嘛,我完全放在心,哈哈。

Ps:基金主席幸老鼠公開承諾一生一世效忠集團,並為公司服務。這些都紀錄在案。一旦違規,定當被「記監會」嚴懲,切記。

Thursday, March 08, 2007

供養貓狗免稅額

我們愛貓狗猶勝自己,本照料更勝家人,特區政府好應設立「供養貓狗免稅額」為愛好貓狗人士減輕財政負擔。

政府不是說要為中產消消氣嗎?養貓狗者便多為中產一族。政府不是說社會要更和諧嗎?飼養貓狗便會使人心平氣更和。政府不是希望減少虐蓄事件嗎?有了這個免稅額,恐怕貓狗主人如獲至寶,對牠更呵護備至。


雖然,新穎方案有很多很多的技術困難,例如怎樣證明與貓狗有「血緣」關係?是否連續照料牠超過xx年?大小姐深信方案仍然可行,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見貓狗免稅額來臨的一天。


PS:有人比本小姐更大膽創新,提出設立「供養女朋友免稅額」首名正印女友免稅額最多,其後如此類推。究竟有何好處?倡議者「強調」好處多籮籮,至少會令港女更易有男人呵護,不會在男少女多的社會中爭崩頭也搵不到食;其次可以鼓勵生育,因為受孕機會明顯提高。不過,倡議者明顯有意隱暪,最大好處是特區男士從此又多個藉口一腳踏幾船,哼哼哼。

Monday, March 05, 2007

電腦寄生蟲

電腦壞了,真惱人。

絕非正宗網民,通常只在與工作相關的網頁游走,又或按照實際需要查閱資料,閒來也許傳個電郵向各方友好問好。從來沒有試圖與電腦建立深厚情誼,好讓生活中多個「玩伴」,因為它既冷感又小器,從來不會因為因人感動,相反更不時以「壞機」抗議主人的合理「操勞」。

數來數去,頂多只與BLOGGER.COM展開有來有往的公式交往:我用文字填滿它的慾望,它用空間滿足我的情感。最最感激它借我空間渲泄感情卻又永遠不會被感動,令我在登出與登入之際可以不動聲息、無痛無癢。

聞說會令人上癮的You tube,一向都是避之則吉。看著不認識的一堆人糊里糊塗說粗口打架或搞屎棍,只想說句:干卿底事?豈止絲毫找不到共鳴,往往更產生極端厭惡感,徹底至連那三數分鐘也不想浪費。

一時佳話的「巴士阿叔」片段,原來從來沒有被按掣接收,無法洗掉的印像只是被社會強行「儲存」;可惜大腦卻非hard disk,不能隨心所欲delete完再delete,怪不得可以存起的想像愈來愈少,說來與人老了記憶衰褪關係不大。

也不喜歡網上購物。別看大小姐經常作敢作敢為瀟灑狀,有時也會船鬼驚鬼般尾驚賊,對有朝一日或被人盜用資料平白失去辛苦血汗錢肯定終日「提心吊膽」。貪方便式的購物模式可免則免。

就連「下載」歌曲、影片與讀物等「著數事」,我都沒有興趣,因為我比較喜歡真金白銀買回來的實際感覺。有些東西,必須握在手中才有感覺;除非喜愛程度,根本還未達標。若是這樣,我就寧願不去擁有。

與電腦沒有發生感情,又怎會為壞了的電腦感到煩惱?其實主要還是來自與它仍然久纏不清的工作伙伴關係;上班前不能看看當天的即時新聞、飯局前不能「搜索」請客者的最新動態等等,都令自己不能心安理得,這樣就不難明白為何電腦常常可以「大」主人。

忘了沒有電腦的日子如何過。只望不會成為電腦寄生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