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我與她

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跑到這裡來,吃一頓飽飽的晚飯才回家。這晚如是。餐桌上的餸菜很豐富,不過是四個人罷了,就有滿滿的四碟餸與一煲湯。湯添了再添,白切雞是吃了一塊又一塊‧‧‧不消一會就飽了,必須放下筷子抖一抖。這時,她總是吐出這一句來:「再吃一點點吧,我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我們,毫無疑問又要繼續「開工」,直至枱上飯餸一件不留。

***** ***** *****

原來跟她非親非故,是一個大海把我們連在一起。滂沱雨夜下的西貢有點浪漫,初度見面的我們,看到的卻是互相紅透了的雙眼。電話不停的響,每個人都在追問最新狀況,可惜來來去去只能吐出一句「沒有消息」,然後便要怱怱掛線,等待電話再次響起,等待對方說出一句「他回來了」。

那一夜,肯定,我們都沒有睡。

奇蹟沒有出現。直至三天後的中午時份,海浪捲著細沙,把他帶回我們身邊。清風像是了解,灘上的人為誰而來,不時在髮邊輕輕走過,柔柔的告訴我們別太難過。人生,就是如此變幻無常。

我,遺失了一個朋友。
她,失去了一個兒子。
他,從此活在我們心中。

***** ***** *****

每次離開她的家,心裡總是有點戚戚然。這一晚也不例外。她不懂弄好唱片機,因為,這原來就是兒子的工作,怎麼想到任務竟然落在自己身上?一個人的日子,好苦。尤其一個無端要受喪子之痛的婦人。我們只不過陪她搓搓麻雀無聊聊天,就能令她樂足一天,何樂而不為?

因為她,想起了張維美。硬要在鏡頭前裝出的輕鬆,應該是對兒子的點點支持。衷心希望她,堅強的撐下去。



PS:你的新居對出,就是我的公司。一海之隔,永遠之別。

Tuesday, April 24, 2007

生日‧快樂


生活累人。


幸好還有一個人,

讓我懂得如何微笑。

~~~~~~~~~~~~~~~~~~~~~~~~~~~~~~~






生‧日‧快‧樂‧

Thursday, April 19, 2007

小甜甜

小甜甜新聞,很膩。

好幾天見到「神秘人」三個字,已經衝衝揭過就算。誰人最終領取她的遺產,與小市有何相干?神秘人連日利用傳媒為他「放料」,企圖製造有利輿論,難得傳媒樂於與他糾纏下去,一天只憑一、兩句說話又大寫特寫。互相利用也得有個譜。對那些重視財產權益多於死者喪事的人,值得這樣賣帳嗎?

設靈當天頭版五隻大字「王家沒有來」。無‧謂‧至‧極。我想看美國歷來最嚴重的校園槍擊案更多。32條人命比不起一個原來就與媳婦不和的王廷歆嗎?南韓裔槍手為何狠下毒手不及神秘人代表律師現身更需要尋根究底嗎?現實總是令人不明所以。

虛擬靈堂照片,更加過份。有或沒有這一張照片,其實有多大影響?看罷或會讚歎設計師鬼斧神工,更加會感歎有些人已經走火入魔,一見小甜甜三個字已經瘋癲不已。

令人悲哀的,還有一個叫黎x奮的人。自稱手握神秘人機密資料,然後四出兜售,出賣資料時同時也出賣自己。「叫你地買又唔買,宜家又要?你地唔肯畀錢我喎,我仲乜要講畀你聽?」那一聲狠狠cut線後的嘟嘟長嚮,不知恁地久久在耳邊徘徊不散...人性,就是這麼醜陋麼?

化作一縷輕烟,或者,活得更加快樂。

Tuesday, April 17, 2007

為生活留白

友人C叫我看看,有人好像在寫我。看罷大笑不止,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是的,生活需要留白。不是為誰而生的問題。原本就好應好給自己留一點自我空間。每天營營役役為煩惱世事已夠苦,怎可能不為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留點空隙?經常設定底線,就是免原來已經夠累人的生活跌入深谷,淹蓋了尚有少少甜味的生活。不喜歡的東西不SAY NO也要黑面,好為自己有個交待。

不是「片皮鴨」,拒絕被世俗「剝皮拆骨」。逆來順受對我的另一個意義,是逆境必須要自強,不平時卻必須大鳴大放。前天跟鄭大班「開火」,就是不甘心他含血噴人,企圖用別人清譽換取一己清白。說什麼《信報》是最具公信力的報紙‧‧‧當《信報》還是舊記者班底、當《信報》未被情何以堪的老細睇檔、當《信報》還未成為大班喉舌報時,可能是。現在,別開玩笑。

生活,總不能任人肆意踐踏。反擊,只是最基本態度。

「不欺善,不怕惡,只怕關照我的朋友,不夠惡。」我能享受留白生活的美,身邊的朋友怎麼不能?經常給我勸告要強一點的朋友,請體諒我的用心良苦,態度可能惡了點,不過是不想你們被欺負。經常被我批評的朋友,也要體諒我的大義滅親,「批評令人進步」。我怎麼不接受批評,因為「我一直在進步,所以,只接受讚美」,哈哈。「不能說真話,寧願不說話」,難怪能與我搭嘴的都是那三幾個好友。

如何裝強捍衞生活,也始終有人性弱點。「我總是敗於弱者手下;理論上,能打敗我的,只有弱者」,面對老人與小孩,我通常會未打仗先投降。見到小小年紀的人用利是錢前來換了幾個又幾個的五元扭蛋,我就有點戚戚然,好像我負了他們。地鐵遇上聲稱沒有零錢搭車的老婆婆,不理原因是否成立通常也會給她幾個錢,婦人之仁到極點。

「我喜歡工作,但最好日日是假日。」真的說中你你我我的心聲。只能說句:工作日我會努力工作,證明我懂得留白,而非一片空白。






Thursday, April 12, 2007

女人之苦

夏至,又要好好「善待」聞名已久的手臂以及那深藏不露的腰枝,只是永遠邊說要吃少一點做運動多一點,那邊卻毫無顧忌的大吃大喝兼攤屍般動也不動。上周宵夜吞下的合成「蓮子百合肺餅加湯丸」大大碗糖水,真的有點兒那個‧‧‧

有說女孩子是肥肥地有肉地更可愛,但當自己看到那些拜拜肉都覺得動魄驚心時,又如何說服其他人會鍾情於此?想想圓圓節瓜身軀穿上背心短裙的模樣,有誰不反胃?

早前有調查指時下衣服size都太細,連不太肥胖的女子穿起上來也逼爆,肥瘦標準被模糊化。女人悲哀莫過於此。下世,是不是做男人更好?好像醜一點肥一點蠢一點都更易為世人接受,哈哈。

Sunday, April 08, 2007

放假,真好!

幸虧放了假,否則就算在兩天之內連續服了三次必理痛加兩劑感冒茶再加三杯感冒熱飲,仍然有可能感冒致死。無法阻止鼻水不停的流,讓鼻孔不停嗤嗤的發出聲響,我為自己只屬表面的大隻纍纍感到悲哀。

也幸虧放了假,令女麻女麻毋須成為本港有史以來最年老兼且最欠目標的「絕食人士」,因為怕嘔怕吐而堅拒吞下一粒米飯,非待我們到訪時才又哄又兇的「迫」她吃了一小個麵飽,免因血糖過低而暈倒,令病情再度惡化。

也也幸虧放了假,可以臨時拉夫成為大義工,為妹妹的鋪子充當兩天「唔賣得都睇得」的「售貨員」,頂替那位竟然可以沒有通知下便音訊全無的「無搭圾」妹妹仔,試驗對著陌生人說出「隨便睇睇」的靦腆。

三天假期還有另一額外收獲:看完了《牛棚雜憶》,深恨「人生識字憂患始」;連喝水也頓成幸福的事,牛棚的異類生活可想而知。「儒冠多誤身」,希望這一代的知識份子再不像文革時倒楣,包括我愛看的章詒和,以及《如焉》的胡發云。

放假,真好!

Ps:假期裡遇上的貓咪,比我更加悠閒寫意。

Tuesday, April 03, 2007

大整古

4月1日跟我女麻女麻開了個玩笑,讓她以為從此可以安樂地榮進天國。好在,她的子子孫孫還有一定號召力,再想起年底還要過她的80大壽,即時用念力趕走不速之客,倒轉頭在愚人節戲弄死神一番,為她的子孫出一口氣。

還在醫院留醫的女麻女麻最愛說:「你地成日整古我,我就黎畀你地激死。」她的整古定義,不過是她要喝凍飲時給她換上一杯熱好立克、她要衝紅燈時攤開雙手阻止她繼續前進、她要到公園非法摘草餵兔時嚇她「差人會拉你」的芝麻綠豆小事。

其實她也不會坐以待斃,常常都要在口舌上反唇相譏一番,不讓攻擊者獨佔鰲頭。旁人覺得她的「衰衰口吻」像極許家兩姊妹,不知是受到潛移默化,還是我們真的「教導有方」。這樣其實不賴,至少生活更有色彩與活力,不致呆呆的就此過了一天。

期待女麻女麻早日出院,要帶她到迪士尼,跟她說米奇與米妮不是人扮的,她肯定會半信半疑,然後又說句:「你地又整古我呀?」哈哈。
caption:07全家福,企位按高度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