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7, 2007

為生活留白

友人C叫我看看,有人好像在寫我。看罷大笑不止,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是的,生活需要留白。不是為誰而生的問題。原本就好應好給自己留一點自我空間。每天營營役役為煩惱世事已夠苦,怎可能不為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留點空隙?經常設定底線,就是免原來已經夠累人的生活跌入深谷,淹蓋了尚有少少甜味的生活。不喜歡的東西不SAY NO也要黑面,好為自己有個交待。

不是「片皮鴨」,拒絕被世俗「剝皮拆骨」。逆來順受對我的另一個意義,是逆境必須要自強,不平時卻必須大鳴大放。前天跟鄭大班「開火」,就是不甘心他含血噴人,企圖用別人清譽換取一己清白。說什麼《信報》是最具公信力的報紙‧‧‧當《信報》還是舊記者班底、當《信報》未被情何以堪的老細睇檔、當《信報》還未成為大班喉舌報時,可能是。現在,別開玩笑。

生活,總不能任人肆意踐踏。反擊,只是最基本態度。

「不欺善,不怕惡,只怕關照我的朋友,不夠惡。」我能享受留白生活的美,身邊的朋友怎麼不能?經常給我勸告要強一點的朋友,請體諒我的用心良苦,態度可能惡了點,不過是不想你們被欺負。經常被我批評的朋友,也要體諒我的大義滅親,「批評令人進步」。我怎麼不接受批評,因為「我一直在進步,所以,只接受讚美」,哈哈。「不能說真話,寧願不說話」,難怪能與我搭嘴的都是那三幾個好友。

如何裝強捍衞生活,也始終有人性弱點。「我總是敗於弱者手下;理論上,能打敗我的,只有弱者」,面對老人與小孩,我通常會未打仗先投降。見到小小年紀的人用利是錢前來換了幾個又幾個的五元扭蛋,我就有點戚戚然,好像我負了他們。地鐵遇上聲稱沒有零錢搭車的老婆婆,不理原因是否成立通常也會給她幾個錢,婦人之仁到極點。

「我喜歡工作,但最好日日是假日。」真的說中你你我我的心聲。只能說句:工作日我會努力工作,證明我懂得留白,而非一片空白。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姐姐~
型呀~~~

Anonymous said...

許大小姐,那是甚麼報道呀?我唔明呀,無睇報紙好耐了...可否send e-mail給我呀?謝。
百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