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我與她

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跑到這裡來,吃一頓飽飽的晚飯才回家。這晚如是。餐桌上的餸菜很豐富,不過是四個人罷了,就有滿滿的四碟餸與一煲湯。湯添了再添,白切雞是吃了一塊又一塊‧‧‧不消一會就飽了,必須放下筷子抖一抖。這時,她總是吐出這一句來:「再吃一點點吧,我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我們,毫無疑問又要繼續「開工」,直至枱上飯餸一件不留。

***** ***** *****

原來跟她非親非故,是一個大海把我們連在一起。滂沱雨夜下的西貢有點浪漫,初度見面的我們,看到的卻是互相紅透了的雙眼。電話不停的響,每個人都在追問最新狀況,可惜來來去去只能吐出一句「沒有消息」,然後便要怱怱掛線,等待電話再次響起,等待對方說出一句「他回來了」。

那一夜,肯定,我們都沒有睡。

奇蹟沒有出現。直至三天後的中午時份,海浪捲著細沙,把他帶回我們身邊。清風像是了解,灘上的人為誰而來,不時在髮邊輕輕走過,柔柔的告訴我們別太難過。人生,就是如此變幻無常。

我,遺失了一個朋友。
她,失去了一個兒子。
他,從此活在我們心中。

***** ***** *****

每次離開她的家,心裡總是有點戚戚然。這一晚也不例外。她不懂弄好唱片機,因為,這原來就是兒子的工作,怎麼想到任務竟然落在自己身上?一個人的日子,好苦。尤其一個無端要受喪子之痛的婦人。我們只不過陪她搓搓麻雀無聊聊天,就能令她樂足一天,何樂而不為?

因為她,想起了張維美。硬要在鏡頭前裝出的輕鬆,應該是對兒子的點點支持。衷心希望她,堅強的撐下去。



PS:你的新居對出,就是我的公司。一海之隔,永遠之別。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前晚與隊友操通宵山,又再來到西灣灘。

深夜原來會潮漲,靠近沙灘的小徑全都浸了,要水而行;浪聲很響,身在山腰,已聽到怒濤的颯颯聲。然後又會想起,天黑前找不到人,恐怕不太可能熬過一晚。

他的新居就在我家附近。身前與他雖然不算太熟,但多得他,先參透甚麼叫「人生苦短」,想做甚麼、想去那裡,快些去做好了。這個世界充滿意外,很多東西不是理所當然。

角落頭同事

Anonymous said...

時光倒流,返回05年中秋節前,我,他和她母親,任誰怎樣想,也不會想到我們會在這個情況下見第一面.
相信他也不會想到,我們會成他母親的麻雀腳,還可以一嘗她的廚藝,世事難料,單單這個故事可以參透盡了.珍惜眼前人,珍惜在世的人,念着已走的人,這樣才對自己有所交代.
車人

小巫 said...

這幾天不知為什麼,我也總是想起他呢....眨眼己經過了這麼多日子.....想起我出trip前去給他上支香,沒有在正日送他一程,心裡總有點什麼的....

那天忍不住翻開舊相簿,想起我們一班去玩去散負能量的日子....眨眼....人生....都只不過係咁....也都只不過係咁.....簡單地抱著眼前人

Anonymous said...

...主佑~

Anonymous said...

時光飛逝, 故人令人懷念。 諗返以前, 我地成日俾蔡素玉認錯, 因為大家都係高高瘦瘦。祝佢媽媽安康。

Anonymous said...

jeff,你說的,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人生苦短,大家都要快快樂樂...

Anonymous said...

緣何想起故人?

故人很好,他在另一國度,大抵在周遊列國,也許是在遨遊天際,去我們凡人去不了的地方。

大小姐的多愁善感,教人黯然,正如你說,他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漫不經心的S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