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07

墾丁‧高雄



從墾丁帶了黝黑肌膚回來,一顆心仍然在細沙與海浪中浮游。

猛烈的陽光在香港通常被嫌棄,轉到墾丁卻成為最佳嚮導,在汗流浹背間見證旅途的充實。有她在,南灣的大浪才見得閃閃生光;有她在,鵝鑾鼻燈塔才有高聳山頭的驕恣。不過是個半小時飛行距離,陽光小姐竟然升價十倍。無怪乎報紙雜誌,永遠是別人手上的好看。

已經將太陽油塗了又塗,都阻擋不住陽光小姐的熱情,一天完結總是有點「哄燶了」感覺。久久未有這種豁出去曬燶的豪情。我覺得自己像菲傭,或者,印傭。路過遮打花園時,可能會被戴著牛仔帽的賓仔攝影師拉著問:「want to take a photo?」


細沙不夠幼,海水不夠藍,無礙在酷熱陽光下「玩水」興緻。突出的肚皮雖在告訴自己「獻醜不如藏拙」,還是鼓起勇氣將醜態盡現,有誰能夠抵擋衝向自己來個熱情擁抱的海浪?不過,海浪也有過於熱情的時刻,令人招架不來,左手就因此輕微扭傷。愛人,力度要適中。


主要都是吃海鮮為主,烤魷魚最好味,鹽燒蝦都不俗。不得不提即搾木瓜牛奶,超級香滑味美,味道不甜不膩。不過是50元台幣就一大杯,由夜市街頭走至街尾都未喝完,抵!白苦瓜汁也是推介,可以配蘋果或雪梨汁,清涼透心又健康。

**************

由墾丁到高雄市,原本只要兩小時車程,我們坐的那種站站停的公車,卻用上兩倍時間才抵步,結果甫到夜市已急急找個小檔子坐下,吃完當歸羊肉再來麵線,然後再加一大堆串燒、雞朳及糊椒餅等等,莫讓正渡假中的肚皮受苦。



想到壽山公園看動物,不過,坦率司機一句「(動物)不行」,即時打消了念頭,只在西子灣一帶及旗津流連。坐船到旗津只要約5分鐘船程,那裡有燈塔有炮台,不失為到此一遊上佳選擇。

雖然,徒步冒熱走上燈塔令人有點望而生畏,觀光嘛,總是要付出,炮台在你腳下,到時又不值得看了。我慶幸一鼓作氣跑上去,在藍天包圍下俯瞰高雄全貌,更多得同行者發掘到炮台的小路,免得走了寃枉路。



七人成團難度機高。希望有些原以為來hae hae之旅的團友,不會被這個專制旅行團的密質質行程嚇怕。

Tuesday, May 22, 2007

6.11前的得著

逐漸走出事件陰霾。

一個飯局臨時取消,一個人不想接受訪問,這都是預料之內的後果。災難程度已較預期為輕。

沒料到的,反而是新聞從業員的態度。據聞有同業認為,他只是說笑了罷,沒有報道的必要,於是沒有報料,翌日隻字未見,然後譴責一眾大篇幅報道的記者夾硬做新聞,將事件傳遍政圈,造就眾人皆衰我獨好的局面,博取某陣營人士的信任。以後,應該無往不利吧。

這種攞料手法,我才不希罕。

不過,也多謝他/她,在6月11日,大小姐走入這行的七年之癢時,來個深刻自省,告訴自己:何謂真正記者。

******

記得6.11首天上班,被分發到青衣城跟當年剛任政務司司長的曾蔭權巡區。較我早幾天入行、份屬不同報紙的左手同事,當時就與我薯仔般跟著其他人跑來跑去。

左手同事是「薯」,但醒目,那天他就跟不少行家交換電話,以備不時之需。明明都是新人的我竟然都是索取電話對象,當時覺他是能人所不能。至少我對陌生人,尚未能放下身段隨意搭訕。


六年,這樣就過。

搭訕的技巧,我仍然在摸索中。

caption:04年立法會選舉,不眠不休的工作了兩天。辛苦,但有意義。

Thursday, May 17, 2007

我痛心



不是朋友的話,是否沒那麼難過?

六四,顯然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沒有在天安門親睹坦克車進城鎮壓的一幕,還是能從不同媒介中,見證中共政府荒唐殘酷的一面,感受死難者家屬的切膚之痛。

說六四不是屠城?記得當時忍不住問了一句:但當時的確有好多人犧牲了……..然後他說了一堆屠城的定義,包括是否刻意殺人、是否有人安然無恙,繼而一輪嘴說了很多否定燒屍與坦克車壓肩平民的意見,包括那個連我們聽罷都叫他不要再說下去的以豬做實驗品例子。

我痛心,當時反擊他的人的確寥寥可數,連同我在內,都有點偏私,頂多輕輕跟進問題便作罷,打從心底想叫他快快收口,以免進行政治自殺。雖然肯開口作點晴式跟進,席間已算罕少有,但實在羞愧未能尅盡記者本份。

我痛心,已經有人示意叫他收口,他卻依然說不停,證明這的確是他心底裡的由衷想法。坦白對他應該是負累,可憐是他還親口說,知道翌日會大字標題被批評,但自己一向這樣想。愛國,不應該是盲目的愛。

我痛心,十多間有份參與其事的報章中,有的竟然可以隻字不提,或者用一句說話輕輕帶過便算。遺憾有與會的老行尊倒轉槍頭指責記者歪曲別人言論。為擦鞋而隱暪事實,不是較我們切割情感如實報道更失德嗎?


這兩天收到的電話已夠多。質疑的、諷刺的、責難的,全部照單全收,慶幸不少人聽罷事情始末,相信我們沒有刻意無風起浪。做人,畢竟要對得起自己,私交總不能成為藉口。

至此仍然覺得他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只是腦袋未免太過擁共,沒有將黑與白分得清清楚楚。輕佻過後必須反思,六四那一夜,難道不值得我們平反?

這餐茶,我寧願沒有份喝。

Tuesday, May 15, 2007

夏天來了


這雙足印

下星期會留在墾丁

為斑斕繽紛的夏日

隆重的揭開序幕

Sunday, May 13, 2007

數字人生


小時讀書求分數不求知識,100分上頒獎台50分落斷頭台;
估不到長大後工作,一樣求分數不甚求質素,點擊率過4的報道,就好像較那只得零點幾點擊率的故仔好。

人生,難道就由數字定輸贏?

女士終此一生圍繞36、24、36數字團團轉;
男士為那1000呎樓面與八呎樓高爭逐不停。

運動員要以那快如風的零點零幾迅速秒數為榮;
生意人硬要將不少於6個零頭數字才視為錢財。

我們,都為數字瘋狂。

幾時,質素才會獲得平反?

**********
後記:

大契的金句,我一句也不懂;熱爆的《溏心風暴》,我只看過半集。我還是在網上click來看,大契為何只愛演戲不愛康乃馨。非一般媽媽?她還不算。劍仔的媽媽,令人更動容。

Thursday, May 10, 2007

小恩子

「一人有一個夢想,
兩人熱愛漸迷惘,
三人有三種愛找各自理想;

一人變心會受傷,
兩人願意沒惆悵,
三人痛苦戀愛不再問事實與真相‧‧‧」

近日不斷反覆哼起這首歌,只因我在曾家大宅,遇上了當年被暱稱為小恩子的黎瑞恩。

眼前的小恩子,與那時唱《發誓》及《兩季不再來》的黎瑞恩沒有兩樣,樣子依然標緻可愛。明明是兩個小朋友的媽咪了,怎麼不會變老?不是說歲月催人老嗎?難道在豪門之內,這個定律不會獲引證?因此我們見年屆90高齡的的賭王仍然有心有兼力中氣十足、百歲老翁邵逸夫仍然可以眼仔碌碌在置地high tea?

這天,我們都圍著小恩子團團轉。家翁曾常委說什麼?未出曾家大門都忘了,反正都是說會一生報國誓死擁護共產黨罷了。小恩子都是說些「行貨」,但離奇地額外動聽:說說兩個小朋友活潑但不難湊、上課還學了一口流俐普通話;在老爺教導下,都懂得唱愛國歌曲,電視一奏「起來!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民」,兩姐弟在旁「口up up」肅然站立‧‧‧

我想問她:人大常委的媳婦,易為嗎?或者是:嫁入豪門,是否真的深似海?畢竟上一代的朱玲玲與新晉的徐子淇,都給女孩子帶來極多夢想。每年報名參加港姐的小女孩,至少一半都希望變身成穿金戴銀的名媛。「恨」的時候就忘記,幸福背後有犧牲。大搖大擺在街上「拮」魚蛋燒賣,可能已經犯了家規,不知要受什麼家法待候。一朝變鳳凰,可不是隨意在波場拋胸露肉那簡單。

話說回來,我最終還是合上嘴巴,無謂令這位尚像鄰家女孩的曾家三少奶難為情。忽然,有人說:「你的姊妹都添丁了」。「啊,是啊,是個BB女,第二胎,好可愛。」姊妹?誰?原來是寶麗金時代四小花之一的劉小慧,其他不就包括小恩子、湯寶如及王馨平?已經是90年代的事,難怪在二千年再加七年的今時今日,有人問我:寶麗金曾有四小花嗎?


那麼,聽過由曾人大自創金句,「金利來領呔,男人的世界」沒有?如果成功說出圓點、斜紋、直條與波浪圖案代表什麼,肯定是食鹽多過人家食米的中坑與中女,恭喜恭喜。

小恩子的兩個寶貝:大女Sheree(4歲)、細仔Tyrone(2歲),非常可愛。



四小花的cd,我都有。已成歷史遺物,可惜欠缺升值能力。左起順時針:黎瑞恩、劉小慧、王馨平及湯寶如。

Tuesday, May 08, 2007

竟然成了罪人





法國總統大選,人民運動聯盟右翼候選人薩爾科齊(Nicloas Sarkozy),如期戰勝有法國玫瑰之稱的左翼女候選人羅亞爾(Segolene Royal)。

銳意與社會福利主義說聲拜拜的薩爾科齊登場,令在法蘭西唸書多年的好友T小姐非常沮喪,越洋給我傳來這個訊息,大數薩爾科齊的不是:

‧「創造就業機會= remove all the social help;收緊移民政策= france for french」
‧「I prefer pay more tax if i can knowing that helpless people would be help then paying all the tax for nothing.」

看罷有些慚愧。如實告訴她,如果手上有這神聖一票,我,或者會如普遍法國人一樣,向薩爾科齊投下神聖一票。因為人類,始終較為自私。

要我付出多多稅補貼沒有貢獻的人,自然不是味兒,除非老弱傷殘,否則最好自力更生,怎麼要由納稅人無條件供養?不贊成一刀切向窮人開刀,但支持向因為懶惰而自甘跌入窮人階層者小懲大戒。

France for french也沒有不妥。等於我一直想 Hongkong for Hongkonger 而非Hongkong for Mainlander。假日見到四周密麻麻的自由行確實怕怕,彷彿這個小島已被侵佔。歧視目光是不對,但某些自由行的行徑卻著實恐佈,地鐵車廂內八個人坐六個人的長椅並不出奇,奇就奇在他們在仍然有空間剪甲修眉整鼻子。我只是凡人,不是奇人;非我族類,恕難接受。

坦白從寬結果換來如此冷冷的一句:

「that would be the reason why i wanted to live in france and not in hong kong.」

啊,竟然成為了阻礙人才回流的幫兇。幸好,應該還有千千萬萬的「我」,與我共同分擔這份罪孽,哈哈。

Saturday, May 05, 2007

IKEA‧尋夢園

「家住青衣,將軍澳上班,怎麼會跑到九龍灣看醫生?」這是醫生對著我這個病人問的第一個問題。難怪要醫藥分家。看病的人最關心的竟然不是病人究竟有什麼病,而是八卦這個病人為什麼跑到這裡看病,然後隨意看看喉嚨探探背脊出外等藥便可。如果不是聽到我說:不過想到IKEA買些東西,順道路過才看醫生,這個原以為我是冒名而來的醫生,會不會更花時間給我斷症?以後,就拿著藥名去藥房配藥罷,反正醫生,四海之內一樣「流」。

願為IKEA長途拔涉,只貪它包羅萬有,「要果樣有果樣」,一次過買齊所有東西,不致又要多走一趟。而且稍加創意又別樹一格,價格中等,如果不嫌櫃檯的質地太兒嬉、太化學,還是購置家居用品的上佳選擇。

IKEA,其實最適合年輕的小情侶閒時走走,因為想像空間太廣太濶;最重要是,一切免費。每一個幾十呎的小天地,都為年輕人帶來無限憧憬,幻想將來要與手刻下手拖的另一半,攜手建造這樣一個溫馨的家。只說,當然不夠,還要一鼓勁的坐上裝成客廳的梳化,試試柔軟度是否合適?距離電視是否夠遠?旁邊小枱又應如何擺放‧‧‧

下一站走到睡房。這個牀單好看啊,只是窗廉太灰暗,衣櫃也太細呢;將來,我們的睡房一定要比這個更大。浴室好舒適,將來的牙刷要分開放,毛巾也要掛起,切忌胡亂掉啊。走入廚房,當然要獻技,男的或會扮作大廚拿起鑊鏟與剪鑊,哄哄身邊的小女友。「將來,我要為你煑九大簋呢。」被哄得心花怒放的小女友,知道九大簋是啥東西嗎?這天匿在客廳「依泣」的小情侶,你們有這樣說嗎?

虛擬世界,卻有太多真情真意。一對對小情人走出店外,來不及回味想像中的甜美將來,就被現實打倒;再次踏入這個虛擬世界,身邊已經換上別人。當時的心思構想肯定發自內心,只是忘了,沒有陽光射穿的地方,怎麼可能預見將來?


Ps:意外發現,活動教學原來已經伸展至IKEA,穿著校服的小朋友,鴨仔般走到每個角落做筆記。表面上用功地抄抄寫寫,實際卻將IKEA當作自己的家,在大班椅上搖了搖,便走到兒童天地大瞓特瞓。到IKEA發夢的人,愈來愈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