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7, 2007

我痛心



不是朋友的話,是否沒那麼難過?

六四,顯然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沒有在天安門親睹坦克車進城鎮壓的一幕,還是能從不同媒介中,見證中共政府荒唐殘酷的一面,感受死難者家屬的切膚之痛。

說六四不是屠城?記得當時忍不住問了一句:但當時的確有好多人犧牲了……..然後他說了一堆屠城的定義,包括是否刻意殺人、是否有人安然無恙,繼而一輪嘴說了很多否定燒屍與坦克車壓肩平民的意見,包括那個連我們聽罷都叫他不要再說下去的以豬做實驗品例子。

我痛心,當時反擊他的人的確寥寥可數,連同我在內,都有點偏私,頂多輕輕跟進問題便作罷,打從心底想叫他快快收口,以免進行政治自殺。雖然肯開口作點晴式跟進,席間已算罕少有,但實在羞愧未能尅盡記者本份。

我痛心,已經有人示意叫他收口,他卻依然說不停,證明這的確是他心底裡的由衷想法。坦白對他應該是負累,可憐是他還親口說,知道翌日會大字標題被批評,但自己一向這樣想。愛國,不應該是盲目的愛。

我痛心,十多間有份參與其事的報章中,有的竟然可以隻字不提,或者用一句說話輕輕帶過便算。遺憾有與會的老行尊倒轉槍頭指責記者歪曲別人言論。為擦鞋而隱暪事實,不是較我們切割情感如實報道更失德嗎?


這兩天收到的電話已夠多。質疑的、諷刺的、責難的,全部照單全收,慶幸不少人聽罷事情始末,相信我們沒有刻意無風起浪。做人,畢竟要對得起自己,私交總不能成為藉口。

至此仍然覺得他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只是腦袋未免太過擁共,沒有將黑與白分得清清楚楚。輕佻過後必須反思,六四那一夜,難道不值得我們平反?

這餐茶,我寧願沒有份喝。

1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以你的脾性,我還以為你在席間會跟他火拼。
對作為記者或普通的一個人來說,在這些大事大非的問題上,私交重要還是良知重要?如果大義滅親讓你感到痛心與難過,希望所有人都好好想一想,想一想那些受難者及遺屬,他們又可會死得瞑目。

一面照妖鏡,牛鬼蛇神全都現形,其實還得慶幸他如此坦白,說出很多人不敢說的話,讓世人知道,世間確有這樣的人如此昧著良心,雖然諷刺得很,那人是張文口中的讀書人。

難道平反六四這樣卑微的要求,真的如此遙遙無期?

S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愛國,不應該是盲目的愛。"

這叫愛黨﹐不叫愛國。

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對自己的青年精英殺得這麼狠。

他是否一個好人﹐我不清楚。

平反六四時機未到﹐我也不能否認。

但他這麼說是比不平反六四更為可恥。

Anonymous said...

s:那根本不是辯論的場合,已經提出質疑,還想怎樣?翌日的報道證明我都沒有埋沒良知,別再譴責我了。

大卡夫:已經分不清他是愛國抑或愛黨,總之就是錯愛。

Anonymous said...

那年我們還是小學生吧,還記得那天一早跟老豆落街買報紙,還記得因此而全港停課一天,還記得翌日的學校大集會,還記得當時心中最英勇的老師都哭了....雖然我未因此而心痛過,但我認我確曾在電視上看到屠城!
ps:真的認識一些在北角的老一輩,他們真的認為7.1上街的人是錯的,所以他們不是什麼錯愛,只是他們的對錯和我們的相反

Phage said...

在思存的網站連過來,敢問一句,有錄音嗎?把當時的情況播出來,誰埋沒天良...就一清二楚了。今年‧六四‧維園見!

p.s. 把你的文字貼了在另一網站,www.bac98.net
如覺不妥,請email phagewen@hotmail.com
我會把留言刪去

小巫 said...

那年,我中三,呆望著電視一整天,搞不清理還亂,長輩有長輩的一番言論,我有我的想法,當年那天,我決定當小記者....(當了幾年記者,發現站在前面與後面,根本沒有分別,所以去了當小巫去了!!)
馬先生係當年我覺得還有睇頭的人,可能可以發力的政治人物,繼程氏後,可被塑的人,但可惜....他很坦白...但不可惜的係,五月中他說出一句這樣的說話,可以讓"平反六四"的人有了一句口號,讓更多人去到維園!!
呢d就叫"凡事上天都有安排"

Florence Lai 黎凱欣 said...

我也試過類似的情況,要報道跟你有交情的被訪者的負面新聞。別太難過,這就是政治的現實, 政治的殘酷, 政客出得黎行, 預咗要還。他今日不說, 遲早也會說, 也就當讓公眾知道馬先生的心底話吧, 看來他不吐不快。

反而你提及那班前輩, 看完你的敘述, 但覺觸目驚心。

飛的進行式 said...

這杯茶的確寧願沒有喝過,但畢竟是既定的事實。看這兩天的發展,看來這位肇事者,還有排煩!

Anonymous said...

菲:這應該是最難喝的一杯茶。

florence:如沒記錯,該是與你謀過幾次面又點過幾次頭。那個行家,不提也罷,免得你也對這行生厭。

小巫:凡事都有上天安排,我也希望錯有錯著,令更多人真的反思。

Phage:那個茶聚沒錄音;錄與不錄,其實沒有分別。謝謝到訪。

鄭小姐:近來你好像多留意了時事呢。

Anonymous said...

That is the price to pay for being a public figure. Nobody would blame you for keeping silent if that is your party's established stance, but one would expect the result for trying to whitewash history on the record. What troubled me was how so many of those present in the gathering appeared to have chosen to forget.

ps. first time visit to your blog. Keep up the good sharing, WY. A.

Yau said...

馬先生是一個真心人,所以他會和很多記者有"私交",會和不少記者有過悄悄話而不會"出街"的。他今天到了這個位置,不完全是他的選擇,而是很多機緣巧合的安排,話己說了出口,也收不回了,他也付上了代價。

他自己會清楚的,馬生不是一個笨人。

Phage said...

其實不應該意外,有人選擇投靠權力,便自然放棄良知,主子說地球是方的,它們便說地球是方的。

亦無可口非,搵食而已...

剛看完城市論壇,發覺馬力並非唯一有某政協,亦彈此調,說什麼屠城有定義。

它們是真心相信,至少是說服自己相信屠城有定義,而六四不乎屠城的定義。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是真理。

Anonymous said...

你好﹗好耐無同你聯絡。

你幹得很好﹗支持你﹗

請記著,你的名字是信心的保證。由你報道的新聞,我就會相信是真的。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未來也會是這樣。

謝謝你

安格斯

6471blogazine said...

你好,我們是一個網上平台,鼓勵青年人交流對64和71的感受和反思。希望閣下同意我們以節錄形轉載你這篇文章及網站。亦歡迎瀏覽http://fes-6471-blogazine.blogspot.com/。如有疑問,可電郵:6471blogazine@gmail.com。

書簽 said...

請記著,你的名字是信心的保證。由你報道的新聞,我就會相信是真的。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未來也會是這樣。

健美, 性能力, 泰拳, 癌症, 輻射, 防癌, 書簽, 美白, 減肥秘方, 網上交友, 黑眼圈, 去黑頭, 風水, 豆漿, Google Adsense, 婚紗相, 阿里巴巴, 美容, 交友, 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