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07

Fighter Fishball


當手打魚蛋可以叫作「Fighter Fishball」,
霎時覺得,

香港人
其實創意無限,

而且
幽默感極強。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太過鐵石心腸

懷疑自己,太過鐵石心腸。

看《東京鐵塔》,戲到中場還未入戲肉,右手邊再過一個座位的女孩就已拿出紙巾出來抹眼淚。尾場說到患癌的母親過世,輪到左手邊過一些的女士們在「see see sir sir」。

而我,只為戲中母親受化療折騰的一節,紅了一陣子雙眼,因為過往的經歷又重現,病人的痛與家人的無助確實苦不堪言。然後,繼續安靜地看罷這個淡淡的故事,繼續聽著別人為別人的淒慘流淚,直至散場。

想催的淚沒有流。自覺有太多真人真事,比這一個悲愴十倍。連哭都有比較與底線,是自己實在儲了太多「催淚故事」,抑或嫌隨意流下的眼淚太不矜貴?最可能的是,已經從成長中練成鐵石心腸,肉造的人心只願留給親友與愛人。

就算未能擠淚,《東京鐵塔》都是一齣好看的電影,節奏略慢,但配樂與畫面影像一流,令故事不流於老土。「kulu kulu kulu kulu」,人生就是連串轉旋與浮動,「天空海闊珍惜放縱」。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折騰了數星期的肌肉痛症稍稍好轉,未知是否拜中醫推拿師英姐的妙手所賜。

「嘩,你個膊頭(根)好似牛根咁大。」其實我根本不知道牛有幾粗,只知道肌肉發炎,而英姐孔武有力的揉搓技術令我痛得要死,但仍然忍著痛不叫喊。

「你有啲骨移左位,壓住肌肉,我會幫你移番好,會有啲痛。」雖然已經事先預告,但痛苦度仍然超出想像;聽到她在我背脊迅速推出「o格、o格、o格」三聲都夠嚇人,難為她會說「好快,呢度搞掂喇。」

痛苦還未結束。坐骨神經與屁股相連。英姐再次預言,這裡一定要搓,就像打針那樣痛。從來不怕打針,痛苦不過一瞬間罷了,但這樣顯然較打針更痛,當她用力向下「錐」時,一直趴著任由她搓圓按扁的我實在忍不了,撐著起來大叫「好痛」。應該是見慣不怪,英姐笑笑口說「係咁架喇」就繼續。這裡大概按了幾分鐘,也忘了怎麼熬過那幾分鐘。

45分鐘推拿過後,身軀較原先更痛;「復原」都需要幾天。幾星期都捱過,幾天算得上什麼?「前面胸骨,下次黎先按。」哦,換言之又要再痛。

「快樂畫家」Renoir曾說:「痛苦會過去,眼淚會過去,而美會留下來。」希望這陣子的痛,真的會過去。


後記:推拿後兩、三天,情況的確好轉。陣痛頻率較原先大大減少,或者因為放假,肌肉得到紓緩。但一上班,再打字,又作痛。究竟是身體的痛,抑或心理的痛?還是兩者互相影響,痛上加痛?

(有需要做推拿者,可以考慮位於觀塘的華仁堂。在此多謝皇后的誠意推介。)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從哀傷,理解關係


沒有過去就不能成為一直。

只是個暫時。
孤寂的暫時。

暫定的時空,
暫且的保存。
暫留的我與你。

從哀傷,理解關係。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苦中作樂

選舉論壇被笑聲與噓聲交纏。看葉劉再次展示23條式藐嘴法、看陳四萬高難度式笑著口窒窒,再看李永健自誇為「招積健」、柳玉成自稱24小時被跟縱、四正版喬寶寶蔣志偉斷然大熱或倒灶‧‧‧歡樂今宵其實不難,只要給他們「表演」機會。

播放時間尚餘一個月。打住邊爐看他們「獻技」(抑或獻醜?)上佳之選;無論何來會否駛出「飛釘」吶喊的絕招、蕭思江會否再即席玩「脫掉」,卸下唐裝長袍展示肥肉、「巴士阿叔」會否擔任特別嘉賓,都好過看千篇一律毫無新意的《殘酷一叮》。

*****************


caption:生果報貫徹毋須扮中立的作風,一張8人合照都沒有刊登。唯有向自命中立的日月報「入手」;這些門面功夫,他們不會不做足,也造就我「用相」之便,謝。


(8位候選人:左起柳玉成、李永健、蕭思江、葉劉淑儀、蔣志偉、凌尉雲、陳方安生、何來)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不及警方識貨


早些時候逛G.O.D,看到寫有「拾肆K」字樣的T恤,每件盛惠280大元。當時只覺這件玩黑社會名號的諧音T恤未免貴了一點,綠與藍色及T恤毫無美態可言,那一點「趣」更未值近三張紅衫魚。估不到這樣的T恤,竟然獲得警方「青睞」,非要大舉高調掃蕩不可;執法人員的「曲高和寡」,豈是一般人所能了解?

如果不是有報紙以頭版大肆報道,警方會否如此「識貨」,伺機展示他們掃蕩黑社會是「多多益善,小小無拘?」善款可以集腋成裘,原來打擊黑社會更可以隔山打牛,透過打擊這些自以為穿上諧音tee就是黑社會就可以好型但九成九又與黑社會無關的人,阻止社團風氣蔓延‧‧‧這場騷代價是貴,但荒誕感及狐疑度認真值回票價。

據報刻下的社團中人已經轉型,金髮黑衫咬煙講粗口是次貨,穿戴整齊頭髮盪貼起骨西裝加上出口成文才是原裝正版。社會要轉型,社團也是;以商業形式運作的社團,豈是那些最愛自稱三合會成員演技太浮誇的o靚仔所能操控?最怕掃蕩這些與社團毫無關連的東西,會給社團中人訕笑,笑警方大雞唔食食細米,還要是一些十萬年的煮唔熟的生米,倒轉頭打擊了警方的威武形象。

瘋狂炒風席捲全港,或許警方都已經被感染,憑藉快買快賣賺得一日「薄利」,就覺獲得超級快感。。。說來,這次行動若由海關進行,可能更加名正言順;打擊「冒牌貨」是海關責任,至少不會像警方般,落得「演技太浮誇」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