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太過鐵石心腸

懷疑自己,太過鐵石心腸。

看《東京鐵塔》,戲到中場還未入戲肉,右手邊再過一個座位的女孩就已拿出紙巾出來抹眼淚。尾場說到患癌的母親過世,輪到左手邊過一些的女士們在「see see sir sir」。

而我,只為戲中母親受化療折騰的一節,紅了一陣子雙眼,因為過往的經歷又重現,病人的痛與家人的無助確實苦不堪言。然後,繼續安靜地看罷這個淡淡的故事,繼續聽著別人為別人的淒慘流淚,直至散場。

想催的淚沒有流。自覺有太多真人真事,比這一個悲愴十倍。連哭都有比較與底線,是自己實在儲了太多「催淚故事」,抑或嫌隨意流下的眼淚太不矜貴?最可能的是,已經從成長中練成鐵石心腸,肉造的人心只願留給親友與愛人。

就算未能擠淚,《東京鐵塔》都是一齣好看的電影,節奏略慢,但配樂與畫面影像一流,令故事不流於老土。「kulu kulu kulu kulu」,人生就是連串轉旋與浮動,「天空海闊珍惜放縱」。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肉造的人心只願留給親友與愛人"
這句實在寫得太好

mei

Anonymous said...

我都沒有預期中的流淚
只覺得母愛偉大至此
確實教人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