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8, 2008

「我很好」

「我們習慣向別人問好,
希望別人好,
卻總是不小心忽略了自己,
忘了為自己打氣。」

***********
逐步康復當中,只是肌肉與腰骨的問題,需要長時間的打理。這一行的人,好像,都是多病多痛。除了以前的左手同事,基本沒有一個能與「健康」掛鈎。

是否因為工時太長工資太低壓力太大無謂的意見太多以及現實與理想太大出入而令我們百病纏身?沒有人能說得準,但將病痛歸咎於以上問題,也算是聊以自慰。

一位做了兩年多的行家又要走了。說「又」,沒有誇大,幾乎每幾個月都有這種情況發生。原因嘛,將以上的幾個「太」加起來就應該可以追查到一點線索。

沒有忘記那一年,選擇了當記者,女麻女麻一聽就眉頭緊皺,說女孩子應該去做銀行去做教師,做什麼記者,好危險的。危險?現在是什麼世代了,我又不是上戰場,說說笑就扯到其他話題作罷。

現在回想,的確,好危險。除了肉體,還有精神。不單來自公司、也是來自政府與政界。主管人員別出心裁的「新聞角度」無謂多說,受人錢財替人消災,誰可幸免?倒是政府內某些無知人士,當前綫記者(或許應說是某些報章的前綫記者)如出氣袋,總愛向記者「訴說」對敝報的不滿與批評;難道領取那麼高薪的腦袋,不明白報章取向,絕不是一個小小記者可以定奪?

政界中人又是。食得鹹魚抵得渴。並非每次見報,你們都英明神文武。有錯的時候,被人批評兩句又何妨?何必為那一言半字耿耿於懷?除非那是離天下的大譜,否則,我們是愛莫能助。與其將太多希望投放在他人身上,倒不如,做好自己。

單單這兩方面,足已令人困擾得神經衰弱。工資包括承受以上壓力嗎?不清楚,只知道每次不是極端的與他們吵鬧收場,就是騙騙哄哄紓緩他們的不滿就作罷。何時軟、何時硬?沒有準則,除了看對方是何許人,也看心情。如此幹下去,幾年來依然正常、沒有癲癲兮兮的,實屬異數。難怪,走的都走。
《傾城之戀》的范柳原認為,「發胖,至少還需要一點精力。」既然,連發胖的精力也沒有,因此,我還是留了下來,不時的發發牢騷發發瘋,在工作以外享受自我。
這一天,就多得劉若英,多得她令我明白,為自己打氣的重要性。「我很好,真的很好。」

7 comments:

2047 said...

對於我的工作,要由眾多同事的痛苦堆砌而成,真是愧對大家了。

Anonymous said...

大小姐果然寫得好含蓄!明嘅就唔明,唔明都覺得妳言之有物!

探員

Anonymous said...

更正,應該係「明嘅就明,唔明都覺得妳言之有物!」

探員更正手民之誤

Chong said...

大小姐,

哈哈!所以做運動係有用,個人健康好多。我好彩係,不用在打滾下去,暫時揀到我要做的。

時間過得好多,好快又見面!希望有多些人來倫敦出trip,探下我啦!

前左手同事

Chong said...

大小姐,

哈哈!所以做運動係有用,個人健康好多。我好彩係,不用在打滾下去,暫時揀到我要做的。

時間過得好多,好快又見面!希望有多些人來倫敦出trip,探下我啦!

前左手同事

大小姐 said...

ryan:正確黎黎係成間公司唔少工作都係由前綫痛苦做成,哈哈。

探員:你叫我唔好直接寫,我咪曲寫囉,總之務求抒發不滿。

莊氏,返黎請我食大餐安慰我啦。

2047 said...

補充:知道港台慘遭YY張玩的悲慘事件後,我越來越討厭這些政棍,這種賤人真是不要對他們客氣,有機會的話,最好一舖打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