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08

我原諒了陳冠希


我原諒了陳冠希。


嚴格來說,我沒有原諒他的資格。被拍攝的不是我,不是受害人;只是當他阻於公眾壓力,必須向公眾說聲對不起時,我就以幾百萬分之一的公眾身份,叨了點可以選擇原諒或不原諒的光,霎時化身道德判官,作出了相信是普遍女子的決定。


靚仔有著數,我認。不過,如果他當日在螢光幕前,是像阿嬌般笑意盈盈而不是垂頭茸耳,無論他的眼耳口鼻聲線與髮型有多迷人,還不是一個賭王口中O趙完鬆的賤男,得不到實際上都會貪圖美色的女士同情。


靠的,其實是良好的公關策略。有阿嬌「珠玉在前」,陳冠希的公關大員自然不會重蹈覆轍,命令他以好天真好傻的形像示人,告訴大家當時還未長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坦承照片是自己拍的,較諸於隱隱瞞暪推諉他人確實有承擔得多。社會開放,不介意你的性生活與別不同,最介意明明好色卻又扮純情。那句對不起好像是遲,但,不能不說,還要讓人感覺到他痛改前非的誠懇。一切種種,陳冠希都非常貼近民情。


阿嬌,原本都可以得到別人同情,讓人對她有所包容。可惜她的經理人卻害了她,在堅稱移花接木後要她扮作若無其事,令公眾都由憐憫變成恥笑她。有女孩會在露全相後仍會覺得不是什麼一回事,你有你看我有我笑嗎?不是期望苦主一定要梨花帶雨,但也不必扭曲她們的真感受罷!


那些笨拙的經理人也許認為,這棵搖錢樹值錢的地方,就在於她的單純與無知;連帶由舞台返回現實世界,都要她繼續演下去,懶理場景與情節已經完全脫節。一個與現實產生矛盾的笑容,只能引證娛樂圈的身不由己。

為鍾愛的人赤身露體,想來,怎麼會是一項罪名?撇除外界指控阿嬌的「虛偽」不談,無論是拍人與被拍,又有何不妥?非法上載照片者才是罪魁禍首,他日緝拿歸案,嚴懲也!

Saturday, February 16, 2008

想你依舊如惜

這晚又吃得飽飽的。八餸一湯的奇景久久未見,她的手勢確實好,大家的飯碗都是裝完一碗又一碗。眼見枱上的餸菜最終被「搶購一空」,她,笑得格外燦爛,我們卻為廚房堆積如山的碗碟感到內咎。

一個人過的春節顯然好孤苦。平時的麻雀腳,都趕著與兒孫團年;閒來解悶的耍樂活動都要暫停,可憐她只能獨自到澳門散心。

年初二約她,都為了自家的拜年活動怱怱來怱怱去,臨別時她遞上一小包花旗蔘,讓我與ka在瓜子角仔等「熱氣」食品充斥期間清熱解毒。本來就是一個媽媽最平常的舉動。如果你還在,晚晚拜年應酬後回家,應該都有一杯暖笠笠的花旗蔘茶等待著你。

她需要的,是人氣是溫暖。為此決定將Friday club拜年活動移師至你家裡。入夜,人愈來愈多,她愈來愈開懷。看她將原來密封的窗全都打開,無懼窗外的冷風呼呼吹進來,我想我們是做對了。

臨離別前,她為我們放下的一點心意糾纏了好一會。「我夠駛喇,阿基留左好多畀我。」一整天來,你的名字還是首次出現。由她說來,更令我們一眾朋友為之動容。

我們沒有忘記你,連帶Auntie都在我們的心坎中。往後的3年3年再3年,想你依舊如昔

Caption:開飯時尚未齊人,不單少了連趕兩場的wy及ka的朋友仔阿ken,更缺了漏夜放工趕來派利是的C爸爸。如果Da主席不是到了日本作定期「維修」,而daisy又要開夜;這一次,都算齊腳了。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謹記我們尚有工作在身


十個人大政協不如一個鄧竟成?
開玩笑。

是太天真,抑或太傻?
還是太懶,太過自負?

嘻哈之餘,
我們,
還有工作在身。

沒有奉旨,
也沒有不勞而獲。

祝你們,
學懂長大。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08

Monday, February 04, 2008

禁不了的遐想

某天在加洲紅k房之內,點歌的螢光幕上,循環的依次播放這兩個平面廣告:





我們全都看得見,亦都明白那是什麼一回事。用不著由當事人與好姊妹,反反覆覆的提示。

希望這不是,英皇的反高潮宣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