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9, 2008

《傳信人》


就像讓位予大肚婆與老人家,或者,拿出三元五角買旗那樣簡單。偏偏,就是太多人做不到。

《傳信人》(I’m the messenger)就是要傳送這樣一個「老土」的訊息,叫大家互助互愛,那怕是一枝冰淇淋以及一句鼓勵說話,足以令一些人銘記一生。斷斷續續花了兩天時間看完這本書,反省的空間不斷出現,大概是因為在享受的時候,我們忘記了分享。

「有時候,人的美,不在於外表,不在於言談,而在於他們的本質。」主角艾德不是美男,卻得到很多人的擁抱,全因那份義無反顧的關愛。現世的「美」,又有多少來自人的本質?

忽爾想起一首聖詠:因為在施捨他人時,我們接受施與;因為在寬恕他人時,我們獲得寬恕,因為在喪失生命時,我們生於永恆……

p.s.:別以為說教的書很沉悶。這本正正例外。故事離奇曲折,偶爾也令人發出會心微笑。「彷彿早晨在拍拍手,喚我起床」,像這樣的文字,令人看得舒服。

Wednesday, March 26, 2008

Reclaim Your Brain

除了Discovery中Travel and Living,幾乎提不起看電視的意欲。本來已經不熱衷看電視,尤其當滿口懶音的人都可以成電視劇女主角,而五音不全的藝人又要扮歌手唱主題曲時,就更加令人對電視節目反感。

不幸的是,這些被認定無聊的節目往往都可以有極高的收視率,令到製作人可以重複又重複的已觀眾愛看為理由,繼續推出一系列毫無意義的節目。有時覺得是觀眾喜好影響了製作人的選擇,有時又認定是電視節目影響了觀眾的品味,總之,說來說去說不清,究竟誰在影響誰。

《收視大騎劫》令人意識到:看電視還不過是種「習慣」。精子比賽贏得美人歸的節目「好無腦」,卻有大量捧場客;揭示戰爭真相的節目有啟發性,收視卻來個大插水。不是市民真的愛低俗、愛Britney Spears,而是在那幾個遙控器之間,觀眾似有無限選擇卻又別無選擇。社會,某程度都在被傳媒影響。所謂的價值觀,多數屬潮流而非自我。

有supply才有demand,好像違返了我所學過皮毛經濟學中的先demand後supply定律。但愛製造既定事實、未審先判的傳播媒界,又怎會吝嗇多製造幾個高收視率的話題作?如果當初不是以小說連載式方法以頭版報道淫照風波,至少那群不看報紙、不用電腦的師奶們,都不會一窩蜂以跟進每天雞毛蒜皮的新發展為己任。

電影節可以選擇的好戲太多,可以看的時間卻太少。暫時只訂了兩場,希望四月還有進場機會。Reclaim Your Brain,可以從電視與電影開始。

Thursday, March 20, 2008

與拉薩無緣


原訂五月中到西藏的旅程泡湯了,就在拉薩封城前一天決定,注定是天時、地利與人和都未能配合。下一年,仍然以西藏為目標,希望青藏高原會等待我們,在未來一年盡量保持原有風味,不致再被過度的旅遊發展大煞風景。

從來旅遊,都以「不發達」為首選。愈remote的地方、愈奇突的行程就愈有趣味,可惜願意隨行的人總是不多,遠不及去日本瘋狂購物時的一呼百應。這些年來都未去過日本,就是怕那種遊畢回來要一拖二抽「戰利品」的狼狽相。

雖然某些地方例如北海道,都可以是清靜的休閒處,但不知何解聽到日本兩字就怕怕。我不是那種日本一天不為侵華道歉、一天不到日本旅行的「愛國」份子,只是一想到新宿那些奇裝異服的潮人就毛管桐。

不能到西藏,暫且改到雲南。希望順利成行。熱切期待五月來臨。

Monday, March 17, 2008

無題

或者因為不懂得尊重別人,
才令自己不被尊重。

就算忍耐標準較一般人為低,
這一次,
亦己接近底線。

提出邀請以及接受的人,
我都認為有錯。
無論有心抑或無意,
都令人心傷。

為何還在看海,
不看開?
我,
還可以怎樣?

Wednesday, March 12, 2008

別迫我表白

跳上的士,說了目的地,司機笑笑口說:「聽到你無沙沙聲,真係好開心。」

司機叔叔原來有兩個今年分別要考會考及高考的兒子,他怕自己接載了有流感的客人,然後不小心感染了,並傳染給正在搏殺的兩個好兒子。近排接客,他都關注客人是否有感冒及咳嗽病徵,多過一程車是否賺得那不過20蚊。

那一刻發現,世上原來還有「好老豆」這種稀有動物。有人或者認為,那位司機不過免兒子考不成試升不了學他日養不起自己罷了。就算是,又何干?至少他都有為兒子的前途「著想」。兒子讀得成書,最受惠的還是他自己,好老豆其實都會面臨被置之不理的危機。


近期最受關注的老豆,應該是鄭少秋。明明是自己的家庭問題,偏偏要被人揪出來「祭旗」。聞說當鄧光榮大哥大聲疾呼,要鄭氏上台「表白」時,在場觀眾即時拍手支持;當鄭氏自行解畫後,台下觀眾又高叫「藉口」。家事,其實關其他人叉事?

陳冠希事件後,大家似乎都愛上當道德判官,愛將坊間的「風眼」進行審判。資格與關係都不再成為考慮原素,只要「有心」,統統都可以拿著鎚仔扑低誰;而且,無須經過研訊,就可以一錘定音。好與壞,其實有何標準?

一位朋友的父親最近去世,悲傷了好一段日子。換了是我,會為那個未審先判的衰老豆而哭嗎?若不,又會否給人當眾揪出來,硬要向全世界表白呢?

(大哥,別迫我表白!!!)

Thursday, March 06, 2008

退一步,海濶天空


任性一如名牌中的名牌,

冒牌的比正宗多,

能夠負擔的,

又比可以擁有的為少。


~林奕華《等待香港》

(攝於墾丁‧2007)





Tuesday, March 04, 2008

回來了

換回自己的電話卡,一大堆訊息如泉湧。令你們擔心,對不起。

******
四年後重臨這裡,感覺一切都變了。入境同事笑容可鞠,著這個明明是中國公民的人下次排回citizen那條隊,毋須跟一大堆紅鬚綠眼的外國人在foreigner那條隊排餐懵。取回證時尷尬的笑了,香港人啊香港人,怎麼還不承認自己的國民身份?

的士好新好乾淨,比香港的還好。過往由機場到市中心,還要與司機協議收費,通常是二百元不等。今次一開車即落錶,明碼實價,到達後發現原來不過一百元,以前的確食水深。

*****
一個人出遊的經驗不少,到上海、到倫敦、到美國,都不如今次到京城那麼多變數。知道離開機場那一刻,一舉一動都已被人映入眼廉。有時也懷疑,同車立的平頭裝「哥哥」,要扮住客都會難為情,在幾乎只有外國人與日本客居住的酒店,他們顯然是格格不入。

對恃期間我若無其事的望著他們,反而令他們尷尬了,拿出電話來把玩。「噹」的一聲我走出車立,真想跟他們說句「再見」。

******
徑自走到北飯,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總覺身邊有好多人盯著我。沒所謂,預左。我是美其名來旅遊,吃吃飯吹吹水打打交道,他們或許知道也或許不知道。到了大堂,另一些平頭裝「哥哥」又在打躉。沒有理會他們,只與抵步的人大政協打招呼。「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與行家的反應一樣,我先他們輕聲一點,然後說:就當我是旅遊吧!
******
此行完全是自願的。走親中線的人最明白,很多交情都在飯桌上建立。有些平時不會在香港露面的人,只會在一年一度的會議上出現,這正正是派片換電話的大好機會。適逢換屆,意義猶大。

明白身份的局限性,但卻不想未試過便放棄。出發前四出打聽,估計逗留幾天都沒有問題;雖然有風險,還是選擇試一試。除了電視與電話被干擾得厲害,一出街即被人貼身保護,都沒有太大問題。但身邊的朋友卻較我更擔憂,他們連中央說會在2017年普選特首的口頭承諾都不信,又怎會信任一個沒有承諾的默許?我是政改建議「收貨派」,難怪與他們信念出現落差。

獨自在酒店房,估算著何時有人來拍門;唯有拿著電視搖控轉來轉去,連廣告也撈埋。
******
基於太多人的關心,事件恐怕愈弄愈大;人怕出名豬怕肥,在這裡,太紅了,就出事。雖然其後的一切意見,都是驚弓之鳥下衍生的擔心;但想到身邊的人無非關心自己,只好撇低我信而你不信的這個辯題,匆匆執包袱離開。

對面房間明明在早上八點已經執房,怎麼到中午的時候還在執?又怎麼,那個晚上他們會有人進進出出,是不是又有特別任務在身?我走了,他們又可以休息休息,不用演戲,都算做了善事。
******
由酒店到機場那段路,想了很多很多。不知那裡來的豹子膽,連個人安危都不上心。又或者往時的三次回憶都太美麗,老了大了都想再重溫。只是在角色限制下,一切都變了。

看到黃楚標在喝茶,我想問他與大班的關係?看到楊海成與阿姐在閒聊,就想插嘴問句淫照風波是否已經完結?看到XXX與YYY,都有一大堆問題想問。換轉以前,一定問了;現在連換咭片都不能,只能眼白白放過他們。
單單為此,就DOWN了好一陣子,走親中線嘛;這個會與這些人,才是根本目標。與不知在知情還是不知情狀況下放過大魚的行家們,我想,是角色錯配了。
(結果我還是職業病發作,硬o趙了黃楚標一張相。旁為蘇澤光)
******
如果還在這裡,相信沒有下次。我會用每個月或許較別人多了一點的數字,悼念,兩會生涯的完結。

北京,我依然愛你。

Saturday, March 01, 2008

留給最愛的說話

專程請假看林海峰,有人問「駛唔駛咁誇張?」要,當然要,喜歡的東西我愛完全的擁有,總不成早上碰了些不喜歡的人,做了些不喜歡的工作,然後或要趕頭趕命的去捧場。No way,太不愛錫自己了。

由於是很喜歡的關係,基本上,我一定對這個講唱會有讚無彈。的而且確,這個騷確實好看;雖然又是以淫照為主題,但由「射尿」事件的「小巫見大巫」事件帶起,又別有一番「風味」。

說到男人不愛為女人手袋,過千名牌另作別論。哈哈。原來如此。怪不得在洗手間門外等女友的男士,通常都苦瓜乾臉孔。不是等得太久,而是手袋太流,「真係估你唔到」。

模仿藝人要哭要等encore都笑到碌地。叫encore的時候也質疑,怎麼要跌入這些庸俗文化,均真的到了11時齊齊散band不是很好?可惜我們都抱有不蝕底的心態,總覺「額外」的showtime才物有所值。

看林海峰前,還看了《P.S. I love you》。全港大停電0.008秒時,就在電影院裡經歷了這一刻。幸好戲只播了半小時,停了那丁點時間沒有影響戲的味道。

P.S.原來是拉丁文post scriptum的縮寫,解作完畢後的附註。要在長篇大論後特別申明,無非都要令對方深刻的記住。I love you還要加上P.S.,能不感動麼?在情書遭到淘汰的年代,一個P.S.,比鑽石還要矜貴。

非常的滿足的一天,多得非比尋常的一個你。P.S. 還用說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