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4, 2008

回來了

換回自己的電話卡,一大堆訊息如泉湧。令你們擔心,對不起。

******
四年後重臨這裡,感覺一切都變了。入境同事笑容可鞠,著這個明明是中國公民的人下次排回citizen那條隊,毋須跟一大堆紅鬚綠眼的外國人在foreigner那條隊排餐懵。取回證時尷尬的笑了,香港人啊香港人,怎麼還不承認自己的國民身份?

的士好新好乾淨,比香港的還好。過往由機場到市中心,還要與司機協議收費,通常是二百元不等。今次一開車即落錶,明碼實價,到達後發現原來不過一百元,以前的確食水深。

*****
一個人出遊的經驗不少,到上海、到倫敦、到美國,都不如今次到京城那麼多變數。知道離開機場那一刻,一舉一動都已被人映入眼廉。有時也懷疑,同車立的平頭裝「哥哥」,要扮住客都會難為情,在幾乎只有外國人與日本客居住的酒店,他們顯然是格格不入。

對恃期間我若無其事的望著他們,反而令他們尷尬了,拿出電話來把玩。「噹」的一聲我走出車立,真想跟他們說句「再見」。

******
徑自走到北飯,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總覺身邊有好多人盯著我。沒所謂,預左。我是美其名來旅遊,吃吃飯吹吹水打打交道,他們或許知道也或許不知道。到了大堂,另一些平頭裝「哥哥」又在打躉。沒有理會他們,只與抵步的人大政協打招呼。「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與行家的反應一樣,我先他們輕聲一點,然後說:就當我是旅遊吧!
******
此行完全是自願的。走親中線的人最明白,很多交情都在飯桌上建立。有些平時不會在香港露面的人,只會在一年一度的會議上出現,這正正是派片換電話的大好機會。適逢換屆,意義猶大。

明白身份的局限性,但卻不想未試過便放棄。出發前四出打聽,估計逗留幾天都沒有問題;雖然有風險,還是選擇試一試。除了電視與電話被干擾得厲害,一出街即被人貼身保護,都沒有太大問題。但身邊的朋友卻較我更擔憂,他們連中央說會在2017年普選特首的口頭承諾都不信,又怎會信任一個沒有承諾的默許?我是政改建議「收貨派」,難怪與他們信念出現落差。

獨自在酒店房,估算著何時有人來拍門;唯有拿著電視搖控轉來轉去,連廣告也撈埋。
******
基於太多人的關心,事件恐怕愈弄愈大;人怕出名豬怕肥,在這裡,太紅了,就出事。雖然其後的一切意見,都是驚弓之鳥下衍生的擔心;但想到身邊的人無非關心自己,只好撇低我信而你不信的這個辯題,匆匆執包袱離開。

對面房間明明在早上八點已經執房,怎麼到中午的時候還在執?又怎麼,那個晚上他們會有人進進出出,是不是又有特別任務在身?我走了,他們又可以休息休息,不用演戲,都算做了善事。
******
由酒店到機場那段路,想了很多很多。不知那裡來的豹子膽,連個人安危都不上心。又或者往時的三次回憶都太美麗,老了大了都想再重溫。只是在角色限制下,一切都變了。

看到黃楚標在喝茶,我想問他與大班的關係?看到楊海成與阿姐在閒聊,就想插嘴問句淫照風波是否已經完結?看到XXX與YYY,都有一大堆問題想問。換轉以前,一定問了;現在連換咭片都不能,只能眼白白放過他們。
單單為此,就DOWN了好一陣子,走親中線嘛;這個會與這些人,才是根本目標。與不知在知情還是不知情狀況下放過大魚的行家們,我想,是角色錯配了。
(結果我還是職業病發作,硬o趙了黃楚標一張相。旁為蘇澤光)
******
如果還在這裡,相信沒有下次。我會用每個月或許較別人多了一點的數字,悼念,兩會生涯的完結。

北京,我依然愛你。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Welcome back WY. What a surprise! You got the chance to go while I am miles away this year!

What you did reflects who you are. No one would risk it if they don't care enough about what they do, or what they like doing most.

A good one. Proud of you.

Ambrose

Chong Hiu-yeung (莊曉陽) said...

係幾時返左黎?祝你好運!我對北京就無乜留戀啦,甚至對呢個國家都係。只是我在英國發現,原來我可以攞到的工作機會,全都係同中國有關,唔係中東,雖然都有個中字。

半個地球外

ChiKang said...

WY,

今年係我做政治記者咁耐,第一次無去兩會。我好明白你的感受。其他記者,不明白為什麼走親中線的記者,每年已經興緻勃勃,自願到京城困獸鬥兩個多星期,只為了在飯桌上與每年見面不多於五次的人建立交情。

回想起來,做兩會的經驗,一加一減,都是美好的回憶。沒有第一次的不知所措,咬緊牙關捱日子的經驗,也不會有今天的我。

我做過四次兩會,偏偏沒有做過換屆。今次一錯過,不知他朝有否機會再相逢。我不打算悼念兩會。我依舊喜歡京城,但願我倆他朝還有相聚的機會。

大偉

大小姐 said...

DAVID:好多謝你明白我感受,其他人可能當我怪物看待。

ambrose:幾時返黎呀?教區需要你喎,^.^

莊x陽:你搵到錢既股票,係咪都同中字有關?

no2tung said...

大小姐,回應雖然是遲了一點,但我也不得不配服妳的勇氣~~
對於行家們沒有我們這些「異類」的衝勁,怪的只可能是時代變了,大家也不再是走親中線的記者了~~
今次的兩會,工作最不愉快,但經歷卻最多

Anonymous said...

我也明白你的感受,別人怎麼看也不重要,最重要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當日你致電給我,未有機會回電給你,不好意思,后來才發現你已回港了…

今次在北京,我也是自願上去的,釣大魚的成功率高得多。你說得對,有些行家們似乎沒有了那種像鯊魚嗅到血腥的觸覺…

我雖然較幸運,能自由出入,但由於暫時沒有平台的關係,或許同樣被視為怪物…哈哈,這是多麼的現實…

加油,京城的門雖未完全開放,但不妨記住那種從門隙中,也能看得比別人多的滿足感﹗

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