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無病呻吟

想發達的原因好簡單,只希望有足夠閒錢令自己「唔駛撈」,日日過著理想中的生活。

雖然超級不現實,發一發白日夢總是美好的。最近發白日夢的頻率較高,相信與日忙夜忙、公私兩忙有關。別人看我每天茶聚飯局到立法會遊遊到CGO逛逛,就以為我工作悠閒比其他人幸福。說實在不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哪裡見得有樂土?

吃飯局未必是優差,如果你面對的是根本是不相熟兼沒好感的人。聽他說這說那大話西遊,反抗不了就唯唯諾諾笑笑口又搭句嘴;有些北方來的「朋友」更有趣,問來問去那幾個問題,答的人自然千篇一律,沉悶枯燥。這種交際應酬有時都十分難頂,只是,做政治就要吃政治飯。很多花邊新聞都從這裡來,沒有犧牲那來收獲?

最慘痛是一個大圍飯局有你講無人講。說是那些行家全程只顧吃飯的行家,食飯就食飯,別無他想,認真「純潔」與「專一」,將我們這些人為免有dead air兼浪費時間而左穿右插問這問那嘻皮笑臉的人襯托得好不「風塵」與「墮落」。其實我都想專心的吃,明明我就是嗜吃的人嘛;只是齋吃而沒有東西拿得走,自問吃了都不開胃。免費午餐兼送免費新聞,難怪不少人「任食唔嬲」。

經常留連立法會與CGO都不一定有收獲,唯有靠自己努力發掘。哪些人不喜歡疑似特首候選人?哪些人又與未來黑馬特首有仇?循這些線索去追去問,說不定都能找出引人入勝的小故事。別以為嘻嘻哈哈好容易,有時都要厚著臉皮扮牛皮燈籠。以前尚算有大伙兒跟我一起「窮追猛打」,現在都沒有了。有行家說我很COOL,其實只是找不到可以放鬆對他們微笑的人。總覺得工作好乏味,可能就因為「戰友們」都不知去哪了,單打獨鬥就夠寂寞。

最近又為了立法會同樂日忙碌。是公是私都分不了。那份表演環節的對白尚未開筆,又要度一度司儀的台詞。公司的「機密任務」還未完成,又要為旅行的事再研究研究。一天24小時確實不夠用,我跟特區領導說,我的嗜好是「拍拖」。是真心話啊,別笑我;可惜嗜好總是比較奢侈,幾乎沒有太多時間「進行」。就連最心愛的波比,都太少時間相伴在側。

幾時才可以發達?幾時才能自由自在?我在無病呻吟,抑或,與我患上相同病況的人多的是?


P.S.:買了Joanna 的《Start from here》及為波比拍攝了一輯造型照,想是近來比較愜意的事。


Friday, April 11, 2008

姊妹的意義

行將出閣的好朋友C小姐來郵邀請九月當姊妹,覆郵時直接拒絕,表明可以其他方式效勞,換來一個令人心酸的heart-broken icon,以及一句「我真係好心痛」。對不起,又一次無意的傷害了別人。

為什麼我會拒絕?應該是大家價值觀不同。出席過不少婚宴,眼見不少姊妹與兄弟整天都做著些與無關痛癢的柴娃娃行為,旨在為形式化的婚禮/婚宴弄得好看與大路一點。婚禮的主角,明明就是一對新人,偏偏姊妹與兄弟團卻不時「騎劫」活動,不時讓只想出席婚禮向新人送上祝禮的賓客發笑。

因此早早對有關角色不予重視,也在發白日夢時想過,他日若真的有幸嫁得出,這些情節與角色可免則免,沒有想過挑選姊妹都有一定考量。我以為,大家都是找那些認同活動理念而且可以算得是朋友的人來當,甚至會是「大量存貨」,最終「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所以就算是閨中好友,都即時推卻C小姐的邀請。

我錯了。原來在不少女孩子心中,姊妹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非是閨中密友不能上榜,而且更是一個與她分享喜悅的機會。C小姐在電郵中這樣道:「我叫你地係想同你地分享喜悅,而我又覺得你地都會好開心;其實我真係好傷心,因為我無諗過你地會拒絕我……」

至此才明白,對很多女孩子來說,姊妹其實不是一個順手拈來的角色,也與其他婚宴中打雜角色不能混為一談。以往可能確實錯估了姊妹的意義,不知道找你當姊妹(或兄弟)的那一刻,其實是對一份真摯友情的尊重與信任;這份榮譽,不是人人享有。

看過C小姐的表白,急不及待向對方表明無意傷了她的心,也答應暫時放下與別不同甚至令人氣憤的價值觀,為好朋友的幸福與快樂,獻出自己的「第一次」。希望C小姐,接受她口中太自我者的回心轉意;相信我,一直愛你們另外三寶。


(碩果僅存的四位中學好友,出閣C小姐此中尋)

Tuesday, April 08, 2008

我問.你答

我問:「點解生活咁無聊?」
你答:「因為唔無聊就唔係生活。」

我問:「可唔可以搵份唔駛理老細講乜既工?」
你答:「可以,你咪做緊囉。」

我問:「有冇方法令我可以平易近人啲?」
你答:「有,你整盲對眼同毒啞自己一定好受歡迎。」

*******

不是純屬虛構。
只是揣摩後再按過往慣常方式再虛擬你的回應。沒有百分百都有九成中。

我就是這麼的一個人。
一個要求多多兼挑剔再加上過份自我的人。

世界上,像我這類的人多的是嗎?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應該是。
國民反對聲他聽不見,上場後即娶樣貌標緻的靚靚女模做老婆,然後膽敢跟中國唱反調,不排除杯葛奧運。

還有出了名的臭脾氣。
這方面,本人「拍馬都追唔上」。我。認。為。

我問你答,好一個年度大檢閱。

Sunday, April 06, 2008

夏日炎炎先自(催)眠


心情好得不得了。因為,太陽伯伯回來了。

我叫強壯的臂彎別害羞,被注視有時是種福氣;
圓圓的肚子也別遮掩,「洩氣」的時候至少會帶來讚美。
豬大腿就由它去,橫豎臂彎與肚子已經令人目不瑕給。

「咚」的一聲跳落水。游呀游呀游,我們,還不是一樣?

流汗的時刻,特別愉快。感覺,好實在。

融和山水的夏天,又在誘惑我們。
Welcome back, Mr. Summer!

Saturday, April 05, 2008

不速之客

兩年前見他時還是兩隻手掌兩麼大,兩年後站起來已經像個小學生那般高。那天回家真的直嚇一跳,過份熱情的舉動未必人人受得住,尤其是黑團團的大東西。

家中那一老波比當然抵不住年輕人的熱情,猛往我們身後鑽,兼且伏在梳化一副懶理的模樣。本來互不相干是好事,可惜那年輕人對老佛爺尊有福利及愛顧似乎有所妒忌,堅持要向他衝過去及吠嚇他。連帶我們這群護比使者都遭殃,一直給他纏隻雙手不放,兩個小時都在互相角力的狀態。

一山不能藏二虎;一屋都不能藏二狗,只能即時叫朋友「拍攔檔」,夜猛猛載他到L君那裡。本來都想電召的士,但他體型之大以及過度活躍的個性恐怕只會惹來拒載機會,還是找來朋友穩陣點。

到了新居,他都依舊企不定,在走廊衝來衝去,在梳化跳上跳落;但沒有了一個假想敵,至少都較剛過去的幾小時安靜。坐在梳化看電視是一件極艱鉅的行動,因為他總往你身上「擒高擒低」,又或刃著玩具纏著你玩,最終不是放棄,就是要站起來才能清靜一點,一晚都被他弄得頭昏腦漲。

當晚曾經想過:不如將他送進狗酒店便算。但早上見他乖乖伏在房門,而且整晚都安安靜靜,沒有大肆搗亂,而且大小二便都尚算企理,即時心軟,想來「不過是幾天而已」,隨即打消送他「入冊」的惡念,更買來新玩具與零食給他消磨時間。

隨後幾天最大發現,自然是發現他在爛玩與纏身之餘,其實都很可愛,而且相當細膽。一部相機或手機足以令他退避三舍;就連玩具內的bibi聲也嚇怕他,結果當玩具是怪物,不敢走近。開門口時見他熱情的搖頭fling尾,要你錫錫抱抱,就覺得他相當可愛,只是那大大份又黑黑實實的身型令人誤會。

主人來接他回家時,都有點點不捨。梳化,還留著被他「搜刮過」的痕跡。以後,他還會再來嗎?希望他會發現,相機與手機絕非殺傷力武器,膽子要像他的身型一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