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0, 2008

雲南遊記---意外篇


從雲南回來已經一個半月,估不到至此才動筆(還是電腦?)記趣。不是沒有東西可以記,反而是要記下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每當想記下遊歷時,心裡不期然就想:「要寫可能要寫上一日啊」,結果一次又一次說服自己「還是等空閒時才寫吧」。

日復日的等待「空閒」時間到來,四十多天後才發現,根本沒有所謂的「空閒」時間呀;「空閒」的日子,不都在上月初於雲南溜走了嗎?忍痛的接受現實,開始記下這個為期十天的奇妙旅程。

說奇妙,一點都沒有誇大。至少在我有限度的旅遊經驗而言。5.12下午2時28分,當不少四川居民都在奮力對抗百年罕有的大地震時,就在隔鄰省的我卻悠閒的在麗江的速河古鎮踱步,踏著起伏不平的青石板路,摸索古城的歷史風情。不是妹妹來電,也不知道鄰省不少居民,頃刻經歷了一場大災難。(當然,災難的嚴重程度,還在數天後回到香港才真正了解。)

就是一省之隔,命運都可以有天大的不同。聞說雲南省都被波及,發生過輕微的地震;可我逗留的時空,就只有平靜與安逸。這是天主的恩賜,我是這樣的認為。而且,還有第二次。

要到瀘沽湖,我們先得從香格里拉返回麗江再走過蜿蜒曲折的山路,大概是十小時的車程。說蜿蜒曲折算是「輕描淡寫」,因為其中大概有五分四路程,都是在懸崖峭壁中行走;有些窄得只容一架車通過的路程確實嚇人,只要司機稍一不留神都會掉落山。

一個司機就以危險為由,拒絕給我們一行八人包車到瀘沽湖。感謝他還如實向我們道出:前幾天就有兩架車掉山了,死了四個人,令我們(至少我)都不得打醒十二分精神,在車行期間盡量保持清醒。

出發那天天氣實在不佳,天雨路滑兼山泥傾瀉下的路途難行,納西族的司機又要「過車」,引發不少險眾橫生的鏡頭。就在最後一個最險峻的山頭,白濛濛的霧將整個山頭都掩蓋。「嘭」的一聲巨響,準備轉彎的我們,撞上了正在下山的的大貨車。離奇的是我們當時竟然沒有人在睡覺,每個人都能即時握穩前座椅背,加上司機及時剎掣,以小擊大的我們尚幸無恙。


之後的情況,更苦。那時已是黃昏六時多,寒冷的山頭在霧氣包圍下更見淒愴。站著斜坡下,除了等待,就只有等待。沒有期望會有別的車來接走我們,除非我們可以在飢寒交迫情況下再多獃兩個小時。更離奇的是,撞毀後的「面的」依然可以開動;除了會後溜、車門關不上與車燈爛掉,左看右看都是救我們下山的唯一依靠。

當司機傾掂賠償問題,我們照舊上了車,有團員用繩縛著司機座位車門,一路把它拉好;也有團員開了大電筒作車頭燈,為司機探路。驚魂未定的女團員,繼續憂心忡忡的坐在後座,不時叫司機開慢一點、開慢一點;那一小時的車程,彷彿千年。安全抵達瀘沽湖的小落水時,還可以感謝誰?

Lonely Planet的創辦人Wheeler夫婦說過,旅途上最有意思的,是各種各樣的意外接腫而來。不知道這次驚險的車禍是否尚算「有意思」,至少卻為我們的旅途,留下不少可供回味的印記。

(待續……)
(離開瀘沽湖時,已換了新車)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咁驚險,能平安歸來真好。
雖然只是過了一個多月,但地震那天,好像已是很久的事了。
Ryan

Anonymous said...

瀘沽湖,是否那個行走婚的地方?
讀過那本關於母系社會的書,他描述的好像就是這裡

mei

Alan CHOW said...

好多野都係做完先識驚!年輕人ma。我年輕,你年輕!
anyway 這是個好玩、驚險、節儉的旅程!d相兩星期左右便可完成,有幾張重攞左去參賽tim!

Unknown said...

真係好驚險, 但點解個司機要超車?

大小姐 said...

ryan,個假期真係好似過左好耐好耐,,,,

MEI,就係果個走婚地方.建議你扮摩唆姑娘,晚黑大把男士等住搵你,哈哈

周生,你攞邊張相去參賽呀?有無我地個樣架?

RAY,因為個司機無你咁穩陣嘛....話時話,你星期六幾點黎出車呀?

Anonymous said...

摩梭姑娘要養起頭家,咁笨,留番比你做...

M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