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08

如何無病變有病


母親覺得做過手術的傷口有異樣,最近到瑪嘉烈醫院覆診時告訴醫生。醫生說,還是做再做一次mammography & ductography吧,有些問題我肉眼都看不到。

昨天拿著她簽發,要求做檢查的醫生紙到醫院排期。我以為醫生紙上的by request兩字,等於告訴有醫護人員有關病人是真的有需要檢查,不能再等;能等的話,又怎麼需要request?

最終的日子真的令我「咋舌」。09年5月5日下午二時十五分。算是未足一年後了,只不過是九個月左右罷,除了「多謝晒」,還可以說什麼?

甫出醫院,幾乎想將那張排期紙撕掉。試問一個或許潛在隱疾的病人,如何能等到九個月才能獲得治療的機會?本來可以即時壓止的小病,九個月後還可是「小」嗎?

除了自掏腰包陪母親到私營醫療所檢驗,我想不到其他可以可行方法。除非叫母親扮急病,到急症室求診,否則基本上不可能在現有公營醫療制度下獲得即時照料。

我懷疑很多到急症室求診的人都是這種心態,有人可能是貪方便,亦有人可能是真的付不起足夠的錢求診,令急症室總是迫爆。不難感受到部份中產的不滿,這些原來照料所有人的公營醫療服務,對這班人來說蜃樓假像。但想到太多貧困人士無病變有病;做中產的,仍然幸福得多,至少可以對生命有多一點的掌握。當然還是當大富豪最優哉悠哉,進住的養和或法國,比你與我的家應該更大更舒適。

有些後悔沒有咪熟政府推出的醫療融資方案,究竟有沒有一個建議,令我們這些有一點自給自足能力的人都能受惠?

*** *** ***
續前文:

周一刊登了兩張左派照片,總算是我的成功爭取。當日上班發現一單左派拉票活動都沒有派攝記,真的氣死;然後主動的打電話給相關助選人員,還望他們傳給我們一張照片。再然後是「搵位攝」,對相關文章附上照片一張。至少,我有盡力公平。

Thursday, July 24, 2008

一場笑話

別怪煲呔親疏有別,我們又何嘗不是?

這場選舉就好像只有民主黨與公民黨參選;不知就裡的人,應該會以為陳太都繼續競選連任,每天每地都有她的影縱。

其他黨派被淹沒了,為什麼?不是他們沒出現,或許是被人當透明。這方面,我都無能為力。

不要再問我怎麼一張小小的照片都不能登?因為世界根本從來沒有公平競賽這回事。雖然我依然一直都想。

刊登以下照片不是宣傳,只是安慰自己與攝影師連日來無端端又錄影又扑咪然後一無所出的一場笑話。

我明白,怎麼有人會心灰意冷。


1)工聯會九龍東團隊報名。本來原由孔慶初攝。




2)民建聯港島區團隊報名。本來原由黃建通攝。








3)自由黨新界東團隊報名。本來原由劉耀輝攝。

Friday, July 18, 2008

CUP CAKE為誰來?


朋友們偶爾要忍受我不留情面的黑面,
以及某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所謂堅持。
能補償的,
就只有這些。

或者是藉此塞滿你們的嘴巴,
讓你們毫無反駁的空間;
又或是借故填飽你們的肚皮,
「糕」氣攻心下毋心爭辯。

*****
小小的CUP CAKE,
竟然有此重大任務?
都怪我是傳媒人吧,
喜歡為所有突如其來的舉動找些「隱藏的理由」。

有幸吃到我的曲奇或cup cake的人,
別感覺沉重,
哈哈。

Tuesday, July 15, 2008

這樣的助選兵團......

左手邊同事已經離開生果一年多,但xxx選舉陣營昨天傳來的採訪邀請,抬頭依舊是致左手邊同事,明顯沒有更新過各大報館的最新形勢,連誰人能幫個小忙也不清楚,彈藥白白虛發。

最搞笑的是:發件人親手寫下左手邊同事名字,誠意可嘉但粗疏拙劣,三個字中竟然錯了兩個,「莊x陽」突然變成了「花x場」,差點要為突然變成花師奶仔仔的舊同事留個八方位,好讓因選舉而誕生的「花x場」流芳百世。

要贏人,先要贏自己。就算勝算十足,選舉工程都不能粗製濫造。各大助選兵團,收到了沒有?

Thursday, July 10, 2008

雲南之旅---玩樂篇

旅行的玩伴極為重要,這次雲南之行就充分體現得到。因為所到之處無非是風景居多;要發掘新玩意,就要靠大家創意。此行,足證我們腦筍已經生埋,哈哈。

● 堆積牛糞的納泊海大草原上,進行了一場角色扮演。多得攝影大師同行,令我們沒有浪費每分每秒。








● 摩梭姑娘拉姆與摩梭帥哥阿lu的post,較諸我們任何一人都有型。被燒的豬仔除外。

●上玉龍雪山時下大雪,更好,因為願意冒寒走山頭的人只有我們幾個,拉著蒙面保安拍照的,也只有我們幾個。




●買了備用的氧氣,大派用場的方式與別不同。




● 玩狗是我其中一項活動。原來吃了狗肉的人不能進神壇,怪不得流浪狗未被人吃掉,反而跳跳紥的周圍走。













● 無聊就是無聊。

Wednesday, July 09, 2008

給自己


別自視過高了。

若非偶然在某個時空偶然出現,

你,

還有意義嗎?

Tuesday, July 01, 2008

生筍的日子

誤將「腦筍未生齊」當作「腦生筍」,
將用作罵人低B的「你腦筍都未生齊」錯講成「你腦生筍」。

我知道為何會換來笑聲,
將火爆場面頃刻轉化為肥皂劇。
因為生筍的不是別人,
而是自己。

藉這幅「神來之筆」,
紀念曾經有過的生筍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