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08

祝福你

個月多前聽說你要去選區議員,消息來得那麼震撼又那麼順其自然。根正苗紅嘛,完全沒有了逃避的理由,只有一股作風上前衝的勇氣。這一點,我是由衷的佩服。

誠然,由始至於對這個決定有保留。眼下的區議員是什麼料子?關注的又是什麼問題?全都被街市賣菜式的爭論傳染,沉醉於細微細眼的小小功績。一大籮成功爭取到的東西,到頭來又令人受惠了多少?竟然是有很多人,認為這樣就值得自吹自擂。

沒有期望有人能夠改變這個現實。制度上如是框死了一個地區人士的發展,環境也造就了這些人物的自我催眠。只是希望在適應的同時,仍然有清醒的時刻。30未到的人,總不能淪落得與其他像是史前化石的區佬一般「爛」。

投票當日,正是生日過後的第一天。我會將其中一個蛋糕的願望送給你。小小燭光,大大期盼。無論願望是否成真,深井某處的四方枱,仍有一角預留給我,對嗎?

P.S.:數來,可以在天地時間坐低吹吹水兼大吐苦水的同行「朋友」幾乎全絕了種。孤獨,是自己「攞嚟」,抑或「環境使然」?未來一星期的黑臉高危期,點頂???救命!!!

(這是我所做過的一項「最不自然」採訪活動)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打風都要返工架













八號風球還要上班。不能躲在家與弟妹及母親開枱「應節」,真掃興。

還好,打風的酒樓特別溫馨。平日忙上班忙放假忙到這裡忙到那裡的左鄰右里都同一時間歸位,走進原本被遺棄的酒樓內。個個濕身踢拖披頭散髮都在所不計,在拿點心的長龍中相互彷彿熟悉的笑了。笑一個意外的假期,一副「落街無錢買麵包」的求其裝扮。

享受了裝模作樣的一點放假feel,又要回到現實。打著傘在路邊等的士,只見架架車都「冚旗」,還在奇怪怎麼風球下要過海的車特別多。原來不。一位司機主動駛近,搞下窗問我究竟要到哪?我說美孚,他二話不說的說要加30元。「無所謂,你打張單畀我就得喇。」

「哦,原來公司畀錢,總之加你40蚊啦。如果係鬼佬,我加夠佢100蚊添呀,哈哈。」風球下的司機,難道都特別風趣?

十分鐘的車程,越過不少「障礙物」。的士司機在這天開工沒有保險,車身與人身都只能「自己食自己」;誇張點說確實有些「攞命搏」,這30蚊,我覺得「抵加」,互惠互利罷。

本來心情都好好的,偏偏遇上了沒公德的香港人。甫進地鐵車廂,瞥見一中年男子施施然蹺腳而座;旁邊的空位,坐著的卻是他那兩把直傘,有無搞錯?。由於空著的位子多,隨便找個位坐下便算,不想在半假期狀態惹事生非。

(其中一項阻路的障礙物)

車停下,一堆人進入。離遠見到一個男子就在那個缺德男人前,死盯著那個空位;見那缺德人沒反應,竟然就此作罷,旁觀者如我實在為之氣結。再下一個站,又有人走進車廂。又是一個男人,見他走到那個缺德人前,而面容又有一點不滿,心想:是時候發威,好好教訓他一頓罷。可惜當缺德人堅持不聞不問時,這位男士,竟然仍然是啞忍收場,乾脆走遠作罷,真的看得我愈來愈火滾。

曾經想過上前將他痛罵一頓,但一想到,明明自己都有位,車廂又不是沒有其他空位,這樣上前「搞事」,相信非但沒有人多謝你的見義勇為,還極有可能被人拍下你罵人的醜態,最終或由美心燒味阿姐手上接捧,成為熱爆網絡的另一紅人。標題是平淡無奇的「港女地鐵大戰中年漢」還好,最怕是諸如李八方式的「港女:鬧出個位來」,照片都被撮到網聞上,仲駛見人?

結果,我選擇了一個自欺欺人的平息怒火方法。下車時,特意捨近取遠,選擇缺德男那邊車門。走到他面前時,刻意將手上拿著的直傘,向他蹺了成程車的臭腳狠狠的掃過去。「哎呀,唔好意思喎」,然後施施然走出車廂轉車去也。回望過去,看到他竟然轉了身怒瞪著我,哈哈,好心涼。

(就是這把直傘,協助我成就了無聊大業)

無疑,這樣的舉動實在無聊兼幼稚。就是不忿氣呀。不忿香港有這樣缺德的人,不忿香港有這樣懦弱的男人。


(調景嶺巴士站,除了吹倒的垃圾桶,只有還要上班的可憐人)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認識了equestrianism


持免費票看奧馬,當是一項拍拖活動;沒有抱著期望,反而有點意外收獲。

應該是受到TVB新聞在奧馬比賽首天採訪的一家人影響。那個只有幾歲的小弟弟看罷奧馬離場時高舉雙手直呼「好悶」,令在鏡頭前的我都感到賽事令人懨懨作悶。年長一點的哥哥厚道一點,只說馬匹團團轉,令他感到頭暈。雖然面上,還是一副「仲乜咁早叫我黎睇D咁既野」的表情。

最幸運的該是當天舉行場地障礙賽決賽而非盛裝舞蹈的比賽,否則看著那些馬匹碎步的原地轉,相信我不只會頭暈,還會被那種極慢的節奏弄得心煩意亂。場地障礙賽的好處,是觀眾一定「識得睇」;是否過得一個接一個的障礙,一目了然,某些過程都相當驚險,難怪令現場觀眾都好肉緊,經常發出「鳴」、「呀」、「噢」的感歎詞。

有些花邊更有趣。一只馬甫出場就要隨地大便,放下一篤又一篤的大馬屎。我懷疑它眾目睽睽下排泄未清,令比賽期間都扭計地拒跳欄。又有些馬比較膽怯,走至欄前會急急停下來掉頭就走。有些馬則好有個性,跑跑下會然會站起來宣示不滿。就像人一樣,不甘被人擺佈。

跟大部份進場觀眾一樣,純粹抱著到此一遊的心態,結果開場了還在場外歎雞脾與德國大肉腸,錯過了港隊林立信的個人比賽,真的有點兒那個。場內氣氛相當好,加拿大、美國、德國、挪威及澳洲等地各有大批捧場客,不時揮動國旗為選手吶喊助威。就算騎師得了幾個PENALTIES都沒所謂,支持者賽後還是大力鼓掌以示鼓勵。


當天加拿大與美國隊同分,要有決賽局。最終美國摘下這個金牌,加拿大的FANS沒有失望,反而極度大方地為美國隊熱烈鼓掌,因為他們的演出,確實較精彩。這份要求公平與公正的體育精神,場內場外都一般重要。不少人,就是不懂。

特區舉辦奧馬對我的一項收獲,莫過於認識了equestrianism這個英文生字,以及港人的購物欲,實在很強。完場時見到大家都一包二包的離開,我呢,就在L君的柙解下,連進紀念品場館逛一逛的機會也沒有。只能將現場人人有份的奧馬扇,當做戰利品,聊以自慰。







*** *** ***
昨天又發作。
急急跑到天台,看看颱風前被染得桃紅的一個日落。
「xx?我都未話啦,幾時輪到你?」
多謝你再度將我打沉。
唯有繼續。








Saturday, August 16, 2008

《新聞界》


「明天讀者要看的東西,盡在我們掌握之中,你要他看什麼,他就要看什麼。」

傳媒的威力,包括向公眾傳遞最貼身的感覺。

說煲呔因為派糖不力而民望大跌,說北京要穩住選舉形勢而要迫走梁展文,都是傳媒製造的既定事實。雖則製造過程少不了求證與分析,但都包含了個人的角度在內。否則可以輕描淡寫的說煲呔民望續跌,又或梁展文被勸退;標題少了一個「大」字與「迫」字,讀者的感覺又都不一樣了。

姑勿論,如何要在發揮這種威力時慎防濫用?內地的傳媒工作者,就最最羡慕特區傳媒享有這種威力。

宣傳部一聲令下,所有敏感新聞通通不能「出街」;但凡有一點爆炸性的新聞,又要事先向宣傳部探聽口風。這是內地新聞工作者的限制,任憑記者如何努力,
一個電話,足以將真相掩蓋。

這是《新聞界》的故事,也是真人真事。

本港傳媒雖然沒有如此限制,但自設的限制卻比內地傳媒少不了多少,因為毋用政府與中央相關部門開腔,已經自行將敏感新聞淡化,隨之換來的可能是更多官方消息。這是不少左報仜人的悲哀。「唔寫得」,幾乎是他們的口頭蟬。

不是說民主報沒有禁地,但範圍比較窄,頂多是一、兩個老闆不太喜歡的人士出鏡率奇低,其他的照登如儀。雖然對這種盡量令某些人消失的低莊做法不表認同,但沒辦法,觸怒老闆的東西,沒有太多人敢於「嘗試」,誰想親手將自己的飯碗打爛?

雖然內地與特區傳媒生態不同;但說穿了,「新聞界不過是為某個人或某個集團達到目的而使用的工具」,傳媒中人,豈能不歎息?

Friday, August 08, 2008

I'm not Ready

按了電視機的開關掣,想在一天工作後得到隨意的鬆馳。

我明白,奧運是國家大事,應提高關注,但總不成每個節目都是奧運奧運再奧運吧。

來了一個奧運的特輯,雞精式灌輸我們鳥巢是什麼水立方有多巴閉中國隊有哪幾個奪金希望;然後一連串廣告都圍繞奧運走。以為到了《勁歌金曲》可以抖抖氣,無論是否五音不全,聽聽新歌紓緩一下神經都算不錯,怎麼節目內容都要與奧運有關?問完阿sa泳兒奧運感想又要迫容祖兒EO2等說些祝賀奧運成功的說話?


        (tv buddy都是運動健將?)
                
轉個台,情況依舊。相關奧運的廣告排山倒海,連帶新聞都是一條接一條的奧運消息,奇就奇在未必看得出第一條與第二條奧運消息的分別。 這種迫我們ready奧運的氣氛實在令人窒息,無記自吹自擂的一句「我地就係奧運」,確實令人作嘔。

幾時我們變成了運動狂熱份子?一見Olympic 好像「上了身」?知道福娃有五個又如何?相信不知道奧環五色為何的人更多。過度進食都會消化不良;如果食物質素欠佳的話,倒胃都有之。未到8月8日已經想叫停,8月8日之後肯定有打爛電視機的衝動。

(殘奧的吉祥物,你見過沒有?)


喜歡看體操、看女排、看跳水的人,自然會看,用不著用太多口號與氛圍催谷我們get, set, go。一種非常表面的追捧奧運「熱情」,反映了一個非常現實的社會「偽裝」。如果這次奧運不是由中國這個米飯班主主辦,大家真的會ready嗎?

                    
在這虛偽的一天,反而想起了坦白的人。

0808,我會悼念敢於講出真正意見的人。在天上遙望島巢的開幕式,或者很美。剛好一年了,祝你愉快。

********

P.S.:

收到新書一本,還是要再多說聲謝謝。

Tuesday, August 05, 2008

執到寶


「地上執到寶,問天問地攞唔到。」

早前逛書展,與蔡東豪新書《金錢之王2》相遇,實不相暪是有點「心郁」;去年就真金白銀買了一本有簽名的《原氏物語》,覺得物超所值啊,可惜今回翻轉書背一看,噢,是三位數字的過百元。通脹惡化嘛,還是忍忍手好了,荷包還是要漲漲的好。

呵呵。

昨天在公司廢紙回收盒旁,聽見同事R驚叫,原來在那疏落的紙堆中,竟然出現了一套三冊、黃偉文著的《生於天橋底》。我與同事R都驚喜萬分,自然繼續尋寶。嘩嘩嘩,是我覺得好有才氣的蔡東豪,雙眼登時發光,拿著兩本書不放。

R同事說他有這兩本書,結果我就老實不客氣,好好將這兩本書帶回家,一點扮禮讓「你要啦你要啦」的企圖都沒有。黃偉文的,當然是他的;說到底,他都是第一個發現物的人啊,我都要在此多謝他,在百物騰貴下,為我省掉了大拿拿兩張紅衫魚呀。

還有,給了我好一陣子的喜悅。像是冥冥中注定,我與蔡東豪的千里書緣一線牽。哈哈哈。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廣告一則

被中學老師評價為「自得其樂」的好友T小姐從荷蘭歸來,原來其法國傢品設計師男友Lavrans Laading獲邀在Element搞一個名為「Sound Wave」的音樂傢俱展覽。同樣是設計師的她忽然當起經理人,為他打點一切。        (不知會否展出的一項產品)      

什麼是音樂傢俱?倒是問起本人來,相信要像董小姐般天生的藝術家才曉得。中三那一年的某堂英語課,她暗暗用擦膠碎屑弄了一份有煎雙蛋與香腸及麵包的早晨全餐出來,我在大笑她因而被老師呼喝掃下地上的擦膠碎屑時,竟然,留意不到她的天賦奇技。

香港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還是創作氣氛濃厚的法國適合她,竟然(又是一個竟然),又給她開拓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尚欠半年才畢業的她,居然開始鳥倦知還,打算回流發展。下周又要為不知那個活動做display的她,看來機會處處。西九掀起的藝術熱,或許多給她多一個歸航的原因。

有時間的話,周一起不妨到Element逛逛。如何將音樂形體化、何解他會獲LV等大公司賞識,屆時,一目瞭然。

(古靈精怪,但又常常好灰的董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