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家裡上演黑玫瑰







家裡最近上演黑玫瑰。

女麻女麻家裡進行大裝修,堂兄嫂去友人吉屋借宿;女麻女麻呢,我們自然責無旁貸;要是跟著其他堂兄弟姊妹,恐怕會是另一場災難的發生,誰明白這位年過80高齡老人家,行為如此小朋友?

足足花了三天時間教她認路。每日兩次,每次兩個圈包一餐茶(早茶/午茶)。不過是一條不過五分鐘、由樓下到酒樓都有瓦遮頭的短路,就是沒有記得住。去程還說會認住認住,吃過那籠叉燒飽與蝦餃又是忘記,然後又要大花唇舌再指導一番。

一回洩了氣的對她說,「一陣你又唔記得」,竟然是激將法有效,懂得回家了。可惜學懂了竟然再向高難度挑戰。竟敢隱瞞大家私自坐車回舊居察看。那天她離家幾個小時都沒消息,媽媽在家裡急得發慌;愈夜記憶力就更差,我們都怕她走失,晚上八時才見她一副倦容的回來了。問她坐什麼車都沒答案,只知道在街上找了很久很久;以及在舊居見到裝修工人在睡覺時,責罵他們「仲咩喺度瞓覺?」

她在家的時間很多,永遠的坐在梳化旁的椅子上看電視。電視內容是什麼其實沒有關係,旨在給她雙眼有擺放地方。剛剛還看見妹妹嘭上大門上班去,不到五分來問我妹妹是不是在睡覺?

「你咪睇住佢出門口返公囉。」「係咩?我睇住咩?」然後又坐到那張專用椅子上。我從廁間走出來,她又問:「詠賢仲未起身呀?」

你以為她今次一定記得,小睡半小時出來就瞇著眼問:「你細妹細佬仲咩唔係屋企?」我當然是那一副黃韻詩對馮寶寶的模樣,沒好氣的對她說:「佢哋返咗工,你見住架!」






飾演馮寶寶的阿女麻(右),在舊居一角吃雪條。

幾乎也要在家裡的雪櫃、衫櫃、廁所門與房廚門貼上字條,表明它們的「身份」,以免要如廁走進了廚房,要拿檸檬茶卻開了衣櫃。有次打開冰格,見到的是堆積如山多達七包的利川花生湯丸。

問她買那麼多湯丸幹什麼?她先說不是她買的。「唔係你仲有邊個呀?」「係咩,係我買咩?我想食吖嘛。」想吃都用不著一連買下七包吧!!!減價嗎?「唔知係咪喎,我都唔記得。」望著雪櫃普通格的幾盒西瓜、兩排原封不動的檸檬茶及枱上幾包幾包計的薯片及粟一燒‧‧‧我怕不到一個月已將半個超級市場的食品買回來。

黑玫瑰上演時間有兩個月之長。婆媳間的情節由於太累贅而省略。落畫時票房未必一定理想,但至少,有一定口碑。哈哈。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08

去年今日此門中

近來陸續與新任議員會面,又要重新的與他們逐一認識;客客套套的談天說地,內容都極為空洞表面。以後四年,就要朝見口、晚見面了,交往禮節總是少不了。

偶然間,遇見落任的舊人,高興得想擁著他們說懷念。找個地方盡訴心中情,一說就是個幾小時;我相信,鏡頭後的眼淚,絕對不是假的。以後四年,同一立法會屋簷下,不再見他們;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


今屆立法會會期的惜別晚宴,一首被唱得五音不全的歌,一幅已成歷史的照片。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邊個夠佢型

前有顏福偉,後有張如城(正確來說可能是前有張如城,後有顏福偉,因為張如城早01在年已推出他的首張個人專輯,雖然只有兩首歌咁大把!)令大家莫不充份見識,一些真正熱愛唱歌人士的決心與堅持。

我們笑他、惡搞他,其實還該好好想一想,怎麼我們連他們獨有的丁點勇氣都欠奉,對一些愛與堅持都放棄,弄得生活,行屍走肉般的寂靜如死水,老了要回憶,連一片值得紀念的雲彩都欠缺。

相較那些純粹「玩玩下」的樂壇三日鮮新人王,顏與張,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


「堅持自我,也算型的一種架...」


(張如城自創的招牌台風)


附:張如城最新訪問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沒有田少的立法會

自由黨全軍覆沒,不少行家都深感興奮;我在這種慶田落選氣氛包圍下,卻有一點難過。

沒錯,田大少平時那種「少爺仔」態度,確實令不少人無名火起,例如專訪期間趕走攝記,又例如對沒趣議題掂行掂過,怎不令行內人不滿?

不過,私底下的他其實不是那麼「衰格」,只是他往往不懂表現、也覺得毋須自己較為善良的一面。記者在立法會走廊等候的獵物中,就以等他最合符成本效益,經常性的打開天窗說「鬧」話;煲呔或是局長又怎樣?不滿就不滿,何須轉彎抹角?這種作風,就比不少吞吞吐吐永遠迴避的政客好。尤其鼠王芬,連親中都拒認,你以為她會跟你說真話嗎?

政治花邊新聞都需要他。幾時與名流富豪打波?幾時與政客好友飯局吹水?幾時又優哉悠哉的環遊世界?都是些較有質素的八方,看上去感覺都較為金碧輝煌,令人響往。以後,又有那些花邊可以登上大雅之堂?要問上流社會人物的心態與看法;在這個區議會化的立法會,幾乎找不到接頭人了。

經過直選洗禮的田少,其實已經改變了許多。因為四年前那個高高在上的他,實在令人望而生畏。誰想到其後的他,閒來經常會buy you a drink,跟你到茶餐廳平起平坐的對談?而且是態度誠懇的閒話家常,這就是鏡頭所見不到的一點人性。

可惜沒有把地區工作做好,穩不住市民支持;確實也有點自視過高,以為單靠知名度就夠了,拉票工作都慳番。聽過「香港可以增值」嗎?是他們的競選口號,可惜新界東選民中,十個中未必有一個知道。樹倒猢猻散後,還以為他會發爛渣,卻是出奇的平靜,不怨天不尤人,輸了就是輸了,可算輸得瀟灑。

議會內,果真需要一些工商界的聲音,姑勿論認同與否,都是代表了某一幫人的意見,而這一幫人,在社會中又的確不少。將他們邊緣化的後果,或許是商民對立的問題日益嚴重。

沒有了田少的立法會,顯然失去了一點顏色,與,一種格調。
p.s.:今年初的北京街頭,多得他好好關顧我這個「遊客」。

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9月7日請投票


9月7日請踴躍投票,

別被拒認親中身份又要食人茶禮的的「疑似泛民A貨獨立人士」有機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