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家裡上演黑玫瑰







家裡最近上演黑玫瑰。

女麻女麻家裡進行大裝修,堂兄嫂去友人吉屋借宿;女麻女麻呢,我們自然責無旁貸;要是跟著其他堂兄弟姊妹,恐怕會是另一場災難的發生,誰明白這位年過80高齡老人家,行為如此小朋友?

足足花了三天時間教她認路。每日兩次,每次兩個圈包一餐茶(早茶/午茶)。不過是一條不過五分鐘、由樓下到酒樓都有瓦遮頭的短路,就是沒有記得住。去程還說會認住認住,吃過那籠叉燒飽與蝦餃又是忘記,然後又要大花唇舌再指導一番。

一回洩了氣的對她說,「一陣你又唔記得」,竟然是激將法有效,懂得回家了。可惜學懂了竟然再向高難度挑戰。竟敢隱瞞大家私自坐車回舊居察看。那天她離家幾個小時都沒消息,媽媽在家裡急得發慌;愈夜記憶力就更差,我們都怕她走失,晚上八時才見她一副倦容的回來了。問她坐什麼車都沒答案,只知道在街上找了很久很久;以及在舊居見到裝修工人在睡覺時,責罵他們「仲咩喺度瞓覺?」

她在家的時間很多,永遠的坐在梳化旁的椅子上看電視。電視內容是什麼其實沒有關係,旨在給她雙眼有擺放地方。剛剛還看見妹妹嘭上大門上班去,不到五分來問我妹妹是不是在睡覺?

「你咪睇住佢出門口返公囉。」「係咩?我睇住咩?」然後又坐到那張專用椅子上。我從廁間走出來,她又問:「詠賢仲未起身呀?」

你以為她今次一定記得,小睡半小時出來就瞇著眼問:「你細妹細佬仲咩唔係屋企?」我當然是那一副黃韻詩對馮寶寶的模樣,沒好氣的對她說:「佢哋返咗工,你見住架!」






飾演馮寶寶的阿女麻(右),在舊居一角吃雪條。

幾乎也要在家裡的雪櫃、衫櫃、廁所門與房廚門貼上字條,表明它們的「身份」,以免要如廁走進了廚房,要拿檸檬茶卻開了衣櫃。有次打開冰格,見到的是堆積如山多達七包的利川花生湯丸。

問她買那麼多湯丸幹什麼?她先說不是她買的。「唔係你仲有邊個呀?」「係咩,係我買咩?我想食吖嘛。」想吃都用不著一連買下七包吧!!!減價嗎?「唔知係咪喎,我都唔記得。」望著雪櫃普通格的幾盒西瓜、兩排原封不動的檸檬茶及枱上幾包幾包計的薯片及粟一燒‧‧‧我怕不到一個月已將半個超級市場的食品買回來。

黑玫瑰上演時間有兩個月之長。婆媳間的情節由於太累贅而省略。落畫時票房未必一定理想,但至少,有一定口碑。哈哈。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老人家...最叻係咁啊!!
佢就係喜歡同你地玩,其實好醒呢~~

Anonymous said...

可以為女麻女麻出本書喎!

車人

Anonymous said...

你女麻女麻好得意呀!雖然又真係會俾佢激死~~好搞笑~~

大小姐 said...

puipui:佢今日又買左三大包湯丸返屋企呀.

車人:直頭拍套片都得添啦

阿勤:好似d人會畀我激死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