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大食


從來不去掩飾「大食」的真面目。

說是「不去」,其實是「不能」。一雙筷子在幾分鐘內的快上快落,同枱的人不會看不見;再加上餸菜包底團總有我的份兒,而且大有巾幗不讓鬚眉之勢,難道還跟人說,我其實好細食?

看到阿蘇教弄英式西多的當晚,已經立即有衝入廚房拿出雞蛋牛奶砂糖搞搞搞將麵包切切切然後開爐炸炸炸的衝動。看看鐘,11時多了,不是嘛?就算不怕脂妨積聚,吞下肚的西多恐妨沒有太多的時間在胃腩內浮游,沒有足夠時間享受倒是其次,最終消化不良就盞搞。

吁了一啖氣。冷靜冷靜再冷靜。上床睡覺啦‧‧‧還是想著那西多。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六。一起床就將壓抑了不知多少日的慾望釋放。在鑊裡放了近乎一大碗的油,然後將浸得軟綿綿兼塗了花生醬而忽然變成了法式的西多的麵包放進去鑊裡去。

咋咋咋。不知怎麼形容,就像是期待魔法成真的聲音,令人好不興奮。將火調細一點,將西多反轉再反轉,兩、三分鐘已變成油光閃閃的金黃色。好吃呀,我這樣的想。雖然其實未吃。

上碟。用兩張吸油紙索了又索。明知沒有多大作用,還是裝模作樣的做了,無非是讓自己品嚐西多時,減輕一點內咎感。

好戲在後頭。說的沒錯。論到至愛的牛油出場。用刀不知刮了多少下,一次過往西多表面塗。不得了不得了,溶化成液態的牛油,跟金黃色的西多十分匹配。就像麵包必須塗上柔綿綿的牛油,才是天作之合。

總共吃了四小塊。真相卻是:足足是兩大塊麵包才對呀。而且是佈滿油與牛油兼牛奶以及砂糖的致肥物質。。。這份「大食」的勇氣,捨我其誰?(作為女士的我,竟然為此自豪?!?真的無藥可救了。)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心無掛礙

裁員與結業新聞一浪接一浪,看得小市民都心寒,不知下一個是否輪到自己。

財經新聞更是駭人,指數逐漸縮小,問題卻愈揭愈多,令這個以炒為樂的城市,霎時變得愁雲慘霧。

好像連身邊的人,笑容都崩緊兼罕有了。

為那今年凍過水的花紅與加薪點,抑或幾天內蒸發了一半有多的身家?

Life goes on no matter how much it hurts.

心無掛礙。
萬里夜空見明月。

努力。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本地...自由行

早前連放一星期假,當了個本地自由行,走勻了海洋公園、迪士尼樂園、濕地公園與昂坪360。不是置身其中,也不察覺:內地自由行,真的如此如此的旺盛。

沒甚本地遊客是意料之內,原來外國人都不多,身邊轉來轉去的都是操廣州式廣東話的同胞,諸如「畀個一蚊幣我吖」及「咁等法真係好陰功咯」的用詞與說法,都跟港人不同。

(由此至終分不清的盈盈與樂樂)

那幾天,最大的感覺是好嘈吵。無論走到那裡,都是一堆人在大大聲聲的說話,沒理過排前排後人士的感受。最離譜的是,晚上六時半在昂坪纜車內,本想靜靜欣賞那一片燈光通明構成的華麗夜景時,同車內的四、五名廣州同胞,卻不斷地鷄啄唔斷,而且更拿出手機開啟喇叭,大聲的播放張敬軒的歌曲。

聽得一肚氣的我,一直忍、忍、忍,以窗外的恬靜景色,平伏激蕩的心情。最終竟然是有人得寸進尺,播放的歌者由張敬軒變為他本人,更旁述當日在卡拉ok高唱那首歌的前因後果。

夠了夠了,我不知道怎麼還要忍受?只好將一直望向窗外的頭轉向他們,「唔好意思呀,可唔可以細聲d呢?」可以想像,言語上裝作有禮的我其實態度其差,就是不想,淪落至這樣低的格調。

下車時,聽到他們其中一人得意洋洋的說:全車人中,可能我地係最乞人憎。聽罷只報以一個冷笑。難道惹人乞人憎,是他們自覺受重視的方法?只能慶幸,我不是你們。

當然不能一竹打沉一船人。不少內地同胞其實非常有禮,排隊上廁所都很守規距,不會再像以往般長驅直進;也不見他們隨意在園內吸煙,垃圾也掉進垃圾箱,情況較我想像中理想。


雖然,仍然有一對同胞,在我與L君責罵幾個印巴裔人士別打尖,為後面一眾人士爭取合理權益的時候,乘勢打了我們的尖!有無搞錯???


(濕地公園見到不少雀鳥,獨欠我最想遇上的黑臉琵鷺)

Saturday, October 11, 2008

同情之餘

股市低迷,一眾朋友都愁雲慘霧;作為一個罕有地從未買過任何股票的香港人,近日聽得最多的意見是:「你係時候趁低吸納喎。」但見雷曼苦主的一片戚戚然,還是以不變應萬變。

當然極度同情苦主的一生積蓄,一朝化為烏有;但卻想不通,除了政治考慮外,怎麼政府又要揹上賠錢的責任?投資固然有風險,無論是高是低,都絕非「零風險」保證;簽訂買賣合約之時,就應該預到有機會弄至損手爛腳,怎麼到頭來又要找人認頭?不明或不了解合約內容,就乾脆不要簽字好了。

誠然,銀行界的確會有害群之馬,在推銷時出現誤導手法,令不少人上釣而致焦頭爛額。但,肯定絕非所有個案都如此吧。目前看來,卻幾乎沒有一個苦主說並非受到銀行誤導。究竟當中幾多個案是真?幾多只是混水摸魚?金管局必須查明。有一些責任,必須由個人承擔,總不能要其他人揹鑊。

我是非常反對在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案,設立專責委員會調查雷曼事件。政府在今次風波中做的功夫不少了,例如建議雷曼兄弟迷你債券的分銷銀行,以市價向債券持有人回購債券,已經是一大「德政」。至此部份銀行又不排除向查明受誤導的客戶全數賠款,反應已算迅速吧。

說實在的,對苦主而言,在這個全球股市狂瀉的時勢,取回六、七成本金都算有賺;難道政界中人不是認為,他們要某某官員人頭落地才收貨呀?一個專責委員會花費的人力物力眾多,有必要為這小部份的人而設嗎?有錢的話,不如向長者多發生果金,不是更用得其所,令未合資格受惠的人士都更心甘命抵嗎?

不願冒險又不欲卸責的小市民,還是將私己錢儲蓄起來。積少成多,比一朝千金散盡更加幸福。

Monday, October 06, 2008

30不可怕

近日不斷有人問到的問題,是如何面對30歲的來臨,是否很害怕?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在填補資料時再多跳一個組別而已;正如薪金,加了人工便會跳組一樣,是一種「財富與智慧」的表現,開心還來不怕,有什麼好怕?


(下年大家可以跟我一起高呼30不可怕了,多晒)

女人三十絕非爛茶渣,耐看又悅目的女士,都肯定在30歲或以上,少一點經歷都不足以釀成一種韻味;魚眉紋,就當是喜悅的見証。我要跟隨後接著走入30大關的好姊妹說:「別怕,你們愈大愈漂亮。」
P.S.:也沒有像不少人般,定了要在30歲前結婚生仔的目標,所以,幾時拉埋天窗的問題,在這時期並不在適用。哈哈。
(波比都15歲了,比我們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