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想問大劉一個問題

如果可以問大劉一個問題,我最想問:「福臨門係咪真係咁好食?」

別人留意李嘉欣的的婚禮有多隆重、呂麗君的行頭有多厲害、甘比的面容有多得戚;我卻最在意,大劉總是與福臨門的名字同時見報,比率較以上三位女士更高。

幾乎每天在那裡用膳都算了;據報舊愛李嘉欣出閣那天晚上,中午與正印呂麗君到福臨門歎茶後,晚上又到福臨門買外賣到新寵甘比的家。一日兩餐都是福臨門,任你鮑蔘翅肚多矜貴,「齋諗」已經好鬼厭,吃的人其實會有怎麼的感覺?是真的覺得用料奇貴的東西一定好味道,抑或為勢所迫卻又不能宣之於舌?難道那些女士,不會想吃壽司、冬蔭功甚至來個一鑊熟熱辣辣的邊爐宴?

幾乎除了住家菜,沒有別的東西天天吃而不厭罷。又,就算是住家菜,款式與配搭都可能較福臨門更多啊。除了刻意要與門外守候多時的記者相遇兼想再上演一幕房車被刮花然後「邱」著褲大肆用粗口指罵記者的鬧劇外;我是怎麼再也想不到,每天都是福臨門,有何滋味可言?

何不將對食物的專一度投放於感情;以後就不用再做小丑,不用對那些不知是愛或不愛的女人,感到苦惱。


(福臨門一定沒有的:窩蛋鴕鳥肉煲仔飯。L君自家出品。)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波比與KY

波比回家已經兩星期,現時正學習走路。

沒錯,15歲的他要重新學行。因為腦機能有少許失靈,令他未能如常的用四肢撐起全身;最初只能在膠墊上爬行,聽著他嘗試站起又驚覺不能後的嗚嗚聲,直將我們全家人的心撕裂。

如何大小二便是最大問題。向來連小便都不許旁人靠近,要有尊嚴地放下身外物的他,經常因為未能站起來靜悄悄上廁發狅,小便前夕總要用盡力氣掙扎,誓要爬去廁所那一旁。

我們唯有抱著他手腳貼地地全屋走,滿足他的走路癮,也順道令他心情愈發激動,最終在忍無可忍下,只能選擇在尿片上沒有尊嚴地「o殊o殊」。

大便的問題更大。他向來都喜歡在夜深寂靜無人時,獨個兒舒舒服服的放下幾兩。現時行動不便,只能留在原位嗚嗚嗚的叫不停。我與妹妹就像褓姆,每逢他哭了有需求,就拿拿淋摸黑起床服侍他,每次可能耗上十幾二十分鐘,才讓他安靜下來或迫他在情急下就範。

服用過通腦血管藥後,波比的走動情況較前有進步,至少可以站起來蹣跚的走上幾步才「躂」低。而且似乎已將自尊稍稍放低,有時願意在熟睡時在尿片上撒尿,減少了我們摸黑起床的次數。大便的問題依然困擾,但總算好過以前,沒有枉費我們的心機。

最近一則笑話是:一天,他興奮過後,僅有的一小段咕咕竟然突了出來,但見一小時後都沒有收縮情況,急得我們要命。問過醫生,說是太乾燥的緣故(???),叫我們將潤滑劑塗在他的咕咕上就行了。潤滑劑,即是KY。估不到,臨老也未入過花叢的波比竟然也要用KY!!!最難為的當然是妹妹。好端端一個女兒家要到超市買KY,情何以堪?

正在上班的我,暗暗為她的勇氣鼓掌。又見證到,為了波比,一切也願意。

(媽媽在波比專用的KY上寫上BB的名字,難道怕有人偷用?哈哈)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什熟狗頭

一班同事圍著吃壽司。忽然,男同事c突然望過來,莫名奇妙的問:「仲乜什熟狗頭咁既樣?」原來我的視線正落在小盒內的最後一塊三文魚刺生。想著它即將被我吞下肚,已經大為歡愉。

又是貪吃之緣故。不是說要吃少一點瘦一點嗎?

反覆思量過,肥胖的好處,除了阿Q的以為另一半攬著你時手感不俗、老土的覺得珠圓肉潤代表幸福快樂,以及勉強的說用布比較多因此買衫比較抵之外,其實,都沒有了。反而壞處卻多的是,一句「件衫無你個碼喎」就足以致命。

某天看到以下這則新聞,大笑過後立即將它剪下來。如此另類的肥胖好處,應該不會令我更肆無忌憚的吃吃吃吧‧‧‧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跛腳鴨的聯想

經常用跛腳鴨(lame duck)形容一個政權,單看字面意思一目了然;跛了腳的鴨子嘛,肯定一無事處,卻不知這個政治詞彙源遠流長。

Lame duck,原先是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的獵鴨術語,寓意獵到跛腳的鴨,並不光彩(註1)。1761年英國名作家Horace Walpole去信Sir Horace Mann,笑說在股票市場上,除了有牛(bull)有熊(bear)外,原來還有lame duck,以此比喻為在股市中損手爛腳破產的人,賦予了lame duck在詞語學上的雛型。

後來美國人再將此鴨轉移到政治舞台,將之形容為政治上破產的官員。據報第一位有幸獲封為lame duck的美國總統,是剛被英國泰晤士報選為史上最差的美國總統布坎南 James Buchanan(1857-1861);導致全體閣員請辭呀,僅僅被喻為跛腳鴨已經偷笑。

什麼事情令我忽然關注起跛腳鴨起來?應該是近日一些關於政府管治的評論。弱勢政府之下,任何政策都像毒藥;官員的每一句說話,更像魔咒。跛腳鴨幾時會變成無腳鴨?似乎大家正在拭目以待。

*** *** *** ***

很可惜,立法會極有可能在今天通過使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徹查雷曼事件。這一定較爭取撤銷生果金資產審查制度,更是典型的「感性掩蓋理性討論」例子。實在看不到,徹查之下,苦主有何得益,難道賠償會多一些,又或會快一些?但那花費巨大的調查費,又加速了公帑的大量流失,究竟是否物有所值?

一早申明,要幫都只應該幫助那些年長及明顯被誤導的投資者;最怕一些混水摸魚的「聲稱」苦主。明明是股壇老手,卻是輸打贏要,世界那有這麼便宜的事?最討厭是不少苦主像是覺得,自己絲毫責任都不用負,一切都是ABCDEFG方面的問題?又或者永恆地認為,一切都是跛腳鴨政府的錯。

那天看著又跪又「蟻」的場面,竟然冷淡得出奇;可能是覺得,過火了,也有點「迫人太甚」的味道,一跪而換不來選票,屆時受跪人又罪該萬死。或許又會被人覺得「涼薄」了點,卻是心底話;不用眼淚與煽情,可以用文明,說服大家嗎?

(註1:載於《英華浮沉錄》一書)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08

想寫幾件事

一)近日方了解,有工作的好。至少能夠,暫且把憂愁放下,將腦容量,全盤送給連綿不絕的人與人及事與事。八時半過後的世界,就全留給波比。撫摸著、安慰著、細訴著,回家多好。那些回憶,屬於我們。努力呀,等著你回來。

還要衷心感謝,容許我早點歸去而又毫無怨言的上司。

二)坐睡不安,惟有以美國大選的新聞消磨時間。原來Sarah Palin已經榮登you-tube之后,面臨一面倒的批鬥與嘲諷。雖然是荒謬,例如說,放在眼前的雜誌與報章,她都會讀,可惜在all of them之外,偏偏舉不出一個例子來;又雖然,她確實較為膚淺,外交經驗來自家門口的俄羅斯,那麼能夠遠眺深圳的上水居民,又是否熟悉中國的內政?但眼看一介無知婦人連番受挑剔,又有點兒可憐與同情。
最印象深刻的片段,來自一班hockey mon聲稱自發製作,大數佩林不是的短片。我在懷疑,難道是出於妒忌,令這位相貌不俗的女士一朝飛上枝頭,就被圍剿?

三) 傷心時傳來的最大喜訊,來自愛財如命的前同事忽然醒悟,戀愛大過天,過往的他不是不可愛,只是太孤寒,叫他搵個伴,追這個追那個,幾乎每次都是以太o徒錢為由拒絕。原來,只是未遇到。衷心的戥他高興,畢竟能夠找到一個直教他生死相許的人,正如他所說:難過中六合彩。

奇蹟,我都正在等待中。多謝,給我希望。

Monday, November 03, 2008

素願


我們都等著你
回家

享受最後
最愉快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