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08

08年私事回顧

脊椎痛病是在今年初痊癒的。還記得那段背脊痛的日子如何坐立不安,最可怕是睡覺都得不到安寧。病好後精神好多了,雖然偶爾還是有些神經痛,但相對那段時期確實小巫見大巫。往後的食慾也回復正常,不用再為肩頸膊痛牽連的腸胃痛而茶飯不思,多好。

年中雲南遊讓我歡樂了好一段日子。山頭撞車是歷史性時刻,瀘沽湖的泛舟曝晒也值得記載,每一個片段都令人懷緬,令人不想返回現實。重返工作崗位後幾近兩個月才能接受:一年只可以放一個悠長假期,除非你有極多餘的錢與用之不盡的假期罷。


三月中的快閃北京行都算「意外收鑊」;撇開種種令人難明的離去原因,「紅場」的那場閃縮告別宴,那條有熱心人「護送」下的逃亡路線,怎不令人動容?悄悄是別離的笙蕭;來去匆匆,只能默默送上感謝。

今年的暑假特別熱鬧,一場立法會選舉都忙得頭昏腦脹。愈忙卻是愈起勁。每天不停跨區的到處跑,就當是減肥運動。結果是有點出人意表,卻是一個新時代的興起。Impossible is nothing,葉劉是一個最佳例子。


這一年的飲宴也特別多,顯然是三字頭的人,較易動嫁/娶之念。曾經為了拒當姊妹而惹怒了認識十多年的好朋友,自此發現自己的婚嫁觀念原來與一般女士有點出入;幸而新娘子大人有大量,原諒了我的獨特見解。

識於微時的堂區好友也娶老婆,與這班小六已經認識的人聚在一起,只能驚歎時間溜走得太快。

      (今年最好玩的婚宴,這一場榜上有名)

最痛最傷,自然是波比突然中風;就差一點點,跟我們從此道別。他留院的那幾天,流過的淚可真夠多。每天想到他正踏入生命的倒數階段,總是即時淚如雨下。幸好他的意志力驚人,捱得過這一關,又再回到許氏大家庭。精神與體力都大不如前,卻仍然是那個肚餓時會露出「為食樣」的小朋友。我們愛他,一如以往。

09年,肯定是作戰年。沒有花紅,極可能是預示範圍內的第一個新年小遺憾...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聖誕日與夜


***

再次會
聽到一個名字會恐懼,
像往時一樣想吐。

隱形的你將我重重包圍,
呼吸沉重,
喘不過氣來。



***

幾乎沒有在意,
遇見你的時候,
披上了你送我的小頸巾。

希望一切邀約,
不是因為
誤會。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背妻男「閃婚」

還記得「背妻男」嗎?

半年前的汶川大地震,最教人動容的一個故事,是背著亡妻屍體的吳家芳,騎著電單車,緩緩的在路上行駛,直至將心愛的妻子送回家。那時網民稱譽他為「最有情義的丈夫」。

原來他最近再婚了,新娘子是位在深圳打工的成都女子。據說其有情有義故事見報後,傾慕者的信件如雪花飄至;新娘子是其中一位,最終也成為最後一位。

跟朋友說起背男閃電再婚,通常第一個反應都是「吓?咁快。」跟自己的反應別無二樣。不是說他很愛妻子的嗎?怎麼不到半年就改投她人懷抱?男人真的易變心,看倪震就知了...連串的問號與感嘆號,竟然帶來好一陣子的失落。

細心想來卻發覺:有何不妥呢?他對妻子所做的,已經夠多;兩人「走過」最後的一段路,足證他的愛情無比堅貞。所謂至死不渝,未必是要確確切切的長相廝守罷。既然已經「完成」對前妻的愛,也是時候為自己的將來再作打算;只願一生愛一人,若在生時已經做到,又何須執意在:半年是否足以忘記一個情人?

不少人就說過:「恨比愛長久」。。。放不低的人,大抵是在所謂的情愛中,摻雜了太多怨與不忿。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編輯注意

特區政府委任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

*****************

行政長官曾權今日宣布,委任倪震先生出任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

曾先生表示,倪先生處理與周慧敏小姐的感情危機時,顯示出對社會脈搏有充分且準確的掌握。對於坊間感性蓋過理性的抨擊,作出果敢的判斷。

倪先生在傳媒披露了他與一名內地女士進行社交活動後,只用了四天時間,便迅速地發聲明回應,行政長官認為比保安局處理包機事件,更能體現強政勵治的施政風格。

而倪先生的聲明中,亦向公眾展現了問責制度的精粹。「為了令公眾安心,為了顯示我的後悔和承擔,我決定引疚分手」、「基於問責分手,已是極刑。以前種種,我和慧敏不會再作回應。」、「人頭落地了,退一步海闊天空,希望事情可以告一段落。」這不但回應了市民對倪先生與周小姐一段感情的關注,更可說是為特區政府運作了六年多的問責制,點出了中心思想。即是:人頭落地是解決民望危機的終極方法。因為特區政府深信,當政府作出類似/疑似人頭落地的決定後,社會和傳媒基於善忘,便會發揮莫名而起的寬容和同情心,政府便能神仙過海。

行政長官已責成各個決策局及行政部門,傳閱倪先生的分手聲明,並仔細閱讀和背誦,加強在回應社會大眾,特別是傳媒的「抗疫能力」。

行政長官期望倪先生加入管治團體,能強化問責制的運作,以及為官員提供有關到中西區(特別是蘭桂坊一帶)落區,與性感女士加強交流的途徑,促進與市民的互動。



2008年12月13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30分

********************

(傳媒如有查詢,請直接與撰稿人L君聯絡。)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從倪震說起

倪震又偷食,唉。

我是有點崇拜才子型男士。近年有蔡東豪,早年的應該是倪震了,尤其是他,才貌相全呀。

讀書時人人手執一本《YES》,「城市驚喜」紅了一個施念慈,但「毒瘤明」卻更叫人記憶猶新。每一期都用盡方法狂插,情況一如西方報天天狠批曾班子;毋須理由,因為「莫須有」就是最大的罪名了,況且我就是有能力在自己地盤內為所欲為,吹咩。

「毒瘤明」是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何他遭逢厄運。無他,不過對周慧敏有所傾慕罷了,料不到要給人嚴刑侍候。得不到女神還是其次,最弊是前途都就此斷送,確實又相當無辜。

少女時代不像初階中女有同情心,當時只覺倪震一往情深,為打情敵無所不用其極,有才又有財,周慧敏好幸福啊。然後又看到,兩人離離合合後都依舊是一對,繼而又移民,又拍溫馨周慧豹裸照,男方好像對女方死心塌地,故事就像童話般幸福美滿。

前天閱報才得悉,原來倪震,偷食過無數次。最嚴重是,竟然試過到索女香閨渡春宵,枉我還一廂情願以為他是死心塌地愛死玉女掌門人,是個痴情漢。殊不知仍然跟不少男士一樣,身邊有了住家菜,閒時仍然要偷食解悶,而且還要不止一次「斷正」,讓愛侶一次又一次的面臨酷刑。

偷食,絕對是女人最難接受的景況;寧畀人知莫畀人見,那份因不幸目堵(包括透過看照片而非親身在場見證)而心如刀割的難受,外人怎麼會明白?
「原諒」這種東西,絕對是有限額的。面對誘惑而又往往未能自制的男人,不好愛。

Saturday, December 06, 2008

That's me

這就是我。
大嬸一個。
而煲呔,
又竟然較唐唐更潮,


哈哈。










你又是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