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6, 2009

可怕的傳媒?


聖誕時收到一封某新聞官送上的E-CARD,祝福語令我記憶猶新。

“I may make a wish, it would be : may the newspaper in 2009 be filled with joy, love, laughter and all sort of good news. It's just A wish, i know.”

無論是希望新一年有更多令人愉快的新聞自動地發生,抑或是希望傳媒多多配合、讓只令人開心歡樂的新聞見報,當時人都看得很「灰」,覺得願望終歸是願望,沒有成真的一天。

作為傳媒一份子,我像是令人好夢成空的劊子手。傳媒有時確實非常可怕,一筆在手就至尊無上;什麼持平與中立都是空談,不是為公司立場賣力,就愛從個人角度出發,忘了「客觀」一詞的重要性。
但要緊記,不少新聞令人傷悲失落與憤怒,都與當權者有關。反映現實是殘酷,卻總不能天天唱好。唯望在落筆之時,想一想,讀者要的仍然是客觀,而非公器私用與一己情感的渲洩。

前美國總統Richard Nixon曾向國防部顧問指:“Never forget:The press is the enemy. The establishment is the enemy. The professors are the enemies.”

傳媒真有那麼可怕?

願我在新的一年,盡力做個不可怕的傳媒。

祝大家,牛年快樂。

Monday, January 12, 2009

關於減薪

多謝各界慰問,爭取不減薪或凍薪或合理減薪的行動仍在進行中。

我們要的,不過是一個令人信服的減薪原因、與一個公平的減薪方法。

二話不說就將過去一年的努力抹殺,怎麼不令人失望,甚至憤怒?

就算徒勞無功,仍然是要表態。

「沒有順民,不會有暴君。」

總不能逆來順受。


Friday, January 09, 2009

勁歌金曲頒獎禮好看!

「佢老味,關菊英進步獎。分豬內分到.........」

上周六看勁歌金曲期間,收到了這樣一個火爆的短訊。發信人的怒火,令遠在天邊的我都感到熱辣辣。看得津津樂道的我沒有半分不忿,反而覺得娛樂性豐富。何必要為一個由無線爛騷動氣?

在早前宣傳勁歌金曲頒獎禮的宣傳片中,兩位最先出鏡的「歌手」,竟然是鍾嘉欣與林峰。然後才是陳奕迅、容祖兒等人。不難懷疑,這個頒獎禮根本是為無線藝員而設。所以當黃宗澤有幸被「抽中」與陳奕迅合唱,王祖藍又同樣獲得與古巨基同台演出的機會,其實一點都不令人意外;有主場之利,命水無論如何都會好一點。(當然,能否把握機會又是別話。黃宗澤當晚選唱《愛你變成害你》才最適合。)

新人來說,胡杏兒唱功算是合格,但未致於能夠摘下「新人薦場飆星獎」吧?最離奇的是得到這個獎的她,最後卻又未能打入女新人三甲,「飆」升後頂多只是個梗頸四,是否天大諷刺?其實當晚為司儀的崔健邦,更有資格奪取這個獎。每星期都勁歌金曲,幾乎都見他無厘頭地要歌手「Jam歌」;毋須加入樂壇就有平台自動讓他獻唱,才是火速上位的最佳典範。 」


有人覺得,關菊英拿進步獎好笑。我反而認為,關菊英今年始終都有首「無心害你」的入屋金曲,「在變幻時候跟風駛,在抉擇時候只好勢利」,人人都哼得兩嘴;說她有「進步」,勉強都有個理由。鄧健泓拿最受歡迎創作人銅獎,不是更加「黑色幽默」嗎?

提起今年的鄧健泓,我想起的不是歌,而是陳志雲。其實這個創作人大獎應該頒給陳志雲才對;沒有他,那有這麼多爭寵與爭獎新聞出現?鄧健泓也不能再憑此獎,喚醒他人原來他是唱家班出身,而且是陳志雲愛將呢。

有人在網上留言指,下年會罷看勁歌金曲以示杯葛。如果可以打賭的話,我會落重注賭他/她明年如果有時間,還是依舊會開著電禮看足全場。真正罷看的人,根本連留言也覺得無謂;邊看邊罵,其實是賞這個節目的最大享受呀。

Saturday, January 03, 2009

遲來的推介

本來是一篇08年壓軸推介,可惜因為太懶的關係,反成了09年第一炮。


08年的香港,語言萬歲。年初淫照風波牽起了對「發佈」與「朋友」等字詞的定義追尋;懶音未改又輪到有另一片「是但噏」爛GAG風潮。年中只可是一個「潮」字概括,什麼屈機潛水十卜與升呢,聽得大家一頭霧水,然後發現唐英年都好「潮」,懂得用「嗰班友」拉近與市民的關係,用「吊吊揈」突顯自己其實好市井,絕對可以想市民所想,2012年特首有望。

年尾當然由一句「Try My Breast」跑出。好在只在口頭而非具體地帶起一股搓胸旋風。而立法會那條香蕉,又令政治界的食字潮爆發:「蕉」數、「蕉」架不住、出「蕉」成功、一「蕉」成名及「蕉」來有功等等,都在各大小報章雜誌出現。

也是時候,回歸本源,趁玩文弄字熱潮未褪,看看陳雲的《中文解毒---從混帳文字到通順中文》。毋須撥亂反正,只求了解一下文字的內涵與運用,就發現去年製造過的文字垃圾太多。

例如慣常用的「抗震救災」,驟耳聽來沒問題,但天災之前,人力如何抵抗?要抗災是如何自大的事?將「抗」變「防」就合理得多。 又如大陸化的「超標」一詞。字面看就是「超出標準」。既然達標已是好事,超出了不是更好嗎?但原來一超出又成了壞事,多諷刺,舊詞「過量」可能更貼切。

而行內人最喜愛用的「不排除」,確實是極為「多餘」;偏偏大家(至少本人!!!)經常又要煞有介事的運用,避不了這個職業用詞。只能為,不斷的製造語言垃圾而慚愧。

Life is not merely living but living in health。心靈需要的養份,來自書也來自歌。29歲的紐約創作女歌手Ingrid Michaelson是上佳選擇,去年的尾推出的《Be OK》絕對是消除生活鬱悶的調和劑。

“I just want to feel something today”;毋須要太多,短短兩分幾鐘的歌曲,足夠令人樂足一天。連做家務,都更覺起勁。



P.S.:其實09年都有好介紹。正在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的《法國大革命》展覽雖然展品不多,但依然可以讓大家走進法國的革命時空。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Voltaire ,1694-1778) ,我們要的,僅此而已。

(如果有時間的話不妨參加導賞團,四眼哥哥解釋生動細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