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盲塞如我

又有朋友罵我「盲塞」,理由是:堅拒使用facebook。

始終認為,facebook是一種助長他人偷窺行為的工具。問問身邊有facebook的朋友,幾乎沒有人未試過看看朋友擁有那些朋友而那些朋友又有那些朋友,看的時候又會喜歡看看朋友以致並非你朋友名單內的朋友的私相簿。這些行動雖然無傷大雅,但卻與我認為facebook應該用來增長友儕感情原意相違,好像變得只為「八卦」存在,任由陌生人自由進出自己的世界?

有朋友聽到這裡「火都嚟」,即時反駁「你可以揀privacy,唔係朋友果啲咪睇唔到你囉。」facebook開始流行時,我不知道有這項功能,先入為主認定此社交工具隱犯私隱;及後得人提點,才發現facebook都有隱私功能,問題只在於用家如何選擇。

我都為此自行「反省」,暗自為錯怪它的「濫」而耍冧,但結局沒有改變,依然容不下這個真朋友假朋友扮朋友意在交朋友與搭上搭也當是朋友的虛假世界。有一個問題又會即時會彈出:你可以不接納當朋友的邀請啊!我對「朋友」定義要求向來嚴格,與其每一個邀請都細心審視,倒不如一視同仁放在心。既然討厭,又何必使用?女人可以矛盾,但不至於此。

也有朋友質問我:「咁你寫blog,夠畀全世界人睇到啦。」一向認為,網誌的主要功用是「分享」;來溜覽的人,多是想了解這個朋友最近到底怎麼了?讀過什麼書、看過什麼戲、吃過什麼好東西,都可以跟認識的人一一分享,偷窺的意慾似乎比較淡。而且一切內容,都是本人想公開的,與facebook那種可能在不知情情況下被人發現你、妳、您的一切事並不相同。

或許以上觀點,普遍人並不認同,但請尊重,尊重我這種無謂的堅持。還望各方好友上載有我嘜頭的合照到facebook時,想一想我這個「食古不化」的可憐人,花上少少寶貴時間,透過e-mail傳我一套,感激!!!

(bowbook朋友名單,分不清的真真假假)

Thursday, February 05, 2009

我還求什麼?

聽著醫生說,波比的腎與胃有兩個腫瘤‧‧‧反應,出奇的平靜。畢竟已經是15歲半的老狗,仍然活著已經非常幸運,怎能奢望他依舊像往時般健健康康?

請了兩天假,就是為這件事奔波。第一天做超聲波,第二天做細胞化驗,每次都要獨留他在診所幾個小時,那段時間長得要命。與其在街上流連,不如回家稍息,但一進家門不見他慣常的睡在被鋪上,心裡總是隱隱然有點不知所措。

或許最害怕的,就是這一天的來臨。

十多年來,無論拜年、做節、掃墓、飲宴以致其他家庭活動,他都跟著我們走來走去。在外用膳時,連親戚們都記得要為他預留一個位,給他一張有抦椅子讓他坐得舒舒服服,證明有我們就有他。

我想,自從三個月進駐我家後,波比獨留在家的次數,十隻手指數得晒,而且幾乎全都在他一歲之前。這陣子不時出入醫院,兼且不時要獨留醫院內,已令他的情緒大受困擾,加上又是打針抽血吊鹽水與打鎮劑;無怪乎每回重遇我們,都是嗚嗚的哭過不停,回家後依舊在抖震,非常可憐。

我們都對化驗結果,作了最壞的打算。他中風以後的每一天,都是BONUS;每分鐘,都是恩賜;除了安詳,我還求什麼?只希望他不痛苦。
(這是去年的照片,那時波比還很精靈,尤其逗利是的時候)

Tuesday, February 03, 2009

老了的現實

年紀大機器壞,頸梗膊痛又發作,「脫苦海」貼了四天,痛症雖有逐步改善,但進展過程極度緩慢,也許苦海與學海一樣無涯,走極一生都逃脫不了。

幾年前就發覺,身體機能開始退化。通宵一晚等同攞了我的命,殘了樣衰了都不打緊,最弊是至少需要數天才能復原,「該燴」,從此最「遲」上床時間不過三、四點,大前題是翌日不用上班。不過,一般來說凌晨一時前我已入睡,明早九時起床,盡量確保八小時充足睡眠,以免一整天烏眉恰睡。

也發覺,幾乎要較以前付出雙倍的運動時間與體力,才能像往時般迅速減退多餘的脂肪。試過一陣子,每天在家裡跳來跳去左擰擰右擰擰癲足半小時,汗流浹背但也輕鬆愉快。最近照瓣煮碗,卻是30分鐘後都未像見熱汗淋漓,反而沒有力氣繼續。喘氣期間只在想:是應接受老了的現實,還是頑強抵抗衰老的洪流?

就連脾氣,(自覺!!!)都較以前和順得多。面黑指數與發作程度,原來會隨年月逐年遞減。這又可能與一股幹勁漸漸消失有關,將不少明明要查根究底的問題都以「算啦」、「求其啦」、「無所謂啦」處理。

就是這張最近「續回」的「年輕版盧少蘭」大學舊相,引起我的連番慨歎。「年輕的眼淚流光了,便發現曾經這樣(格衰衰)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