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09

『他媽的生活』

試過一天倒霉幾次嗎?

中四那年的某個早上,如常的步行上學。熟悉的路上不知何故出現一灘未乾的藍色油漆,而我竟然又不知何故發雞盲的一腳踏上去,腳上那對當時「好潮」的Dr. Martin即時變得更「時尚」,有了同款鞋沒有的「花紋」。

試過用紙巾抹掉油漆,一點效用都沒有,唯有面懵懵的穿著那對新款鞋衝回學校善後。

放下書包,第一時間衝入女廁蹲下來「捽捽捽」,直至上課鐘聲一響。「哎呀」,起來時竟然頭頂撞向牆上鐵水箱的角,初時還不知痛,只覺一陣痳痺,然後望見鏡內的自己,面上怎麼有兩道血流成河?

開始覺得頭暈,急急坐到廁格等待救援,撕下一張又一張廁紙止血。我期望由相熟的好友揭發此「火羅」事,最終拯救我的卻是位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女同學,由她通知老師急召白車將我送院。頭上那四針疤痕還是其次,對她面前失掉尊嚴才事大。那一天,只覺得倒霉極了。

歐美最近新興一些「黑仔」網站,供人自嘲黑仔遭遇。就算未能搏得同情,看看世上還有其他更可憐的人,都算是另類安慰。美國版的「fmylife.com」每篇以「FML」,即「他媽的生活」作結,其中一個個案看得我哈哈大笑:「今天我的老闆用手機短訊解僱了我。我本身沒有使用短訊計劃,結果我要付上兩毫半美金來被炒魷。真是屎般的生活啊。」可憐,但實在好笑。

香港何不辦個同類網站,讓經常自歎黑仔兼自怨自艾的人,多一個渲泄的途徑,多一個明白慘人不只你一個的機會?說不定可以減少自殺個案!

(灰心沮喪時不妨看看企鵝一仆一碌走動的可愛神態,或者可以減輕不快!)



Tuesday, March 17, 2009

告別悲傷

這段時間,最難捱的肯定是母親。

我們有工作,可以暫且放下傷痛;我們有伴侶,可以得到更多慰藉與支持。唯獨母親,只能經常孤伶伶的呆在家睹物思比,掛念這個最常陪著她的「兒子」。她與一般母親不同,因為兒時一次意外導致一邊耳失聰,不能與人正常溝通。親戚是有一大堆,卻是各散東西,住在天南地北;朋友都沒多個,來來去去傾訴對象只有我們仨。

(這是波比約五個月大的模樣)

上周已經利用所有閒暇及工餘時間陪她飲茶行街打麻雀;每次見她眼紅紅,就叫她想想,難道她想見到波比痛不欲生的情景?望她欣然的接受,波比離開的事實。人海式密雜活動戰術初步見效,這天看我拿著波比舊照逐一SCAN,不見眼淚只見笑容,大讚波比小時確實非常可愛。

「生有時,死有時。悲傷有時,歡樂有時。保存有時,捨棄有時。」是時候以喜樂的心,迎接陽光的重臨。

(這時候的噴泉頭約為兩歲)

Friday, March 13, 2009

波比回家了

波比回家了。以另一個形態回來。

兩星期前已經有預料,波比的生命在倒數中。一隻為食狗,逐漸的拒絕進食,無論是他自少最愛的白烚雞肉,抑或長大後喜歡o累我們給他吃的上湯瘦肉,至老年戀上的蒸魚肉,通通都不能提起他的興趣,每天左哄右騙都只吃那麼一點點,看著他每天都瘦了一點點,令我們心痛萬分。

離開前的兩天,就連水都不想飲了。一天到黑只想睡,我們回家,他應了一下又將頭哉進被窩裡。周一下班回家,連續幾天吃不夠幾啖東西,只喝葡萄糖「吊命」的他,一整天都沒有起床活動,身體虛弱非常,連站起來都已經沒有氣力。

跟妹妹有了共識,就帶同母親一起趕看醫院。那一程車特別靜,好像是,波比都知道,以後無法再捲入家裡那狗窩,舒舒服服的攤著,讓我們輪流給他按摩。他哭了,虛弱的他奮力的嗚嗚了兩聲,然後又乖乖趟著,就像他平時一樣。

醫生說,他的腫瘤已經脹大,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可以做。這句話,我們明白,就是要讓他安詳的走。明明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仍然哭得狠勁。醫生暫時離開,讓我們在房間跟他最後道別。忽然間好像沒有其他東西要說,只是叫他「唔駛驚,我地喺度,之後帶你返屋企,好唔好?」

波比應該知道大限而到,看著他的家人都在,似乎都放心歸去,數十分鐘靜靜睡覺,安詳又寧靜;直至我們攬著他,看著醫生替他注射,然後,輕輕的掙扎了幾下,「呼」的一聲,他就走了,跟我們永遠道別。
那夜回家,匆匆掉了他的生活用品,只留下幾個他的心愛玩具,免得母親觸景生情。這一夜當然沒睡好,就是不習慣,床邊沒有了一個毛毛團佔據了你的一角,不習慣怎麼忽然少了一個人要照顧?然後兩天,一想到他幾乎會哭;就算明明已經心情平靜,只要與朋友一說起,就是難忍淚水。
其實,我們一家人都很安慰,既可以陪他走最後一程,而他又走得那麼安詳而沒痛苦,以狗來說,他是極高齡,是笑喪,我們都無憾。傷心是難免,始終是15年半的感情,必定需時適應。最難過的是母親,最多時間會睹物思比,所以一有空,我們就拉她外出吃飯,希望她可以慢慢恢復過來。

昨天帶了波比回家。永遠的回家,永遠的跟我們在一起。

Tuesday, March 10, 2009

Friday, March 06, 2009

港女講女

不知何時開始,男人只要對某位/些女士稍稍看不順眼,就港女前、港女後的嘲笑一番。

前天一宗在立法會發生的懷疑非禮案,任職報館的女受害人就在網上被人圍攻,批評言論來來去去都是「呢d咪港女囉」、「呢挺港女要證明自己有市場吖嘛」、「港女最叻扮嘢架啦」等等圍繞港女出發的言論。

沒錯,大家可以質疑期間是否有誤會?女士主是否太敏感?但總不能一口斷定是受害人的「港女」基因作崇。

一個女性要將自己被非禮的事公諸於世,必須具有極大勇氣;再想想事發地點是其工作圈子,日後必會承受巨大壓力。而在這種情況下,受害人堅持站出來,希望為自己取回公道,難道單憑港女基因作怪,就足以令受害人覺得犧牲一點名聲兼加上百般壓力都在所不計?覺得她一定是港女式的無中生有?

同一時期,我見到裸照風波女主角在電視上曬淚,痛罵舊愛「貓哭老鼠假慈悲」,然後很多人讚她勇敢,讚她為女性挽回尊嚴。

明明是遲了整整一年的情緒發洩,當年拍照時也是你情我願,這麼大吵大鬧後,得到是回應幾乎有讚無彈;怎麼能夠即時勇敢地站出來,保障其他女性免再受害的普通女孩,換不到掌聲讚其勇敢之餘,反而要被指責為「港女」?

按照這種單向式、批鬥式及自卑心引致的反港女思維模式來看,我都是港女一名:「扮」有道理「扮」見義勇為「扮呢扮路博大霧」。各方「港男」,懇望筆下留情。

Sunday, March 01, 2009

是誰偏執?


無論如何悶蛋、如何無謂,通常開了頭,我都會盡量將書本看完。最近卻有一本書,令我幾度有放棄的念頭,也只有很少書,會令我愈看愈氣憤。

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的原意,是由此了解中國人的劣根性的成因,制度也好、民族本性也好,只要是有理有節,不妨反思反思。但我卻認為,這本被不少文化人激讚的書,某些內容非常偏頗,像是所有醜陋性格,都只會出現在中國人而不是外國人身上。例如說到「勢利眼」問題,作者指「這種『見人講人話』的猴子戲,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是專家,但洋人就不容易有這樣的興緻了(P.47)」,這點我就非常質疑。

憑什麼說中國人特別精於口不對心?彭定康與希拉莉換了別個身份後對中國的唯唯諾諾,不是勢利眼的表現嗎?難道他們忽然變了黃皮膚?

中國的崛起,不得不承認與人多勢眾有關,龐大兼低廉的勞動人口,在外資眼中吸引力非凡。但不知為何,這個現況竟又成了作者的話柄。「中國挾其龐大、廉宜及馴服的勞動力,逐步剷除了原本星散於全球的製造業,令其他窮國兩窮,令富國失業率長期高踞,不然就要減少工作兼延長福利。全世界都因中國靠刻薄成家的畸形崛起而受罪(P.63)。」

你可以怪責中國未有完善勞工法例保障低薪的勞動人口,卻是沒有理由將這廉價勞動力,看成導致其他國家走向窮困的原因吧。難道本國發揮獨特優勢都是罪?要說刻薄,部份也是外資出手低太低所致,怎麼又要算到中國頭上來?還要說「全世界」都因中國的畸形崛起而受罪,太誇張了吧!

作者04年底乘坐德國漢莎航空公司飛機取道法蘭克福回港,憶述當時兩位空中服務員只顧殷勤招待其他外國人,刻意冷待他這個機上唯一的中國人。事後回想,如果兩位服務員因為知道中國人的醜陋與自侮歷史而侮辱他,他覺得「可以理解」,「因為中國人實在是自侮於前,而她們又怎能知道,我也許對中國比她們更反感呢?」(P.252-254)

看到這裡確實激氣。明明是女服務員有錯在先,帶上有色眼鏡看待不同膚色的人,作者卻竟然為她們找來中國人向來「自侮於前」為藉口,「理解」她們的不當行為,不是有點本末倒置嗎?為什麼他不能從此事看出,外國人跟中國人一樣,同樣會有歧視的劣根性,倒是又向由中國人的算起帳來?不是太過偏激與文武斷嗎?

居於挪威的作者也大讚挪威力圖平衡私有產權、平等精神與社會公益的關係,其中舉措包括當地要求每個挪威人的收入、財產與繳納稅款都可以任由公眾查閱(P.234)。我只想問一句:如果有關措施在中國而非外國推行,會不會忽然又變了一項惡政,大鬧中國完全漠視私隱,侵犯人權又可見一斑?

當然,書中某些對中國人的剖析仍然是一針見血,點出中國尚需改善之處。沒錯,急速發展的中國,「像是個穿著華麗庸俗的暴發戶,還站在路邊撒尿一樣」,未必得到他人的尊敬。最近阻礙港人入境澳門,就已經相當令人氣結。那些層出不窮的假食品,也令人質疑某些中國人的良知所在。但我依然認為,中國人並非一如作者所講的一文不值。

未知認同書中理論的人,又是否覺得我太偏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