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波比回家了

波比回家了。以另一個形態回來。

兩星期前已經有預料,波比的生命在倒數中。一隻為食狗,逐漸的拒絕進食,無論是他自少最愛的白烚雞肉,抑或長大後喜歡o累我們給他吃的上湯瘦肉,至老年戀上的蒸魚肉,通通都不能提起他的興趣,每天左哄右騙都只吃那麼一點點,看著他每天都瘦了一點點,令我們心痛萬分。

離開前的兩天,就連水都不想飲了。一天到黑只想睡,我們回家,他應了一下又將頭哉進被窩裡。周一下班回家,連續幾天吃不夠幾啖東西,只喝葡萄糖「吊命」的他,一整天都沒有起床活動,身體虛弱非常,連站起來都已經沒有氣力。

跟妹妹有了共識,就帶同母親一起趕看醫院。那一程車特別靜,好像是,波比都知道,以後無法再捲入家裡那狗窩,舒舒服服的攤著,讓我們輪流給他按摩。他哭了,虛弱的他奮力的嗚嗚了兩聲,然後又乖乖趟著,就像他平時一樣。

醫生說,他的腫瘤已經脹大,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可以做。這句話,我們明白,就是要讓他安詳的走。明明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仍然哭得狠勁。醫生暫時離開,讓我們在房間跟他最後道別。忽然間好像沒有其他東西要說,只是叫他「唔駛驚,我地喺度,之後帶你返屋企,好唔好?」

波比應該知道大限而到,看著他的家人都在,似乎都放心歸去,數十分鐘靜靜睡覺,安詳又寧靜;直至我們攬著他,看著醫生替他注射,然後,輕輕的掙扎了幾下,「呼」的一聲,他就走了,跟我們永遠道別。
那夜回家,匆匆掉了他的生活用品,只留下幾個他的心愛玩具,免得母親觸景生情。這一夜當然沒睡好,就是不習慣,床邊沒有了一個毛毛團佔據了你的一角,不習慣怎麼忽然少了一個人要照顧?然後兩天,一想到他幾乎會哭;就算明明已經心情平靜,只要與朋友一說起,就是難忍淚水。
其實,我們一家人都很安慰,既可以陪他走最後一程,而他又走得那麼安詳而沒痛苦,以狗來說,他是極高齡,是笑喪,我們都無憾。傷心是難免,始終是15年半的感情,必定需時適應。最難過的是母親,最多時間會睹物思比,所以一有空,我們就拉她外出吃飯,希望她可以慢慢恢復過來。

昨天帶了波比回家。永遠的回家,永遠的跟我們在一起。

7 comments:

葉七城 said...

波比永遠活在大小姐一家人心中,也是他永遠的幸福。

Anonymous said...

RIP

Anonymous said...

take care
r

Anonymous said...

能回家便好啊~~
保重

Anonymous said...

bobby is home now and he will always rest in peace. and i know he still loves when you smile. take care

Chikang

Anonymous said...

chikang,dong,r,sarah and yip:

thanks,thanks,thanks....
i'm getting well now.

大小姐

Anonymous said...

唉WY, 我睇完你篇文都知你地一定好傷心了,會養過另一隻嗎? 我都好想養狗,但我又冇太多時間陪佢玩,又怕將來佢走左,我都會好傷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