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土耳其之旅:淡淡然的小古鎮Safranbolu











雖然首站與尾站,都在伊斯坦堡Istanbul渡過,還是選擇以蕃紅花城Safranbolu,作為12天土耳其之旅的啟程點。

*** *** *** ***
從Istanbul到Safranbolu,大概需要近八小時車程。Istanbul城內的大車站Otogar,有齊全城各大巴士公司,隨便挑一間,都有車到Safanbulo,非常方便。我揀了最大規模的Metro,車費位位30里拉(約近160元港幣),不算十分便宜。

事實證明選擇正確,試過坐其他公司的巴士,無一間的車上服務員質素高於Metro不要以為那位服務員只是斟茶遞水兼送蛋糕那麼簡單,那天車廂內有一小孩鬧情緒,那位男服務員居然不時上前哄逗小孩,讓他不要哭啼,騷擾休息的乘客,堪稱當地旅遊大使。

太多到土耳其的自由行旅客,未必會到Safranbolu,因為這裡只是一個小鎮,沒有名勝古跡,也沒有玩樂設施,最多的是一間又一間的ottoman住所。卻是這種特色建設,實而不華的令人迷戀。

Safranbulo分為新舊兩區,旅遊巴通常只會在新區放下旅客。由於有特色的pension都在舊區小鎮,當晚抵埗後就用七里拉乘的士Taski到舊區尋找落腳處,結果找到了獲back packers大力推薦的Bastoncu Pension。

旅館主事人太太精通日語及英語,因而吸引不少亞洲背囊友,也在那裡認識了來自北京、台灣、日本及香港的陌生同途人,晚上還儼如聯合國的同枱大擦一餐,分享各自有趣經歷。

信是這種舒適的環境,才造就出和諧的關係。Safranbolu早在1985年已經被評為世界遺產,單是從一條小道走過另一條,逐一細看不同形式的鄂圖曼式住宅,足夠讓你樂足半天。


在外找到的了隨年月磨蝕的歷史,在內則有人情味依然甚濃的居民。

小朋友對亞洲人特別感興趣,不時問你是否japanese?我說是HK,他們就瞇了眼笑說「Chin Chin」,然後就主動說要跟我們「photo photo」,並接連擺出不同甫士,非常可愛。

如果急於要買日用品,可以從舊城坐五分鐘巴士到新城,車資每人不過是幾毫子,回程的時候更可以足代車,沿路旁小徑下山,也是一個不錯的旅遊活動。新城裡的餐廳也多,價錢合理,我也學懂了su是水,aryan是酸奶,corba是湯,pilav是飯,kofte是肉丸,tavuk是雞,doner是串燒,kebab是烤肉,往後用餐都比較方便。

如果要試土耳其浴,這裡的Cinci Hamam是最佳選擇,因為這裡是罕有男、女賓分開,而女賓部服務生又全是女性,相信香港女生都未慣於光脫脫被土耳其大男人左擦右擦!?這個浴雖然要30里拉,但也值得一試,一下子將你千年老泥都「搓出來」,加上地道按摩,難怪一小時後頓覺身輕如燕。
在這裡逗留的兩天,是全程最難忘的地點。連一個說得出來的景點都沒有,卻是那種淡淡然的氣氛,那種純真的笑容,那種說不出所以然來的安穩感覺,教人留連忘返,有種洗盡鉛華之樂。

Saturday, May 23, 2009

青山黛瑪@土耳其


十二天土耳其之旅,期間哭過兩次。

第一次在Cappadocia十小時夜車到Pamukkale期間,突然非常想念波比,借意拿出i-pod聽歌解悶,實則偷看內存的波比照。再一次看著他從三個月走到十五歳,好像再一次,重新將他抱入懷中。回憶太多,多得連雙眼都盛載不來,只能靠湧出的淚水,引證我確實,曾經擁有。

回程航班上,明明有多齣好戲可挑選,偏偏又要選看《Marley & Me》。這些j老套狗仔片,不用知道內容都預料會眼淚鼻涕直流,結果不但一如所料,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Marley老了,要用一針送他安詳的上天國,不就跟波比的遭遇一樣?彷彿我又再次走過這條艱辛的路,一直抽搐的狂哭,哭得心都痛了。

除此以外,每天都是嘻嘻哈哈的過。如果有Laughing姐選舉,我應該有入圍的機會。

PS:關於土耳其,實在有太多東西要寫,尚需一點時間整理。

Tuesday, May 05, 2009

贈書沒有好下場

這一行的人,尤其專責政治的,不時都會收到政界中人贈書。有時不是千里迢迢的把書寄來公司,反而是在飯局上,拿出厚厚的書來,一本本的親筆簽名,然後逐一送給在席者。

我是很感激這些人的一番好意,但卻不太欣賞如此贈書手法。粗略估算過,一堆獲贈的書中,幾乎只完整的看過一本,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劉慧卿的《卿描淡寫》,裡頭卿姐的年青貌美照至今仍然記憶猶新。其他的就束之高閣,原本可以掉了它們,但又覺得可惜,更像枉費人家的好心,結果就讓它們,年年月月與塵垢為伴。

作者最希望的,應該是作品有人欣賞;縱使未必認同當中理念,也重視分享過程。但不少贈書的政界中人,似乎(我是說似乎)是為求宣傳多於一切,有沒有讀者都毫不重要,旨在告訴傳媒:「我都有書出。」

我敢肯定,席間跟我一起拿起書向作者笑說「多謝」的人,十個有九個半都不會看那本書,還聽過同行呻道:無啦啦又要攞本咁重既書。你說作者聽到的話,於心何忍?

政界寫書,大多數都是自述生平,或者將評論文章輯錄。行內人對這些內容基本上都有一點掌握,再推動他們看書的動力不大。除非是對該政界有一點情意結,否則都難以乖乖的看完。這樣贈書,換言之又少了一個有機會看到此書的人,是不是比較浪費?

只要是有興趣,就算是政界所著,都樂於自掏腰包入貨。《羅德丞政海浮沉錄》就是那種必買佳品,逐一揭示政圈內幕,尤其在這個梁振英蓄勢待發選特首之時,更應翻閱此書,了解梁振英如何小人。

我不是梁文道,未能囂張的發表《拒收贈書啟事》,只希望今後收到的贈書內容有可讀性,毋須霸佔我書櫃一角,卻只天天食塵,充當其他書本的防塵保護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