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09

講大話唔眨眼


「你呀,講大話唔眨眼呀!」

我以為這只是句普通的罵人說話,豈料確實是生理上的條件反射。

霍士新劇《Lie to me》,專門分析人類心理。男主角Dr. Cal Lightman相信"The truth is written all over our faces",向憑人類的表情與身體語言查案。

就以說謊為例。我們以為說謊者會心虛,因此眼神會左閃右避。事實卻剛剛相反。原來一般人若意圖說謊,都會非常刻意的睜大眼睛,希望用堅定眼神說服對方,自己所說的全是真話,沒有絲毫心虛。反而那些眼神閃縮的大話精,倒是更加情有可原,至少還掩飾不了歉疚的真情感,沒有那些睜大眼睛說瞎話的人般立心不良。

這個推論令我想起有外遇的人,覺得是這種大話精的最佳人辦。他會瞪大眼睛看著她,表明以後不找她;對著那個她,又信誓旦旦的說不再要她。她與她都信任這雙堅定的眼神,她與她都最終受騙。愈美麗的東西愈不可碰,正如愈堅定的東西都愈不可信。

自然,單靠眼神不足以定奪一個人是否說謊,一些小至聳肩、摸鼻、皺眉甚至呼吸,都是Dr. Cal查案的關鍵點,因為從小動作中表現出的恐慌、不安與焦慮,已經徹底的將一個人出賣。

甚至乎笑容都是測試真誠度的證據,一個欠缺魚尾紋的笑容,有可能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應酬面具。一旦發現自己面上多了幾條魚尾紋,別老怪上天多給你一點歲月見證,這正是得以樂開懷的最佳表徵,多麼令人羡慕!

據說說謊者還有一個弱點,就在難以將自我編製的故事倒敍,因為那些「事實」只是一些慌忙堆砌的記憶,根本經不起現實的考驗。懷疑另一半有外遇的人,不妨試試查問那個神秘的晚上,他究竟做了什麼?然後叫他倒轉說一次,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

(當然,測試前必須作好最壞打算,否則隻眼開隻眼閉就好了。被謊言暪騙,有時勝於被真相傷害。)

Saturday, June 13, 2009

言多必思

精神病漢立法會自殘,有人笑問我會否害怕給界親?我相信在街給人劈死的機會遠遠更高,因為我經常都口沒遮爛,無論是有意無意,都實在乞人憎。

有時的確是無心之失,未有顧及他人感受。有次與L君到洗衣店,瞥見牆上一張告示寫著,一旦遲過兩個月拿取衣物,每天罰2元.我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覺得這位老闆會不會太「狼死」?也虧他如此直接的展示務實搵錢態度。我的笑吸引了他的注意,不明所以的問我所為何事?我卻一時樂極忘形,指著告示對他回敬「好笑」二字。一切突然靜止.沒有任何回應,只有一副面燶燶與尷尬得想走人的面孔。

又有一次,下著大雨上街去。見到前面的人拿著的傘極大,三個人匿在其下都尚有空間,心裡不期然的羡慕得向身旁的L君讚歎:「前面把遮好大呀!」結果換來L君的「怒目而視」,因為在那個情況與場景,那句說話聽在別人耳裡,就像在投訴他的傘太大太阻路,誰會感覺得到,其實我在讚美他與它?

工作上都遇過不少「禍從口出」的情況,有時並非想令受訪者難受,但卻忘了應該婉轉一點。某高官有次問我們寫李八方時,嬉笑怒罵之間,有否顧及像他這類高官感受?本來可以騙他說「已經盡量」等門面說話,但衝口而出的卻是最真實的「無乜」,下面好像還有一句「如果唔係就唔會成日寫你」。飯桌上其他人登時笑著打完場,我是到後來才被提醒,當時的說話令人冷汗直標。

以上的都是無心之失,完全並非心存敵視,可惜太直接的壞處卻是,別人已經被你的言語傷害,怎會相信你的出發點善良,細緻去了解話語背後的目的?有時也以為,朋友之間更加可以暢所欲言,如果你真的當我是朋友的話,用語是否可以更奔放?事實卻證明未必。

過往也試過因為直接的提出建議而被誤會甚至遷怒,或許我忽略了,朋友都是人,都跟自己一樣心靈脆弱。當你以為向他和她提出當頭捧喝時,他和她或許以為你在揭他們瘡疤,沒有半點同情與鼓勵,還算是朋友嗎?幸好我的朋友始終明白我,茶杯裡的風波終於獲得平息。

我也希望世間上所有的朋友可以互相體諒,不要因為衝口而出的話傷感情。

Monday, June 08, 2009

寫封信給「你」


看著你以「動亂」為題,寫下一篇有太多我不認同的六四感言,確實令我心痛了好一陣子。怎麼要將殺人合理化???一場手無寸鐵的學生運動,怎麼變成了你口中的動亂?

89年,我只是個小四生。6月4日的新聞報道把我嚇呆了,也哭了,原因非常簡單,就是任誰看著大好生命忽然被槍殺,忽然被輾斃,稍有測隱心的人,難道會去研究,殺人動機是否可以接納?

6月5日主動要求跟著媽媽飲早茶,為的是買一份報紙看看發生了什麼事。那時只是早上七時,但所有報紙都賣光了。轉頭偷看隔鄰茶客的報紙,我看到是一張張黑漆漆中帶點血紅色的圖片,很多人都邊看邊流淚;無論學生對錯,沒有人能奪取他們的性命。

你認為高叫平反六四的人撈政治本錢、有目的、為的是搞局,有些人更被利用了。我可以真切的告訴你,這個想法侮辱了太多普通市民。你以為我們的眼淚是為誰而流?不過是無端被殺的年青生命,不過是突然喪子喪女的白頭人,不過是無理被拘禁的有心人。

當中極大多數人是自發的,沒有受誤導,也沒有無何政治因素,每年到維園,不過是想繼續表達要求平反訴求不變。

你以為,一旦沒有了這些聲音存在,中央會認真的細看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認真檢討誰對誰錯、認真面對何謂歷史嗎?我們要平反,無非想中央有個自省機會,任何事都不能以人命作賭注。

外界一直執著柴玲在廣場上那句言論,認定她是搞事。年少氣盛說錯話並不出奇,將之放大的人,不是更有政治目的?有人覺得他們事後拍拍籮柚走人不負責任,這些人有想過,他們一旦留國,會有什麼遭遇嗎?不是被判入獄就是被軟禁,而且都是莫須有的罪名。換了是我們,願意就此含屈的浪費青春嗎?除了逃走,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抵禦?

學運領袖只不過是爭取與領導人對話機會,是一種理性的抗爭行為,但中央有認真對待嗎?李鵬最終未有開會便擅自下戒嚴令,大家最終高叫李鵬下台實屬自然不過,但卻未見有史實說明學運領袖以共產黨下台為目的,隱含反共陰謀。事發後有領導人否認六四死過一個人,這種違心的行為,不可恥嗎?不值得繼續鞭撻嗎?

鄧小平帶領中國改革開放有功,但不能抹掉他任內之過。一張又一張的歷史照片,一段又一段血肉橫飛的電視片段,已經真切地反映當晚北京發生的實況。我是非常支持的尋找六四真相,所以非常支持你去再看多一點六四的報道,你會更清楚的知道,何謂真正未被歪曲的真相,知道我們怎麼一年復一年,都想舉起一點燭光遙送遠方素未謀面的人。

PS:
朋友間絕對可以討論敏感議題,只要是建基於事實基礎,而非單憑一些片言隻字。謹將回應同時存放於此,希望更多與你持類近看法的人,明白我們的為何堅持。

Thursday, June 04, 2009

20年來忘不了

與其多謝陳一諤與曾蔭權,
倒不如感激
拒絕遺忘的香港人還很多。


無論經歷與否,
無不為這件悲劇動容,
化身為理解與追求。


一旦需要引證:
真相不容扭曲、
事非不能顛倒、
人性不能掩沒。
他們也都
義不容辭的站出來。


是因為這份執著,
才令我們成為
有血有肉的人。


這一夜的燭光之間,
但願有你
哀傷而不絕望的自由花歌聲。


Wednesday, June 03, 2009

土耳其之旅:別有洞天的奇石區Cappadocia


開始想寫Cappadocia的時候,忽然傳來有熱氣球在Cappadocia墜毀,一死十幾傷。嘩,好恐怖~

到Cappadocia坐熱氣球,幾乎是每個旅客的指定動作。雖然金額是貴了一點,千多港元換一小時,足夠我吃幾個月海嘯晚餐,最終還是乖乖奉上幾百里拉,最多往後的旅程少吃一點。

這千多元確實「抵」。碰巧那天天氣好,又碰巧那個機師是老手,因此當其他熱氣球還在半空漫無目的左飄右飄的時候,我坐的熱氣球不單將Goreme的景色收入我的眼廉,同時更加直闖深谷,在高聳的石柱之間穿梭,近距離觀賞奇石間的洞穴。


此時看著遠空,一個熱氣球正在左搖右擺,機師指著那個熱氣球,苦笑指那個機師經驗不足,最危險是其熱氣球若與另一個熱氣球的basket相撞,乘客情況堪虞!聽後我都嚇破膽,擔心那個熱氣球會有意外,那個熱氣球最終順利降落;有誰料到,兩星期後真有這宗意外發生?我想以後也不會坐熱氣球,一旦遇上不濟機師,怎辦?

Cappadocia被人稱作奇石區,確實相當傳神。在那裡見到最多的就是巧奪天工的岩石群,一枝枝岩石柱會形成心型狀的Love Valley,又有鴿子聚居的Pigeon Valley,同時遇上狀似駱駝的Camel Rock,加上亂打亂撞下闖入的Sword Valley,基本上是個"Valley" Happy之旅。

果里美露天博物館Göreme Open Air Museum都值得一去,數座大大小小的洞窟教堂部份雖然大同小異,無可置疑的是Apple Church與Sandals Church的璧畫都非常壯觀,最愛是一個供門徒用餐的地方,長長方形石柱枱,我想到了最後晚餐。沒有到最著名的Dark Church參觀,因為20里拉入場費外竟然要再多付8里拉,確實「黑暗」非常,我還是愛陽光多一點!


Derinkuyu德林科尤地下城內,除了張大嘴巴不知從前的基督徒,怎麼可以建成如此具規模兼具教堂、釀酒室與課室的「住所」外,也被三名身穿校服的女孩嚇一跳,難道要走到冷得要命的地下城上課?原來是三名逃學的少女,覺得這裡最安全,就像當時基督徒躲在這裡免受迫害一樣。斷估她們也沒料到,走難時竟然遇上一批又一批的旅客,當中又有旅客要拉著她們影相留念?

土耳其的人非常友善,下塌洞穴屋Backpackers Cave Hostel的話事人Yasin就十分幫忙,不時跟旅客說笑。他到Istanbul會女友期間,店務就交由表兄弟Emrah打理。別看Emrah「烏烏wer wer」,原來是個知書識禮斯文人,懂得日語與法語,也正在學習德文,準備明年到德國留學。臨走前更向我討教幾句廣東話招呼語,專業精神一流。

其實這裡的洞穴屋酒店價格差異不大,20里拉可以有單人床位了,而且一般都包括早餐,遇上天冷更有暖氣。到了Cappadocia後可到tourist centre查詢心水hostel情況,免費諮詢兼有地圖索取,萬勿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