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土耳其遊記:Pamukkale雷聲大雨點小

前文:友人e向我借書遊土耳其,我當然一口答應。突然驚覺,土耳其遊記篇竟然虎頭蛇尾,兩站過後變成無尾飛陀。實在懶惰得緊要。所以,有以下一篇的誕生。

***   ***   ***

人知道我去土國,紛紛說必定要到Pamukkale棉花堡看一看。希望愈大失望愈大果真沒錯,Pamukkale竟然是我此行最不留戀的地方,難怪政治人物經常都狼來了,以免有過份美麗的幻覺存在。

從Cappadocia到Pamukkale,需要近十小時的車程。選擇了夜車,省回一晚旅店費,同時多了一天時間,抵。直覺這十小時車程較長途機更舒服,雖然雙腳也需要一直彎曲,不時痲痺,但坐位卻較飛機位更濶落(除非你是坐商務或頭等客位),伸伸懶腰也不礙人,最適合以慳錢為目標的自由行旅人。

清晨六點,天還黑黑的,在巴士總站等了近半句鐘,才等到免費小巴接駁我們到鎮內。必須緊記「有車即上」的原則,因為小巴是「任人上」,走慢一步都可能無位,要自費坐的士,所以快人一步理想達到,而我們的12人小巴,最終連企位竟然有20人,好恐怖!


不到十分鐘車程已經抵步。小巴司機原來同是鎮內旅遊公司的老闆,而他竟然不斷跟我們以廣東話作簡單交談,細問後發現他在尖沙咀寶勒巷開設kebap店,難怪難怪!而他同時又在當地經營旅店Koray Hotel,雖然是家沒有特色的家庭式旅館,但傢俬齊備床褥舒適兼夾超值,也是不錯選擇。

最初也有想過在這裡day trip就算,但又害怕坐了一天夜車後太累,還是決定留一晚。事實告訴我們這裡一天便夠晒數,因為除了棉堡以及Hierapolis遺跡,確實沒有其他地方好逛。


棉堡的石灰棚遠看白皚皚一片,壯觀非常。內進的時候必須除鞋,腳板被那突起的小石頭刺得極痛,很自然的衝到有水的地方舒緩痛楚。可惜有水的地方不多,而且最高的水也不及腰,想浸身的旅客或許會失望。



邊行除了感受那種巧斧神工,也可細心留意水流內成群游來游去的蝌蚪,偶爾也可以見到蝌蚪的成人版───青蛙,怕蛙的人走在池水上就要小心。



愈走到山頭,愈覺這個地方人工化,因為四週都在「加建」,已經不是從前的自然景觀了。盡頭的Hierapolis遺跡卻異常的大,而且四處都是「無瓦遮頭」,防曬物品必備,有帽子更加好。建議毋須遊勻整個遺址,因為不少古蹟都類近,最多的就是石棺,另名為Apollo Temple & Theatre的地方也值得流著大汗上去一趟,感受拜占庭時代人士的享樂味。

(這是老闆娘自畫的棉堡地圖,簡直要珍藏~)







吃的方面反而有驚喜,因為Koray老闆娶了一個日本女子,還在當地開了一間日本餐廳。吃了幾天kepab後忽聞可以吃燒魚飯,兩眼即時發亮,不到十五分鐘已經吃得乾乾淨淨,粒飯不漏,極度痛快。




晚飯後到石灰棚腳下的小公園Beyaz Cennet散步,更屬意外收獲,燈光下的小公園好美,而且不時有鴨子家族走過,加上涼風撲面,爽!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不婚不拖已過時


正當要落筆狠批劉德華「涼薄」之際,大馬報紙竟然「離奇地」攝到他在疑似外父墓前的照片。向來慣以陰謀論看事物的我自然覺得是「政治化粧術」,意在挽回譽論以及市民支持。

對不起,曾經是華仔天地成員的我,還是不吐不快。

做藝人不是斷六親,誰人不知道劉德華背後的女人是誰,為何還要偷偷摸摸?當然不是叫他們做真人騷,在觀眾前大晒恩愛,將私房樂表露無遺,因此平日避談戀事情有可原,確實每個人都可以有私隱。但到了重要時刻,是否還須如此避忌?

那天看娛樂版,那張明明是嚴肅的朱麗倩父親出殯照片,竟然變為滑稽的白色遮陣圖,著實令人氣頂。是否應該給予女方一個名份見仁見智,但相信沒有人認為要以遮遮掩掩不見光的方法處理長輩的白事吧!?難得是朱小姐的家人都愛屋及烏,願意如此集體遷就如此自私的行為。

有人會擔心,藝人、尤其偶像派一旦公開另一半,歌迷影迷的單方面的幻想就會破滅,那還會繼續成為萬人迷?其實這種藝人必須明哲保身誓死不拖不婚的思想已經太落後。

迷戀偶像與愛人沒兩樣,基本上是盲目的,有時近乎失去理智,否則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人知道所愛的人已經有了另一半,還一廂情願的等下去甚至不介意成為情婦或不見得光的愛人?近來紅爆的周秀娜也有男友,君不見還有成班男士如狼似虎癡心等待?Brad Pitt不也光明正大的公開與Angelina的戀情嗎?看不到他(或她)的人氣因而滑落呀。

其實好男人較靚佬更難求;如果劉德華願意承認另一半的身份,相信更令人著迷。住家兼且有型啊,誰不想擁有?特別是對中女而言,哈哈。
PS:原來此文發佈之際,劉德華已經拉著朱麗倩十指緊扣的亮相。當真戥朱小姐高興,毋須再多等20年了~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想到死亡

早陣子病痛纏身,灰頭土臉間都有想過死亡。

自小就會想,究意人死後會去那個地方?我的靈魄是否仿如一縷輕煙,飄呀飄呀飄過塵世,來到白雪雪的天堂?從我呼吸停頓那一刻開始,「我」在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義?似乎沒有,怎麼天主創造的生命,到頭來那麼兒嬉?

人愈大,似乎愈害怕死亡;可能擁有的東西多了,也就更加不想突然失去,因此會用盡方法「保命」;這陣子看醫生多過見家人,說到底無非都是將「我」延續下去,縱使這個「我」其實是何等渺少,消失了也無礙世界繼續運轉。


日前看《影子盒》,又再勾起我對生與死的胡思亂想。三個等死的病人,各有不同的面對態度。「生命中最放不低的不是自己,而是你身邊最疼愛的人!」說的正是。

我在早前的沮喪時期也有粗略的點算過,一旦不幸要離開,能為家人留下什麼?結果發現除了紅薄仔內那個微不足道的小數,原來真的沒有什麼,認真失禮!可幸我也未有為他們帶來蘇州屎,至少沒有揹得一身債,財債與情債都沒有,也就毋須雙腳一伸就有人上門尋仇。

我也非常無謂的想過,如果自己真的要返回天父的家鄉,不能給女麻女麻知道呀,試問誰能接受一個你這輩子最信任的人,最終會無情奪走你最心愛之物?也擔心過母親不知如何面對,怕最終連累她的病情受到影響。是否也應該叫妹妹保密呢?但紙包不了火,這個可以大話可以暪騙多久?

至於弟妹,倒是沒有半點擔心,覺得他們像我一樣堅強,傷心一段日子後總會復元。我那懾人的大家姐威嚴與風範,以及小至飲品都會替他們選擇的強權與專橫,相信也足以他們念掛一生,或許更要多謝我提早到彩虹橋照顧波比呀!

確實,是我想多了。

病痛最害人,容易令人疑神疑鬼。轉做推拿針炙後,病痛其實已經好多了,換言之還得在這個塵世繼續為幾個臭銅錢捱騾仔,在人人必經的死亡之前,繼續搜集更多美好生活的證據。

「活著 有你,多好!」希望這篇忽發奇想的死亡文章,不會嚇怕你們。

Friday, August 14, 2009

《於心有愧》


《H3M》有一首歌感動不少人,最初忘了歌名為何,但凡跟朋友說起,就說是大意指前度覺得有負愛侶,自覺非常內咎的那一首呀,友人總能第一時間答上說是《於心有愧》呀。

原來我們都錯了! 

前幾天閱報時發現林夕專訪,像是如獲至寶的細心品嚐,讀至後段才晴天霹靂地發現:《於心有愧》竟然是首非情歌,而曲中的悲慘主角實際上竟然是位母親!!!驚嚇度更勝於女版許愿也入選香港小姐。

重新認真的再看一遍歌詞,發現文字潛藏的魔/魅力,也發現自己的思路世界何其窄。

「曾聽說你某夜結婚未曾露笑容,實在不敢相信我的元兇」,可能新娘/新郎不是我的故事聽過太多篇,令大家不約而同將曲中主角化身成被辜負的愛侶,認定大婚之日的苦澀都源自未忘舊愛,誰想到奉子成婚都有可能令新娘子鬱鬱不歡?

「年少率性害慘你」更語帶相關,究竟是歎母親被年青時的衝動與激情所累,抑或自責身為精子時代不顧後果一股作氣的游游游而令母親一失足成千古恨,都可堪各位歌迷自行研究。

林夕說,這首歌表面寫給前度女友口,實在卻是送給母親,凡事都有表面與內在含意,只視乎你如何感受。

我卻是由始至終只看到表面。怪只怪視野太狹窄、思想太膚淺,一切太過理所當然,就像平常做人處世一樣。簡直有點辜負這首詞的罪咎感。

《於心有愧》,應該由我來說。

Monday, August 10, 2009

另類「是非簿」

沒有Facebook的最大損失,可算是群體活動照片數量大大減少。

往時大家會以電郵傳送照片給參與者,雖然大部份照片到手時,足足是該活動的一年過後,但目前卻是連「遲到好過無到」這句話都不能說,因為收到照片的比率幾乎是零,人人都將照片上載Facebook,讓各位「朋友」自動取用;可憐我這個沒有Facebook的人,若非親自開口要相,就會失掉一些生活見證,回味人生旅途時又少了一點甜美。(註:幸好不少朋友都知道我的頑固,樂意向我另傳照片,這些人,我是無限感激~)

除此以外,Facebook對我而言確是毫無用處,而且更有令我厭惡的原因。有一點不能否定,就是Facebook對社會運動有巨大影響力,君不見近年不少相關社會問題的抗爭行動,Facebook都是發起源頭,它在短時間內一傳十、十傳百的龐大號召力確是史無前例,而且被感染的大多都是年青人,正好為對下一代搭建關社平台。

可惜Facebook同樣是「是是非非」的發源地。例如即時更新status的功能,就足以令大家互插。因為status通常紀錄著一剎那的情感或意見,而且只能以片言隻字表達所思所想,有時因為一時之快,就會惹來風波。

最近聽聞,行內某人看到一段新聞或得到一段消息後,隨即未經核實或求證或了解下就打出幾隻字抒發感受;某些知道內情的人看罷即怒火中燒,紛紛在其Facebook留言反擊,更說要刪除這個人的戶口云云,可見那幾隻字威力之大。

不知道事件最後發展如何,只覺得這些爭論可以避免,因為當一個人冷靜下來的感受與看法,未必與最初一樣,status不過是霎時衝動,何須動氣。再者,對他人的容忍度那麼低,足證這些人根本並非真正朋友;不是朋友,何必為他浪費時間?

Facebook內的Tag相系統更是製造事非的最佳工具。先不說那些男/女朋友從其他人戶口看到另一半與異性的親密照而引發的衝突,因為開設Facebook的人幾乎都應該有心理準備接受這種情況發生;倒是沒有料到一張小小照片任何時候都成罪證。

友人A上載了一張幾位行家與政界中人的飯局照片,那一餐飯純粹私人聚會,獲邀出席者都是該政界中人的識於微時朋友,席間只談風月不談政事,嘻嘻哈哈的話當年。

可是,A君手多多Tag了一個出席者,就令私人飯局曝光,有行內人因此向該議員投訴,說了一堆「為何漏了我」及「為何大細超」等有氣話,然後當然是要求加開飯局。這個故事肯家會在圈內流傳,最擔心獲邀出席飯局的人都會成為某些人眼內一條刺,加深原有矛盾與紛爭,唉~

還有我最怕的網絡欺凌行動。有些人竟然會開一個群組,專門說某人壞話;由於看得過癮與開懷,參與者自必更細心發掘某人的缺點與壞事,以便與大家分享;更甚是將無謂小事放大成罪大惡極,避免群組無以為繼。被針對的人還傻呼呼,不知已成為笑柄,永遠沒有機會澄清某些可能的謬誤。

坦白說,與三、五知己閒話家常時,都會說說是非,抒發不滿,但大多是過場話題,而且傾訴對象總是相關的人,未致於要求無關痛癢的人都參與討,更不會惡毒得要以此為題,無日無之的將是非延續下去。

Facebook毫無疑問是另類「是非簿」,稍一不慎都會萬劫不復,小心小心!

         (香港機場的公共電腦,似乎並不歡迎是非流傳)

Sunday, August 02, 2009

又再教訓人



在這個小巴站,我又再「教訓」人。

暴曬下的人龍已經有四、五個人在「乾煎」。我趕緊成為第六個「人乾」時,發現人龍約一米外有位妙齡少女在陰暗位「避暑」。從她身邊經過,朝著人龍進發,她是一動也不動,相信不是我的「競爭對手」吧。

三、四分鐘後,車來了,忙著從袋裡摷出八達通時,那位少女竟然已經走到我旁邊,跟我平排而行;後面排隊的人,或許以為她是我的同伴,全都默不作聲。我卻是對「攝位人」舉動非常不滿,直接問了她一句:「乜你係排隊等緊車咩?」

平心而論,語氣已經非常平和,算是趕上聖堂時前的「賣大包」慈善行動,可是那位弱質纖纖的少女,竟然像是受了百般委屈,瞪大眼睛楚楚可憐的望向我。

明明是她不對,為何好像我在欺負她?年紀輕輕怕什麼太陽?膚色黑一點不是比她的粉白臉更健康?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要快人一步當然有所犧牲,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啊。

這些說話,我最終都沒有說。恨我仍然有一點點憐憫之心,不欲在大庭廣眾「搞喊人」,姑且收口放她一馬,讓她先行。但也不忘循循善誘的說了句:「下次等車要出排隊,我個個都好怕曬!」

然後,她頭也不回上車去,像是被我這個嘮嘮叨叨的「大嬸」嚇怕。連一句我認為應該說的「唔該」,都沒有。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