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0, 2009

公公

趕到醫院時,心跳機上只餘一條直線。熟睡中的他走得非常安詳,沒有半點痛苦,95歲,是笑喪。

公公向來說話不多,連吃也不多,閒時剝剝花生,喝點竹葉青,這樣又過一天。單看外表,並不會想像他是個年將近百的老人,可能是生得高大的關係,又或者,男性的衰老總是較女性為慢。

近年身體轉差,連竹葉青都要戒;最初還經常說喝一點點沒所謂,可是一點點又一點點,加起上來便很多,最終被強制禁飲,不知他有沒有怪我們小題大造。

婆婆當年要走時,我依稀記得,他是那麼堅強,雖然會掉眼淚,很快又抹走。此後十幾年,他更加的沉默寡言,說話一句起、兩句止;一班親戚過時過節在他家裡打麻雀碰碰杯時,才會喜孜孜的多說半句,但依然是低調的坐在一旁,獨自印印腳的看電視消磨時間。

這幾年因為周日要上班的關係,缺席了很多公公家裡的過節活動。最初母親也會轉告,公公又問起我怎麼不來?後來不知是否習慣了,索性連問都不問。我都希望他只是習慣而不是忘記,忘記這個曾經為他買過無數次竹葉青,曾經與竹葉青溝七喜與他對飲的孫女。

放心上路,我們會好好照顧母親的。

(中間坐著的是公公與婆婆,母親在後排二)


後記:就在公公離世的這一天,我竟然罕有的發高燒至102度。我以為是前一天吃的芝腿治累事,令我又痾又嘔,醫生卻說是感冒菌作祟。其他親友在公公故居收拾遺物時,我只能溫溫吞吞睡在一旁,沒有出過半點力,真的不好意思!這也是我,首次睡在公公的床上。世事往往,如此奇妙。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大小姐,保重身體啊。雖說小病是福,但小病當無病,後果會好嚴重~
佐敦人

Anonymous said...

好心妳尋日病,今日就唔好返工喇!

探員

Anonymous said...

節哀順變, 保重

火熱阿萊

葉七城 said...

節哀順變

大小姐 said...

各位:

其實我唔係好傷心,反而有d欣慰,因為阿公走果陣,幾乎所有係香港既親戚都到齊.
人終須一死,如果我走果陣都有咁多人送,我諗都會好開心.

另探員:

我係一個唔輕易請病假既人,其實醫生紙我都有攞,但只會到好頂唔順關頭先至會用.

Anonymous said...

好好照顧自己,好好休息!
kaikai

Anonymous said...

take care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