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4, 2009

我看《活著》


多年前看余華的《活著》,為主角福貴的黑色人生流過不少眼淚。最近翻看,依然感人;那天在地鐵車廂內,讀到福貴兒子有慶魂歸天國,又再淚盈於睫,急急以極速從袋中偷偷拿出紙巾拭去眼淚;跟我握著同一支鐵柱的女乘客,還是發現了我的「異狀」,在我抬頭裝作若無其事時,送上一個奇異目光。

我是一個經常會為書中人流淚的「怪人」。數不清曾為多少個主角掉眼淚。(諷刺的是我的眼淚對於實實在在活生生的人,卻相當的吝嗇,包括自己在內!)

記得哭得最厲害的兩次,其中一次也因為余華,《兄弟》中李光頭怪誕遭遇,教人又笑又哭;現在每逢見到大白兔糖,都會想起現代人何等幸福。

我實在想問,有誰看過李碧華的《煙花三月》後會不哭?那些淚水不單是為主角袁竹林坎坷一生而流,它是向所有承受過羞辱的慰安婦,送上的一份最大支持。

近年看書,少了會令自己動容的主角。可能是選書的問題,令我無緣與自己心靈相通的主角遇上;也可能因為時機不對,遇上了也因為無心裝載而未能「撻著」。

我最不希望的是:明明選對了,明明時機心情也配合,卻是看而不知其味。最怕是因為心腸隨著年月增長而硬起來;受感動的機能,不知不覺被侵蝕,連淚線,都在萎縮。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有沒有看龍應台的《大江大海》?很棒。

sau

Anonymous said...

未呀...都會睇,但在輪候中

大小姐

Anonymous said...

有慶死的一節,我的眼淚也在眼窩滾下滾下,但始終滾不出來;哭得最厲害的是少女時代看瓊瑤的[幾度夕陽紅]...

皇后

Anonymous said...

嘩,瓊瑤,《庭院深深》我都好喜歡,但其實好鬼老土。

有慶死得好慘呀,佢明明去捐血救人之嘛,嗚~~

大小姐

ss_ter said...

記得幾年前返工時在地鐵讀《活著》,單看序已鼻酸了....

《許三觀賣血記》也很感人。

Anonymous said...

看龍應台大江大海,眼淚自然掉下來,去年翻看挪威的森林,哭得比以前更厲害,依家看書也不太敢在街上或地鐵上看,怕喊得眼紅紅比人笑,還有很多書令人動容。
你同事

台中短租套房-夏卡爾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jmjimm said...

正在看 into the wild, 不會流淚,但會令你好想好似書中提及的人物一樣,遠離群眾,一個人走入曠野...

你同事...個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