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到此為止好了


我就是不明白,為何民主黨不參與「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就像十惡不赦的民主罪人?連帶反對「五區公投」的人,都要受到連串猛烈的抨擊與指責?

反對「五區公投」的原因很多。有人因為害怕泛民候選人不能全數重返議會,不想泛民冒險;也有人認為「五區公投」的實效不大,不相信中央會就此放行。有人也怕泛民自暴其短,擔心最終投票投票結果未如理想,無端輸掉幾席,會令運動成效受質疑,連累泛民受恥笑;而仍然留在議會內的泛民主派,難道真的按照補選結果投票支持政改方案嗎?

其實能夠考慮到以上「原因」的人,顯然都有詳細分析過有關行動的成效,絕非隨意地否決,而且都從泛民角度出發,深怕一個運動就瓦解了多年來的努力。這些都是泛民支持者,只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看「五區公投」罷了;怎麼只是在一個運動上發出不同聲音,就無端被打成反民主人士,被視為無膽再在民主道路上前行?

有人為不支持「五區公投」的人士失望,過往將選票投在民主派候選人身上的選民,難道不為泛民支持者容納不了不同聲音而失望?為何只容許支持公投的人激昂陳詞;反對的連坦白說出心底話都被批鬥?

我是由始至終都反對「五區公投」。主要覺得運動不會辦得好,只會暴露泛民陣營的短處,例如某某黨派中人「似乎」沒有為其他陣營人士「出盡全力」助選,又是親中報章大造泛民內訌的好時機?而且認定中央確實不會理會這個公投後果,此亦源於,不相信市民會熱烈參與這個運動;預示的結果相當慘不忍睹,何必自掘墳墓?

還有一點是,我投票,向來是選人不選黨。雖然都是投票給泛民,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為可考慮人選。一旦我的選區的泛民候選人,作風從來都不是我的「杯中茶」,覺得他們根本不會為我爭取到什麼民主什麼普選,對不起,我也很難違心的投下這一票。

上屆投票予泛民候選人,無非是想在議會內多加幾把不同聲音,讓政府的不堪政策難以順利過關;縱使有人認為,這種否決權已經沒有作用,但我卻依然相信,23票在議會內仍然有一定阻力。雖說這是關鍵時刻,但實在,有什麼時間並非關鍵時刻?每一時刻都關鍵,就看在你如何演譯。

反對「冒險」不是罪。一時激情無疑吸引,細水長流卻更令我感覺可靠。根本就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有的只是支持與反對。泛民光譜中,沒理由容不下反對「五區公投」的意見。和而不同不是「齋說不做」。那些無理將反公投打成縮頭烏龜與無膽匪類的批判聲音,理應到此為止。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擱筆?
R

Chong Hiu-yeung (莊曉陽) said...

好少有見你咁上心,同一單野寫兩次。

ss_ter said...

極權式的民主 不容許反對意見 令人作嘔

Anonymous said...

路過都要講句﹕

而家個種邊係民主。

係香港既政治人物中,除左馬丁,仲有幾多人真係體現民主,有真正既民主氣質﹖

嗯,關信基或多或少都有。不過,佢有冇後悔走入香港政治醬缸...

~goe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