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惟有認命


矯揉造作的激情中,惟有認命。

(我又作畫了。在心情愉快的時候@大小姐)

Monday, January 25, 2010

有了怕梁振英的理由

不少人「唔鍾意」梁振英,卻又總是未能說出具體原因;只是單憑感覺,認定他好「奸」。

其實這種「奸」,不會是純感覺吧。但因為太若隱若現,不直接表露人前,令人對自己的感覺都有所質疑。

這一點,蔡東豪的文章,可以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

如果找不到「唔鍾意」梁振英的具體理由而又想繼續「唔鍾意」他的,不妨以此為例,給自己堅定的反梁理由。那幾個不敢公開批評但又隱藏質疑郊野公園存在價值的問號,在我看來,「奸」到出汁。

P.S:正如蔡東豪所說,「聞說梁振英非常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我敢打賭,他已經有反擊計劃,哈!

Monday, January 18, 2010

保持距離也好


中學時代看過村上春樹的《1973年的彈子球》及《挪威的森林》。不是因為好看而印象深刻,反而一直在奇怪:為什麼主角渡邊的世界,一切都是淡然無味的;就連對著意中人直子,也會保持一段距離?難道這樣的世界,才是正常?

特別在看《1Q84》前,重新把以上兩本書重新翻閱一遍。原意是重溫村上舊作的味道,以便與新作做對比,卻深深體會:有距離的世界,未嘗不好。雖然未必是令自己快樂,但至少能夠令避免自己不快樂。有時選擇逃避,不是為了解決問題,只是將煩惱減到最低。

最近我都屈服了。用逃避取代面對。已經沒有任何氣力去爭取。「慢性的無力感只會侵蝕自己,造成損傷」(註1),唯有將自己放到遠遠的、遠遠的。遺憾不能像青豆一樣,對帶有問號世界的成立方式,盡可能迅速適應。

***
註1: 《1Q84》第一冊,主角青豆所言

Sunday, January 10, 2010

一個簡單的道理

是非法擺賣、非法籌款如何?
慘得過有人撐,
毋須擔心被抽秤。

勸你們別問「點解」,
更不要有樣學樣;
就算只是試著玩般籌一毫,
也必定「水洗唔清」。

親疏有别;
不是到現在,
才明白這簡單道理吧?

我近來的寫照:《氣炸了肺》@L君

Wednesday, January 06, 2010

Monday, January 04, 2010

當「80後」成為風潮

又是「80後」。大家厭不厭?

沒錯,高鐵撥款沒有了他們的參與,未必引起那麼多市民關心。無論支持抑或反對撥款的,都應為他們無私的為一班弱勢居民抗爭而拍掌,毋須懷疑他們的真心。但一次暫時的「成功爭取」,不代表萬試萬靈,也不代表永遠值得人支持。

有「80後」在羅湖關口「自動投案」。我是非常敬佩他們的勇氣,自問再年輕一點都沒有他們的膽量。事後雖然發現,有人根本沒有帶備回鄉證在身,與原本以為他們真的作好「犧牲」準備的期望有落差,但也姑且當成一場「騷」看待,總覺得至少是種另類方式喚醒市民關注。

好了,再到元旦大遊行,卻開始有所反感。遊行舉行前夕,已有「80後」打正「衝擊」中聯辦的旗號;而在遊行當日,有人又的確只志在「衝擊」中聯辦。在他們一味「衝衝衝」之時,我看不清他們具體「目標」為何:不少人根本只求發洩,衝擊時笑笑口的大有人在;借故對在旁維持秩序警員無理指罵出氣的人也不少。

不難明白有人或也因為眼見警方嚴陣以待便火遮眼。平心而論,他們不過是緊守崗位罷了;如果警務人員不服從上司命令,執勤時懶懶閒或怯於遊行人士的氣燄,這是市民想要的紀律部隊嗎?

網絡上載的短片統統將矛頭指向警方,當中有警員態度確實極其囂張,但卻只屬少數,我現場見到的是更多警員不時被遊行人士肆意辱罵,什麼狗呀、共匪呀、擦鞋精呀等形容詞應有盡有;而很多警員,卻只吞聲忍氣便算數。大家是不是也應對他們公平一點?



這個遊行,不是只有「80後」熱情參與。那些默默走畢全程、輕輕叫喊口號、緩緩在鐵馬縛上黃絲帶,然後逐一和平散去的「70後」、「60後」「50後」甚至「40後」,追求普選的決心不較一眾「80後」為低;而那種不計收穫、毫無怨言而且永不放棄的堅忍態度,又有幾多「後生」懂得欣賞?

當整個社會忽然由討論如何達致普選,變成熱哄哄討論「80後」現象;我在想,到底是誰在抽水?無論是直接或間接都好。我相信在一眾「80後」還在吃奶時已經為公權拼搏的長毛一定不會;更希望不會是愈趨以自我為中心、已被短暫勝利沖昏頭腦的激進「80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