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4, 2010

政治不正確

當日報道陶君行在一學生活動「失言」,絕無任何「擺人上枱」之意。政治人物「失言」,向來是政治線記者的採訪題材,而當天陶君行在過百學生面前說吸毒是「只可一、不可再」,姑勿論是否只因語焉不詳,此論調的確有問題。沒有理由因為他是泛民中人就要予以偏袒,「當無事發生過」;難道是非泛民人士「失態」,我們才「應該」像吸血鬼見血般「起勢狅噬」?這種雙重標準,恕我不能接受。

可以斟酌的是:究竟是否要以顯著篇幅報道?這一個問題,往往都難以在主管與記者之間取得共識,也通常在讀者層之間意見紛紜,在此不便詳談。想說的反而是:自問報道力求客觀,「失言」前因後果都一一道來;翻查當日相關報道,就只有本報再找來陶君行回應,容許他有澄清機會,避免外界誤會。

而特區政府翌日就此所發出的聲明中,也開宗名義表明留意到該議員已作澄清,倒是其他報章跟進此事時,不僅沒有找來陶君行澄清,反而一面倒報道他指吸毒「只可一、不可再」,怎麼有人針對的,不是這種片面的報道,而是一篇給予當事人詳細澄清機會的報道?

傳媒可以是「友好」,但不可能是「包庇」。若說我「政治不正確」;我只能說,「我從來不」,否則不會在這間報館內,永遠屬少數。見諒。

             (我不是黃大仙,不能有求必應。)

Thursday, March 18, 2010

命中注定攞黎賤

回家途上,雙肩又痲又痛,已經很久沒有試過這種痛楚,估不到一個朝11晚11的立法會會議,將兩、三星期以來幾管齊下的治療作用一鋪清袋。

難怪今日行家主要話題,是立法會秘書處又有空缺了,年資五年月入近四萬,這一行,哪裡有這個水平?人工高福利好工時穩定,筍工也。連暫時不符資格的同行,也說希望新大樓落成後秘書處再增聘人手,屆時他夠資格「上會」了。

可恨的是,我竟然一點興趣都沒有。想到那靜侷的工作環境,幾乎要打呵欠。

命中注定攞嚟賤。

這套戲應該由一眾低收入「冥頑不靈」的傳媒人領銜主演。
圖為我的治療法寶之一:Wii Fit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好地獄與偽天堂


我與公司裡的大部份同事有點不同,不會一面倒說中國的「不好」。但在一片用錢敲擊出的「中國崛起」聲浪中,有時也會感到窒息。尤其當內地同胞自以為,滿身名牌與及排隊進入名店便是由「中國崛起」的最佳表徵,而同一時間卻有他們的同胞在九龍公園外抱著小朋友公眾尿尿時。

讀完陳冠中的《盛世》,有一絲恐懼感湧上心頭。因為陳冠中所寫的情況確實不是「寓言」那麼簡單,而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實」。只要跟內地來的人談一談,不難發覺,大中國的心態相當濃烈,說什麼中國今時不同往日,成功擊退金融海嘯是中國而不是美國,過去的事(即六四)無謂再提,中國要向前走。
早前到上海出差的妹妹說,跟的士司機閒聊時問他,是否要為世博學英語?對方氣沖沖的說:為什麼要我們學英文遷就外國人呀?他們應該學普通話才真。那種唯我獨尊的氣燄,只能令妹妹即時閉嘴。友人轉述一名內地旅客在機場過關時,對保安提問十問九不應,然後冷冷地用普通話說:你為什麼不跟我說普通話?原來將他們看成港人而非內地同胞,竟然有「被看扁」問題;那副嘴臉,想像得到有多討厭。

支持中國進步,不等如樣樣唱好。《盛世》的寓言世界裡,中國人個個像是吃了忘憂草的「河蟹」,一天到晚都是笑容滿面,對政府絲毫沒半點怨言,心裡記著的就是中國多好多好。文革以及六四的苦難記憶,一一都被洗擦掉,只有少數人在費盡力掙扎保留。根本就是推前了一點的現實寫照,難怪令人不安。

「在好地獄,人們還知道自己是在地獄,所以想改變地獄;但在偽天堂久了,人們就習慣了,並以為已經在天堂。」

世人都像《盛世》的國人一樣,要在好地獄與偽天堂中二擇其中;好地獄雖苦,但卻夠真實;從真實,可以看到前景與未來,不似偽天堂,一張張裝飾的笑臉遮蓋了前路還有多遠。我反而在想,上天堂或下地獄,有時確實有得選擇嗎?

Thursday, March 04, 2010

明年繼續逗利是

近年「逗」利是,聽到最多的一句說話必然是:「幾時唔駛派畀你呀?」我相信他們不是為了慳返一百幾十而口出「怨」言,也許是擔心三字頭的中女到底會否「攝灶罅」。

放心,我一定不會(謙虛不是我的性格!),但不等於會在短期內做師奶。結婚對我來說有幾個目的:a)順應家人要求;b)要生仔;c)擔心離婚後分不到另一半身家,以及d)人有我有,是一個「有人要」的身份象徵。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以上四種「需求」;除非政府忽然推出新政,優先讓夫婦以低價上車買樓,在這種「需要」下,或許會令我有急於結婚的衝動,屆時筵開幾十圍宴請你們這些酒鬼朋友一起慶祝又如何?

如無意外,明年或者後年,我還是一樣會厚著面皮向你們「逗」利是,就當是向我們「預支」人情吧;而真正的那一份人情,千萬別因此縮水啊,哈!

後記:今年利是收穫不俗,當然啦,去年幾廿對朋友拉埋天窗,朋友堆中幾乎獨剩我們還有「資格」伸手,難免「大殺三方」。為了對大家的「心意」珍而重之,特別用「福」字為主的利是封拼貼了一幅裝飾畫,無聊是無聊一點,但,總算有心!其他利是封,還在鑽研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