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8, 2010

駁唔駁

必須向一位行家說聲對不起。

我原以為一個小圍飯局,兼且是請客者欽點的出席名單,不應向外洩露飯局內容.因此,當一位我視之為朋友的行家日前來電駁料時,我只能無奈的拒絕,告訴他:我絕不想對其他行家不公道甚或引起怨言。他很明白也很禮貌的道謝,然後翌日我看到的是:至少兩間沒有代表出席的報章都有這則消息;我覺得,欠了他。

說實在,這並非一宗驚天動地的新聞,大致版頭細至三、四百字亦可。有人認為既然如此「濕碎」,何須介懷全世界都有?我在意的倒不是是否大新聞的問題。

不少飯局材料,都是靠在席者不斷挖掘而非不勞而獲,因此認定有份付出的人才應享有成果;那怕那點成果小如一粒豆豉,掉了都不會可惜?再者,既然是特選客戶名單,請客者自然有其「請」與「不請」的理由,誰知道他會否與某間報館有血海深仇,不欲相關消息在未有獲邀的報章刊登,我們又怎能替他放料?

駁料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要駁的是在什麼情況下取得的料。如果是一個公開採訪活動,而行家因為另有要事在身而必須缺席,相信不少行家都樂意駁料(當然嫌早嫌奀嫌這嫌那而缺席一心只想駁料的另作別論);公開場合的內容,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相信無論在場有什麼記者,被訪者大致都會說類同內容。

但政界中人搞的飯局,有時卻會因著出席者組合而說多或說少;我從來不會向人家駁大圍外的飯局料,我不是參與者,怎知道當事人是否樂意被我知道他曾說了什麼話,也無謂難為出席的行家了。但有一個情況,例如明知某一、兩間報館明顯被針對,幾乎全行獨有而你獨漏,那我一定會主動報料;「非不為而不能也」的人們,絕對值得同情與扶助。

有些老細喜歡向同行賣帳,總覺得不是獨家頭條爆炸料,駁給行家又何妨?下次一定有著數。遇到這個情形,下屬未必可以成功反抗,但也可試試說「不」,令他明白你的理由;若是不能扭轉劣勢,我的做法是叫老細自己駁,阿Q點都算過了自己那一關。

又如某些人所說,不是獨家大新聞,何須緊張?說的正是。就是因為新聞如此濕碎,換言之,駁與不駁,都不會為行家帶來「災難」,那麼就請告訴我,為何一定要駁?

我不會以一個飯局的內容,交換另一個缺席飯局的消息,因此很感激同事L君願意在放假期間,抽空出席同日另一個飯局。我們都喜歡親力親為,絕對不想靠人;更加不想,欠下大筆人情債。一旦開了頭,何時還得清?有的只是從此沒完沒了的駁駁駁。

Monday, July 26, 2010

加德滿都,怕怕!


從尼泊爾回來三個月,還未掉得下那種人車爭路的恐佈景像。

Love at first sight,我卻由第一眼已經不喜歡這個地方。那時有太多外圍因素影響,帶著超級腰酸骨痛兼頭痛外遊的確不是個好選擇,而且還揀選了一個太嘈吵太壓迫的加德滿都落腳。

抵步的那一晚,已經是當地時間11時多,而我們(其實不包括我!)竟然還大安旨意認定心儀旅館一定有位,結果當然是夜晚流流吃白果,唯一選擇是對面一間港幣40元一晚雙人房的賓館。平均20元一位,大家都可以想像到情況有多壞,至今仍然為那張發霉被褥心寒。

翌日急急較腳走人,換了間理想旅館,居住情況好得多,卻被外面環境嚇怕;在小巷內走著,人與
車幾乎只有幾厘米距離,無論是前頭與後面都有車子追著你,根本沒有方向可言,幾乎是一步一驚心。加上整天也被沒有停過的響鞍聲纏擾,到了晚上仍然是心煩意亂。

最恐佈的事還在後頭。旅館附近就是歌舞廳,凌晨二時前還是音樂聲吵個不停。失眠至約3時多,終於入睡,但

在5時突然紥醒,感覺是右邊頭部肌肉以至手臂全都麻痺了,還出一身熱汗,真真嚇人。之後欠缺再入睡的勇氣,竟然與那些纏在手臂還未消散的麻痺「拮拮星」,一起等天光。

早餐過後,即撇,乘內陸機到Pokara。簡直像踏足世外桃源。寧靜,原來可以好矜貴。多感激我在未
發癲前已經離開。只想告訴怕嘈的旅人,加德滿都絕對不是一個好選擇。

PS:餘下的尼泊爾遊歷,都是愉快居多,希望稍後有時間再寫。反正一個人的時間好駛好用,哈哈

Tuesday, July 20, 2010

緣了就是完


終於看了《分手說愛你》。較預期中好看得多。

如果不是由薜凱琪與房祖名主演,影片的感染力實在大打折扣。有多少人可以像薜凱琪般做個要求男友百般遷就,口裡不是BB就是我今日有咩唔同你只可以鍾意我一個咋的港女而不令人討厭反而惹人喜愛?由房祖名演的的傻頭傻腦男都出乎意料地討好,簡直將現實中無所事事只顧打機就算是兼職上班幾天又劈炮的港男過度「美化」。

也沒有想到將故事鋪排如此特別,所有場景幾乎全都由手提攝錄機與偷拍鏡拼湊而成,連在現實中徵集坊間愛情故事的情況都包括在內,加強了紀錄片的特質。全片最花心思(抑或最不用花心思?)的可能是女主角阿花與阿草的無厘頭對答,那種不時講完都唔知想講乜的表達方式,非常容易就將觀眾帶入其中,誰沒領教過令人O嘴無言以對的80後話語及態度?

其實男女主角明明已經分手,因為一個網站又再續緣。然後又逃不過分手命運,一大堆甜蜜自拍片段卻令幾度提出分手的女主角回頭。有人說此片有意反映這是個年青人凡是自拍的年代,因而連造愛過程都要拍低,難得是男女主角都毫不介意。

故事沒有說明,凡是自拍是好是壞,但看阿花願為往昔片段而回頭,表面看來是「好事」。我卻懷疑,一個已經變心的人,就算因為種種理由留低,也是有時限的;有朝一日,當阿花看厭了舊時的甜蜜片段,還是會離開,屆時連這些美好片段都變得一文不值,何苦?

用真心而不是機器勉強留住回憶就最好。當阿花步入登機閘口後,本來就該圓滿散場;在戲院哭紅了眼睛的觀眾,難道會天真得為這種「失而復得」的愛情感到欣慰?緣了就是完。我為所不悅的大團圓結局找到的解釋是:因為你,不再年輕;太多應該,太少意外。

Monday, July 12, 2010

真的樂透了!




世界盃終於落幕。恩尼斯達加時期間一腳,不枉我捱了七個深宵,叫破了七次喉嚨;沒有中途轉軚,誓死擁護狅牛。昨晚看罷西班牙捧杯兼繞場幾周接受祝賀,上床已經天光。其實都睡不著。太興奮了。

上屆已經捧西班牙,仍然記得法國3比1踢走西班牙晉身八強的失落。女人的復仇心理特別強(原來當年已經想復仇!),所以今年見到法國踢得一團糟,16強不入便要返歸時格外亢奮。雖然首場意外負於瑞士,但對西班牙一直有信心,不變的地波組織戰有人嫌悶,我卻看得津津有味,為那種準繩的傳送感到穩陣,反而不喜歡巴西的悅目進攻式足球。女人要的,無非是穩陣。當然也要斯文,像荷蘭的粗野就可免則免!

韋拿是意外收穫,沙治奧拉莫斯、沙維、佩奧爾與恩尼斯達都令人振奮,也少不了盛傳因為女友在場採訪而在首場分心失球的卡斯拿斯。最失望的,無須多說,一定是費蘭度托里斯。上屆他是全城觸目的王子呀,今屆怎麼變成可有可無的大配角呢?昨天見他進場不久便「抽筋」就抆掙,轉頭又想: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還是體諒了他傷癒未好甚可憐。

1994年是正式「收看」的首屆世界盃。那時狅迷金童子巴治奧,還儲了他一大堆閃咭與海報。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12碼的殘酷,與妹妹,還有剛來我家不久的波比一起由深宵看到天光,看他一腳飛天,看他一臉落寞,看他由英雄變罪人。波是圓的,我知道,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所以八爪魚都可以是妙算子,巴西都可以出局,呵呵,我真的樂透了!!!



後記:賽前一杯由南非式Baileys (AMARULA MARULA FRUIT AND CREAM),正呀~

Sunday, July 04, 2010

遇強愈強

              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