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疑似偷拍狅

昨天搭地鐵,有個與我高度相若的中年男人與我並肩而站。我一直插著耳筒收看手機內的新聞,隱約看見身旁男士不停接聽電話,手機放上放下好多回,而且半點講電話聲都沒有,相反旁邊男女的嘻笑聲卻輕易傳入耳。初時不以為意,但他接聽的頻密度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轉左向他望去,正好與他眼神接觸,剛「收線」的他是有點怪異,但迅即又低頭休息。我以為是我過度敏感。

下車前一個站,我收起聽筒,卻發現手拿電話的男人雙手放得低低的,鏡頭向出畫面向內,三秒不夠就閃閃縮縮的拿起手機看一看,然後又再度將雙手放低,而站在他對面的,正是一個身裁高佻的熱褲女郎,她對著不知是i-phone還是i-pod看得入神。

我懷疑,那個鬼祟佬在偷拍,因而試著在他拿起手機時,偷看到底他在搞什麼東東。雖然是有點朦,影像又細,但驟眼看上去,看到兩條反光東西,如無意外,應是對面女孩的玉腿吧。

豈有此理,我突然無名火起,90度角大動作轉向他,雙眼一直瞪著他,想給他一個「我知道你係度偷拍緊嘢呀死咸濕佬」的訊息。專注「偷拍」的他最初沒有為意,再重複做了3次放下手又再翻看手機頁面的動作後,才發現我在瞪著他,然後有點神不守舍的擔天望地,隨即停止了早前的疑似偷拍行動。這樣更加令我對他偷拍舉動深信不疑。

到站了,我仍然在瞪著他。正常來說,有人不懷好意望著你,理應問人家有什麼事,但眼前這位咸濕佬卻只擔天望地,直至車上幾乎所有人都落車,他還不動;我想:他是想我先走吧。但我沒有這樣做,一直與他對峙。他被迫下車,我才跟著他離開車廂,但試圖站在離他較遠一點的位置,想遠距離監視他會否揀選其他獵物,好等我當場捉住這個色狼。

他顯然知道我還在,竟然走到一碌柱後想撇甩我;我怕甩了他,又要跟上前一點的位置,然後看到他步伐加速,並衝向人群聚集處,我沒有其他辦法,即時拿出手機拍了他一張照片。然後,他消失得無影無踪,唉。

吊著他的時候,心裡還盤算應該怎樣處理好。按道理應該當場捉著他,或者向票務員告發他?但萬一他真的不在偷拍,那我便寃枉好人;同時我又猶疑,偷拍別人雙腿,究竟是否犯法?萬一完全無問題,會不會又被人嘲笑港女寧舍多疑,終日有妄想被侵害甚至侵犯症?結果還是覺得應該靜觀其變,有證據時才採取行動,可惜在為免打草驚蛇之際,我走甩了一個嫌疑犯,留低的,只有一個背影。一個揹著背囊的背影。

(照片刻意弄得朦一點,連背囊也看不到,暫時保障這位仍有些微機會是無辜的嫌疑犯!若是無辜,就最好了。)

我還是會將照片呈上港鐵,提出我的質疑及事發經過,以備日後不時之需,希望他們不會怪我無聊及多事。女士們搭地鐵時,千萬要小心!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嬲佢唔影你...........

老馮

Anonymous said...

見義勇為,好犀利
R

ss_ter said...

類似情況我都試過
有個坐我隔離既阿叔明目張膽地拎個DC出黎影阿嬸個八月十五
係要ZOOM 埋去0個隻
我即刻擺講電話大聲話隔離有個變態佬

之後佢落左車
後悔當時冇直斥其非
其實係有少少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