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9, 2010

披著糖衣的大閘蟹

今年參加的蟹宴不多,比不上前年一個月內可能有十隻蟹落肚的「佳績」。芸芸蟹公與蟹后中,脫穎而出獨得本人歡心的,唯有這一只:大閘蟹...蛋糕。

披著糖衣的大閘蟹啊,縱使你愛肆無忌憚的打橫行,一邊以肥美的蟹鉗突襲眾人的肚皮,另一邊又以香噴噴的蟹膏刺激大家的神經,大家還是不會怪你累大家增磅,因為你,可愛又得意;就像披著羊皮的狼,永遠最受人歡迎呢!

噢,好像想多了。還是回歸正題。我愛這個蛋糕,更愛出品這個蛋糕的一對新人,特別是,其實是羊但卻披著狼皮嚇人的新晉「人妻」,嘿嘿。

Saturday, November 13, 2010

地下鐵偶遇他或她

接連收到原意是「安慰」但又隱隱然帶點「嘲笑」內含「你見報個樣好鬼衰」以及「唔該保持吓儀態」的「問候」;我,實不相暪,完全得啖笑,絲毫沒有嬲怒。掹著L君車邊而獲得見報機會的我倒在想:「乜上個禮拜真係咁無新聞咩?」

自己哪一行人呀?當然明白何謂『看圖作文』,尤其對八卦雜誌而言。如果我跟L君在耍花槍,如常張大嘴巴笑哈哈,那條題應該是「L君冧女有一手」或者「L君眾目睽睽下調情」。又如果,我那天心情不佳而口黑面黑,又或是與L君為時事爭抝得面紅耳赤,那條題,極有可能是「L君激親女伴」甚至是「L君當街與女伴炒大鑊」。


相對形容我有點「不耐煩」以及「被悶親」,其實已經算「不幸中的大幸」,對L君的形象破壞性也最低。其實,在地鐵內打嗑睡有啥出奇?不過我那天,確實又睡得比較旁若無人地「自在」,難免要以
小圖顯示,讓人羡妒一番,哈哈!

報道出街前兩天,還跟L君大模廝樣的在牛頭角街邊站著大啖吃著沾滿甜、辣醬的臭豆腐,如果又「不幸」地被偷拍,標題會是「L君慳家瘟女」抑或「一舊臭豆腐,搞掂中女」?嘿嘿,還真要多謝拍照的記者,給我身邊一班朋友帶來不少歡樂。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除了憤怒


為什麼香港人對「你」,
總是帶點反感甚至敵視?
趙連海一案,
不是已經有了答案?

今天,
除了憤怒,還有什麼?

Monday, November 01, 2010

若要重新適應

友人與相戀多年的男友分開,沒有為晉身黃金剩女而擔心,反而害怕,又要花時間去「重新適應」另一個人。

重新適應這個過程,的確累人,由問號到逗號再去到句號,所需花費的心力與時間實在不少,拆解問號的過程更加折騰人,事關我們都不是十八廿二,未必再可以像當初,因為鍾意就鍾意,懶理句號會否出現。畢竟時日愈來愈少,若要耗費已經無多的青春試著了解,要付出的,不可謂不少。

說來換伴與轉工一樣,也要經歷重新適應的過程;而我害怕的,更加要重新適應一段關係。感激有人憐憫我人工低而工作量大,不時伸出援手助我「脫貧」。可惜我也被大量問號嚇窒,又怕最終得到的只是感嘆號,甚至賠上一段友誼。而且,我都不是花信年華了,能夠押注的籌碼不多。所以只能在此說聲謝謝,謝謝你認為我應該得享更公平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