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0, 2011

習慣了

開始摸索到,編輯掉稿有一個規律:五、六百字的就最好,三、四百字的稿,縱是無謂,反而好多時可在不知是稿擠呀抑或什麼原因下倖存,完全與新聞的重要性無關架。因為每當晚上有新嘢,除非是驚天動地,總是大概寫六百字,不太多也不太少,好像是,好歹我們都作了報道,無甩,而且又不會亂了大規劃!

所以,當你被晨早要求寫五、六百字時,其實要有做好心理準備:它有機會消失得無影無縱呀。哈哈!而當新聞變成八方時,也未嘗不是好事,因為它「被失縱」的風險極低,嘿~


      (稿件若是平安包,就好了,平平安安,一路順風嘛!)







Tuesday, April 19, 2011

最佳影片

五部獲提名的最佳影片中,居然一部都未看過,唯一一套掹車邊看過而又與金像獎相關的港產片只有《分手說愛你》。原來過去一年購票進場所看的幾乎九成九是外語片,香港電影圈真的多得我這種人唔少。


近期都先後看了兩套西片,《Limitless》表面講大腦潛能,實際卻像講意志,平日唔用腦可能是因為懶,不勞而獲生吞一粒藥就成天才,誰不想?這類片,犯駁情節不少,但勝在題材夠新,拍攝手法不俗,足以令人(可能只是我!)忘記瑕疵。


紀錄片《Inside Job》完全是另一個極端,透過連串訪問勾劃出08年底華爾街金融風暴的前因後果。誰是始作俑者?誰卻坐視不理者?誰要最終問責?其實毋須給予答案,看完此片自必有答案。說來,天下烏鴉一樣黑,天下政府也一樣官商勾結,其實委任商界擔任諮詢委員會要職向來是慣例,只是,能否平衡一點?


早前都有捧過本地薑,不過是舞台劇而非電影。《小人國》已經演至第三輯,《小人三國》最大驚喜是謝雪心,竟然肯與其他人一起「癲」,演完勢利家長(一位處處施壓的立法會議員)再演惡毒港孩,我還記著她dup地扭計吃糖的模樣。最喜歡的角色當然是巨星基米高(梁祖堯飾),與名媛馮陳美嬋(邵美君飾)由上回在名店搶衫到今集在幼稚園搶角色,對白對在頂癮,我幾度試圖降低笑聲都不行,愈忍愈爆笑。我深信,現實中的小人家長,乞人憎過他們百倍呢!


月底出發遊德前,應該沒時間再看戲了。那又何妨?這裡不是日日上演大龍鳳嗎?看戲之餘還可擔當茄喱啡,吹水佬與扯皮條任君選擇。這齣戲,抵到爛,也許是明年業內最佳影片呀!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問乜春呀問


可否不再走過來問我:「有無乜、有無物」?


有的話,自然會告訴你;

無的話,就毋須告訴你。


千百萬個火頭,我不是純為你一個人服務。


更何況:你不是我老細。。。難道是要我向你解釋:為何人地台有,你無?



Saturday, April 09, 2011

像置身於1984


看畢《1984》實在要倒抽一口涼氣,裡面所說的思想監控與洗擦歷史,確實與今天、或任何時候的極黨治下情況雷同。

我在看完此大作的時候,趙連海忽然在twitter留言,籲外界當他「沒有出現過」。啊,就是這樣子,除了「老大哥」,所有人都不存在。尤其當你還有思想能力時,更加不能存在。無知就是力量,不同時代的「老大哥」都如此認為。

當所有記憶都是「錯」,唯有2+2=5才是「真理」的時候,又會有一件事「被發生」,之後「被紀錄」,然後「被宣揚」。當「過去被抹去痕跡,抹去的過程被遺忘,謊言就會變成了真話」;未敢忘記,就是要為過去保留痕跡,讓它不會慢慢被謊言淹沒。

Monday, April 04, 2011

We Doodle



最近迷上We Doodle,不停瘋狅的畫、畫、畫(當然是在有免費wifi的時候~)。原來有些朋友是畫家,竟然一直沒有「被發現」;也有些朋友則聯想力一流,每每猜得中天馬行空的圖象。


我發現,已經忘了很多英文字的串法,尤其是在情急時,似乎是一次英文生字大重溫的好機會。這樣,我又繼續有了沉迷的理由,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