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3, 2011

跟柏林圍牆說再見














柏林(Berlin)既為首都,繁華無容置疑,單是幾層高的中央火車站就令人眼界大開。未知是否因為首府國際旅客極多,由踏足火車站開始,途中不斷遇到三五成群的吉卜賽女子(有些還推着BB車)反覆問道“Do you speak English?”,然後就遞上一張字條希望過路人幫忙。幸好只要擰一擰頭,她們便立即找尋其他「善長」,以免浪費時間在「無情人」身上,若一直纏繞,遊玩興致肯定大減。





到柏林最想看的當當柏林圍牆,這道在1961年8月13日一夜建成的圍牆,不知拆散多少家庭,同樣也在1989年11月9日一夜之間,被上千東柏林人推倒,將分隔28年的東、西德再次統一。但原來仍被保留的大幅柏林圍牆遺跡碩果僅存,最完整的一幅只能在Ostbahnhof車站外找到,但大部份塗鴉已經被復修,未必能從脫落的油漆中感受當時人民的素願。(前蘇共總書記布里茲涅夫與及前東德領導人昂納克的擁吻畫,至今仍是焦點)





活於東德的猶太人,悲慘生活不為外人道。柏林也有兩個記載猶太人血淚史的博物館,位於中央區(Mitte)的「柏林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外有一個佈有不同大少與高矮的水泥石碑,遠看就似一個又一個的墓碑,希望遊人走穿梭其中,反思納粹霸權的殘害。



在Kochstr附近的「猶太人博物館」則展示了很多猶太人的生活與發展,當然也少不了被迫害時期的慘況。當地一藝術家更以鋼鐵製作了約近兩萬張「面孔」,悼念在極權下無辜犧牲的猶太人。看著張大了口,密麻麻而又層層疊的臉,幾乎也同時看到當時猶太人的無助。







要完整了解柏林歷史,也必須到布蘭登堡門走一趟,因為在東、西德分裂時期,這座原為普魯士王的凱旋門內竟然築起了一道牆,隔絕兩邊人民,內牆最終也隨著東德一齊倒下,此門也自此後成為德國分裂與統一的見證。



有時間也不妨到查理檢查站(Checkpoint Charlie)走一轉,分裂期間,這哨站非德國人通通往東、西德的關口,當年駐守的美軍自然已經撤退,但仍然有兩個供遊客影相的「美軍」駐守,是有點無聊,卻是旅程中較輕鬆的景點。







來到德國最後一站,繼續搜尋納粹踪跡。東郊就有個「史塔西博物館(Stasi Museum)」

,那裡曾經是個Stasi的大本營,各種偷聽器材與工具,這裡都一應俱全,諸如藏在樹幹以及水壺的偷拍鏡頭,都令旅客讚歎不已。 原來那些秘密警察,跟周星馳一樣有諗頭。(雖然原博物館正在翻新,但一切展品也暫時存放在隔鄰原為納粹高官的餐廳樓繼續展示。)

Saturday, May 21, 2011

在萊比錫想起《1984》










Leipzig(萊比錫)嚴格來說不是一個旅遊城市,人不多,配套也不算完善,例如市內幾間博物館,完全只有德語簡介,有時只可以純看圖或看實物識別。而除了火車站附近的旅遊區以外,市內其實有不少建築物都十室九空,部份外牆更已嚴重損毀,加上路上行人極少,有時仿如在廢墟中行走。

卻是因為這破落的一面,令這個原屬東德的城市別有一番味道;晚上在這冷冰冰的街上走著,真的感覺寒涼,總是覺得背後有個秘密警察在跟縱!

自覺得被監視,或許與這個城市歷史背景有關,這裡曾經有個舊秘密警察總部,60至80年代間,一班秘密警察便在這裡監聽與監視可疑人物,成員更要學懂易容術以便外出偷拍(據知最常釋演的角色為建築工人,圖為一個建築工人所需的制服、假髮及鬍鬚),認真專業。



直至東德解體前,總部收藏了高達幾萬國人的個人資料,原來有人曾在柏林圍牆倒塌後,在這裡找到連自己都未必記起的行踪!


(這是秘密警察曾經偷偷拆閱的信件!)


雖然這個已由總部變身為博物館的圖像說明全是德文,但幸好仍有英語的audio guide,讓你仍可戴著耳筒走入無自由失自由的東德鐵幕時期!






愛好音樂的人也要到萊比錫「朝聖」,因為巴哈曾在萊比錫住了27年,期間譜寫了不少有關宗教的宮廷音樂,更直擔任湯瑪仕教會詩哥班的指揮。因此巴哈辭世後,其墓也致於此祭壇前,教堂內更設有樂器室,珍藏巴洛伐克時代的大、小提琴等,免費供遊人賞閱。

Leipzig本來都有S-bahn,但卻突然在今年5月1日全線暫停,幸好路面交通工具尚有電車,每個站的距離極短,著實也相當方便。 萊比鍚的punk友與酒鬼特別多,可能因此令火車站附近也較其他地方有更多警察駐守,有天晚上就碰到兩幫人馬在街頭相遇,你推我撞狀似要廝殺,因此晚上外出也要特別注意安全。



(途上碰到萊比錫的臨時遊樂場,自律的城市中,連防衞市民走近機動遊戲的圍欄等都沒有,走在這個近在咫尺的巨輪下,刺激度不遜巨輪上的人。)

Thursday, May 19, 2011

不僅為新天鵝堡而到富森











很多人到新天鵝堡,只會即日來回富森(Fussen),遊堡後火車駁巴士的返回慕尼黑。但其實富森絕對值得留宿,除了因為小鎮風光優美,也因為持有富森住宿咭的旅客,遊堡時會獲享折扣(但謹記要先到遊客中心蓋印!)。以二人同遊新天鵝及郝恩修瓦高城兩個堡為例,便合共慳了13歐元,折扣不可謂不少。




建於1884年、樓高四層的新天鵝堡雖然宏偉,但開放的空間卻極少,只有國王、皇后寢室及工作間等幾個房間,加上每一行人都由響導「陪同」(其實更像押送),幾乎還未聽完簡介,就要被引領到另一處,根本無時間留步細賞!而且一行卅幾人擠在一間小房間中,那麼擠迫的環境中,還好意思叫人借過,因為我想看看你身後的小擺設嗎?



由於遊堡只是半小時不到的走馬看花,加上有舊天鵝堡之稱的郝恩修瓦堡著實不甚瑰麗,其實單看建造背景較特別,影響了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二世悲劇收場的新天鵝堡已可。

反而大家不可錯過遠眺新天鵝堡的瑪利鐵橋;雖然約要走15分鐘的山路,但一見新天鵝堡美麗的昂然聳立雲霧中,應該覺得這段腳骨力沒有浪費。(踏上橋,那輕微的木板搖曵聲,以及向下望的深不見底,足以令你膽顫心驚,可能都是旅途上的罕有出現的刺激性旅遊活動!)下山時建議步至旁邊的阿卑斯湖,清徹的水與遊樂中的天鵝,澈然令心境通透明澄。

「忍」得的話,不妨從售票處走5分鐘路程到郝恩修瓦高城堡外才如廁,因為售票處附近兩個廁所都要收費3及5歐元。上天鵝堡前也要留意73號公車的班次時間,通常長達半至一小時才有一班車。若錯過了又不想白等,可以在車站物色同病相憐的旅客搭的士,每程十歐元,四人平分是兩元半,較公車的每位1元8貴一點點。



富森市內的景點其實很少,但市內隨處可見的晚期歌德式建築卻極漂亮,牆上不時出現的畫,總把你的視線吸引過來。可惜抵步的時候,最想看的聖曼修道院卻因為有攝製隊拍攝而閉館一週,錯過了錯覺藝術的建築設計,幸好還能在高地城堡尋找一些疑幻似真的雕欄玉砌窗框。













(我入住的B&B旅館,有個倘大休息室、一應俱全的飯廳及小露台,在香港,沒有過千萬都買不到呀,哈哈!)

Wednesday, May 18, 2011

學習慕尼克的國民教育






慕尼黑每年十月都有啤酒節,可惜嗜酒的我在今個旅程無法碰上這個盛會,但仍然可以在建於1589年的的皇家啤酒屋中,與現場近千食客舉起1公斤的HB啤酒,在現場樂隊伴奏的歡樂氣氛下暢快痛飲(當然還要大擦一隻鹹豬手),甚至像其他食客般翩翩起舞(當然我還是沒有出醜!)。








這間位於瑪麗恩廣場附近的啤酒屋,早已成為景點;不想用餐的話,也可以內進拍照留念,侍應們無任歡迎。(希特拉也在1923年在這裡脅恃領導人,發動「啤酒屋政變」)


來到慕尼黑,必到位於南邊的達豪集中營(KZ-Gedenkstätte Dachau);只要在Dachau地鐵站轉乘726號、前往Saubachsiedlung的巴士即可(但非總站,須中途中車),回程時更可步行,步行時間約為50分鐘。

據說現代德國人都視納粹時代的屠殺行為為恥辱,因此集中營不會當旅遊點收入場費,相反更鼓勵所有人正視歷史!到訪那一天,一批又一批的學生便在老師帶領下參觀,並在現場作小組討論,幾時我們的國民教育,會帶港孩到北京天安門,了解八九六四的意義呢?


從集中營大閘隱藏的一句“Work make FREE"內望,不少政治犯、猶太人、同性戀者及異見人士就在這敞大的操場上倒下。以前逾卅個擠迫的營房,現今只拆剩一個,似乎是不想過於具體的勾起死難者家人的回憶。至今仍然有人在舊營舍空地上獻花,悼念在這裡受難的親人。








走入毒氣室,確實有一股寒意擁上心頭,在這個每次毒死150人的密室內,真是多留一會也不想。旁邊就是幾座燒屍的機器,可以想像得到,狅人希特拉如何視人命如草芥?集中營內的歷史長廊中,有一張希特拉未掌權時,以平民身份在將軍紀念堂參加集會的小圖片,當時混在人群中,還不知道被攝入鏡的他,不知能否預視,以後自己會在同一廣場上,以首領姿態發表演說?



廣場旁邊的皇宮也有參觀價值,記載了巴伐利亞州600多年的歷史,不少地方都在二次大戰時受到嚴重破壞,當局是在戰後才按照原圖修葺。由於皇宮區內有不同主題的博物館,個人認為只須參觀皇宮博物館(Residenz Museum)便可,未必要同時看勻珍寶庫(Treasury)及美術館(Ancestral Gallery)等。



(路過英國花園一街道的小橋下,竟然看到有人在練習滑浪,成為另類遊客景點。﹞



Monday, May 16, 2011

羅騰堡,遊古堡








德國的古城不少,羅騰堡(Rothenberg)是較完整的一個,五個城門圍着的一個小堡壘,別有一番風味。

別的旅遊區,周末及周日的如唧人流有時都令人煩惱,但在羅騰堡,卻不妨在周日抵步,因為周日的廣場上總有不少額外表演,玩音樂的、扭氣球的、穿上奇裝為店鋪宣傳的一應俱全;我入住的那天更有小型飛機展覽(雖然與羅騰堡完全不相干!),那熱哄哄的歡樂氣氛,是閒日到訪時不能感受的。



別怕人太多,看不到兩旁小店的東西,因為黃昏六時半過後,遊人就會大幅減少,那時才逐一遊逛也不遲!也毋須擔心天太黑,因為德國的日照時間很長,未到九時也未天黑。





堡內有個中世紀犯罪博物館,載有中世紀時的行刑方法、工具及源由,資料極度詳盡,每個酷刑工具都看得人毛骨悚然。我最深刻的一種大懲罰,就是當時被認定為長舌婦的女人,原來要帶著專屬的shame of mask遊街示眾;換了是今天,多多面具都不夠用啦!




然城內的風光很美,城牆外風光如樣不俗,至少有兩個地方可以逛。縱使只是小橋流水而非什麼歷史遺跡,就當是在當地郊遊一下也不錯。碰巧是合適季節的話,更可見到滿山葡萄!所以,別嫌遠或累呀。






(原味的snowball像牛耳上灑了糖粉,味道一般。)





(晚上七時,巫師便會在廣場召集群眾一起遊城講故仔,每程七歐羅。)

特里堡歎黑森林蛋糕



從Frankfurt到黑森林的中心點Triberg(特里堡),只須在Frankfurt中央車站乘火車到Offenburg轉車便可,車程大概兩個多小時,沿路看著車外綠油油的風光,轉眼已到目的地。







Triberg是個小鎮,若入住的旅館近市集,其實無須在火車站等公車,因為公車班次極疏,而由火車站徒步到小鎮中心,卻只須約十五分鐘路程,雖然大部份路是上斜,但省時間之餘又慳下個幾欩羅元,辛苦一點又何妨?







這裡有號稱德國最高的Waterfall,壯麗度卻會教見慣中國名山大川的遊客大失所望;倒是繞著這個大森林走一圈也不錯,空氣非常清新,還不時有松鼠在你身邊走過。











在黑森林博物館Schwarzwaldmuseum,雖然記載特里堡名產唂咕鐘Cuckoo clock的發展歷史;但論實際,還是到鄰近小鎮Schonach的Erste Weltgrobsste Kuckucksuhr參觀更好,這裡的大唂咕鐘屋世界最大的唂咕鐘,至今完整無缺,布穀鳥仍然每半小時出動報時一次,加上前面的一大片大草原,1.2歐羅入場費尚化算。















建議去程坐7270號公車,因為持Triberg旅館票據,公車免費任坐,三、四分鐘即到。回程可以順車路走,一邊眺望這個舒適的小鎮,一邊近觀隨風飄散的蒲公英,幸好這裡沒有民建聯,哈哈。






(餐廳不是太多,豪氣點不妨試試Tresor,燒豬柳不俗,約10歐羅。既然來到黑森林,也可試試秘製的黑森林蛋糕,Pinoccino名不虛傳,那層有冧酒與新鮮車厘子的朱古力蛋糕,令人一試忘懷,大大個盛惠2.7歐羅,不貴!)







(持旅館住宿票據到多處景點都享有入場費折扣甚至免費,謹記向旅館索取。Garin Hotel Central服務好兼有免費wifi,自助式早餐又極豐富,推介。)

早車去、晚車返科隆







遊科隆(Koln),大半天時間已可,因為除了科隆大教堂(Dom),其實沒有非到不可的景點;若由法蘭克服出發,早車去晚車返也是一個好選擇。




一出科隆火車站,這座外觀宏偉、氣勢礡薄、建於1248年的大教堂必定令你「嘩」一聲叫出來,可惜遊人之多也令你「驚訝」,每一處都人頭湧湧,實在難以靜心細味,這座傳說中最完美的哥德式建築物。





沿教堂往萊茵河走是舊城區,也有一條購物街,除非要買衫褲鞋襪,否則無甚吸引力,倒是途中一間叫media markt的大型電子產品及配件商店,種類與款式之多值得一逛;若途中像我一樣大意地遺失了小腳架,這裡絕對是個天堂,價錢足足較當地其他店鋪平三倍,還跟香港差不多呢!




科隆出名的,還有它的啤酒。在舊城區的露天茶座要了一杯Kolsch,味道清而淡,難怪又叫「女性啤酒」。一杯0.31公升的啤酒賣2.8歐羅,貴是貴了點,但要享受一個陽光溝啤酒的下午茶,這個價錢也算可以接受!



這邊的萊茵河兩岸不甚特別,在碼頭附近的朱古力博物館則一去無妨。坦白說,有關朱古力的史料不算豐富,但館內展示的朱古力製造過程卻也相當新鮮及有趣,而且珍藏的歷代朱古力包裝、招紙及販賣機亦非常獨特。
(令人懷念的Mika紫色乳牛)



由於此博物館由私人朱古力公司瑞士蓮營運,因此逢入場者都獲贈一粒朱古力,入場後也可試食了即溶朱古力醬的餅乾條。只是入場費要7歐羅,是否超值則見仁見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