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8, 2011

告別立會時

與不少立法會議員一樣,已經當了立法會為第二個家;每周待在立法會的時間,也肯定較待在家裡還長。鄭家富日前說了一件廁所瘀事,我也不妨說說一件關於立法會如廁經歷。

那時剛剛做記者,還覺得議員高高在上,所以當見到劉慧卿與周梁淑怡等資深女議員,與我同樣在廁所排隊時,頓覺「不可思議」。而女廁所的隔音設備極差,只有一塊木板之隔,我是輕易而舉地知道隔鄰的如廁詳情。有一次,我便聽到屁聲一響,差點大笑出來;因為鄰廁者,正是一位女議員。由此也令我引以為誡,日後如廁時,特別「小心輕放」。

10年的政治記者生涯,立法會可能佔了近一半光陰。03年被包圍那一晚,景像至今歷歷在目,那時真的有種:立法會淪陷了的驚嚇!可惜在兵慌馬亂之際,錯過在場見證中指黃挑釁示威者的歷史性時刻,忘了是否因此,被當時的上司責怪了幾句。


田北俊是我最懷念的議員。只要甫見他用手指吊著西裝褸,瀟灑有型地從走廊出現,我們便會如蟻「嬲」蜜糖般一哄而上,問他這事、問他那事;除非他心情欠佳,否則總不會令大家失望,永遠令大家「滿載而歸」。(可能我,還是有點以貌取人,對靚仔總是有更多偏好,哈哈。)



立法會的走廊,就像條政治木人巷;能否練得一身好武功,也由這裡開始。慶幸曾有機會,在這裡過五關、斬六將,可惜還未到下山之時呢。

1 comment:

wing said...

預祝大小姐早日練得一身好武功, 可以下山, 創出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