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2, 2011

無所事事

這陣子上班,實在是悶得發慌。工作是很多,內容卻很少,一班同事每天都在兩、三個人之間追追逐逐,堆堆砌砌,究竟是一場什麼競賽?可能是一場比拼寫作與創作能力的戰役。說的當然是傳媒之間。我們自然是獨領風騷;向來如此,毋須大驚小怪!

人愈大,膽未必愈少。那天穿著孖寶兄弟的裝束在中環四圍騰,哈哈,我是完全豁了出去。還是第一趟參加「鼠戰中環」,為善最樂,犧牲「色相」又如何?下一年扮什麼好?應該沒有人建議白雪公主。除非有人,想發惡夢。也不想全城陷入末日前的恐慌呀。

怎樣才算世界末日?林海峰在talk show說,當有一天,全世界的server同時down機,就是世界末日,因為平常慣了兩分鐘換status隨時check-in及飯前一post的人,肯定生不如死。幸好我迷上的是食物而非網絡。應該不會有這麼一天,全球食物同時變壞吧?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無謂浪費

不甘寂寞的紅頰黑猿早前「離家出走」,在中半山區招搖過市玩足半天。動植物公園的動植物一向格外「孤伶」。可能因為地點「吊腳」,也或因為動物種類較少,但相信與鐵籠設計亦有關;密麻麻的鐵枝陣,半點看不清鳥獸真貎。

上周重臨公園「探望」長臂猿,待不了幾分鐘都意興欄柵,遠距離的鐵枝陣內只見到一點小黑點。噢,這就是長臂猿嗎?這麼近、那麼遠。身邊的小孩都頻頻向媽媽投訴:「乜都睇唔到既」;難怪牠,都想近距離接觸一下「人氣」。

以前到荔園,最喜歡的就是動物園。每次看大象,幾乎都要掩著鼻,卻總是樂此不彼去完又去。印像中那時還有老虎獅子等猛獸,統統都看得一清二楚;記不起那些獸籠的設計,但如果遊人是印象深刻,應該不會是近乎動植物公園的密封式設計吧!

其實在符合安全標準下,設計是否可以放寬一點?無謂浪費一個具有實際教育功效的公園。

(園內看得最清楚的,可能就是這幾只黑白領狐猴。)

Tuesday, October 04, 2011

說了算

一)

10點截稿有沒有問題?當然有。

晚上11時後發生的新聞,除非驚天動地,否則都會被棄。已經不是第一次,同行奇怪的問「點解你地無寫?」有什麼好說?眼白白看著明明可以大造的新聞從來未發生,然後是翌日「翻炒」,怎不令人洩氣?

亦是這個時間性的限制,令我氜未必可以準確法計算數字或報道賽果;永遠只有「約數」就可以;這種「大概式」的報道,某程度上等同「求其」。有沒有看過一份報紙可以在區議會選舉翌日,一個選舉結果都沒有?今年有可能出現!

日常新聞難以配合,騎呢儲故難怪當道。如果我是政府新聞處,一定會看準機會,在難搞的問題上,10時半後才出稿,少受一份報章批評。吹咩,反正是傳媒放棄在先,與人無尤!

二)

既然說起工作,不妨再爆一個火滾故事。話說前天向某人助理查問,究竟其老細有否說過某句話,對方劈頭第一句竟然是:你講畀我聽邊個報料先!威脅若不透露消息來源,不會代為求證。痴線!!!我當然拒絕,然後不歡而散。

對方約近一小時後卻主動來電,說他也能查出誰是報料人,對他心目中那位嫌疑犯「連珠炮發」,然後質問我「係咪佢吖?」其實我知道不是,但我只稱不予置評,不耐煩跟他說我只要發言人回應而非聽他發勞騷。跟這種人對話簡直嘥時間。

物以類聚會是對的嗎?我想起這位助理的老細,當年一副超大鼻模樣:完全當傳媒無到,被扑咪時屢屢行開扮聽電話,雖然電話明明無響也無震。所以當「他」說不想傳媒為了採訪他太辛苦時,只能報以一個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