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12

處處偽君子


小人太多,
扮好人的小人更多。

Saturday, October 13, 2012

「單車代步」沒專利


實在不明白,為何民主黨胡志偉在宣誓日,帶著單車坐地鐵再由金鐘踩至立法會、希望在港島區能以單車代步這一宗「小事」,都要被龐一鳴「挑機」,質疑他做騷、踩幾分鐘路程不是推動低碳生活等等,然後非常「俾面」地獲邀對方一齊踩單車,藉此「點醒」對方一條可以由黃大仙踩至金鐘的路線。

是不是有些人已將「單車代步」,變成自己的「專利」?否則怎麼當別人嘗試實踐「單車代步」的低碳生活時,就要被批評、被奚落?龐一鳴不是說,「不過我還是相信議員是需要肩負帶領社會向前推進的責任」嗎?胡志偉不是在踏出第一步嗎?怎麼就只踏出了這推動向前的第一步、還未知道看到他第二、三、四、五步如何走時,卻要被打擊?難道「單車代步」的政界中人只能有前人、不能有後來者?

胡志偉是否做騷?老實說,不覺得;就算是,又如何?若是有意義的事,不妨靠「曝光」宣傳。據聞他當日在立法會,並沒有主動向記者「硬銷」單車代步,反而是記者在其facebook看到相關單車照,覺得有趣罕有兼夾有意義(至少沒有現任議員試過),然後再問他,並寫了一篇報道。就‧是‧如‧此。

其實,他將踩單車返工的照片放上facebook,與其他人將所有所謂的「生活」細節如今天吃什麼看什麼玩什麼鬧什麼等等全部放上網,又有什麼分別?可能他都覺得是小事一樁,因而沒有主動向傳媒宣揚;記者覺得新鮮,也是合理,至少立法會內確實「前無古人」。到底此事,是誰過於狷介?

非常欣賞龐一鳴講得出、做得到,身體力行實踐反地產霸、又實行低碳生活,相信他參選、透過在傳媒上曝光,也是想希望這條路上,有更多同路人吧。還望他,對其他未及他實踐單車代步水平的人多些鼓勵、少些抨擊。否則,也是一種霸權。


(兩年前到尼泊爾Pokhara旅遊,出入都以單車代步;回港後,卻一次單車也沒有踩過。)




Thursday, October 04, 2012

來.睜開眼


沒意識 
學會了 矇住兩眼 迷信煙花未散

沒記憶 
學會了 矇住耳朵 派對裡任意高歌

在這刻 
睜開眼 來 睜開眼 風光卻失落消散

在這刻 
若見證 混濁廢氣瀰漫 誰合上眼







Tuesday, October 02, 2012

祈求



又是海,惹的禍。

早上傳來少年在石澳泳灘遇溺消息,自然想起遠方的你。嘩,原來已經事隔七年,好長的時間。怎麼當日浩浩蕩蕩的搜索場面,依舊瀝瀝在目?

情緒尚待平伏,竟然再有百人墮海,下筆時已有八人死亡,還有廿人生死未卜;當中不少失踪者更預料是兒童。

心情壞透了。難道這就叫做「命運」?

除了祈求,還是祈求。祈求海龍王,放過弱小者。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2

為Nokia打打氣


仍在用Nokia,吹咩?
至少任擲唔爛、堅固耐用;
不像i-Phone,一撞即裂。

還有,
電力持久,
那須風光背後,
「尿袋」吊命?

打落水狗,誰不會?
雪中送炭卻很難!

Nokia,振作吧~
姿色總有衰落時。
屆時,
大家會懷緬踏實。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12

無癮得只剩下沉默


公司,實在不是談論政治的好地方。

不只一個朋友說,不想在公司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而這些人,絕非建制派粉絲,只是連支持溫和民主派的「膽量」也沒有。

原因好簡單,只要聽到身邊有些人,一聽民主黨與民協這幾個字,永遠仆街前、仆街後;無論他們做了些什麼,總之就是仆街,因為他們曾經走入了中聯辦、曾經支持過改良政改方案、曾經在五區公投十字路口走了另一條路。縱使這些人在公司內或是少數,卻因為聲大而成為了多數。

友人每次聽到指罵,每每都在反思:自己都妥協、支持政改行前一小步,不想永遠原地踏步,到底是否像他這類人士,苦害了溫和泛民主派?每當有人就此痛斥民主黨「賣港」、民協「投共」,每次選舉都票投民主派的友人,只覺同時在被「訓斥」,「係咪我都出賣緊香港?」。

指罵的人或許沒留意,身邊其實有不少人普通人與民主黨或民協同一想法;他想反駁,覺得社會可以有不同想法:為什麼他的意見,就不是意見?為什麼有人代表了他發聲,卻被打落十八層地獄?但很多時還是選擇了噤聲,不想同事之間,因政治、失感情。

我相信,有人會選擇「駁嘴」,但越駁或許越無癮,因為支持政改方案就是死罪,無論當中的理據是什麼,反政改的一派,沒有人會聽得入耳。這樣子,還是保持沉默好了,橫豎毋須他們認同,更遑論要得到他們尊重。只能用選票,代替回應。


PS:前天與一萍水相逢的人論選舉,話不到三句,就以「支持佢哋(民主黨同民協)既人都係狗啦」作結。無癮,大概是這樣形成的。

Saturday, July 14, 2012

想像畢加索




《人物與側影》
看畢加索的畫,沒有所謂明不明,喜歡就是了,例如,三條直線就是頭髮?不用嘩然,也不用皺眉,實際上我也不明白為何是三條直線,但看起來,又蠻得意,奇怪的構圖,反而很多想像的空間,在畫前駐足,遠或近細看一番,時有意外收鑊,其中如《人物與側影》,越看越堪玩味。

《玩卡車的小孩》
也不是所有畢加索的畫都是天馬行空與抽象。《小孩與鴿子》傳遞的反戰訊息相當清晰;老年的畢加索反樸歸真,《玩卡車的小孩》就非常現實,導賞員說畢加索與張大千相識,難道是因此令畫作,流露點點中國風?

如果畢加索還在世,相信都會反對《版權條修訂條例》,從他晚年愛上重新演譯名畫,如仿勒南兄弟《受洗禮後歸來》以及彷馬奈的《早地上的午餐》便可證明,並非一手創作才是有本事的人,前者的點畫法及後者隱藏的角色,可見二次創作,也可是一流作品。


《草地上的午餐》

Monday, July 09, 2012

這個班子信不過


看到有些人,義無反顧一頭栽到梁班子懷裡,真的想問句:難道過去一段時間,還看不清楚他們如何詞窮理曲?
領軍的梁振英,不消多說,一宗僭建風波,人算不如天算,看不到與同樣被指隱暪地牢的唐英年,有何分別?若單單一句「無心之失」就可以逃之夭夭,當時大堆頭製作解畫的唐英年,實在死得「不值」。
羅范椒芬都是「經典」,姑且不提她再三反口,喜孜孜地加入新班子,兼夾在立法會如何跋扈囂張;從她接受傳媒訪問時,竟將梁班子爆出的僭建醜聞與租樓風波,定性為傳媒借「揭黑」攻擊新班子的技倆,懶理當事人到底是否有錯,可見她,其實是個女版梁振英,總之,真理永遠在他們身上。他們真的這樣認為。
令人不齒的,還有張震遠。早前無端騎劫七一遊行,將四十萬人上街夾硬演譯為坊間求變聲音極大,證明梁振英方向正確,厚顏之極令人咋舌;近日他更指「港人港地」政策無實效,難道他忘了,這是梁振英參選時最重要的建議之一,曾經被各方質疑沒有成效,但當時確實為梁振英,在等待上車的市民中羸盡掌聲?為何身為梁振英智囊的他,當時不提出如此真知灼見,要在他正式登基,毋須再以民意壓中央後,才突然有新看法?
太多的例子說明,這個班子信不過。

Monday, June 04, 2012

梁振英對六四的「貢獻」


那天,六四紀念館內,導賞姐姐說:「有個記者當時就喺天安門廣場,聽到好多子彈聲喺佢頭上飛過‧‧‧」幾歲的小朋友聽罷,即時搶著問:「咁嗰個人死咗未?」

「梗係冇,如果佢死咗,邊到有人講返呢啲事實出嚟?」

對,就是還有這班人,令我們知道,六四是一段,永遠無法洗掉的慘痛歷史,除非所有人都像梁振英一樣,刻意選擇遺忘。


也還得「感激」當年的梁振英,為我們留下,不可磨滅的真相。

Thursday, May 24, 2012

還以為在看《大公》或《文匯》

若按照公信報評論所言,立法會選舉豈不是都不應搞論壇,應該由候選人上場後再作監察?

*********************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與其七一前為難梁振英 不如七一後監察梁班子

【明報專訊】梁振英的管治團隊,在7月1日能否一同宣誓就職,存在變數,主要是立法會多 個事務委員會,就他提出的政府架構改組,都要開會討論。立法會議員有權就政府改組提出問題,盡監督政府之責;不過,我們相信不少市民都期望見到議員的提問 都實質有意義,若重現議席出缺法案修訂的情,即使民主派議員聲稱不打拉布戰,情卻有拉布之實,阻礙梁班子於今年7月1日全面開展施政,對期望見到變革 新氣象的市民,會大為失望,對於香港也沒有好處。

司局改組與時俱進
貴能回應管治需要

昨日,梁振英投稿報章,提出對拉布的疑慮,有客觀依據。首先,在議席出缺修訂拉布戰尚未正式開打之前,有民主派議員已經聲言對政府改組同樣以拉布對 付;其次,過去政府架構改組,只在政制事務委員會和決議案小組委員會討論,但是梁振英提出的改組建議,只涉及4個政策局,現在除了政制事務委員會外,房 屋、民政和資訊科技及廣播等事務委員會,也要開會討論,而2007年曾蔭權改組政府,涉及8個政策局,改組廣度較今次大,但是當時只有政制事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其他事務委員會並無討論。

立法會工作已經受拉布影響,距離特首和政府換屆不到一個半月,政府改組有可能淹沒在文山會海之中,難怪梁振英的焦慮溢於言表。事實上,若新政府就任 時,架構改組未完成,則7月18日之後,本立法會期就完結休會,需待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後從頭再來,需時或許超過半年,對於急需變革的香港,這種時間損 耗,絕不值得。

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昨 日在本報「觀點版」撰文,指出國際不同政體,一般尊重行政首長(總統、總理、首相)在改組內閣和調整部委方面的優先權,一切看個別傳統和當前所需;另外, 他表示決策「局」的數目在本地公共行政史上一直不停在變,相互之間的分工也不斷調整,不存在什麼「神聖」數字,部委改組、司局改組的重點應在於與時俱進、 能回應管治需要的合理分工,並確保政府內部統籌有力,權責分明。這些觀點,應該是檢驗新政府架構的準則,雖然梁振英並非總統、總理或首相,但其特首身分屬 行政首長,若按有關不成文做法,他提出改組政府架構,理應得到尊重。

梁振英的新政府架構建議,在特首競選政綱已有羅列,嚴格而言,他是在兌現競選承諾。另外梁振英明言重組政府架構,是希望改善過去做得不足之處,希望 能夠為市民提供更好的服務、提高施政成效,改變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現狀。梁振英期望透過政府改組,實踐理念,展現一番作為,立法會議員有監督特 首和政府施政職能,就政府改組,有權有責提問,不過,議員提問的動機單純或另有盤算,相信公泷不難判別出來。

目前不知道在事務委員會討論中,議員會有什麼高妙提問,初步所見,若說議員可以發揮功能,藉此監督梁振英施政,有點牽強。因為梁振英現在只是組織班子,還未正式施政,即使認為問責制在 董建華和曾蔭權管治都失敗,也不能引伸說梁振英的問責制不會成功。另外,若問政府改組所為何事,則梁振英的政綱基本上已有答案,即使議員再追問,所得答案 也離不開這個範圍;總之,梁振英說這個架構是為了做什麼,而議員的問題環繞「你不應該這麼做」,則這樣的提問就意義不大。

議員並非橡皮圖章
卻也勿效阿茂整餅

議員提問的質素十分重要,因為若偏離了實質有意義,以拉布的前車之鑑,不少市民將大為失望。據本報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做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45.8%受訪者反對用拉布手段阻止政府改組,遠高於表示贊成的17.6%和中立的27.2%,這個結果,對民主派議員有參考價值。

議席出缺修訂法案的拉布做法,在市民之間未引起強烈反彈,反而獲得部分市民認同,主要是拉布揭開了立法會不公不義一面,也暴露了建制派一些功能組別議員懶於開會的實質,不少市民對立法會的反感,一下子爆發出來。

不過,在政府架構改組議題上,看不到有類似議席出缺修訂法案的元素,若出現拉布情,市民會認為議員在雞蛋裏挑骨頭或阿茂整餅,「無鰟樣整鰟樣」, 屆時民意會怎樣回應,值得思量。所以,梁振英的兩個問題:「用拉布阻政府改組」,對市民有什麼好處?讓新政府的團隊在7月1日全體上任就位,「急市民所 急」,提供更好的服務,對市民又有什麼壞處?值得深思。我們認為,選擇阻撓政府改組,作為首個為難梁振英的議題,十分不智;何不待梁振英團隊完整地在七一 登場,再根據梁班子的表現來評價其成敗功過?

Monday, May 14, 2012

他成功了牠沒有






在郁川動物園內,花了最多時間駐足細看的,可能是老虎───「旁邊」的的那位男遊客。

為搏紅顏一笑,他懶理現場眾眾目睽睽,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做齊各式古怪表情,吸引這隻大老虎,正面回望;足足有近兩分鐘時間,反成了其他遊客的「參觀」目標。

雖然,懶洋洋的大老虎,堅拒力抗「色誘」,但觀乎女伴笑意盈盈叫停他的搞笑舉動,他實際上已,成功了。

難怪蔡東豪會說:愛情之中,最煞風景不是第三者而是理性」。

Saturday, May 12, 2012

與北海道有緣無份



朋友聽到我用「普通」形容北海道8天之旅,反應甚為驚訝。好像是我,錯過了不少東西。

中島公園內,儷影處處
天氣影響心情。這一程,至少半數時間下著雨,尤其在美瑛、富良野與小樽。雨粉紛飛也算,很多時更是滂沱大雨,往往只能留在車上,或者躲進餐廳或博物館,等待雨勢轉弱再出發。可是,每每走不夠十幾分鐘,豆大的雨又再落下來,只好匆匆忙忙四處避雨。也試過冒著大雨繼續走,不想浪費時間嘛,但那雙一整天濕漉漉的腳,卻令人極不好受,所以也是,可一不可再。
 
小樽一日遊,就在雨水中渡過

當然,如果富良野的山頭開滿花,心情可能還是較愉快,可惜到訪的時機不合,5月初的樹林,不是光禿禿,就是一片泥土啡,配合陰陰沉沉的天色,我相信,不少香港人還不及我,能夠「見識」富良野這番獨特的「灰頽美」。

灰濛濛下的親子之木,好淒涼


還未開滿花的富田農場

(幸好在富良野期間,也有一天是陽光普照。又確實,天朗氣清下的富良野,的確令人心礦神怡,是一個輕鬆放假的好地方。)



 
但就算撇除天氣與環境,北海道也未必是我的cup of tea,因為這裡可以發掘與探索的地方,好像不太多,例如扎幌這個城市,其實與香港無異,幾乎只是食與買這兩大賣點;大多數博物館內涵,也跟香港一樣非常普通,唯獨休憩的公園數目之多與面績之大,卻令身為港人的我極為興奮,四處的綠草如茵,也許有助消減港人的戾氣。

郁川動物園內的企鵝,異常活躍


二条市場的「北海午膳」
別以為我就此認為,北海道一文不值,因為對於一個非常愛吃魚生飯、燒肉放題以及喝啤酒的人來說,北海道一定不會令人失望;喜愛花花草草的人,這裡也一定是個好選擇,只是我,沒有遇上。(最怕遇上了,也不懂欣賞!)




P.S.:有人問,明知北海道是hea之旅,為何又要選擇?答案很簡單,原先的確想,輕輕鬆鬆放一個長假期。試過了才知道,太簡單的旅程,並不適合我們。還是從火車站,拿著地圖東南西北對一番,然後走達半個鐘的路,才找到落腳的民宿,或者,每日從歷史遺跡中轉不停,以及餐餐慳住食的旅途,較令人難忘。


Friday, March 23, 2012

懇請選委們‧‧‧


選委們,
懇請你們停一停、諗一諗‧‧‧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由中聯辦控制的候選人手上,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土共發動上場的候選人手上,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欠缺核心價值的候選人手上,

以後
我們還有言論自由嗎?
我們還有出版自由嗎?
我們還會再有,思想自由嗎?

文章可以改,民意可以造,
唯獨人心,中央不可以操控。

這一票,
相當關鍵的一票,
足以為香港的自由,定生死。

我們已經抵受不了,更多的白色恐怖。

             為了挺梁,左報不惜篡改文章,
                 這樣的舉動,
                 不令人心寒嗎? 



Thursday, March 22, 2012

到底是否中聯辦在選特首


這場選戰教人最悲哀的地方,明明有較多市民相信,即將上場的新特首,可能說過防暴論,可能會打壓言論自由,亦有可能是共產黨員,偏偏卻不影響他的支持度,甚至有人反問:「共產黨員治港有咩問題?強硬手腕有咩問題?」

都怪我們太過自作多情,以為揭示真相,可以警醒市民,這是一場任何人都不應選擇的爛選舉。可惜,現實永遠最諷刺。

當中聯辦接連出手干預選舉,甚至公然派出二線官員向特區高官施壓,要求不要協助立法會查西九時,坊間以致部份傳媒中人竟然都覺得:「是慣例,有什麼出奇?」結果連公開張牙舞爪明正言順接管香港的西環,都放生,都容忍,都當是應份;同時更認定,中聯辦為梁拉票,有啥問題?懶理當中的一國兩制界線已經被搣走,懶理我們為何拼死堅持,河水不犯井水。。。這裡,還是香港嗎?


實在搞不清,現在是中聯辦抑或梁振英參選特首?出得黎行,預左要還。工商界在這場仗,徹底還了;3.25後的港人,難道可以避債?

Sunday, March 18, 2012

齊齊反『英』抗『暴』

狼人打手們,對不起,我又要「冒犯」挑機了。


處劣勢的唐英年忽然爆大鑊,篤爆梁振英曾在高層會議上說過要用防暴隊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及壓縮商台牌照的年期。

唐英爆料動機立心不良,無非旨在「攬住你一齊死」;但多得他「玉石俱焚」,才能令港人看清楚真正的狼相。

傳媒以前接觸的梁振英,徹頭徹尾是強硬鷹派。田北俊當年為23條辭行會後,梁振英被問及事件時就指田北俊「太情緒化」;若然田北俊的舉動在他眼中屬「情緒化」,那麼03年7.1上街反23條的50萬市民,好可能被視為「失心瘋」。

因為7.1遊行前幾天,他還接連接受報章訪問,硬銷惡法的好處,似乎認定在立法會夠票過關就可以,市民反對無理。真的好想知道,今時今日經常將民意掛在口邊的民意先鋒,當年為什麼可以將50萬人訴求當耳邊風?

23條被推倒後幾天,李鵬飛曾在一個街頭論壇上指出,若然政府硬推23條,有可能「血洗中環」。當時實在不明白飛哥何出此言,上周五後,卻稍稍有點點頭緒了。

有人說,口講無憑啊;套用狼人打手常用金句:「拿出證據來!」有時覺得,這就是狼人最成功的地方;他的黑暗面,永遠發生在你無法搜集證據的情況。例如兩人之間的對談。試問誰人會有心裝載,將一段對話偷偷錄音,以便日後作「呈堂證供」,揭發狼人如何不堪?身邊卻實在有人試過,在一次與狼對話後,知道狼人如何兇與狠。

確實沒有證據,唯有靠相關人士,人頭搏芋頭,挺身指正。


救救香港,反『英』抗『暴』

Thursday, March 08, 2012

當民主大報都被搞掂

身邊人近年接觸的狼人,總是與我甚至其他同齡行內人遇到的,不一樣。假象原來好容易製造。蠢豬最傻(或最懶)的地方,是他連扮嘢都不懂。又或者,太低估狼。


連明明應該砌共產黨治國的香港第一民主大報的生果報,都在近期疑似被「搞掂」,全面唱好狼人之際 ,你會發現,這只狼,絕不可小覤。別問為何挺狼!表面上,還是扮中立、兩邊鬧;標題與擺位,卻將褒狼抑豬立場出賣。

淪落了,只能概嘆。我們都是幫兇!幫一只披著羊皮的狼,獵殺全港700萬港人!

Ps:狼人當選在望,是時候多一點反思。蔡東豪的文章,不妨一讀。




蔡東豪專欄蔡東豪專欄:陌生梁振英2012年03月07日





這陣子我被一個問題困擾,見到對香港政經事有見地的人我就請教,但一直沒得到滿意答案,問題是:梁振英來自建制派,過往跟商界有長期兼緊密關係,為甚麼香港主流建制不喜歡他。我說的「不喜歡」不是普通不喜歡,而是帶有激烈情緒的不喜歡─ ABC( Anyone But CY),就是不接受梁振英,點解?


梁振英過去三十多年活躍於香港政經界,是一個眾人認識兼交過手的人,毫不神秘,而大量建制中人對他投不信任票,我真的覺得奇怪。


活躍政經界 得票反偏低


梁振英是全國政協常委,在特首選舉委員會政協界別中,他以差不多最低票數當選,在特首提名中,他只得到 6票,這些政協跟他共事多年,一同在中港兩地開會,有很多接觸機會,政協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除了政協,香港政界的象徵是立法會,立法會有某程度代表性, 60個議員只有 1個提名梁振英。來自商界的議員甚至不避嫌地處處為難梁振英,代議士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梁振英自回歸後加入行政會議,跟政府官僚系統交手,據聞政府官僚由上而下, ABC情緒高漲。政府不理政治中立,爆出 10年前的西九門,爆料過程拖泥帶水,理據複雜難明,但為了攻擊梁振英,政府不顧身世,官僚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梁振英畢生服務地產測量界,跟香港地產發展同步呼吸,但香港地產大孖沙一律不提名梁振英。這些大孖沙平日鬥過你死我活,敵人的敵人很容易成為自己的朋友,但大孖沙在梁振英的問題上空前團結,就是不喜歡他。誠哥、四叔、彤叔、郭氏兄弟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陶傑在上期《壹週刊》提出同一問題:「為何一個處心積慮想做特首的人物,在中環商界人緣如此之差?」陶傑提供的答案跟我身邊懂政治朋友的答案差不多,是外人「看不透」梁振英。在政治上,看不透是一件糟糕的事。


處心做特首 政績卻模糊


梁振英不是石頭爆出來的神秘人,過去三十多年他在政經界無處不在,他對人對事的透明度理應很高。政商精英在作出一個關乎自己利益的重要決定之際,赫然發現自己所謂認識梁振英三十多年,原來很陌生。對於一些習慣掌握自己命運的政商精英,這是一個不舒服的感覺。


處心積慮不是問題,很多人都想處心積慮做一件事,不過處心積慮不代表會成功,相反,太着意計算、太刻意鋪排,容易被其他人看穿,容易弄巧成拙。唐英年或者也處心積慮想做特首,但他處心積慮的結果跟你和我一樣,就是弄到一鑊粥,而梁振英處心積慮至完美無瑕。


近乎完美精英 令人寒慄


三十多年,梁振英做過一件錯事嗎?政府運用龐大資源查找,也只挖出 10年前的西九門。梁振英或者有做過錯事,不過這些錯事在他的雄辯下,會變成一件見仁見智的事。政商精英以為認識梁振英,細心一看,原來他一直懂得保護自己,站在最安全的地方,永遠退後一格,精明至不似業餘香港政客。所有以為跟梁振英有關的事情,經過他解釋之後,都彷彿變成跟他無關,而聽者亦覺得甚有道理。


一個站在政經前線的人,政績竟可如此模糊,甚至可用空白一片來形容。過去香港政治環境混帳,政績是一項負資產,空白政績變成正資產。回看香港政經歷史,政商精英以為梁振英無處不在,看真一些,他似幽靈般一閃即逝。


政商精英看唐梁,從唐身上看到自己不完美的一面,而梁是精英想做但做不到的一面。梁振英永不顯露真性情,處事不留痕迹,擁有非凡演說能力,即是說,他就是接近完美的政商精英。政商精英窮一生精力也做不到的完美模樣,在梁振英這特首候選人身上出現,這感覺不再是不舒服,而是不寒而慄。


忽然真誠 民意背馳商界


我們決定是否喜歡一個人,很重要的因素,是陶傑所說的「人緣」。普羅市民與公眾人物之間的人緣,是根據傳媒過濾之後的零碎資料,在短時間內主觀地建立出來。政商精英之間的人緣,是經過長時間直接或間接接觸,點點滴滴地累積起來,客觀性較強。梁振英的民望包含了反對欽點、反對大熱門、反對一切不變等跟梁振英直接關係不大的情緒,特首選舉出現政商精英和普羅民意背道而馳,是因為政商精英重新遇到陌生的梁振英,而市民忽然見到真誠的梁振英。


曾蔭權、曾鈺成、李嘉誠、何柱國等視為看不透的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蔡東豪






Sunday, March 04, 2012

最搶鏡的Uggy

《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中的男、女主角演技再佳,也不及小狗Uggy搶鏡。只要有Uggy出鏡的畫面,我的視線只落在牠身上,全神放在牠身上的時間,可能超過男、女主角。

說男主角尚杜加丹(Jean Dujardin)懂得擠眉弄眼,這隻小狗,何嘗不懂?這套片的笑位,不少都來自Uggy。奧斯卡何妨增設動物界影帝/影后,以狗糧貓魚雀粟砌成獎座,慰勞一班優秀動物演員?


這一天,又想起了波比。牠會懂得在我境況危急時,報警求助嗎?

Sunday, February 26, 2012

只有更醜陋


白色恐怖下,
沒有最醜陋,
只有更醜陋。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我們最幸福?

得悉某些人,因為集團打殘敵人而有獎賞,上上下下無不為突如其來的花紅興奮莫名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情景:金正日生日!沒錯。金正日生日!噢,我應該是想多了。


可能與近日剛看畢《我們最幸福》(Nothing to envy)有關。總是不時想起,金正日生日當天,北韓人難得的「喜悅」場面。唯有在那一天,飢腸轆轆的北韓人,才有額外的「糧食」發放;小朋友亦只在這個喜慶日,可有一粒糖果甚至朱古力。

對極權下不知道何謂選擇的北韓人而言,這就叫做:皇恩浩蕩。然後認定,領導慶生也不忘子民,真真偉大,怎能不忠貞效勞?我是從這本書內幾個脫北者的親親描述,才敢肯定世上真的有這種邏輯推論。

只要欠缺自由,一切就在操控之內;在一個連領導人身份個性與行踪都要高度機密的國度裡;沒有思想,只有信從:「我們在這世上,沒有什麼好嫉妒人家的」。

想深一層,還是別羡慕人家有額外獎賞好了。我要的,還是平日的自由與開放。我還要「肚皮」,天天都飽滿;不要在「領導」高興之時,才獲施捨恩賜。噢,我是不是又,想多了?

Saturday, February 04, 2012

可惜沒有佐治古尼

政治圈內的人,往往有太多陰謀論,難免在看完《選戰風雲》後覺得:事實不會如此簡單。

女見習生摩莉墮胎與自殺,是否一個局?州長莫理斯或許知道摩莉搭上發言人史提芬,又知道史提芬既然為自己堅拒過檔,自然也肯義無反顧為自己收拾爛攤子,所以連半夜打電話,都有預謀?

軍師保羅被炒,或許都是州長計算內的事;要為自己「被迫」放棄底線,回心轉意答允委任參議員湯臣做國務卿以換選票,都需要一個體面下台階;而保羅,並不知道州長與見習生的事,不是被放棄的好人選嗎?

故事內爾虞我詐的情節未有令我心寒,反而是記者愛達與史提芬的一席話更令人感觸良多。記者與被訪者,究竟是不是朋友?不想自尋煩惱的話,切記將這個問題拋諸腦後。橫豎在飲酒食飯吹水之際,都找到酒肉朋友間相處的快樂。何須研究人生哲理?

PS:如果佐治古尼是現實生活中的候選人,就算東窗事發,我想,我還是會原諒他的「感情缺失」,尤其女見習生都說沒有喝醉,絕非不自願。最大原因當然是:他是魅力沒法的佐治古尼,女性一定明白女見習生的「原委」。可惜這裡,只有豬狼,連一台戲最需要的癢眼男主角都欠奉,唉,!

Tuesday, January 24, 2012

嗜吃之因


女麻女麻用了一年時間,適應甚至愛上護老院的生活。由最初頻頻要求返屋企,到現在猛說「住o係呢度都幾好」,相信她的心已經安定下來,發現被家人安置在護老院,並非被遺棄的第一步,反而是更關心的新開始。

屬蛇的她今年80有3。關節漸退化,痛得呱呱嘈,最近更要坐輪椅出入,但這些老人病,無損她的食慾。這天的壽宴,還是大啖大啖的吃;肚皮最終擠不下蛋糕了,還是抗拒不了蛋糕上向著她微笑的士多啤梨、芒果與蜜瓜,一粒一粒的周圍「拮、拮、拮」。

這就是我可愛的女麻女麻。嗜吃,從不掩飾。我應該是遺傳了她的「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