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3, 2012

懇請選委們‧‧‧


選委們,
懇請你們停一停、諗一諗‧‧‧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由中聯辦控制的候選人手上,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土共發動上場的候選人手上,
這一張票,如果落在欠缺核心價值的候選人手上,

以後
我們還有言論自由嗎?
我們還有出版自由嗎?
我們還會再有,思想自由嗎?

文章可以改,民意可以造,
唯獨人心,中央不可以操控。

這一票,
相當關鍵的一票,
足以為香港的自由,定生死。

我們已經抵受不了,更多的白色恐怖。

             為了挺梁,左報不惜篡改文章,
                 這樣的舉動,
                 不令人心寒嗎? 



Thursday, March 22, 2012

到底是否中聯辦在選特首


這場選戰教人最悲哀的地方,明明有較多市民相信,即將上場的新特首,可能說過防暴論,可能會打壓言論自由,亦有可能是共產黨員,偏偏卻不影響他的支持度,甚至有人反問:「共產黨員治港有咩問題?強硬手腕有咩問題?」

都怪我們太過自作多情,以為揭示真相,可以警醒市民,這是一場任何人都不應選擇的爛選舉。可惜,現實永遠最諷刺。

當中聯辦接連出手干預選舉,甚至公然派出二線官員向特區高官施壓,要求不要協助立法會查西九時,坊間以致部份傳媒中人竟然都覺得:「是慣例,有什麼出奇?」結果連公開張牙舞爪明正言順接管香港的西環,都放生,都容忍,都當是應份;同時更認定,中聯辦為梁拉票,有啥問題?懶理當中的一國兩制界線已經被搣走,懶理我們為何拼死堅持,河水不犯井水。。。這裡,還是香港嗎?


實在搞不清,現在是中聯辦抑或梁振英參選特首?出得黎行,預左要還。工商界在這場仗,徹底還了;3.25後的港人,難道可以避債?

Sunday, March 18, 2012

齊齊反『英』抗『暴』

狼人打手們,對不起,我又要「冒犯」挑機了。


處劣勢的唐英年忽然爆大鑊,篤爆梁振英曾在高層會議上說過要用防暴隊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及壓縮商台牌照的年期。

唐英爆料動機立心不良,無非旨在「攬住你一齊死」;但多得他「玉石俱焚」,才能令港人看清楚真正的狼相。

傳媒以前接觸的梁振英,徹頭徹尾是強硬鷹派。田北俊當年為23條辭行會後,梁振英被問及事件時就指田北俊「太情緒化」;若然田北俊的舉動在他眼中屬「情緒化」,那麼03年7.1上街反23條的50萬市民,好可能被視為「失心瘋」。

因為7.1遊行前幾天,他還接連接受報章訪問,硬銷惡法的好處,似乎認定在立法會夠票過關就可以,市民反對無理。真的好想知道,今時今日經常將民意掛在口邊的民意先鋒,當年為什麼可以將50萬人訴求當耳邊風?

23條被推倒後幾天,李鵬飛曾在一個街頭論壇上指出,若然政府硬推23條,有可能「血洗中環」。當時實在不明白飛哥何出此言,上周五後,卻稍稍有點點頭緒了。

有人說,口講無憑啊;套用狼人打手常用金句:「拿出證據來!」有時覺得,這就是狼人最成功的地方;他的黑暗面,永遠發生在你無法搜集證據的情況。例如兩人之間的對談。試問誰人會有心裝載,將一段對話偷偷錄音,以便日後作「呈堂證供」,揭發狼人如何不堪?身邊卻實在有人試過,在一次與狼對話後,知道狼人如何兇與狠。

確實沒有證據,唯有靠相關人士,人頭搏芋頭,挺身指正。


救救香港,反『英』抗『暴』

Thursday, March 08, 2012

當民主大報都被搞掂

身邊人近年接觸的狼人,總是與我甚至其他同齡行內人遇到的,不一樣。假象原來好容易製造。蠢豬最傻(或最懶)的地方,是他連扮嘢都不懂。又或者,太低估狼。


連明明應該砌共產黨治國的香港第一民主大報的生果報,都在近期疑似被「搞掂」,全面唱好狼人之際 ,你會發現,這只狼,絕不可小覤。別問為何挺狼!表面上,還是扮中立、兩邊鬧;標題與擺位,卻將褒狼抑豬立場出賣。

淪落了,只能概嘆。我們都是幫兇!幫一只披著羊皮的狼,獵殺全港700萬港人!

Ps:狼人當選在望,是時候多一點反思。蔡東豪的文章,不妨一讀。




蔡東豪專欄蔡東豪專欄:陌生梁振英2012年03月07日





這陣子我被一個問題困擾,見到對香港政經事有見地的人我就請教,但一直沒得到滿意答案,問題是:梁振英來自建制派,過往跟商界有長期兼緊密關係,為甚麼香港主流建制不喜歡他。我說的「不喜歡」不是普通不喜歡,而是帶有激烈情緒的不喜歡─ ABC( Anyone But CY),就是不接受梁振英,點解?


梁振英過去三十多年活躍於香港政經界,是一個眾人認識兼交過手的人,毫不神秘,而大量建制中人對他投不信任票,我真的覺得奇怪。


活躍政經界 得票反偏低


梁振英是全國政協常委,在特首選舉委員會政協界別中,他以差不多最低票數當選,在特首提名中,他只得到 6票,這些政協跟他共事多年,一同在中港兩地開會,有很多接觸機會,政協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除了政協,香港政界的象徵是立法會,立法會有某程度代表性, 60個議員只有 1個提名梁振英。來自商界的議員甚至不避嫌地處處為難梁振英,代議士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梁振英自回歸後加入行政會議,跟政府官僚系統交手,據聞政府官僚由上而下, ABC情緒高漲。政府不理政治中立,爆出 10年前的西九門,爆料過程拖泥帶水,理據複雜難明,但為了攻擊梁振英,政府不顧身世,官僚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梁振英畢生服務地產測量界,跟香港地產發展同步呼吸,但香港地產大孖沙一律不提名梁振英。這些大孖沙平日鬥過你死我活,敵人的敵人很容易成為自己的朋友,但大孖沙在梁振英的問題上空前團結,就是不喜歡他。誠哥、四叔、彤叔、郭氏兄弟看到甚麼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陶傑在上期《壹週刊》提出同一問題:「為何一個處心積慮想做特首的人物,在中環商界人緣如此之差?」陶傑提供的答案跟我身邊懂政治朋友的答案差不多,是外人「看不透」梁振英。在政治上,看不透是一件糟糕的事。


處心做特首 政績卻模糊


梁振英不是石頭爆出來的神秘人,過去三十多年他在政經界無處不在,他對人對事的透明度理應很高。政商精英在作出一個關乎自己利益的重要決定之際,赫然發現自己所謂認識梁振英三十多年,原來很陌生。對於一些習慣掌握自己命運的政商精英,這是一個不舒服的感覺。


處心積慮不是問題,很多人都想處心積慮做一件事,不過處心積慮不代表會成功,相反,太着意計算、太刻意鋪排,容易被其他人看穿,容易弄巧成拙。唐英年或者也處心積慮想做特首,但他處心積慮的結果跟你和我一樣,就是弄到一鑊粥,而梁振英處心積慮至完美無瑕。


近乎完美精英 令人寒慄


三十多年,梁振英做過一件錯事嗎?政府運用龐大資源查找,也只挖出 10年前的西九門。梁振英或者有做過錯事,不過這些錯事在他的雄辯下,會變成一件見仁見智的事。政商精英以為認識梁振英,細心一看,原來他一直懂得保護自己,站在最安全的地方,永遠退後一格,精明至不似業餘香港政客。所有以為跟梁振英有關的事情,經過他解釋之後,都彷彿變成跟他無關,而聽者亦覺得甚有道理。


一個站在政經前線的人,政績竟可如此模糊,甚至可用空白一片來形容。過去香港政治環境混帳,政績是一項負資產,空白政績變成正資產。回看香港政經歷史,政商精英以為梁振英無處不在,看真一些,他似幽靈般一閃即逝。


政商精英看唐梁,從唐身上看到自己不完美的一面,而梁是精英想做但做不到的一面。梁振英永不顯露真性情,處事不留痕迹,擁有非凡演說能力,即是說,他就是接近完美的政商精英。政商精英窮一生精力也做不到的完美模樣,在梁振英這特首候選人身上出現,這感覺不再是不舒服,而是不寒而慄。


忽然真誠 民意背馳商界


我們決定是否喜歡一個人,很重要的因素,是陶傑所說的「人緣」。普羅市民與公眾人物之間的人緣,是根據傳媒過濾之後的零碎資料,在短時間內主觀地建立出來。政商精英之間的人緣,是經過長時間直接或間接接觸,點點滴滴地累積起來,客觀性較強。梁振英的民望包含了反對欽點、反對大熱門、反對一切不變等跟梁振英直接關係不大的情緒,特首選舉出現政商精英和普羅民意背道而馳,是因為政商精英重新遇到陌生的梁振英,而市民忽然見到真誠的梁振英。


曾蔭權、曾鈺成、李嘉誠、何柱國等視為看不透的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蔡東豪






Sunday, March 04, 2012

最搶鏡的Uggy

《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中的男、女主角演技再佳,也不及小狗Uggy搶鏡。只要有Uggy出鏡的畫面,我的視線只落在牠身上,全神放在牠身上的時間,可能超過男、女主角。

說男主角尚杜加丹(Jean Dujardin)懂得擠眉弄眼,這隻小狗,何嘗不懂?這套片的笑位,不少都來自Uggy。奧斯卡何妨增設動物界影帝/影后,以狗糧貓魚雀粟砌成獎座,慰勞一班優秀動物演員?


這一天,又想起了波比。牠會懂得在我境況危急時,報警求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