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4, 2012

還以為在看《大公》或《文匯》

若按照公信報評論所言,立法會選舉豈不是都不應搞論壇,應該由候選人上場後再作監察?

*********************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與其七一前為難梁振英 不如七一後監察梁班子

【明報專訊】梁振英的管治團隊,在7月1日能否一同宣誓就職,存在變數,主要是立法會多 個事務委員會,就他提出的政府架構改組,都要開會討論。立法會議員有權就政府改組提出問題,盡監督政府之責;不過,我們相信不少市民都期望見到議員的提問 都實質有意義,若重現議席出缺法案修訂的情,即使民主派議員聲稱不打拉布戰,情卻有拉布之實,阻礙梁班子於今年7月1日全面開展施政,對期望見到變革 新氣象的市民,會大為失望,對於香港也沒有好處。

司局改組與時俱進
貴能回應管治需要

昨日,梁振英投稿報章,提出對拉布的疑慮,有客觀依據。首先,在議席出缺修訂拉布戰尚未正式開打之前,有民主派議員已經聲言對政府改組同樣以拉布對 付;其次,過去政府架構改組,只在政制事務委員會和決議案小組委員會討論,但是梁振英提出的改組建議,只涉及4個政策局,現在除了政制事務委員會外,房 屋、民政和資訊科技及廣播等事務委員會,也要開會討論,而2007年曾蔭權改組政府,涉及8個政策局,改組廣度較今次大,但是當時只有政制事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其他事務委員會並無討論。

立法會工作已經受拉布影響,距離特首和政府換屆不到一個半月,政府改組有可能淹沒在文山會海之中,難怪梁振英的焦慮溢於言表。事實上,若新政府就任 時,架構改組未完成,則7月18日之後,本立法會期就完結休會,需待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後從頭再來,需時或許超過半年,對於急需變革的香港,這種時間損 耗,絕不值得。

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昨 日在本報「觀點版」撰文,指出國際不同政體,一般尊重行政首長(總統、總理、首相)在改組內閣和調整部委方面的優先權,一切看個別傳統和當前所需;另外, 他表示決策「局」的數目在本地公共行政史上一直不停在變,相互之間的分工也不斷調整,不存在什麼「神聖」數字,部委改組、司局改組的重點應在於與時俱進、 能回應管治需要的合理分工,並確保政府內部統籌有力,權責分明。這些觀點,應該是檢驗新政府架構的準則,雖然梁振英並非總統、總理或首相,但其特首身分屬 行政首長,若按有關不成文做法,他提出改組政府架構,理應得到尊重。

梁振英的新政府架構建議,在特首競選政綱已有羅列,嚴格而言,他是在兌現競選承諾。另外梁振英明言重組政府架構,是希望改善過去做得不足之處,希望 能夠為市民提供更好的服務、提高施政成效,改變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現狀。梁振英期望透過政府改組,實踐理念,展現一番作為,立法會議員有監督特 首和政府施政職能,就政府改組,有權有責提問,不過,議員提問的動機單純或另有盤算,相信公泷不難判別出來。

目前不知道在事務委員會討論中,議員會有什麼高妙提問,初步所見,若說議員可以發揮功能,藉此監督梁振英施政,有點牽強。因為梁振英現在只是組織班子,還未正式施政,即使認為問責制在 董建華和曾蔭權管治都失敗,也不能引伸說梁振英的問責制不會成功。另外,若問政府改組所為何事,則梁振英的政綱基本上已有答案,即使議員再追問,所得答案 也離不開這個範圍;總之,梁振英說這個架構是為了做什麼,而議員的問題環繞「你不應該這麼做」,則這樣的提問就意義不大。

議員並非橡皮圖章
卻也勿效阿茂整餅

議員提問的質素十分重要,因為若偏離了實質有意義,以拉布的前車之鑑,不少市民將大為失望。據本報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做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45.8%受訪者反對用拉布手段阻止政府改組,遠高於表示贊成的17.6%和中立的27.2%,這個結果,對民主派議員有參考價值。

議席出缺修訂法案的拉布做法,在市民之間未引起強烈反彈,反而獲得部分市民認同,主要是拉布揭開了立法會不公不義一面,也暴露了建制派一些功能組別議員懶於開會的實質,不少市民對立法會的反感,一下子爆發出來。

不過,在政府架構改組議題上,看不到有類似議席出缺修訂法案的元素,若出現拉布情,市民會認為議員在雞蛋裏挑骨頭或阿茂整餅,「無鰟樣整鰟樣」, 屆時民意會怎樣回應,值得思量。所以,梁振英的兩個問題:「用拉布阻政府改組」,對市民有什麼好處?讓新政府的團隊在7月1日全體上任就位,「急市民所 急」,提供更好的服務,對市民又有什麼壞處?值得深思。我們認為,選擇阻撓政府改組,作為首個為難梁振英的議題,十分不智;何不待梁振英團隊完整地在七一 登場,再根據梁班子的表現來評價其成敗功過?

Monday, May 14, 2012

他成功了牠沒有






在郁川動物園內,花了最多時間駐足細看的,可能是老虎───「旁邊」的的那位男遊客。

為搏紅顏一笑,他懶理現場眾眾目睽睽,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做齊各式古怪表情,吸引這隻大老虎,正面回望;足足有近兩分鐘時間,反成了其他遊客的「參觀」目標。

雖然,懶洋洋的大老虎,堅拒力抗「色誘」,但觀乎女伴笑意盈盈叫停他的搞笑舉動,他實際上已,成功了。

難怪蔡東豪會說:愛情之中,最煞風景不是第三者而是理性」。

Saturday, May 12, 2012

與北海道有緣無份



朋友聽到我用「普通」形容北海道8天之旅,反應甚為驚訝。好像是我,錯過了不少東西。

中島公園內,儷影處處
天氣影響心情。這一程,至少半數時間下著雨,尤其在美瑛、富良野與小樽。雨粉紛飛也算,很多時更是滂沱大雨,往往只能留在車上,或者躲進餐廳或博物館,等待雨勢轉弱再出發。可是,每每走不夠十幾分鐘,豆大的雨又再落下來,只好匆匆忙忙四處避雨。也試過冒著大雨繼續走,不想浪費時間嘛,但那雙一整天濕漉漉的腳,卻令人極不好受,所以也是,可一不可再。
 
小樽一日遊,就在雨水中渡過

當然,如果富良野的山頭開滿花,心情可能還是較愉快,可惜到訪的時機不合,5月初的樹林,不是光禿禿,就是一片泥土啡,配合陰陰沉沉的天色,我相信,不少香港人還不及我,能夠「見識」富良野這番獨特的「灰頽美」。

灰濛濛下的親子之木,好淒涼


還未開滿花的富田農場

(幸好在富良野期間,也有一天是陽光普照。又確實,天朗氣清下的富良野,的確令人心礦神怡,是一個輕鬆放假的好地方。)



 
但就算撇除天氣與環境,北海道也未必是我的cup of tea,因為這裡可以發掘與探索的地方,好像不太多,例如扎幌這個城市,其實與香港無異,幾乎只是食與買這兩大賣點;大多數博物館內涵,也跟香港一樣非常普通,唯獨休憩的公園數目之多與面績之大,卻令身為港人的我極為興奮,四處的綠草如茵,也許有助消減港人的戾氣。

郁川動物園內的企鵝,異常活躍


二条市場的「北海午膳」
別以為我就此認為,北海道一文不值,因為對於一個非常愛吃魚生飯、燒肉放題以及喝啤酒的人來說,北海道一定不會令人失望;喜愛花花草草的人,這裡也一定是個好選擇,只是我,沒有遇上。(最怕遇上了,也不懂欣賞!)




P.S.:有人問,明知北海道是hea之旅,為何又要選擇?答案很簡單,原先的確想,輕輕鬆鬆放一個長假期。試過了才知道,太簡單的旅程,並不適合我們。還是從火車站,拿著地圖東南西北對一番,然後走達半個鐘的路,才找到落腳的民宿,或者,每日從歷史遺跡中轉不停,以及餐餐慳住食的旅途,較令人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