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4, 2012

想像畢加索




《人物與側影》
看畢加索的畫,沒有所謂明不明,喜歡就是了,例如,三條直線就是頭髮?不用嘩然,也不用皺眉,實際上我也不明白為何是三條直線,但看起來,又蠻得意,奇怪的構圖,反而很多想像的空間,在畫前駐足,遠或近細看一番,時有意外收鑊,其中如《人物與側影》,越看越堪玩味。

《玩卡車的小孩》
也不是所有畢加索的畫都是天馬行空與抽象。《小孩與鴿子》傳遞的反戰訊息相當清晰;老年的畢加索反樸歸真,《玩卡車的小孩》就非常現實,導賞員說畢加索與張大千相識,難道是因此令畫作,流露點點中國風?

如果畢加索還在世,相信都會反對《版權條修訂條例》,從他晚年愛上重新演譯名畫,如仿勒南兄弟《受洗禮後歸來》以及彷馬奈的《早地上的午餐》便可證明,並非一手創作才是有本事的人,前者的點畫法及後者隱藏的角色,可見二次創作,也可是一流作品。


《草地上的午餐》

Monday, July 09, 2012

這個班子信不過


看到有些人,義無反顧一頭栽到梁班子懷裡,真的想問句:難道過去一段時間,還看不清楚他們如何詞窮理曲?
領軍的梁振英,不消多說,一宗僭建風波,人算不如天算,看不到與同樣被指隱暪地牢的唐英年,有何分別?若單單一句「無心之失」就可以逃之夭夭,當時大堆頭製作解畫的唐英年,實在死得「不值」。
羅范椒芬都是「經典」,姑且不提她再三反口,喜孜孜地加入新班子,兼夾在立法會如何跋扈囂張;從她接受傳媒訪問時,竟將梁班子爆出的僭建醜聞與租樓風波,定性為傳媒借「揭黑」攻擊新班子的技倆,懶理當事人到底是否有錯,可見她,其實是個女版梁振英,總之,真理永遠在他們身上。他們真的這樣認為。
令人不齒的,還有張震遠。早前無端騎劫七一遊行,將四十萬人上街夾硬演譯為坊間求變聲音極大,證明梁振英方向正確,厚顏之極令人咋舌;近日他更指「港人港地」政策無實效,難道他忘了,這是梁振英參選時最重要的建議之一,曾經被各方質疑沒有成效,但當時確實為梁振英,在等待上車的市民中羸盡掌聲?為何身為梁振英智囊的他,當時不提出如此真知灼見,要在他正式登基,毋須再以民意壓中央後,才突然有新看法?
太多的例子說明,這個班子信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