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1, 2013

又到思念時

這幾天,幾乎每天都想著你。

沒法子,每當這個季節、每逢這種天氣,總是思念你的好時機,那種熱呼呼的溫暖與幸福,沒人可代替。尤其夜深,躲在床上,那種飢渴感悠然而生之時。。。

我知道已為人妻,應該知所進退;有一條底線,永遠不能越過,否則被拋棄的時候,別後悔自己如此放肆與放任。

特別是當情況已亮起紅燈之時。難道還以為在身邊的這個他,不知道「他」的存在?看看這副身軀,能不把自己徹底出賣? 對不起。為了往後的漫漫長路,不能再像往時般,三幾天便與你聚首。

邊爐大哥,你還是我的摯愛。冀昐尚有偷歡放縱時。勿念。

Monday, November 11, 2013

免費午餐有價

拿著同事轉贈的快餐店贈券,準備周日上班前,享用一個燒味雙併飯。既然免費,hea食又何妨?

「叉燒鴨飯加個凍檸茶,唔該。」

「吓,呢張券未見過喎。」

中年收銀員看著我手持的贈券,面有難色。然後翻查她收於收銀機內,之前收過的贈券核對一番。

確實沒有我那一款。

怎麼辦好呢?皺著眉的她,似乎在問這個問題。望著我,又如何?除了皺眉,我都無可奈何。

救星,她想到救星,就是旁邊的80後收銀員。

「你有冇見過呢張券?」

「見都未見過囉~~~」

那個「囉」字持續約近三秒,80後用這兩秒時間,掃一掃我這位顧客。

我承認,周日上班,hea食也hea著。頭髮求其的梳、衣服求其的穿,眼鏡認真的戴,貫徹全身的求其打扮。揹著一個環保,是似無知的師奶吧,但未致於似DIY贈券呃飯食的貪小便宜師奶吧。怎麼掃完我後,會陰陰嘴的笑,看死我是白撞嗎?

「唔好意思,我入去問問經理先。」

這似乎是中年收銀眼看火山即將爆發,霎時想到的解決方法,然後頭也不回跑跑跑。我站在收銀機前,堅定的看著那個80後,她邊收錢邊望向我笑笑口的,難道猜想我這位大嬸,何時落荒而途?

真金不怕紅爐火。就與你,拼到底。

近一分鐘後,中年收銀終於由經理室匆匆跑回來,未待向等了一分鐘的顧客及時匯報,80後即時搶著問:「堅定流o架?」

何時一張贈券,變成一場賭博?

「真o架,用得o架。」中年收銀如釋重負地望著我,「唔好意思,循例都要問問經理。」努力求證,確保公司不受損失,還體諒顧客感受,專業態度值得一讚。

「唔緊要,你盡責啫。。。你同事未見過喎,駛唔駛畀佢睇真吓?」這一次,80後沒再用得意洋洋眼神掃過來了。

世界之大,不是你未見過就等於不存在;縱使見過,也未必是真,年輕人,何妨放開心扉,多看多聽才下判斷?旁邊食鹽多過她食米的中年收銀,不也沒有見過這張贈券?但至少她肯查明,不會自信爆棚,一眼定生死。

也別忘了,古語有云: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得o架嘞!

後記:
飯後一直在想,如果贈券是「假」的,對我來說收鑊更大。xxx派「假」贈券,不是頭條新聞乎?無論真假,我都冇得輸,可惜這位80後不知道。。。我跟她,還不一樣好勝?


Sunday, October 27, 2013

忌廉檳的奧妙之處



不過六大口,速速把一個雲呢嗱味嘉頓忌廉檳吃完。太誇張了吧?我認,我為廉狅。

應該是兩三年來再嚐忌廉檳。一直沒有忘記那種又滑又香的忌廉味,只要一口,就難放手。以前不時會怨:怎麼包多廉少?不是要吃到中心位置,才有一小啖忌廉;就是忌廉永遠堆在一旁,嚴重的不均勻。

這時候的我,已有一套吃忌廉檳的「程序」:逐步圓圈形的吃了外邊無味的麵包,留下中間的忌廉留待最後享受。為免遇上的是「偏執的」忌廉檳,所以每一口都要細細口,慎防一啖已將極度「稀有」的忌廉全數吞掉。先苦後甜的矜貴之處,一直在吃的方面領略。

吃法奇怪?不,獨家至尊級無敵享受才是。尤其,有包裝袋做「掩護」,騎呢鬼有了護身符,怕甚麼?

緣何說起忌廉檳?都是電視惹的禍。一套《反胖夢情人(Rebound)》,勾起了我的強烈忌廉慾。

雖然,兩蚊有找的時代已經結束;雖然,圓型之外還有長條型;雖然,它也無奈要以健康掛帥,踏入「高鈣」新世代。味道,依然沒變。還有那份令人滿足的飽肚感。

忌廉甜心,可遇也可求。

Friday, October 18, 2013

緣起「三個字」



拍戲收陀地?還以為是80年代的事了。

當大家批評強國人行為舉止好羞家,我卻不知恁地為此感到很丟架。

以身作則。可能是這「三個字」作怪。

*** *** *** ***

一中產專業師奶平日對手帕交的工作見聞呵欠連連,政改普選佔中統統不提也罷。

是王維基,改變了她的「政治冷感」。「我好嬲呀,要反對呀。」

打孖上的「三個字」短訊,我看見電視劇的無限魔力。

*** *** *** ***

鄭俊弘勝出《星夢傳奇》的前一晚,我才首次看這個節目。

最吸引我視綫的卻是參賽者的家人,包括全程投入的鄭媽媽與鄭姊姊。

人生大舞台上,最可貴的觀眾不是別人,而是至親。患難相扶這「三個字」,在荒謬的亂世裡,尤為重要。


Sunday, October 06, 2013

老吾老,老唔老?


年齡在我來說,從來不是秘密。35歲可怕嗎?除了酒量確然下降、精力沒以前充沛,稍稍令我歎息一句,臉上哪幾條皺紋,與愈來愈易積聚的脂肪,算得上什麼?

倒是我的阿女麻,似乎更擔心我人到中年,反覆問我:「唔係啩,你35歲?19歲咋話!」「35歲架嘞。」「點會35歲?我記得你19歲喎。」「邊有咁後生呀。」「唔通你卅幾歲先結婚咩……..

還未回氣,她突然問:「我今年幾多歲?」「84歲囉,大懶蛇吖嘛!」「嘩,乜我都咁老呀。。。」

就把願望送給這位「小朋友」,祝她健康愉快。

Tuesday, September 10, 2013

如果還有下一世

下一世,我不要做人。
如有可以選擇的話。
這是我,自理解投胎概念之後,一貫的想法;近年的戾氣社會,更加強這個做貓做狗不做人的意欲。
做人到底有什麼不好?區區/國國有本難唸的經,爾虞我詐互攻心計是普天下「定律」,為五斗米而委曲求全幾乎是「人之常情」,而要做個快樂的香港人,好像較其他地區還要難。有自由人權又如何?一張張愁眉苦臉,這個地方極不可愛。

自然,更難頂的「做人」地方多的是。中國內地?毋須看過余華的《第七天》,也肯定非大家的選擇。
被人間蒸發被強迫清拆被屈打成招被迫隱暪事故,這些書中的人與事,每天沒完沒了在內地發生,看時偶或感觸生共鳴,但竟然有人質疑:主角楊飛死後,為何接連遇見的都是苦命同路人?不是太生硬推砌嗎?也許現實的殘酷,令人難以一時接受;但死無葬身之地,在強國,難道是罕見?

還是要澄清,以上不做人之說,只應用在死後選擇,如果那時還有選擇。活在當下,仍然會選擇努力的活著。看著不少人不知因何尋死,實在感慨。太多人為了生活,咬緊牙艱走過一關又一關;隨意輕率甩掉生命,不是太奢侈嗎?
朋友,振作吧!皺眉叢中的一張笑臉,等待你來和應。

Monday, September 02, 2013

在隆達(Ronda)「享受」腳震



腳震,由此而生


跟你懸崖上戀愛,其實有多精彩……..

站在Ronda新橋(Puente Nuevo Bridge),一直想起這首歌。談一場轟天動地的戀愛,相信與全神貫注向下直望深谷一樣:既心驚又膽顫,刺激到腳震卻又要久留。我恨我應該,躲開。



未到步,先見牛
從西維爾(Sevilla)格拉納達(Granada),棄火車而選擇自駕遊,無非是要中途到此白色山城上的懸崖一嚐「驚青」滋味,約近兩個多小時已可到達。在山城上泊車不易,抵步時非假日,但處處full parking,最後還是要泊在山城下市區停車場。

進入城區,必定看見遊人圍在一幅牆前面,原來是一幅展示隆達全景的拼貼磁磚畫,就像馬賽克,「靈魂來一方一格」,每幅瓷磚都有延續山城歷史的獨特史命。

連海明威都醉倒的白色山城

新橋懸崖邊的欄杆,也一直擠滿了人群,又驚又喜的壯濶景色面前,連呼吸的一口空氣都格外「醒神」。不妨多角度地盡覽這個懸崖陗壁,再在古城內遊逛,說不定一如美國作家海明威,樂而忘返,


Saturday, August 24, 2013

請將我,Disconnect


由不喜歡到煩厭,再由煩厭至害怕,近年的網上世界,實在令我「嘆」為觀止。

過多的欺凌,太少的包容;泛濫的感情,流逝的理性。千千萬萬個群組,壯大一個個單一的思想;道不同,不是不相為謀,而是殺‧無‧赦。

這是我看到一份民主大報某網上互動民調的「一時有感」。要在這個膚淺無謂、譁眾取寵、順我者生的狹窄空間下委曲生存,除了慚愧,只有慚愧。

同日剛好看了《斷了線》(Disconnect)。此片講網絡欺凌、談網絡欺詐;探索上網者的空虛心靈,凸顯人人低頭之時,現實世界仍最可靠。對無網不歡的港人,未知是否暮鼓晨鐘?而我相信,當大家Disconnect之際,或許就是,人與人重新Connect之時。

Tuesday, July 23, 2013

就當是亂噏24

如果有神仙給我一個願望,以前的我肯定毫不猶疑答說:請切走兩臂多餘的脂肪;若這個神仙近年才出再現,我相信自己更想要增強EQ的秘方。

米羅的作品
與這篇文章一樣
外人難以理解
手臂嘛,算了吧,橫豎已成為我的標記。大隻不是罪,強壯的臂彎,看起來其實蠻有趣。反而情緒管理這東西,卻天下難求。很多時都想:放下成見,開懷對他/她們笑一笑、打聲招呼又如何?你好我好呀,尤其若是,有利工作的話。

可惜永遠只想不做,非不為也,實不能也!有時離遠聽見訕笑聲已覺困擾,當面碰個正著更會即時起鋼。真的是無心之「黑(面)」。又是那個老問題:人家又沒找你麻煩,緣何自尋煩惱怨恨他人?這是一個永遠令我啞口無言的問題。就是偏見就是錯,一旦將人家打入18層地獄,永不超生。其實這跟永恆將與自己意見不對者,放在對立面,並下下得而諸之,又有何分別?

有一種人,我一直異常「敬佩」:親善大使。別看少這些終日笑騎騎,敏感議題永遠封口,閒時有空就與「朋友」(要加括號,因為我不知諸如辦公室等地方內的「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吹水食飯的人,就是因為他/她們肯「付出」,至少無論喜歡與否,都會遏抑情緒,不會喜怒形於色令人「難堪」,言詞當然貫徹和靄可親的態度,更不會跟對方談「唔啱聽」的事。啊,如此友善,怎會惹人討厭呢?遇上諸如我般的「黑面神」,三個字:無得輸。

本錢無多,敵人卻不少;神仙呀神仙,快快「打救」我吧!若無特效EQ藥,倒不如讓我中獎發達,這或是個更有效令眾人解脫的妙方呢!!!神仙是否也需要,日行一善?

說來,現在已經是夜深,也是時候,上床發夢去。

Tuesday, July 16, 2013

難以忘懷的西維爾(Sevilla)


相信是全西班牙最美的西班牙廣場
火爆的艷陽,戀愛的劇場,紅磗砌成的西班牙廣場(Plaza de Espana),燦爛日光下彷如一位美少女,體態撩人地向旅人熱情招手,可能是座落在佛朗明哥舞蹈(Flamenco)發源地西維爾(Sevilla),一切都非常,熾熱與漫長。

不像其他城市般「的骰」,這裡的「西班牙廣場」,或許是全國THE BEST。廣場其實位於瑪莉亞路易斯 (Parque de Maria Luisa) 公園內,遊人在遠處,也會被以紅磗與瓷磗鋪砌的懾人建築吸引。半圓型廣場內有一條窄窄人工水道,供旅人泛舟水上,坐在中央的噴水池旁,四散水點其實更加透心涼。
走過瓷磗,越過歷史

跨過拱橋便可到主建築物,跑上二樓可看廣場全相。圓柱與拱廊,襯托這裡不一樣的典雅。寶物沉歸底,建築物底層一列並排在58
個壁龕的瓷磚畫,記載58個城鎮風貌及歷史,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獲特別多。

***

縱使到過皇家騎士俱樂部鬥牛場(Plaza de Toros de la Maestranza),始終未對鬥牛這種殘忍運動增添「好感」,到底歷來有多少頭牛,在這裡無辜被刺死?曾為場內座上客的人,到底又帶著何種心情賞鬥牛?也許不是西班牙人,未能體會這種文化「樂趣」。

在鬥牛場只有約五分鐘拍攝時間,太倉促了吧

場內的鬥牛博物館(Museo Taurino)資料詳盡,鋪陳了歷代鬥牛士的衣飾、用品,也詳載西班牙的鬥牛發展史,鬥牛士的祈禱室,也是開放範圍。但無論如何,總不及牆上掛著的幾個牛頭的「凌厲相」吸引眼球,「身有屎」地覺得它在控訴:為何讓我犧牲?(實在要說:女導賞員先後以西班牙及英語講解,亦設答問環節,專業態度一流。)

***


又是教堂。的確,歐洲各地,那裡沒有教堂?要突圍而出,必須具備獨特賣點,被喻為世界三大教堂之一的西維爾大教堂(Seville Cathedral),王子之門 (Door of The Prince) 前放置的基督教勝利女神像(El Giraldillo)雕塑,其實是鐘樓頂雕塑的微型版,務求令旅客能近距離觀賞。啊,原來是以窩心取勝。
El Giraldillo雕塑
主祭壇呈現的基督誕生、受難、死亡的浮雕,浮誇得令人眩暈,我還是愛,理應是全宇宙獨家的哥倫布之墓(Tomb of Christopher Columbus),物以罕為貴嘛,落筆時的腦內,就正正浮現四個雕塑國王抬著哥倫布棺木的影像。記憶是照片,毋須攝下也可永久保存。

有點卡通味的哥倫布之墓
逛過教堂,走過兩步便是Alcazar阿卡乍堡。本來可以順道看看,但此站「皇宮」較普通,索性省回近百港元,多選一個tapas填肚。況且更好更大的Alcazar,還在後頭。


***



出發前聽無數「前人」說過,對西維爾情有獨鍾。又確實,這裡的著名景點,未必令遊人譁然,但大街小巷獨有的美態與韻味,卻令置身其中者,感到豁然的舒暢。是一種自然的悠閒,俘虜不少人心。黃昏時沿著瓜達及維河(Rio Guadalquivir)散步,朝黃金塔(Torre del Oro)一直走;海風吹來,實在愉快。不時還有同樣在散步的小狗,向遊人搖頭擺尾說聲好。忘記你,我做不到。

黃昏時的Torre del Oro





Thursday, July 11, 2013

誰料淨心BB會是「第三者」


那是個,網上重溫不普及的年代。我把賀政與張海藍的故事,一天復一天,錄在中間有兩個圓圈、可以容許手指塞入,並翻捲黑色磁帶的卡式錄音帶內。必須詳細說明,恐防年青一代不知道,什麼是「卡式錄音帶」。

我記得海藍的樂觀,未忘賀政的深情,十幾盒側邊寫有「我心不死第X集」的錄音帶,曾經是我的珍藏,還一度把它當成世間罕有珍品,借予當時的同學「分享」(沒錯,那年頭share的,通常是能握在手上實實在在的一件物品!),當然事後也興致勃勃圍著討論:海藍到底哪裡去?那個變態殺手,是否已將海藍處置?

04
年搬屋之時,忍痛與它們分別。恨心是恨心了點,但對一個連紀念冊也可拋掉的「負心女」,將這批少女時代的「同伴」,遺留在人去樓空的舊址而不是親手棄掉,可能已是最友善的告別。可惜當年還未興起什麼都拍照一番,未能留下一點「曾經擁有」的見證。

萬料不到,讓我再次想起海藍與賀政的,竟然是淨心BB。「明明望見,前進只得絕路...」以後當這前奏再響起,原本僅有他倆的想像空間,避不了擠進一個「第三者」。實在接受不了,海藍與賀政之間,竟然有個陳淨心!!!世界破碎了,這裡一切都毀滅...


同名小說,也曾經擁有。

Monday, June 24, 2013

圍城卻滿天虛空



曾經山長水遠走入亞博館,看一場Rubber Band出場不夠十分鐘的音樂會。沒辦法,Beyond散後,唯有Rubber Band。初愛《城記》,後迷《發現號》;刻下人人談論的《睜開眼》,就是新歡。

當大家狠批,Rubber Band等不應該演出7.1巨蛋騷,應該辭演之時,我只希望這些人,並非03年走到今日的7.1「常客」。

維園十年前的黑衣人,如此心平氣和、如此胸襟廣濶,面對工聯會在旁邊搞活動打對台,仍然「你有你慶祝、我有我遊行」,絲毫不干預他人的活動自由權。這就是文明、這就是素質,這就是我們追求的民主。為何十年後,卻走上倒退之路?可以質疑音樂會有政治目的、可以認為參與者欠缺政治智慧、可以批評建制派無所不用其極遏制遊行人數,但總不可以橫蠻得,迫人辭掉演出吧?怎麼不能交由市民判斷,回歸這天,上街還是聽音樂會更重要?

七一就像逃生門,人在拼命走,盼望能找到新出口;城牆綱鐵是太厚,但只要呼救,十年劫數到最後,我相信,誠如RubberBand所言,終可撐得到盡頭。


Saturday, June 15, 2013

在97年《活著》



阿SA,對不起。

周末早上,沖一杯咖啡,悠然在沙發上看書。耳邊突然傳來:「隨著每一天天倒扣 人便會多一點悔咎。。。」沒錯,這是我最愛的歌曲之一,但怎麼這把女聲,演繹得如此爛?聽著她的力不從「聲」,實在無法忍受,耳朵受罪是小事,回憶被沾污卻事大,副歌唱完便將收音機關掉,總算給予足夠機會「判刑」。然後,合上眼用心聆聽,《余力機構》的原曲,「浮在這世界裡有千般錯漏 就算知不知 也必須接受。。。」那種蒼涼無力便又會勇敢面對的感覺,絕非「用力地」唱便有的效果。

過往縱有極難聽新曲,也有能耐捱下去,畢竟那是新作品,歌者有權選擇演繹方法。但《活著》卻有余力姬珠玉在前,歌聲中包含聽眾無數那些年的感受;除非翻唱者極有能力,創造貼近當下的全新感染力,否則,不是好好保育舊曲,更好嗎?關機時想起阿SA好CUTE好可愛的笑容,憐惜誰人給她如此「大整蠱」?

那隻《YLK Organization》CD,一隻保存至今。原來是,1997年的事了。一首歌的感覺,不多不少與那個時代的環境有關。回歸夜的一場大雨,不知你,忘記了沒有?

Saturday, June 08, 2013

忘不了的


淚雨交織,
愛恨交纏;
國與割,
誰說得清?

一晃眼,
又到明年。
忘不了的,
永不放棄。

Sunday, June 02, 2013

哥多華(Cordoba)看Crossover


最實在的,尊重與包容

我在橋上看風景,可惜,沒有人在橋下看我。


聖拉菲爾像
位於哥多(Cordoba)羅馬橋(Puente Rornano),可算該古城的重要標記。建於古馬羅時代、全長230米的大橋,離遠看已感到氣勢磅薄。十六個橋墩下,瓜達爾基維爾河(Rio Guadalquivir)流水淙淙,沒有人影卻有意境。橋中央有建於1781年的聖拉菲爾像(Triunfo de San Rafael),旅人與居民,均愛在這個哥多華守護神下放置蠟燭,感激衪不捨不棄,大過天和地。橋的盡頭有卡拉歐拉塔(Torre de la Calahorra);從前的防禦堡壘,今日的博物館。不妨早、晚兩個時段也到羅馬橋看看,日光與夜色,襯托出不一樣的景像。

當天空 圍著我一個


Minarete尖塔
 既是回教古都,怎會沒有清真寺(La Mezquita)?走進這個聯合國世界遺產,沒有人會不被紅、白色的馬蹄型拱頂吸引。
清真寺內有祭台?耶穌被釘著的十字架高高掛?不是眼花、也非看錯,13世紀天主教徒收復哥多華後,不忍拆掉建築極美的清真寺。原來當時,也有妥協。到訪之時,就有料是回教的婦女浩浩蕩蕩來參觀,看著她們舉機,拍下包容的見證,不排拒地聽著,前人走過的歷史。回教crossover天主教,互有好感的尊重,不是更加可貴麼?


這就是,百花巷了
小馬廣場
著名景點,有時真的,雷聲大、雨點小。若然以為,猶太區(La Juderia)的百花巷(Calleja de las Flores)繁花似錦,錯了。雖則狹小通道的兩旁,窗戶接連垂掛花卉盆栽,走起來卻「始終如一」──一般的單調。路過無妨,刻意去找的話,恐怕會大失所望。小馬廣場(Plaza de Porto),名副其實是「小馬」,名稱未見「發水」,小小的噴水池建於16世紀末,「唐吉訶德」出現過的小馬客棧原來就在廣場側邊,附近還有兩個微型美術館。Alcazar都是西班牙之旅的重點,這裡的阿卡乍堡,未算特別;阿拉伯式的庭園林蔭處處;在石凳乘涼,疏乎。


阿卡乍堡
堡內的庭園,非常寛濶
反而在跨過卡拉歐拉塔的另一端新城內,暗藏不少春色。一個臨時搭置、邊飲邊跳邊傾偈的「貨櫃」,感受這個地方,靜態以外的活力。


從哥多華火車站,約行20分鐘便到古城



Saturday, May 25, 2013

托萊多(Toledo).圍城記

風,帶著微笑輕吹
 
托萊多火車站
由馬德里坐火車到托萊多(Toledo),只需近35分鐘車程。遠眺古城上的蔚藍天空;離開你,就是旅行的意義。說的當然是灰濛濛的香港。

聖馬丁橋(Puerte de San Martín) 


一個三面環水、極具防禦能力的千年古城,一個集伊斯蘭教、基督徒和猶太教三種文化的世界遺產,距離火車站,這麼遠又那麼近。其實只要沿火車站右手邊直路走,步行少於半小時便可到達城門。入舊城前的聖馬丁橋(Puente de San Martín)有最佳留影位置,迫巴士上山的人,蝕底了。

近年新建一條上山的扶手電梯,雖則方便了遊人免卻走千尺石級之苦,但總覺與四周的泥黃土格格不入。由始至終,到這裡來只有一個目的:從山上俯瞰這個吒咤一時的失落之城。我做到了!雲與清風,可以常擁有,並非必然呢。


彷如置身迷宮



在橫街窄巷之間穿插,在這處也饒有趣味。據說這個城市規定,就算是新建築,也要參照十一至十四世紀的建築,難怪彷如走進中世紀歷史隧道,也因此極易迷路,不妨以大教堂(Catedral)的頂尖作認路標記。而這座建於1226年的哥德式教堂,部份裝修盛傳是哥倫布由美國帶回來,但內在裝修及歷史意義一般,若沒太多時間,可以放棄參觀,主打逛舊城已可。

離開時不妨取道最美麗城門:太陽門(Puerta del Sol)
畫家葛雷爾(El Greco)在托萊多渡過餘生,因此與此地密不可分。聖多美教堂(Iglesia de Santo Tome)便內藏其名著,但聲稱為其故居的Casa de El Greco,其實有點兒「搵笨」,因為此故居只是某候爵買下葛雷爾家附近的廢墟重建,並復原當時葛雷爾的生活情景,實質上遊人是付入場費看其晚年畫作而已。離開古城時不妨取道太陽門(Purtea del Sol),以號稱托萊多最美的城門,為一日之旅劃上圓滿句號。

Wednesday, May 22, 2013

馬德里(Madrid)的「私」情畫意




首站,落腳馬德里
生活,靜靜似是湖水。除了那個大背包,才為我,泛起生趣。最新一趟歡欣印記,留在西班牙的天空。

 由西至南再到東,以首都馬德里(Madrid)為首站。出發前聽說,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行到人腳跛」。一點不誇張!我也朝9晚4的逛了7小時才願離開。不止西班牙,歐洲各國大師的14至19世紀畫作及雕塑品一一俱備。博物館正門放置皇室畫家委拉斯開茲(Diego Velázquez)銅像大有原因,不少人為著他的名作《侍女圖》(Las Meninas)特意朝聖,畫中人獨特的視覺角度與位置,看得遊人嘖嘖稱奇,就連畢加索其後也對此經典名作「二次創作」。
《侍女圖》(Las Meninas) 

高雅(Goya)油畫前也堆滿觀賞者,著衣或裸體的的瑪哈,同樣惹人注目。不能錯過波希﹝Hieronymus Bosch﹞的三連畫《人間樂園》﹝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縱欲與墮落,怎麼與現世何其相似?(別擔心逛得太久,肚皮會打鼓,博物館內設有餐廳給遊人醫肚,價錢相當公道!)


慶幸提早遇上達利

不捨地從畫中抽身,瞬即趕到另一朝聖地:索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博物館(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ía)。抵步後發現,嘩,原來正舉辦達利(Salvador Dali)特展,結果原定在尾站巴塞隆拿Teatre Museu Dali上演的「重頭戲」,提前預演,Yeah。


香港以外,再度與「二撇雞」相遇,驚喜依舊,看似天馬行空但又隱藏無限意思的作品,直教人張大了口。至愛那套超超超超現實、達利製作的短片,對呀,完全令人摸不著頭腦,卻又有辦法令你留步。佛洛依德與林夕之間,肯定有達利這個第三者。但太專注達利的結果,是閉館前沒時間看常設的展覽;幸好畢加索與米羅,還能在其他地方「相遇」。

 Plaza Mayor上的真真假假
馬德里其實尚有另一著名的提善波尼米薩美術館Museo de Thyssen-Bornemisza,但時間所限,只得放棄。實在也要提示後來者,若然到馬德里主要是博物館遊,必須預留足裕時間,非但因可看的東西太多,而且每處都要提前排隊;就如Prado,9點開館前已經萬人空巷,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啊。


市內漫遊不是我的杯中茶,卻是指定動作,馬德里大廣場(Plaza Mayor)實際無甚特色,周圍四四方方的房子不令人嘩然,據說以前馬德里人只要站房陽台,就可眺望廣場上的鬥牛與其他慶典等儀式,現時望到的卻是遊人如唧。預期的是,賣藝者眾。



全國幾大城市均有的西班牙廣場(Plaza de España),這裡的賣點是廣場中央放置了《唐吉訶德》作者塞萬提斯紀念碑。坐在椅子上的塞萬提斯,跟前就有筆下的唐吉訶德與桑秋。太陽門(Puerta del Sol)嘛,除了一些雕像,沒啥特別,而這裡是當地人的「等人位」,經常迫爆人,往往水洩不通;除非旅館坐落附近,否則毋須特別前往。

注意,這城市的Tapas小店很多,別忘了到聖米格爾市場(Mercado de San Miguel),既乾淨又多款式,即叫即食好超值。     

聖米格爾市場內,有俗稱西班牙油炸鬼Chorrus,通常蘸朱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