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3, 2013

就當是亂噏24

如果有神仙給我一個願望,以前的我肯定毫不猶疑答說:請切走兩臂多餘的脂肪;若這個神仙近年才出再現,我相信自己更想要增強EQ的秘方。

米羅的作品
與這篇文章一樣
外人難以理解
手臂嘛,算了吧,橫豎已成為我的標記。大隻不是罪,強壯的臂彎,看起來其實蠻有趣。反而情緒管理這東西,卻天下難求。很多時都想:放下成見,開懷對他/她們笑一笑、打聲招呼又如何?你好我好呀,尤其若是,有利工作的話。

可惜永遠只想不做,非不為也,實不能也!有時離遠聽見訕笑聲已覺困擾,當面碰個正著更會即時起鋼。真的是無心之「黑(面)」。又是那個老問題:人家又沒找你麻煩,緣何自尋煩惱怨恨他人?這是一個永遠令我啞口無言的問題。就是偏見就是錯,一旦將人家打入18層地獄,永不超生。其實這跟永恆將與自己意見不對者,放在對立面,並下下得而諸之,又有何分別?

有一種人,我一直異常「敬佩」:親善大使。別看少這些終日笑騎騎,敏感議題永遠封口,閒時有空就與「朋友」(要加括號,因為我不知諸如辦公室等地方內的「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吹水食飯的人,就是因為他/她們肯「付出」,至少無論喜歡與否,都會遏抑情緒,不會喜怒形於色令人「難堪」,言詞當然貫徹和靄可親的態度,更不會跟對方談「唔啱聽」的事。啊,如此友善,怎會惹人討厭呢?遇上諸如我般的「黑面神」,三個字:無得輸。

本錢無多,敵人卻不少;神仙呀神仙,快快「打救」我吧!若無特效EQ藥,倒不如讓我中獎發達,這或是個更有效令眾人解脫的妙方呢!!!神仙是否也需要,日行一善?

說來,現在已經是夜深,也是時候,上床發夢去。

Tuesday, July 16, 2013

難以忘懷的西維爾(Sevilla)


相信是全西班牙最美的西班牙廣場
火爆的艷陽,戀愛的劇場,紅磗砌成的西班牙廣場(Plaza de Espana),燦爛日光下彷如一位美少女,體態撩人地向旅人熱情招手,可能是座落在佛朗明哥舞蹈(Flamenco)發源地西維爾(Sevilla),一切都非常,熾熱與漫長。

不像其他城市般「的骰」,這裡的「西班牙廣場」,或許是全國THE BEST。廣場其實位於瑪莉亞路易斯 (Parque de Maria Luisa) 公園內,遊人在遠處,也會被以紅磗與瓷磗鋪砌的懾人建築吸引。半圓型廣場內有一條窄窄人工水道,供旅人泛舟水上,坐在中央的噴水池旁,四散水點其實更加透心涼。
走過瓷磗,越過歷史

跨過拱橋便可到主建築物,跑上二樓可看廣場全相。圓柱與拱廊,襯托這裡不一樣的典雅。寶物沉歸底,建築物底層一列並排在58
個壁龕的瓷磚畫,記載58個城鎮風貌及歷史,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獲特別多。

***

縱使到過皇家騎士俱樂部鬥牛場(Plaza de Toros de la Maestranza),始終未對鬥牛這種殘忍運動增添「好感」,到底歷來有多少頭牛,在這裡無辜被刺死?曾為場內座上客的人,到底又帶著何種心情賞鬥牛?也許不是西班牙人,未能體會這種文化「樂趣」。

在鬥牛場只有約五分鐘拍攝時間,太倉促了吧

場內的鬥牛博物館(Museo Taurino)資料詳盡,鋪陳了歷代鬥牛士的衣飾、用品,也詳載西班牙的鬥牛發展史,鬥牛士的祈禱室,也是開放範圍。但無論如何,總不及牆上掛著的幾個牛頭的「凌厲相」吸引眼球,「身有屎」地覺得它在控訴:為何讓我犧牲?(實在要說:女導賞員先後以西班牙及英語講解,亦設答問環節,專業態度一流。)

***


又是教堂。的確,歐洲各地,那裡沒有教堂?要突圍而出,必須具備獨特賣點,被喻為世界三大教堂之一的西維爾大教堂(Seville Cathedral),王子之門 (Door of The Prince) 前放置的基督教勝利女神像(El Giraldillo)雕塑,其實是鐘樓頂雕塑的微型版,務求令旅客能近距離觀賞。啊,原來是以窩心取勝。
El Giraldillo雕塑
主祭壇呈現的基督誕生、受難、死亡的浮雕,浮誇得令人眩暈,我還是愛,理應是全宇宙獨家的哥倫布之墓(Tomb of Christopher Columbus),物以罕為貴嘛,落筆時的腦內,就正正浮現四個雕塑國王抬著哥倫布棺木的影像。記憶是照片,毋須攝下也可永久保存。

有點卡通味的哥倫布之墓
逛過教堂,走過兩步便是Alcazar阿卡乍堡。本來可以順道看看,但此站「皇宮」較普通,索性省回近百港元,多選一個tapas填肚。況且更好更大的Alcazar,還在後頭。


***



出發前聽無數「前人」說過,對西維爾情有獨鍾。又確實,這裡的著名景點,未必令遊人譁然,但大街小巷獨有的美態與韻味,卻令置身其中者,感到豁然的舒暢。是一種自然的悠閒,俘虜不少人心。黃昏時沿著瓜達及維河(Rio Guadalquivir)散步,朝黃金塔(Torre del Oro)一直走;海風吹來,實在愉快。不時還有同樣在散步的小狗,向遊人搖頭擺尾說聲好。忘記你,我做不到。

黃昏時的Torre del Oro





Thursday, July 11, 2013

誰料淨心BB會是「第三者」


那是個,網上重溫不普及的年代。我把賀政與張海藍的故事,一天復一天,錄在中間有兩個圓圈、可以容許手指塞入,並翻捲黑色磁帶的卡式錄音帶內。必須詳細說明,恐防年青一代不知道,什麼是「卡式錄音帶」。

我記得海藍的樂觀,未忘賀政的深情,十幾盒側邊寫有「我心不死第X集」的錄音帶,曾經是我的珍藏,還一度把它當成世間罕有珍品,借予當時的同學「分享」(沒錯,那年頭share的,通常是能握在手上實實在在的一件物品!),當然事後也興致勃勃圍著討論:海藍到底哪裡去?那個變態殺手,是否已將海藍處置?

04
年搬屋之時,忍痛與它們分別。恨心是恨心了點,但對一個連紀念冊也可拋掉的「負心女」,將這批少女時代的「同伴」,遺留在人去樓空的舊址而不是親手棄掉,可能已是最友善的告別。可惜當年還未興起什麼都拍照一番,未能留下一點「曾經擁有」的見證。

萬料不到,讓我再次想起海藍與賀政的,竟然是淨心BB。「明明望見,前進只得絕路...」以後當這前奏再響起,原本僅有他倆的想像空間,避不了擠進一個「第三者」。實在接受不了,海藍與賀政之間,竟然有個陳淨心!!!世界破碎了,這裡一切都毀滅...


同名小說,也曾經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