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0, 2013

如果還有下一世

下一世,我不要做人。
如有可以選擇的話。
這是我,自理解投胎概念之後,一貫的想法;近年的戾氣社會,更加強這個做貓做狗不做人的意欲。
做人到底有什麼不好?區區/國國有本難唸的經,爾虞我詐互攻心計是普天下「定律」,為五斗米而委曲求全幾乎是「人之常情」,而要做個快樂的香港人,好像較其他地區還要難。有自由人權又如何?一張張愁眉苦臉,這個地方極不可愛。

自然,更難頂的「做人」地方多的是。中國內地?毋須看過余華的《第七天》,也肯定非大家的選擇。
被人間蒸發被強迫清拆被屈打成招被迫隱暪事故,這些書中的人與事,每天沒完沒了在內地發生,看時偶或感觸生共鳴,但竟然有人質疑:主角楊飛死後,為何接連遇見的都是苦命同路人?不是太生硬推砌嗎?也許現實的殘酷,令人難以一時接受;但死無葬身之地,在強國,難道是罕見?

還是要澄清,以上不做人之說,只應用在死後選擇,如果那時還有選擇。活在當下,仍然會選擇努力的活著。看著不少人不知因何尋死,實在感慨。太多人為了生活,咬緊牙艱走過一關又一關;隨意輕率甩掉生命,不是太奢侈嗎?
朋友,振作吧!皺眉叢中的一張笑臉,等待你來和應。

Monday, September 02, 2013

在隆達(Ronda)「享受」腳震



腳震,由此而生


跟你懸崖上戀愛,其實有多精彩……..

站在Ronda新橋(Puente Nuevo Bridge),一直想起這首歌。談一場轟天動地的戀愛,相信與全神貫注向下直望深谷一樣:既心驚又膽顫,刺激到腳震卻又要久留。我恨我應該,躲開。



未到步,先見牛
從西維爾(Sevilla)格拉納達(Granada),棄火車而選擇自駕遊,無非是要中途到此白色山城上的懸崖一嚐「驚青」滋味,約近兩個多小時已可到達。在山城上泊車不易,抵步時非假日,但處處full parking,最後還是要泊在山城下市區停車場。

進入城區,必定看見遊人圍在一幅牆前面,原來是一幅展示隆達全景的拼貼磁磚畫,就像馬賽克,「靈魂來一方一格」,每幅瓷磚都有延續山城歷史的獨特史命。

連海明威都醉倒的白色山城

新橋懸崖邊的欄杆,也一直擠滿了人群,又驚又喜的壯濶景色面前,連呼吸的一口空氣都格外「醒神」。不妨多角度地盡覽這個懸崖陗壁,再在古城內遊逛,說不定一如美國作家海明威,樂而忘返,